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二五章 找個機會
更新時間:2018-05-10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五章找個機會

進了八月,鄭尚書鄭志遠就閉門謝客,專心準備主持秋闈這件大事。

人定時分,江延世跟著個老仆,從鄭府后角門,進了偏在后園一角的靜室小院。

鄭志遠站在院門內,微微欠身,讓進江延世,老仆在院門內止步,摸了個小馬扎出來,坐著似睡非睡。

江延世和鄭志遠沿著游廊,并肩往里走,到了垂花門下,江延世打量著四周,笑道:“這樣的的炎炎夏日,站在鄭尚書這處養心靜室,竟是涼風習習,所謂福人居福地,這間小院,算是被鄭尚書住出來了。”

“公子過獎,過獎了。”鄭志遠笑起來,連聲客氣。

“鄭尚書明天就要進龍門,我就不進去叨擾了,太子爺讓我來囑咐一句:科考乃國家掄才大典,絕不容許伸手圖謀。請鄭尚書只管公正取士,別的,自有他來擔待。”

鄭志遠正容肅立,江延世說完,欠身恭敬答應:“請太子爺放心,鄭志遠必公正無私,為國家擇選優才。”

“就這句話。”江延世轉好了太子的話,笑著轉身往外,“太子爺讓我交待你,一連十來天,讓你飲食起居上多經心著些,不可過于勞累了。”

“這是太子爺關愛,多謝太子爺,有勞公子了。”鄭尚書面露感激。

“聽說永寧伯府那位六爺,叫李文嵐的,也要下場考這一場秋試。真是讓人期待。”江延世語調閑閑,“這位六爺風姿出眾,才華橫溢,今年才十三,要是真能在秋試上脫穎而出,這才子之名,只怕要壓過蘇燁那廝了。”

鄭尚書眼皮微跳,看著江延世試探道:“畢竟是秋闈,要能壓得過蘇公子,只怕要一個解元才行了。”

“這就看他的運道了,他雖年紀小,學問文章卻都極好,一個解元是夠的,只是,這一考三場,要能順順當當考得出來才行,也要看一看運道的。”

幾句話間,江延世和鄭志遠已經走到院門口,江延世拱手笑道:“鄭尚書回去歇下吧。這一趟,盼鄭尚書能為國多多取中幾個良才。”

“公子放心。”鄭志遠看著江延世笑應道:“我就不遠送了。”

秋闈第一場,八月初八日入了考場,初十出場那天,李文山告了一天假,和郭勝、徐煥一起,在貢院龍門外,伸長脖子等李文嵐出來。

姜尚文在秦王府側門前下了車,提著食盒,往秦王府側門過去。

姜尚武從開始洗馬后第三天起,就被郭勝帶到秦王府,由洗他和李文山的馬,改成了洗東側門內所有的馬。

守門的護衛伸手攔住她,姜尚文低眉垂眼,曲膝見禮,“這位爺,我是姜尚武的姐姐,阿武昨天夜里咳了好幾遍,我實在不放心,過來送點湯藥點心給他。”

護衛聽了,上下打量了姜尚文幾遍,態度倒十分客氣,“姑娘稍等。”

護衛示意其它幾個護衛看著,進去找當值的上官說了,這不是什么大事,上官點了頭,護衛帶著姜尚文,進了東側門內的馬廄。

“姐,你怎么來了?”正呼哧呼哧洗著匹高頭大馬的姜尚武看到姐姐,嚇了一跳。

“你夜里一直咳,我不放心,過來給你送碗湯藥,還有一匣子丸藥。”姜尚文一邊說,一邊打量著四周,找地方放下提盒,臉就沉了下來,“怪不得你累的夜里一直咳嗽,這得有多少馬?不是說的好好兒的,洗那個什么五爺,還有那什么先生兩匹馬?怎么能這么欺負人?”

姜尚武愣呵呵看著姐姐,一時轉不過彎,他洗這么多馬,這事,當天他就告訴姐姐了,不是姐姐讓他忍一忍?姐姐要干什么?

“姐,咱們……誰讓咱們……”姜尚武眨巴著眼,他摸不清姐姐的意思,這話不好接。

“我去找他們!咱們是布衣百姓,沒權沒勢,可也不能這么欺負人!我去找他們!你們那位五爺呢?李五爺呢?讓他出來!怎么能這么欺負人!伯府怎么啦?王府怎么啦?就能想怎么欺負人,就怎么欺負人了?”

