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38)
更新時間:2018-07-10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小說:、、、、、、、、

他不知什么時候湊到了跟前,顧小霜心底漏了一拍,定睛時他的眼睛已與她只隔兩寸。

手里土豆啪嗒掉到地上,她垂頭去撿,他卻比她快了一步,撿在手里。

“我跟你說認真的,我喜歡你的煙火氣,喜歡你使喚我做家務,每次到這里看到你在,我都覺得心里滿滿當當地。

“就是你不在的時候,只要想到過不多久你就會回來,我也覺得很高興,好像有了盼頭。

“我是個閑王,也立志做個閑王,也許注定了終生無所事事。

“其實我也沒有那么貪心,家世權勢什么的我全都有了,能有個呆一起有意思的伴兒,親密無間的過完這一生,也就完美了。

“顧小霜,我的世界就缺一個你。”

顧小霜手里還拿著刀,整個人有點石化。

但蕭珩卻自然得很,仿佛這些話都是他深思熟慮過。

他把土豆塞回她手里,她拿著機械地削了兩刀,抬頭看一眼他,他還在盯著她看。

她繼續動刀子,清了下嗓子:“我可沒打算回顧家。”

她不回顧家,就沒有配得上他的身份,沒有相襯的身份,他也覺得缺?

“不回就不回。”他說道,“你不回我就當你是顧小霜,你要是想回,我就當你是顧淺昀,我還可以陪你回去,幫你去氣死你繼母。”

顧小霜再看了眼他,想想他連在燕棠面前逼戚繚繚改嫁這種事都能做得出來,倒是也相信他有這個本事。

她低頭接著把土豆削完,說道:“回不回,再說吧。”

至于他說的那個“如果”,她好像也找不到什么理由該去拒絕。

蕭珩有了答案,不糾纏,也沒有得意忘形,揉了揉她的頭發就去擇菜了。

小院兒的黃昏安安靜靜地,讓人心里透著那么樣的踏實。

太子打發走一批官員,剛剛準備接過小宮女手里的奶羹來喂女兒,蔣青又說楚王來了。

他扭頭看了眼門外,揚了揚下巴。

蕭珩進來行了禮,又把捎來的糖葫蘆遞給小侄女,然后一本正經道:“我想成親了,明媒正娶。對方沒有什么顯赫的背景,但我就是打算跟她在一起,不離不棄。”

太子撩了一眼他,塞了口奶羹到女兒嘴里:“你說的是云南知府顧明蹊的長女?”

蕭珩忍不住一驚:“您怎么知道?”

“當然是聽父皇說的。你什么破事兒瞞得過他老人家的眼睛?”

畢竟皇帝目前政務之余的所有興趣就是研究他這個三兒子,他有主了,身為老父親,他怎么可能按捺得住那顆激動澎湃的心?

“這么說——”

“都知道了。”太子慢條斯理地,伸勺再喂了小郡主兩口,然后又斜眼睞他:“你別這么看著我,不瞞你說,現在不光我知道,老太后和貴妃她們,還有你皇嫂她們現在全都知道了。嗯,興許連隨云他們也都收到消息了。”

“皇叔,皇祖父還說讓太監把你下一季的衣裳做松點兒,他說搞不好你還會長胖的。”

緊接著的太子的話,小郡主也迫不及待地開口了。

蕭珩徹底無語了……

出了宮他在街頭凌亂半晌,然后打馬往泰康坊來。

定北王府正在興建之中,圍墻內人影綽綽,不少監工在內吆喝。再過一年半載,約摸就能完工了。

他直接到了燕家,迎面撞見穿著盔甲出來的燕湳,差點沒認出來,倒是燕湳先熱情地打起了招呼:“王爺您來了?找我大哥么?在后園子呢,正好淮大哥沛大哥他們也在,快去喝茶!”

這小子如今是鎮北王了,蕭珩少不得停下步跟他相互見禮,然后打量他:“你干嘛去?”

“我和敏之阿爍他們去屯營里跟藍將軍徐將軍練兵去!上個月我哥讓我當了個千戶,我都在營里呆了大半個月了!”

燕湳聲音響亮,穿著燕奕寧那身盔甲的他,儼然又是一個年輕輕的燕棠。

蕭珩點點頭,經侍衛領著直接到了后園子,聞到訊的程淮之他們看到小徑上迤邐而來的他,早一起拍掌笑起來了:“說曹操曹操到!”

抱著段述的燕棠也笑著扭頭:“去廚下吩咐備宴。”然后看到娃兒嘴角口水,極自然地拿帕子抹了一把,又順手拿了只撥浪鼓塞給他。

段述才四個多月,抓著撥浪鼓在手里一陣亂舞,發出的響聲取悅了他,他高興得在他爹耳邊“呀呀”直叫喚起來。

旁邊正跟蕭珩說話的戚子煜被他搶去了風頭,不樂意地要去“搶”他的鼓。

小家伙沖他呵呵一樂,他佯裝起來的兇模兇模樣立時潰退。認命地自燕棠手里把他抱過來,一條長臂輕車熟路地攬著,又抬頭回答蕭珩的問題:“你跟顧姑娘那事兒,咱們幾個私下里早聽說了好么?當咱們不去孫家串門呢?”

顧小霜的身份別人瞞得住,怎么可能瞞得住皇帝?別忘了,孫彭也是皇帝的人呢。

皇帝知道他們常在一起玩兒,少不得也要找他們旁敲側擊的打聽打聽。

再說還有蘇沛英也參與了譚子韶那案子,雖然他不會主動跟人提及蕭珩與顧小霜這茬兒,總歸不免說到他也在場的事情。

所以,沒有人去打擾他們,并不代表旁人不知道。

蕭珩笑著抵在椅背上,嘆氣表示心服。

段述因為戚子煜面朝的方向,也被牽動注意力看過來,咿咿呀呀地沖蕭珩舞著手,不知道瞎激動什么。

蕭珩仔細打量他,只見圓滾滾的一個小人兒,一張臉像極了他爹,雙眉濃密,眼睛又大又圓,跟黑葡萄似的。

咧著的小方嘴里,剛剛冒尖的兩顆上門牙雪白似米粒。手腳就沒有一刻是安份的。

他嘆了口氣,伸手道:“來,讓伯父抱抱。”

段述見有人搭理他,又激動得手舞足蹈起來了!一泡尿沒忍住,剛到他懷里,就嘩嘩淋了下來。

“臭小子,這就是你給我的見面禮?!”蕭珩一面圈著他,一面站起來,看著濕淋淋的蟒袍恨聲道。

大伙均笑起來。

一旁奶娘慌忙來接手抱過去。

樂不可支的蘇沛英給蕭珩順手遞了條帕子,小廝忽然過來,站定在身邊稟道:“爺!林姑娘他們到京了!剛剛過的城門,現在正在往靜瓶寺那邊去!事情都辦妥了,順風順水!”

蘇沛英伸出去的帕子就停在半空,轉而人已經站了起來……

(全文完。么么噠。)

相關、、、、、、、、、

__其他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