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十年代末-第一百七十三章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長面包的樹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穿越七十年代末 | 長面包的樹 | 長面包的樹 | 穿越七十年代末 
正文如下: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長面包的樹書名:

小七回到老家跟著附近的孩子下田上山,每天在村里瞎跑,林曉玲擔心他的安全,對他說了一大堆不準私自下河游泳等要求。她不可能天天把小七關在家里,只能想辦法保證他的安全,比如拿出家里的各種零食招待那些愿意帶著小七玩的大孩子。林曉玲每天都會變著花樣用各種零食招待小七的小伙伴,只提一點要求,不準他們帶小七玩水。趙家這附近池塘太多,雖然水不深,但是那是對成年人來說,小七這樣的孩子還太小,掉下去就危險。

這些孩子們平時也沒少被家里大人教育不能玩水,對林曉玲提的要求倒是二話不說就答應。孩子們面對這些琳瑯滿目的零食,都有幾分局促,不敢伸手。林曉玲讓小七主動把零食送到小伙伴的手上,既然要和他們一起玩,當然要打好關系。

“謝謝阿姨。”孩子們接過小七手上的零食后不約而同的道謝。

林曉玲更想孩子們在家里玩,可是攔不住的情況下也只能讓小七跟著他們出去。結果去了不到半小時,就見小七哭哭啼啼的被人送回來,還是村子里大人。原來這群孩子中有人家里種有高粱桿,孩子們帶著小七一起去砍高粱桿吃。第一次吃高粱的小七不會吃,把自己手和嘴角劃破口,還見到一絲血,然后小家伙就被嚇得不行。

一群孩子們都不覺得有什么,這點傷口都不管用血馬上就會止住,他們還嘲笑小七膽小,結果小七越發嚇得大哭,倒是讓孩子們不知所措。村子里有在地里干活的大人聽到哭聲后,跑過來看情況,問清楚之后只得牽著小七把他送回家。留下一群孩子不明白為什么小七會哭,他們吃高粱誰沒有被劃過口子,即使現在吃熟悉后,也還有不小心沒注意到的時候,見了血自己在田里找點止血的草藥敷上去就好,誰家大人有空管他們這點小七傷,要是找父母,只會換來一巴掌。

林曉玲問清楚情況之后,謝過送小七回來的人,才開始檢查小七的“傷情”。

“媽媽”小七邊哭邊喊,流出來的眼淚直接用水一抹,臉上本來就有灰,這下更成“小花貓”。

“來,小花貓,讓媽媽看看你傷到哪!”

小七馬上停止哭泣,不僅把手上的傷口露出來給林曉玲看,還張開嘴用手指著嘴角的小傷口給林曉玲看。林曉玲無奈的看一眼手上那細微的傷口,嘴角的傷口更是微不可見,她還是裝模作樣的仔細觀察一番才下結論。

“好了,都沒有流血,不要哭,誰讓吃東西不小心,還好意思哭。”

“疼!”小七委屈的撅著嘴撒嬌。

“好啦!不要哭,我們去買雪糕吃好不好。“聽到有吃的,小七總算轉移注意力不再哭,林曉玲給他洗過臉才牽著他往肉聯廠走。

早上八點多,外面的太陽就已經曬得樹葉都焉頭耷腦,柏油路上的瀝青也被曬化,一腳踩上去能沾滿鞋底。小七人小腿短,路面還沾腳,走起來特別費力,沒走幾步就想讓林曉玲抱。

“小七,媽媽也走不動,你要是不走那我們就回家,去遲了萬一賣完,你就買不到他們那里最好吃的娃娃頭和香蕉船冰淇淋。”林曉玲可不是騙小七,說的都是真話。

肉聯廠的冰淇淋車間本就不是為賺錢而存在,一開始成立目的就是為廠里近千名職工和家屬提供服務,對外賣產品只是他們產能過剩后處理產品的一種方式。因為是為了服務職工,所以里面的產品確實都是真材實料做出來的,這兩款產品都成了肉聯廠招牌產品,頗有供不應求的意思,周圍很多人都喜歡跑來買,一時風頭倒超過肉聯廠的主營業務。

小七抱著林曉玲的腿,自己不想走,也不讓林曉玲走,只想纏著她抱著他去。林曉玲不說話任由小七抱大腿,但是想讓她抱著走是不可能的,又不是兩三歲的時候,路也不遠。

“這是在做什么?為什么不走,站在這里曬太陽。”母子倆僵持的過程中,村子的趙拐子騎著一輛三輪車過來,看到母子倆站在路邊不動,停下來好奇的問了一句。

“沒事,他要我抱,不肯走路。”林曉玲和趙拐子不熟,但也知道是村里人。

“你們去哪?”