姜尚文一陣風沖到二門口,沖著里面揚聲哭喊:“姓李的,你出來!有種你出來!你們這么欺負人,你們不能這樣欺負人!你不出來,你不好好說清楚,我……我就……碰死在這里,不活了我!”

二門里諸小廝嚇了一跳,急忙上前連解釋帶安慰,“這位姑娘……噢,這位姜姑娘,李五爺今天告了假,沒在府里,你得到……”

“你們騙不了我!平白無故的,說告假就告假了?告了假,怎么我弟弟還在這兒洗馬呢?叫他出來,今天見不到他,我就……不活了!”姜尚文渾身都是悲憤委屈。

“沒騙你……”

“怎么回事!”當值的承影聽到動靜,疾奔而來,厲聲斥問道。

姜尚文的叫聲哭聲應聲而落,“我要見李五爺。”

“你是姜尚武的姐姐?李五爺沒在這里,今天李六爺頭一場考試出龍門,他去接李六爺去了。”見姜尚文不哭了,承影心里一松,客氣解釋。

“我不信,我要見你們管事的人。”姜尚文一臉倔犟。

承影皺起了眉,“有什么事跟我說吧,這兒我管事。”

姜尚文斜著承影,嘴角用力往下扯了扯,“你管事?欺負我沒見識什么都不懂是吧?你跟他們一樣,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兒,我要見你們主子。”

承影被姜尚文這一句話說的,差點嗆死,連咽了好幾口氣,才說出話來,“主子們沒見理會這樣的小事,你要說就說,要……”

“你們把我們欺負成這樣,連個面都不給見了,你的主子要是不見我,我就……”姜尚文從頭上撥下玉簪,指在自己喉嚨口,“不過一個死字!”

承影瞪著姜尚文,又看向站在姜尚文側后的姜尚武,姜尚武迎著承影的目光,指了指他姐,“我姐性子暴,說扎就扎,扎過一回了……”

承影調回目光,盯著姜尚文,姜尚文迎著他的目光,“你有功夫,我也練過幾天,打是打不過你,可在扎了自己,還是能扎得著的。”

承影聽姜尚文一口道破了他的打算,氣的連跺了幾下腳,“你先放下,我進去看看,要是得空,就稟一句,不得空,你扎也沒用。”

姜尚文嗯了一聲,舉著簪子的手沒動,腳下挪了挪,看著承影轉身奔進去了,舉著簪子,警惕的瞄著周圍的護衛小廝。

承影剛稟報了幾句,陸儀臉就沉下來了,承影身子立刻矮下去,趕緊解釋道:“……爺,小的束手,是因為郭爺先頭再三囑咐過,說一定不能欺負慢待姜尚武,說他雖然來洗馬,卻不是哪家的奴兒,郭爺交待過好幾回,小的……”

陸儀站起來往外走,“去看看。”

姜尚文看到陸儀出來,一口氣松下來,將簪子插回頭上,迎著陸儀上前幾步,曲膝見禮,“我認得你,你是陸將軍。陸將軍,我弟弟被人欺負了,你知不知道?”

陸儀一個怔神,姜尚武被人欺負了?連承影都束手成那樣,誰敢欺負姜尚武?

“你肯定不知道,我告訴你!”姜尚文手指劃過一圈,把二門內外的護衛小廝,全劃拉進去了,“我這告狀,可不敢讓他們聽到。”

陸儀皺著眉頭,躊躇了下,屏退眾護衛小廝,站到月洞門內,示意姜尚文,“站到這里說吧,沒人聽到。”

姜尚文給姜尚武使了個眼色,姜尚武往后退,姜尚文上前一步,一腳踩過月洞門,腳下絆了下,一頭撲向陸儀,陸儀急忙側過身,舉胳膊擋住她,姜尚文手下飛快,將一個極小的荷包塞到陸儀手心里,晃了兩晃,站穩之間,低聲道:“我要見王爺。”

陸儀握住荷包,慢慢垂下手,面無表情的看著姜尚文,片刻,揚手叫過承影,冷聲吩咐道:“你在這兒看著,不許任何人靠近她,不許任何人跟她說話,你也不許!等我查明了,要是真有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負人,做了手腳,哼!”

