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大頭條-第001章 林伊
更新時間:2017-12-24  作者: 沐水游   本書關鍵詞: 科幻空間 | 未來世界 | 星際大頭條 | 沐水游 | 沐水游 | 星際大頭條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001章林伊

正文第001章林伊

林伊站在吧臺里面,將手里的調酒器玩得花樣迭出,炫目的燈光下,卡酒,回瓶,馬天尼杯口騰起一團藍色火焰。她將酒杯推到老杜面前時,那火焰慢慢收攏,化作一點藍,沉入杯心,再一點一點泛出碎碎金芒,宛若宇宙中永恒的星光。

這是她新調的雞尾酒,取名“星爵”。

林伊剛滿十七,沒有監護人,照規定未滿十八歲是不能在環星城打工的,是老杜介紹,她才進了這里當臨時調酒師。環星的待遇不錯,常有客人給小費,并且這里是各種消息的流通地,也是自然人,智能機器人,基因改造人混雜的地方,有利于她快速了解這個世界,林伊對此很滿意。

唯一不滿的是,老杜自介紹她進環星后,每次來環星喝酒,都記到她賬上。于是林伊每個月,得有小半個月的工資要喝進老杜的肚子,只是不滿歸不滿,這賬林伊還是都給買了,并且老杜下次過來,她照樣給老杜調一杯“星爵”。

因為她知道,老杜能喝的時間已不多。

一個基因出現問題,又沒有財力去買特效藥來緩解痛苦的人,只能靠酒精來麻痹身體,并且這樣的日子,也已所剩無幾。

林伊以前也叫林伊,她天生異眼,能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東西。世上的一切在她眼里,都能用各種不同的符紋代表,所以她繼承了家里的祖傳手藝,專門給人畫符做法。她的業務能力很好,許多權貴都是她的常客,祖父還把家傳符石傳到她手里。可惜她運氣不好,一次出國旅游,竟碰到了飛機失事。

災難來臨的那一刻是什么樣的情形,她已經記不清了,她只知道臨死的那一瞬,魂魄被吸入了家傳符石里,然后符石帶著她遨游星際。

這說起來似乎很牛逼。

但對林伊來說,那卻是她最不愿回想的一段經歷。

因為七萬年!

她在無邊無際,深幽可怖的宇宙,渡過了七萬年。

那種孤獨感,沒有著落點,沒有盡頭,比死亡還要可怕千萬倍。

那段旅程,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感知時間的,進入星空的那一瞬,時間好像就自然生成在她的意識里,而她被困在符石里。

七萬年,她的意識幾乎都是清醒的,她想沉睡,想消散,想徹底的死去,但這都不受她控制。她被動地清醒著,被動地跟著符石挨過漫長得永遠看不到盡頭的時光之海。也被動地看到了宇宙深處無數駁雜的,無比恐怖的能量,看到它們相互碰撞,相互吞噬,相互交織成各種繁復的符紋。

而她雖是清醒的,但又不同于生命體活著時候的清醒,她似乎不太能思考,甚至生前的記憶,以及那些愛與恨,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模糊,她被動地接受著這場星際旅行中遇到的一切,被動地承受著那些力量對她的精神和意識,進行一次又一次地蹂躪。

最后,她終于等到一次巨大的能量碰撞,才使得她的意識陷入黑暗。

待她再次醒來,符石已經消失,她落到了一個同樣生活著人類的陌生星球,重活在一個同樣叫林伊的女孩身上。異眼的能力依舊跟隨她,并且因為穿越了星際,見過宇宙深處無窮無盡的能量符紋,她的眼力比以前更加強大。

所以在這里,她看到了比以前更多,更加繁復的符紋。也是來到這里后,她才知道她所看到的符紋,已經有了科學的解釋。那是源能的具象體現,科學家稱之為源紋,也稱之為規則紋。

這顆星球上也有一部分人,和她擁有類似的能力,他們大多是通過編輯基因,或是繼承了超強基因,五感得到進化的幸運兒。不過他們并不似林伊那樣,能清楚地看到源紋,他們只是能感知到源能場,并隨著感應力的強大,能描繪刻寫出源紋。

