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四百九十章 去睡書房吧
更新時間:2018-06-05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四百九十章去睡書房吧

第四百九十章去睡書房吧

之前在賀知樂的案子中,也是有人模仿了她的字,但是模仿得十分的拙劣。

但是這張紙條就不同了,崔九字如其人,鋒芒畢露,常有怪誕之處,這張字模仿得淋漓盡致的,甚至崔九的一些小習慣,運筆的著力點,都一一注意到了,這絕非一日之功。

顯然此人常年在崔九身邊,或者說能夠經常看到崔九的筆書。

那么有三類人最為可疑,一則就是御史臺同崔九親近之人,二則就是崔家的人,三則就是經常看崔九寫的折子的人。

御史臺上折子的機會太多了,尤其是崔九那簡直就是戰斗狂人,寫的奏章不記其數,這樣一想,人就多了。

難怪房公臨死之時看向了她,是想著他好好的聽從了指令,拿命換了全家人的平安呀!

而這張字條,他又還給了賀知春,明顯有兩層意思,一來是說他并沒有泄密,告訴旁人此事;二來也存了挑撥離間的僥幸之心,萬一崔九是撇開賀知春獨自行動的呢?

至于房公故意寫了這個條子,來誤導她,她不認為如此,因為畢竟他的子孫后代還要在她的手底下討生活呢。

賀知春想著,將這紙條兒藏了起來,待崔九回來,再同他商議。

不一會兒,崔九便回來了,身后還跟著皺著眉頭的老道士。

崔斗一直都是喜氣洋洋的,甚少出現這種表情,賀知春忙是迎了上去,“師祖出了何事?”

老道士奇奇怪怪的看了賀知春一眼,“圣人問某,可有長生藥?”

賀知春心中咯噔一下,圣人今日去了房府回來之后,情緒就十分的低落,再有李大亮,岑文等人也都病了,更是讓他惶恐起來。

老道士看了看四周,伸出了四個手指,然后甩了甩衣袍,喃喃自語道:“這世間哪里就有長生不老之術了,沒有。”

圣人早年征戰,又好女色,身子早就被掏空了。

崔九有些驚訝,曾祖這明晃晃的四根手指,是他算出圣人只能再活四年了嗎?

賀知春也很驚訝,肅然起敬,老道士是當真有大本事的人啊,她是重生了一次的,知道圣人在二十三年的五月里,便要駕崩了。

那一年乃是國喪,整個大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能夠有宴會絲樂,當時崔家老宅子里的娘子們,還有人偷偷的抱怨來著。

崔九拍了拍賀知春的肩膀,“阿俏莫怕。”

賀知春點了點頭,這事兒她從現在開始著急,也沒有辦法,她想著,拿出了那張紙條,遞給了崔九。

崔九一看就怒了,“哪個龜兒子,竟然敢冒充小爺,看某不去扒了他的皮,阿俏,這個真不是某寫的,就房公那年紀,某不寫條兒,他也遲早要嗚呼啊!”

賀知春恨不得伸出手來捂住他的嘴,行了你,這里雖然是東宮,但是難保沒有什么奸細之類的,萬一叫人傳到了圣人的耳朵里,還以為你詛咒人呢!

“那你說說,有哪些人能夠模仿出你的字,比較可疑?”

崔九搖頭晃腦的想了一番,“某的字應該舉世無雙,無第二人寫得出才對啊!”

賀知春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夠了啊你,難不成這個是鬼寫的!”

“有四個人能寫出,第一個人就是你師父褚侍郎,他連書圣的字都能模仿出來,號稱是造假第一人;第二個人便是你了,因為你已經盡得你師父真傳……唉,某要是以后沒有俸祿了,光靠賣假字帖都要發啊!而且你是太子啊,太子說是真的,誰敢說是假的!”

賀知春踢了他一腳,正經點行嗎?

不過這樣一想,挺微風啊,哈哈,這不就是指鹿為馬嗎?

怎么辦,感覺自己在往昏君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呸呸!賀知春在心中唾棄了自己幾聲。

“還有呢?我同我師父,肯定不會寫這個的。同為書法大家的顏家同閻家不行么?”

崔九搖了搖頭,“顏閻兩家處世低調,寫的字多有家風規則,像某這種劍走偏鋒的字,他們寫起來總有違和,棱角太多了。”

“這第三個人,便是曾祖,我的字都是曾祖一筆一劃教出來的,他肯定能寫。這第四個人,某說了之后,你不打某……”

賀知春冷哼了一聲,“莫不是哪個相好的?說吧,是平康坊的哪位大家?”

崔九舔著臉,“是……是鄭明珠。那時候阿娘中意她,某住在天虛省,阿韻又被擄去了遼東,于是阿娘便時常接了她來。給她看某寫的書信,某聽阿娘提過一次,說鄭明珠是習的某的字。這只是某知曉的,還有一些不知曉的……”

崔九說完,立馬保住了賀知春,“好阿俏,能不罰某睡書房么?”

賀知春瞧著他裝可憐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聲,“最近怎么哪兒都有那鄭明珠?”

崔九一愣,收斂了神色,“楊遠姓什么,姓楊!那他是不是前朝的后人?”

賀知春搖了搖頭,“能有這么簡單就被揪出來了?不太可能吧?而且楊遠是我阿爹的同窗的兒子,沒有聽我阿爹提過,說楊遠乃是抱養的啊!楊遠的阿爹原本就是潭州人士,家世清白。”

不過楊刺史只有楊遠一個獨子,賀余估計也不會上來就問,這孩子是不是親生的啊?

怕不是會被人打死的吧?

崔九心中有所惦記,“瞎想也沒有用,咱們明兒個去問問阿爹看看,夜深了,阿俏,我們安置了吧……”

什么叫做食髓知味,崔九現在真真切切的明白了這個詞,吃過了肉,就看不上左右手了。

賀知春嘿嘿一笑,往屋子里走,然后揪起崔九的錦被,往崔九懷中一塞,“睡書房去!”

崔九一聲哀嚎!

東宮的下人們都同情的看了看那個方向,搖了搖頭,“可憐啊!不知道又哪里惹到太子了。”

只有阮嬤嬤心急火燎的跑了過來,穩了穩心神,給了崔九一個眼神。

崔九感激涕零,哀嚎著說道:“阿俏,那某走了,某真的走了啊!”

然后假裝重重的走了出了院子,臨到門口,又施展輕功跑了回來,躲在了門邊。

阮嬤嬤點了點頭,伸手敲了敲門,“太子,嬤嬤來給你送湯水了。”

賀知春聽到崔九遠去的腳步聲,開了門,豈料一個重物直接被人推了進來,再一看,正是崔九。

阮嬤嬤啪的一聲,把門帶上了。

真的是兩個幼稚鬼,隔三差五都要折騰一番,阮嬤嬤覺得自己都能上臺去唱大戲了!真的,累死一把老骨頭了!(/book/133296.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