“去肉聯廠買冰雪糕。”

“喲,我也是去那買雪糕,正好順路,你們母子倆上車,我帶你們一起去。”趙拐子示意林曉玲抱著小七上車。

小七聽到不用走路,瞬間松開抱著林曉玲的腿,往車上爬。林曉玲看著小七那無賴樣,原本想拒絕的話只能咽下去。看著不七爬不進去,她伸出手幫他一把,把他抱上放在車斗里,隨后她也一腳跨上去坐在車邊。一手扶著車沿,一手抓著小七,不讓他亂動。趙拐子等他們坐好之后也踩著車往肉聯廠去,邊踩還邊有精力和他們說話,說的都是些生活瑣事。

林曉玲這才知道他現在一家人生活的很幸福,當年那個爛仔被人看不起的人,結婚成家之后倒變個樣,現在努力做點小生意,雖然種田不行但是做點小生意日子過得大部分人都不差。

到目的地之后,買東西的人還不少,林曉玲拿著錢買了十幾支娃娃頭,最后還單獨買了一只香蕉船給小七。趙拐子買完雪糕也要回去,他讓母子等他一起走,順路就把他們帶回去,這么熱的天省得他們走路。

小七聽到之后哪里還肯走路,眼巴巴的就坐在車斗里不肯出來,手里還吃著剛剛從冰柜里出來的冰淇淋,林曉玲還得幫他撐著傘,免得太陽把他曬中暑。趙拐子騎車比走路至少要省一半的時間,不過幾分鐘就到家,林曉玲手里的冰淇淋一點溶化的跡象也沒有。

林曉玲謝過趙拐子,帶著小七開始給公婆送冰淇淋,還有趙國富、趙民強兩家人。她買的時候就有多買,多的是給孩子們的,都半大小伙子,兩三只吃下肚一點問題都沒有,不像小七不敢給他多吃。

小七被高梁劃過皮后,也不愿意再嘴著小伙伴跑出去玩,至少現在不愿意,他認為高粱不是什么好東西,吃著冰淇淋也不忘記和林曉玲訴說事情的經過,說起自己的委屈更是語帶氣憤,怪高粱不是好東西。

林曉玲也不和熊孩子急,她只是在小七吃完冰淇淋之后又帶著他趙三嬸家里砍了一要高梁回來。之后的當著小七的面,把高粱剝皮,然后再切成拇指長一小節,吃起來也不會讓皮劃傷。

“小七,高梁好不好吃。”林曉玲給小七嘴里塞進一節,等他吃完之后才問。

“好吃,甜。”小七把高粱渣吐出來之后用力點頭回答。

“那你開始為什么說高梁不好,你手上的傷口怪誰?是誰弄傷的?”林曉玲用事實說話。

“我吃高梁弄出來的。”小七語帶疑惑的回答,不明白林曉玲為什么還要問這個早就回答過的問題。

“你第一次吃高粱被劃傷,現在吃卻沒有事。你的傷口和高梁沒關系,而是你自己小心才傷到手和嘴,你怎么能把錯誤歸到高梁身上,而不是從自身找原因。”林曉玲越說越嚴肅。

“媽媽,我……”小七還不懂什么是從自身找原因,但是這不影響他明白林曉玲是想批評他,他不知道哪里不對,只能用老招數,想抱著林曉玲撒嬌賣萌。

“現在你明白錯誤沒有。”林曉玲拉著小七站直身體,不想讓他蒙混過關。

“明白。”小七見風使舵的本事是一流。

“那錯在哪?”