陸儀這一聲哼,哼的承影只覺得小腿都有些抖了,他肯定沒欺負過姜尚武,他就沒敢欺負過人,可他不敢肯定他手底下的人,欺沒欺負過,要是把爺氣成這樣的那個人,是他的手下……承影只覺得大腿都要點兒發軟了。

秦王正和金拙言低低商量著不知道什么事,見陸儀進來,兩人一起抬頭看向陸儀。

陸儀徑直走到秦王面前,側身擋住金拙言的目光,舒開手讓秦王看到手心里的荷包,見秦王皺著眉,陸儀拿起荷包抽開,從荷包里倒了枚小小的田黃無字章。

“拙言!”秦王眼睛微睜,示意金拙言看那枚印章,陸儀忙側過身,將印章托在兩人中間。

“人呢?”金拙言眼里暴出團光亮,急忙問道。

“就是姜尚武的姐姐,姜尚文。”陸儀看著那枚印章,竟生出幾分哭笑不得來。

這印章他也認出來了,是在杭州時,王爺和世子買的那一堆亂七八糟東西中的一件,當時王爺要自己動手刻一枚小章,刻壞一次,就磨掉一層,最后磨成這樣不倫不類的東西。

金拙言看向秦王,秦王也看著金拙言。

“她說要見王爺。”陸儀將田黃小章放到長案上。

“咱們倒被她算計了!”金拙言發出一聲短促而惱怒的笑聲。

陸儀皺著眉,沒說話,郭勝那廝,知不知道這姜家姐弟的來歷?

“把她帶進來。”秦王緩緩往后靠進椅子里,吩咐道。

陸儀答應一聲出去,秦王示意金拙言,“你到后面聽著。”

金拙言應了,站起來進了后面的暗室。

姜尚文壓抑著心里絲絲的怯意,跟在陸儀后面,進了上房。

秦王站在窗前,緩緩搖著把折扇,打量著姜尚文。

姜尚文緊緊抿著嘴唇,看著秦王,臉上露出幾分意外,呆了下,看向陸儀,見陸儀已經垂手站在了旁邊,深吸了口氣,往下跪倒,“霍尚文見過王爺。”

“霍?霍二爺是你父親?尚武呢?”秦王折扇輕搖,聲音里沒有半絲驚訝。

“尚武姓邱。”姜尚文跪在地上,垂著頭,“我爹和邱叔都交待過,就是姓姜,沒有霍也沒有邱,姜尚文見過王爺。”

“起來吧。”秦王嘴角帶著絲和煦笑意,示意姜尚文,“你們兄弟路上偶遇李學明,攪了徐煥的相親,打了李家姑娘,就是為了見我?”

“不是。”姜尚文垂手垂頭站在秦王面前,“是巧了,我來見王爺,是因為我爹捎了個口信兒,只能當面跟王爺說。”

“嗯,說吧。”秦王微笑道。

“柏大帥跟從前那些大帥不一樣,有幾家大頭領聯了手,打算從蠻夷買人,運到平江福建一帶,把柏帥趕走。”姜尚文看了眼秦王。

秦王眉頭微蹙,看向陸儀。

“治平二年,就是這么獲罪的。”陸儀看著秦王,含糊了獲罪的人,“那些蠻夷來自東邊島上,生性兇殘,半人半獸,所到之處,燒殺搶掠,一片焦土,常被海匪驅使利用。”

秦王一聽就明白了,這是打算驅使蠻夷讓從平江府到福建一帶,處處起狼煙,焦土一片,如果這樣,皇上必定大怒,柏景寧也許就要和治平二年的主帥楊寧一樣,賜自盡以謝江南百姓。

“你父親是什么意思?你呢?”秦王目光微閃,面色卻如常,緊盯著姜尚文笑問道。

“我爹說,請王爺示下。我聽我爹的。”姜尚文垂頭答話。

“嗯。”片刻,秦王輕輕嗯了一聲,“你先回去吧。”

“是。”姜尚文答應一聲,正要轉身,秦王突然問道:“你剛才看到我,意外什么?”

姜尚文一個怔神,老實答道:“王爺實在太好看了。”

秦王呃了一聲,手里的折扇僵了片刻,才又搖起來。斜眼瞄著跟在陸儀身后,低眉垂手退出去的姜尚文,心里莫名生出幾分惱意,他好不好看,是她能評說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