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閨記-第243章 故事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小阿毒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閨記 | 小阿毒 | 小阿毒 | 鳳閨記 
正文如下:
第243章故事

小說:作者:小阿毒

百度求有求必應!/read/128925.html全文閱讀!求,有求必應!

明姝不想她再多想,也許她心底還是放不下蘇澈罷。!

不然不會想著念著那個將安南國毀滅,將她的哥哥燒死的兇手。

穆語芝還真是難以琢磨,放著那么大的仇不想,想著蘇澈的家里瑣事,想必也是心底真的有蘇澈?

蕭齊不想聽兩個‘女’人談及一個男人,便起身走出去。

穆語芝取來自己銹好的一對鴛鴦枕帕,遞與明姝,明姝接過細看,笑道:“繡的真好,這面的是什么動物?”

明姝不認得面是鴛鴦。

“是鴛鴦。”

“哦,傳聞這鴛鴦總是成雙成對的出現,看來竟是真的。”

不覺又有些替穆語芝失落,她到底是對蘇澈念念不忘,不然那么多別的動物不做,銹這成雙成對的鴛鴦作甚么

不過,她也不能說破,見穆語芝神情憂傷,又陪著她說了一些宮里的趣事,教她開心。

穆語芝想了一會,問道:“明姝,皇會將你許給誰?你可有把握?”

“不知道,皇的心思誰會猜得準?”明姝心底的確沒什么把握。

“萬一是太子,你以后可怎么好?我總覺得蕭齊與你在做一件大事,你是不是不想進宮入選?”

她與明姝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但是很多時候明姝在她面前也都是愁眉不展,有時候與蕭齊在房里說話,她能明顯聽到兩人為了什么事爭執,或者又一起大笑,說他們沒有密謀什么,她是不信的。

但從蕭齊的言語神態之間她也能看出,蕭齊不滿明姝進宮,想必明姝也不想在宮里一輩子。

“生死由天,富貴有命,我也不知道。入宮這件事,不是不想能避免的,我是明府的嫡小姐,逃也逃不掉的,只是看皇許給誰罷了。”

“唉,世人都道福貴人家的‘女’兒是金枝‘玉’葉,吃穿用不盡,他們又怎知道我們的無奈,當初要不是我心急想嫁給蘇澈,也不會落入他的陷阱,哥哥也不會死,我也還在皇宮里,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不必像如今這般畏畏縮縮,活得不如螻蟻。”

“你有沒有什么想做的事,我和蕭齊可以幫你。”

“沒有,我能活著還得多虧你,現在只是虛度光‘陰’罷了。其實,我一直想不通一件事,你和蘇澈在安南時,你們兩個言語之間明明透著些喜歡,為何你們現在會鬧得這么僵?

我聽蕭齊說是你故意將蘇澈在安南娶我的事透‘露’給皇的?還說他‘私’刻‘玉’璽,你們的皇大怒,將他削職,難道你們早前在我面前的作態都是假的?”

“你一定是誤會了,我怎可能與他互生喜歡?他討厭我,我厭惡他,我跟他之間八輩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干系,至于陷害他的事,我也是不得已,他之前欺負過我,我當時氣憤存心報復他,但沒想到皇會這樣重罰他。”

“是我理解錯了蘇澈這人其實是個面冷心軟的,我跟他大婚那晚,他本可以一劍殺了我,可是我哀求他,他便不管我,說生死有命,我才能得以茍活。

我心底對他雖有怨恨,但也知道家國大事,戰場面前,身為一個男人,決不能心慈手軟,這是兵家大忌,不知怎么的,前些日子我還十分怨恨他,可是近日心境平和了許多,好似沒那么恨他。”

“或許你是真的喜歡他,縱使他毀滅安南,殺了國君,你內心深處總想給他找理由原諒他,如果你說心慈手軟是兵家大忌,那么屠城呢?

蘇澈他將安南國的城池在三天三夜之間,屠殺了所有人,活下來的不足萬一。你覺得這也是兵家大忌?歷史的戰爭不少,可是大肆屠城的人全都是暴虐之徒,哪一個有好下場?還不全都是遺臭萬年的?

歸根究底,是你心底不愿蘇澈背負那些罪名。”

“是,我承認,我有事想逃避那些事實,不愿意相信,只會躲避,往好的方面去想,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我是會想蘇澈,有時候想得心肺巨疼,我沒有辦法不想他。

你知道我們‘洞’房哪一夜,他掀開我的紅蓋頭,我以為我的人生從此會改變,我與他會琴瑟和鳴一輩子。誰知他卻狠狠掐住我的脖子,想要殺了我。

我那時真的心如死灰,原來他當初當著哥哥說的那些鐘情我,許我一世幸福的話都是假的,我才終于明白,他要的從來都不是我,只是想毀了安南,而我只是他的一顆棋子,你知道那種心痛的感覺?

那一刻,我想殺了他,又想哀求他,不要拋棄我,我愿意把我所擁有的一切都‘交’給他,甚至是整個安南,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似魔怔了一般,什么都不管不顧,只想與他長相廝守,可是他卻什么都不要,也不要我。

他的心有多冷多硬,你根本無法想象,我用匕首對準自己的脖子以死求他帶我走,他半點也不為所動。還輕蔑的侮辱我說,看見我惡心...”

明姝聽她喃喃的說著這些仿佛是輩子的話,怎么也不能理解穆語芝對蘇澈究竟是怎樣一種復雜的感情。

他真的毀了安南,燒了穆修,搶了皇宮,可是對穆語芝來說,這些竟然都不重要?

到現在,她還心心念念的關注蘇澈娶了新妃子,府里還有個樣子...

也許她真的無可救‘藥’!

“你別多想,眼下先養好傷要緊。”明姝不知怎么安慰她。

她安慰人一般都沒什么話說,因為她真的不擅長安慰一個人的傷痛。

“想?想也沒用,蘇澈不會要我,我如今又是這副鬼樣子,活著是真沒意思。”

“你別這么想,你臉的傷疤,我們一定會找到根治的‘藥’,不會讓你留下傷疤,你且放心。我跟你講一個故事。希望你能有所頓悟。”

“你說。”穆語芝來了興趣,側身傾聽明姝的下。

“曾經有兩個小‘女’孩,都是顯赫之家的小姐,被歹人挾持又不忍殺了她們,只好將她們‘交’給一戶農家收養,兩個人自小玩到大,大約四五歲的時候,有人尋來,并且告訴她們,她們的父親是彼此的仇人,她們當有一個是貴人,有一個是逆賊之‘女’。”

百度求有求必應!i.qiuxiaoshuo/read/128925.html,歡迎收藏!求,有求必應!

Copyright©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小阿毒其他作品<<重生軍少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