富貴不能吟-第492章 想反悔了?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輸入小說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492章想反悔了?

燕棠心里也惦記著這事,一路上心思越來越重,這些日子已經習慣了自己差不多就能當爹,若讓她不要這孩子,一則她身體受損,二則自己也難受,萬萬狠不下心開口讓她小產。

若是留住,將來萬一有風險怎么辦?

尤其回府之后,來來往往的人那么多,這事也無形之中變得迫切起來。

一整日的時間沒怎么說話,眾人只道他是累了。

夜里戚繚繚回房來,他才睜開眼,倚在床頭凝視起卸妝的她來。

戚繚繚察覺了,過來道:“怎么了?”

“咱們這孩子……”

戚繚繚坐下來:“不想要?”

他沒吭聲。

“親手害子,來日我怕他不會放過我。”她手指戳他的肩膀。

燕棠嘆氣。

戚繚繚看出他糾結,笑道:“行了。明兒我先去探探大嫂口風。”

其實懷都懷上了,她不信靖寧侯他們真舍得讓她把孩子生下來,最多不過是找他們倆出出氣罷了。

但這么說稍嫌有恃無恐,畢竟他們把她小心翼翼地拉扯到這么大,并不是為了讓她去為男人冒生命危險生孩子的,如果真出了事,他們得有多傷心。

原本她是打算跟戚家通過氣之后再懷,但誰料這孩子來得這么出人意料,這么瞧著倒真像是在任性行事似的了。

這便也是她不敢冒然說漏嘴的原因,總歸她既不想讓戚家擔心,又想留下這孩子的。

燕棠想了想,卻說:“這事兒不該你出面,還是我來吧。”

錯是他犯的,哪里能讓她出頭?

戚家到時要打要殺,他伸脖子就是。

戚繚繚陪著他嘆了口氣,又陪著他笑起來。

看來當初因著成親時的受阻,都讓他有陰影了。

戚家等到諸事消停已是小半夜。

沈氏雖然注意力一半都集中在丈夫身上,可對兒子也沒少留意。只見他此行回來眉眼含春,一副隨時準備招蜂引蝶的樣子,心里便也存了些疑惑。

夜里等上了床,就問靖寧侯:“子煜沒什么事兒吧?”

“能有什么事兒?”靖寧侯熄了燈,側身趨了過來。

沈氏抵住他:“我怎么瞧著他這趟回來喜氣洋洋的?”

“大戰告捷,凱旋回朝,還不值得喜啊?”

靖寧侯嫌她啰嗦,把帳子也給掩了。

沈氏可惦記著給戚子煜說親的事兒呢,像他們家這樣年紀輕輕就有戰功的年輕勛貴朝上可不多,可是像他戚子煜這樣都二十一了還沒有訂親的子弟也不是那么多,她覺得她得賣力盯盯這事兒了。

這兩日整理了一下媒人送來的帖子,早飯后就想找戚子煜過來看看,靖寧侯卻又拉著他往王府看燕棠去了。

燕棠剛吃過粥,見黎容引了他們進來,肚子里想好的話頭在舌尖處打了個轉兒,又往回壓了壓。

之所以他想跟靖寧侯通氣,是因為這位大舅哥雖然看著隨和,但關鍵時候總是他的意見占重面,而且不管怎么說他是大哥,是當家人,先跟他通氣準沒錯。

但他沒想到戚子煜也來了,當初他逼著戚子煜為了藍明仙的事跟他低聲下氣叫姑父的事兒還歷歷在目,眼下要讓他先得了風聲,事情結果便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太夫來過沒?”靖寧侯和善地問。

“來過了,早上劉太醫黃太醫才剛換過藥開了個方子回去。”黎容從旁說。

靖寧侯點頭。

燕棠想了下,看著戚子煜說:“你來的正好,藍將軍還有幾份輿圖,是將來要歸檔入冊的。你若是有閑,不如幫我去藍府走一趟?”

戚子煜經過養傷這段時間跟藍明仙朝夕相處,早就已經有了主意。

這兩日也是琢磨著要怎么跟正忙得停不下腳的沈氏開口去提親才不會顯得突兀。

這會兒聽說讓他去藍家,本該立刻動身,但他又想若不是去提親,這一趟去的就顯得很沒什么擔當了。

因此道:“你是寶貝疙瘩,今兒我就守著你,讓丘陵他們去一趟吧。”

燕棠見這都使不動他,卻也無話可說,只得跟靖寧侯漫數著朝中動向。

戚子煜抱著胳膊坐在旁側,卻心猿意馬壓根沒聽進去。

片刻他站起來:“我小姑姑呢?”

燕棠撩眼:“后花園。”

等他這走了,靖寧侯舉杯抿了半口茶,也起身要告辭。

燕棠卻留他道:“大哥再坐會兒,我還有點私事想跟您聊聊。”

“什么事兒?”靖寧侯一聽是私事兒,立馬想到戚繚繚,趕緊坐下來。

他斟酌了一下,說道:“繚繚的身子似乎改善了挺多,早上我讓太醫給她把過脈,看上去體質比常人還要好些。

“我就琢磨著,倘若我想跟她生個孩子——”

“這怎么行?”靖寧侯沒等他說完就正色了,“她不是因為體質弱才得的哮癥,是天生自帶的!

“就算她體質改善些了,暫時沒發病,怎么能說明能生孩子呢?

“隨云,當初你求親的時候我們大家可都是有言在先的,瞧瞧你們成親這才多久?半年都不到,你這就想反悔了?”

燕棠無言以對。

靖寧侯慢吞吞起身,哼聲道:“年輕人,雖然你是打了勝仗回來,證明了你的能力是沒錯,但是為人若做不到言出必行,將來終究也是要栽跟頭的!

“——暫且還是好好歇著吧,這連床都不能下了都,還惦記著什么生孩子!”

燕棠直到他出門好遠才收回目光,舔了舔干燥的上唇。

后花園里戚繚繚跟葉太妃正在亭子里坐著吃茶。

經過這幾日的休整,總算各方都步入正軌,婆媳倆也有閑暇坐下來嘮嗑了。

“皇上還沒有說到認祖歸宗的事,你們只要一日住在這兒,就一日還是我的兒子兒媳婦,不要跟我生份了。”

葉太妃微笑地把點心推到她面前,打量她:“去了這趟回來,果然是又黑又瘦了,不過沒關系,養個十天半月就回來了。”

她沒有刻意回避這個問題,戚繚繚也感覺到自如很多。

“就算是認祖歸宗了,需要搬府另住,您也只當是分家了就好。家里兒女大了,分家不是很自然的事么,來日我和阿棠都有責任奉養您。”

戚子煜走到花園門口遠遠見著她們一派融洽,到了半路讓人去通報了,便又聽到葉太妃往下說起話來。

(求月票)

本網站提供的最新小說,電子書資源均系收集于網絡,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小資源存儲,也不參與上傳等服務。

Copyright20102016塵緣文學網聯系我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