“我劃傷不是高梁的錯,是我自己不小心。”小七馬上順著林曉玲的話給出讓她滿意的答復。

“嗯,你明白就好,以后要注意,犯錯要先想想自己的問題,不要把錯誤都往其他人身上推。”林曉玲說得起勁忍不住又對著小七啰嗦。

隨便三伏天的過去,小七的生日也馬上要到來,趙紅軍一心想趕回來給小七過生日,在遙遠的異國他鄉,他正焦急著。這次回來他招了個幫手,也是以前的戰友,拉著他一起跑生意,有了幫手他路上也不用一直緊繃著精神,兩個人可以輪流休息。

王小虎是他特意找來的,倆人這趟過來錢沒少賺,順便還用酒從幾個看門的老頭手里換到不少好東西,這些老頭子大部分人情況都差不多,家里人口多,收入來源少,文化水平低,也不理解趙紅軍想要收那堆廢紙做什么。不理解歸不理解,他們能拿來換酒喝還是很高興,反正現在這個世道就亂道,誰還管以后,他們能換來一餐酒是一餐,順便還能帶些食物回家,一家人都開心,不過是沒用的廢紙,這樣的好事哪里有。

趙紅軍現在不滿足于那些普通資料,他直接提出來要他們最核心的圖紙,這些老頭文化水平再低,但是看圖紙名也知道是什么東西,所以想要找出來其中比較重要的東西并不難,難的是他的美元不夠用。為了賺更多的美元,他只能一趟趟來回跑,沒有時間和精力回家,連想一想家人都是奢望,因為太忙太累,睡覺時間都不夠,每天幾乎是沾床就能睡著。

他想急著回家,偏偏這生意才開始,又做的是沒有什么技術含量的二道販子,想休息都不能,今天休息明天別人就能轉頭去找其他人進貨。趙紅軍好不容易打開的局面,自然舍不得扔下,只能想辦法先等等,小七的生日還能等,今年不行明年一起過也可以。

趙紅軍不過來回幾次就在這條道上做出名聲,他誠信還不怕那些小混混的武力威脅,帶的貨質量也不錯。這次是李哲幫忙,在北方李哲家里還有一些關系和能力,通過他的關系,找到幾家工廠,這些廠子里等待處理的次品太多。這些東西賣不出處理又浪費,趙紅軍卻不嫌棄,這些東西才是好東西,只是食品衣物之類的小東西,又不是飛機大炮民,有瑕疵怎么啦,又不影響使用。

各家工廠里處理不要的這類輕工業品堆積的太多,趙紅軍突然上門愿意處理這些次品,廠子里的領導是巴不得。李哲的關系也只是打幾個電話知道這些信息,沒有他的關系,其他人哪里會知道這些工廠還有這么多次品在倉庫里睡大覺。雖然有些許瑕疵不能在市場上賣,但是趙紅軍拿到手再轉出去卻是搶手貨。這也是趙紅軍現在出名的原因,他的貨好,有些東西還是獨家經營,其他人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可是再大的生意現在也經不起趙紅軍消耗,還都是消耗的美元,這東西國內也缺,拿到黑市去換,都能賺不少錢,王小虎都看不明白趙紅軍在是做什么,不過他有個好處,不懂也不會多嘴問。

趙紅軍賺的錢越多,他的資金缺口越大,誰讓他做的事是個燒錢的無底洞。現在的情況是倒過來,趙紅軍不想做這本生意都不行,嘗到甜頭的幾個酒鬼舍不得放開趙紅軍給的好處,他晚一點去找他們,一個個都急的不行,就怕趙紅軍不見。趙紅軍也被這群人弄得哭笑不得,他現在才知道金錢的力量,難怪無數黨員干部都下海想要賺錢發財。這些生活無憂的人都想要金錢,更不要說有今天沒明天的窮苦百姓,在饑貧交迫之際,想讓他們還要守住底線,確實有點難。

雖然趙紅軍同情這些人,心里還是不認同他們做的對,不過他現在希望這樣的人越多越好,這樣才方便他收集各種需要的資料。

這件事是趙紅軍單獨去辦的,王小虎只知道趙紅軍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大量美元,但是具體做什么卻不清楚。如果不是趙紅軍轉業回到地方工作的經歷他一清二楚,他都要懷疑趙紅軍是不是名義上是做生意,實際是跑來做間諜,不然怎么解決再多的美元都不夠花。關鍵是趙紅軍行李里每天必須壓在枕頭下的那一堆紙是什么,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是趙紅軍的睡前讀物。

美元趙紅軍都讓王小虎拿著,但是那些資料趙紅軍不僅看都不給王小虎看一眼,還隨身攜帶,想也知道是重要東西。王小虎能知道那是資料,還是通過自己偷偷觀察,通過各種蛛絲馬跡得出的結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長面包的樹其他作品<<快穿之麻辣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