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六十三章 無恥之徒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五百六十三章無恥之徒

賀知春聽在耳中,暗暗的觀察著紀王的面色,見他的確不似在說謊話。

心中不由得犯起了嘀咕,在這之前,她同崔九認為這人應當是潛藏在盧家或者是鄭家的才對,五姓七望雖然同氣連枝,但是這種掉腦袋的事,不是至親,哪里愿意擔那種干系。

崔家啊!

紀王生為盧貴妃的兒子,察言觀色那是一等一的好手,一瞧賀知春并不全信,又立馬解釋道:“那烏是老和尚一手建起來的,對里頭的人有恩德的,也是老和尚,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個藏頭藏尾的繼承人,手底下的人,想弄個明白,也是應當的。”

就好比賀知春剛當上皇帝,宗親們也都來試探她,看看她的脾氣性情如何。

若是她軟弱不堪,那群人就該抖起來了,什么叫做傀儡皇帝,讓叔叔伯伯們給你上一課啊!

若是她心狠手辣,那群人就全都慫了,女皇陛下,雖然你的大腿有點粗,但是我們還是不嫌棄的!

紀王說著,話鋒一轉,“不過某也就是說了某知曉的,具體是不是,還需陛下查證一番。”

賀知春笑了笑,艾瑪,你挖了個坑,就立馬甩脫干系啊!跟你阿娘一個德性啊!滑不溜秋屬泥鰍啊!

不過紀王說得沒有錯,她的確是不全信,還是自己個查到的,比較可靠一些。

這些天,她同崔九一直等那人跳出來作亂,畢竟在她還沒有坐穩皇位的時候跳出來,勝算會大一些。

等日子長了,不管是朝臣還是百姓,都已經適應了皇帝是女人了,他再跳出來,還有意思么?

但是奇怪的是,風平浪靜。

賀知春送別了紀王,回到寢殿門口,崔九已經在那里等著了。

韋貴妃到底是圣人后妃,崔九一個大男人,去后宮不大妥當,便早早的去了御史臺。

“阿俏,可都走了?”

賀知春點了點頭,“后宮差不多已經空了,只留了一些單獨生了公主的,或者皇子還小的。”

譬如林寶,現在養著賀知樂的兒子,便沒有被送去感業寺,而是留在了宮中。

因為賀知春后宮只有崔九一人,兩人同住,這太極宮空得很,她們那群人,倒是比之前過得更加松快一些。

為了方便她們一塊兒打打雙陸,看看不可描述的小本子,嘀嘀咕咕一番圣人的雄偉英姿,賀知春還特意將她們遷到一塊兒,比鄰而居。

圣人都大行了,她們還斗個什么勁兒啊。

女人之間的情誼總是來得很快的,賀知春一點兒都不擔憂,她們會覺得寂寞,說不定一個個的恨不得設宴,太好了,狗皇帝終于死了,姐妹們吃起來不怕胖,唱起來不怕浪,喜歡穿紅的不必戴綠……

最重要的是,不用洗白白了,眼巴巴的等著一個老頭子來寵信。簡直是人生巔峰有沒有?

就在賀知春的胡思亂想中,鄭觀音的住處便已經到了。

這個小院兒在大液池邊,于整個大明宮而言,十分的不起眼,駐足遠瞭,玄武門就在眼前,仿佛當年那樁慘案就在眼前一般。

能在這里住這么久,都沒有發瘋的鄭觀音,賀知春半分不敢小瞧。

小院的門關得緊緊的,也并沒有人把守,賀知春還沒有來得及扣門,便瞧見門開了,一個穿著華服的小娘子背著身子好似同屋子里的人說著告辭的話,一轉過身來看到賀知春,頓時嚇得哭出聲來。

賀知春一愣,有些無語,我長得是有多丑,都把你給嚇哭了?

“可是歸德縣主?”

鄭觀音有二女尚存人世,一個便是聞喜縣主,已經嫁給漢景帝后裔劉應道,另外一個便是遺腹女歸德縣主。

歸德縣主比賀知春要年長一些,也已經出嫁了。

“見過陛下。”歸德縣主宛若驚弓之鳥,擦了擦眼淚,行了禮又趕忙跑了進去,“阿娘,陛下來看你了。”

賀知春邁進門去,便瞧見里頭站著一個穿著醬黃色裙衫的老婦人,她手中握著一個是十八子的手串兒,面前還擱著一個火盆子,里頭還有灰沒有燒干凈。

身上無一珠翠,依舊是貴氣逼人,這邊是隱太子妃鄭觀音。

“圣人死了,女皇即位,江山指不定要姓崔了,我覺得有趣,便燒給亡夫同兒子們聽聽,好讓他們也高興高興。”

賀知春還沒有開口,鄭觀音的便先說話了。

賀知春笑了笑,“的確是有趣,我爹怕是一早就告訴他們了,你說得未免有些晚,浪費了些紙。”

“你爹何敢見我夫君?”

過了這么多年,鄭觀音居然還如此咄咄逼人,可見以前也是個烈性子,難怪瞧不上崔九他爹。

然而賀知春豈是打嘴仗會輸的人,“人都敢殺,還有什么不敢見的?頂了天也就是再殺一次鬼罷了。”

這種斗爭,成王敗寇,有什么好說的。而且當時明明是隱太子先對她阿爹出手,咄咄逼人,圣人忍無可忍,這才還擊。若是隱太子贏了,照舊要殺光秦王府一脈所有男丁。

圣人覺得慚愧,那是他要當有道明君。

賀知春原本也對鄭觀音頗為同情,可這人一上來就剛她,她還要伏低做小不成?

鄭觀音一愣,“你的臉皮倒是比你爹還厚。”

賀知春呵呵一笑,“多謝夸獎,子承父業,當然要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嘛!不然哪里對得起祖宗。”

鄭觀音一時語塞,一旁的歸德縣主連哭都忘記了。

天下竟然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誰夸獎你了啊!要不要臉啊!

“這么說來,你不覺得你爹做得有錯?”鄭觀音舒緩了好一會兒,又憤怒的問道,“李氏江山交給你這種不辯是非黑白的人,真是可悲。”

賀知春搖了搖頭,“我爹怎么沒有錯,他犯了三個錯誤。”

“這第一個,想當皇帝,為何要污了自己的名聲呢!可以這樣子嘛,就說隱太子想當皇帝想得不行,連同鄭家一道兒逼宮我祖父。唉,我父親乃是大孝子,怎么能夠容忍這樣的事情?趕忙上前護駕……祖父氣得病倒了,殺了隱太子全家,自覺身體虛弱,于是傳位于我爹,哎呀,越想越覺得好,得讓那寫史書的人,照著我說的寫啊!”

鄭觀音氣得發抖,“無恥之徒!無恥無恥!”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