也是基于此,源技術成為了一門新學科。

據《威星權威科學》的解釋,源能不同于任何能源,源能是隨宇宙的誕生而誕生的最初能量,最穩定,最安全,最包容,也最多變。源能包含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力,和所有能量元素,理論上源能擁有無限循環,永不枯竭的特性。源能如果使用恰當,理論上可以修復所有病變的生物體,甚至可以讓機甲戰艦自行進化升級。

現在的威星,智能機器人早已普及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而在那星空之上,基于源技術,人類開發了兩個新星球,設計出超大型的生態循環系統,那里生活著二十億人口,新星之外,還有無比龐大的星空軍事基地。

目前這些科技設備,軍事設備,越是高精尖的,就離不開源能的。

除此外,還有生物科技,也因加入了源技術,而有了飛躍式的突破。

兩百多年前,整個人類社會,曾陷入過一場編輯和強化基因的變態狂歡中。

然而不過短短五十年,人類基因改造技術,使得階級落差變成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人生而不平等被明明白白地刻進了基因里。于是不可避免的,憤懣,怨恨,絕望等負面情緒也因此滋生,快速蔓延。接著,一部分編輯修改過基因的人,突然出現各種怪異的基因病,并且恐慌之下,選擇再次編輯強化基因。可這樣的做法,卻導致基因病變成了一顆無法根除的毒瘤,在人類這個物種中深深扎根下去。

于是社會危機爆發,心懷不軌者伺機挑起戰爭,戰火很快蔓延,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

戰爭持續了十二年,文明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最后三顆星球的政權建立了聯盟,合力平息了戰爭,隨后頒布了一系列新律法,其中“人為編輯強化人類基因”從此被禁止,源技術在生物科學這一領域,設了非常嚴格的審核制度。

社會重新恢復秩序,戰爭的痕跡慢慢被時間刷洗殆盡,兩百年后的今天,科技已不知更新換代了多少次,并且在完整的法制體系下,世界出現從未有的繁榮穩定。

但是基因病并沒有因為戰爭的消失,而被治愈。

如今,能穿越空間的源點,幾乎像公交車站一樣普通了,兩個星球間的距離,甚至可以縮短到以小時為單位,但基因病這個醫學難題,卻依舊不見有明顯突破。

基因病,延順血脈,被遺傳了下來。

人類,終究是無可避免地,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即便法律上嚴令禁止這樣的劃分,卻也抹殺不了這個事實。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社會階層的劃分,已然趨于穩定。

最簡單的選擇,一個公司挑選面試者時,兩位候選人的學歷和能力相等,或者其中一位的學歷和能力更高一些,但如果能力和學歷更好的那位,是個基因病患者(不帶傳染性),面試官絕也不會選擇他。

后來,他們這些患有基因病的人,還被貼上了一個特定的標簽——基因失敗者。

老杜就是其中一個,基因失敗者。

一個人的生命信息,在林伊眼里,全都寫在他的生命源能所顯現出來的源紋里,這也是為什么,林伊知道老杜沒剩下多長時間了。

在林伊第一次看到老杜時,他的生命源紋已幾乎全部斷裂。

所以老杜還不到五十就已老態畢現,最明顯的是那頭花白的頭發,和兩條深深的法令紋。這里的人均壽命是150歲,超過兩百歲的人不在少數,所以很多五六十歲的人,看起來和二十多歲差不多。

環星城一樓的主管,表面看起來也就三十左右,但實際上他已經七十多歲了。并且他這三十左右的相貌,到一百歲都不會有多大的改變。這就是他的父輩成功強化基因,且并沒有出現基因病,而他也順利遺傳了他父輩的超級基因后,最顯著的效果——壽命延長,青春也隨之延長。

而像他們這種人,也有一個特定的標簽——超級基因攜帶者。

如往常一般,老杜拿起那杯酒,咕咚咕咚幾下就干了,然后將酒杯往前一擱。林伊看得出老杜今天心情很不好,便什么都沒說,又給老杜調了一杯“星爵”。

連著喝了三杯后,老杜才擺擺手,問了一句:“你真要去考三江源學院?”

林伊點頭:“是。”

老杜抬起眼:“源學院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再說,就算考進去了也沒用,你的問題……”然而老杜說到這,卻停下了,似有些不忍打擊她。

基因失敗,是每個失敗者心里最深的痛,沒有人愿意被人點出來,更何況才十幾歲的小姑娘,她的人生還沒真正開始呢,就已經被寫上了失敗。

他們這些基因失敗者的壽命,注定會比別人短,體質注定會比別人差,對問題的接受能力和解決能力,還有心理承受能力,通通都比別人差,并且這個差距會隨著年紀的增長而加倍。

是的,林伊也是一位基因失敗者。

并且據診斷,她和老杜一樣,都是基因病1型患者。

基因病分1,2,3三個等級。1型基因病表現為提前衰老,壽命短,免疫力低,身體素質和心理素質都比不上一般人,有的甚至連智力都難以達到正常水平。

2型基因病除了具有1型的特征外,還往往會發生各種怪異的病癥,并伴有極大的痛苦,很多人常因難以忍受那樣的痛苦,而提早結束自己的生命。

3型基因病包括了1型和2型的特征,并且具有傳染性,所有被診斷為3型基因病的患者,一旦確診,就會馬上被強制隔離,直至他生命結束。

所以,林伊和老杜只是1型基因病患者,也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在林伊眼里,她的生命源紋雖一樣不完整,但卻不是像老杜那樣是斷裂的,而是將近百分之十的部分,是缺失的。她不明白這代表著什么,她只是直覺,如果不把這些缺失的部分上的話,她隨時都有可能猝死!

挨過了七萬年,才終于換得一次重生,她無論如何都要好好活下去。

所以林伊道:“總得試試。”

老杜不由打量了她一眼。

林伊比一般女孩高許多,并且瘦,四肢修長,臉蛋小,鼻梁挺直,留著短發,只是劉海有點長了,壓住她微微上揚的眼角,弱化了她淡漠的眼神,也因此,往往容易讓人誤以為她是個帥氣的少年。

“試試,試試……”老杜自言自語地嘟囔了幾下,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像林伊這般大的時候,也曾滿懷希望地去試過。可最終他發現,再純粹的源能,也不過是將他的壽命延長一些,將痛苦減輕一些罷了,并且就為了這么一點點的改善,他每年都要付出巨額星幣。

聯盟政府用了兩百年,都無法根除這個問題,基因病,是人類為自己的狂妄和貪婪,付出的慘痛代價。

對他們這種失敗者來說,這操蛋的命運,從一開始就已經寫好了結局,無一例外。

他見過太多基因失敗者了,不管曾經有多大的志向,最后都沒能改寫命運。有的人干脆破罐子破摔,整天醉生夢死,然后走上犯罪道路。那些人還沒等身體變差,就死于各種意外,林伊的父母就是被那些意外牽連到的受害者。

林伊現在才十七歲,但老杜已經可以預見她的一生,她將和他一樣,生命短暫、滿心不甘,卻最終,對這一切都無能為力。

林伊去招呼別的客人,老杜上身斜靠在吧臺上,眼皮耷拉著,看起來很頹廢。林伊給別的客人調好雞尾酒后,往老杜這看了一眼,就走過來給他倒了杯冰水:“早點回去,別都醉倒在路邊,我下班后還得去撿你。”

老杜看著林伊年輕的臉龐,忽然問:“學費你準備好了嗎?”

林伊道:“星幣存夠了,還差一塊考試源石。”

源學院的門檻很高,所有報考的學生,除了要交高額的報名費外,還必須自己準備一塊考試用的源石。但只要考進去了,并順利拿到畢業證的話,就會有大把公司出高薪聘請他們。若是能力再強一些,考到源師的授章,那前途更是一片光明,未來的人生,享受到的都是明星待遇。

如果一個基因病患者能從源學院順利畢業的話,即便他不能改變自己失敗的基因,但至少他這一生,也可以過得好一些。

所以無論源學院的門檻有多高,入學率有多低,報考的人還是年年爆滿。并且每年招生之前,源學院外面的補習班就像雨后春筍一樣,蹭蹭蹭地冒出來,每個補習班還都打出“考不上全額退款”的。

老杜拿起那杯冰水猛灌了一大口,腦子被凍得清醒了些,然后從兜里掏出一個東西扔給林伊:“下班后來找我。”

他說完就轉身走了。

林伊攤開手心一看,老杜給她扔過來的,是一塊源石,石芯隱隱透出幽冷又迷人的光,那些光在她眼里交織成不停變幻的玄奧圖案。

新書來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