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二八章 天上人間
更新時間:2018-05-12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八章天上人間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李夏站住,贊嘆無比的看著江延世走近,輕輕嘆了口氣,低低道:“月華似水,公子如玉。”

江延世一個怔神,隨即笑的彎下腰,順勢沖李夏揖了一禮,“姑娘真是……”江延世直起上身,臉上的笑容濃的化不開,側身往前讓著李夏。

“咱們往這邊,獨樂岡后山賞月更好,又十分清靜,就是,”江延世頓了頓,再次欠身,“要多走幾步路,姑娘要是……”江延世指了指旁邊一頂青竹小轎。

“這么好的月色,走走吧。”李夏背著手,側頭看著江延世,多么難得的月色,坐轎子有些煞風景了。

江延世笑起來,迎上李夏的目光,片刻避開,抬手輕拍著額頭,笑個不停。

她肆無忌憚成這樣,他竟然覺得……如此美妙。

“前一陣子,聽說你受了傷,我很擔心。”兩人并肩走了一段,江延世開口道,聲音聽起來隱隱有幾分硬澀。

“嗯,看熱鬧湊的太近了些。”李夏看了眼江延世。

江延世笑出了聲,一邊笑一邊點頭,“看熱鬧這事,不湊近了,看不清楚,也看的不熱鬧,湊近了,”江延世側頭看向李夏,“說是傷了半邊臉?哪半邊?”

李夏微微蹙眉,“好象……忘了,不疼的時候,就忘了哪邊了。”

江延世縱聲笑起來,“阿夏,你這個,算好了傷疤忘了痛嗎?看這樣子,下次有熱鬧,還是要照看不誤了?”

李夏一邊笑一邊點頭,“我覺得是,只是,下次再看熱鬧,不能湊的這么近了,實在太痛了。”

江延世一邊笑一邊搖頭一邊嘆氣,“阿夏,你這脾氣……真好,以后若有機會,我陪你看熱鬧,一定讓你好好看了熱鬧,又不會傷著。”

“你要是陪著,那不是看熱鬧,那是熱鬧。”李夏側頭看了眼江延世,“我聽七姐姐說,有一年上元節,江公子沿街巡查,看江公子的人,把御街都堵滿了?”

“哪有的事!”江延世矢口否認,連聲唉唉,“阿夏,你不要聽人亂說,沒有……”

“真沒有啊?”李夏拖長聲音,打斷了江延世的話。

“好好,是我錯了,那是我頭一年領督辦巡查上元節煙花這樁差使,大意了,在御街上有人扔花,我順手接住……后來,就亂了套了。”江延世一臉的無奈。

李夏笑個不停,“真是可惜,這么熱鬧的事,我竟然沒看到。”

“阿夏。”江延世嘆著氣,帶著一臉無奈的笑,看著李夏,“你要是真想看,明年上元節,我帶著你,一點熱鬧也不讓你錯過。”

“那可不行,我不是說了,跟著你,哪是看熱鬧,是被人家看熱鬧才對,我還是和七姐姐一起,站在街邊看熱鬧最好。”李夏笑著擺手。

“那等你七姐姐出嫁了,我來陪你看熱鬧。”江延世側頭看著李夏,語調輕快隨意,神情卻十分鄭重。

李夏笑著別過頭,沒答這句話。

“我從小跟著阿娘住在四明山的莊子里,頭一回看熱鬧,是到明州城里考童試,考完出來,正趕上一家酒樓開業,請了明州城里幾乎所有的紅伎歌舞造勢,我湊上去看熱鬧,結果,也是湊的太近,跟人打了一架。”

江延世幾乎立刻轉了話題。

“打贏了沒有?”李夏揚眉笑問道。

“輸了,被人家打的很慘,不止半邊臉,從頭到腳都是傷。”

“那后來呢?你肯定不會就這么算了。”李夏追問道。

“我們明州民風算得上彪悍,有一條規矩,約定的生死之搏,那就生死自負,第二天我在文廟門口堵到他,向他挑以生死之搏,他答應了。”

江延世突然往前跑了一步,跳起來,從路邊斜伸出來的桂花樹上,折下一枝桂花,聞了聞,遞給李夏,“山里的桂花,香味兒格外好。”

李夏接過,仰頭看著江延世,“你把他殺了?他是你的仇人,還是你家仇人?”

“怎么這么說?”江延世睜大眼睛看著李夏,滿眼滿臉的期待。

李夏斜著他,嘴角往下撇,“在明州啊,敢跟你打架的……也姓江嗎?”李夏說到一半,突然問了句。

江延世哈哈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沖李夏長揖到底,“姑娘之聰慧,在下……咳,佩服的很。是。”江延世站直,背起手,看起來十分自得,“是我異母兄長,被我殺了,我回到山上隔天,祖父就親自到山莊里,接了我和阿娘,到了京城。”

李夏有幾分怔忡。

江延世的家世,她知道的不多。

江延世的父親江會賢是個由著性子,卻沒什么大本事的人,有個青梅竹馬,海商出身,家里脫籍還沒過三代,江家自然不會讓他這個長房嫡長娶這樣人家的女子回來,給他定了明州書香大家魏家的姑娘,就是江延世的母親。

剛定下親事,江會賢就一聲不響把青梅竹馬楊氏接到了家里,把生米做成熟飯,納了楊氏。

魏氏聽說性子極傲,定了親,拖了四五年,才嫁進江家,不過一個來月,就從江家大宅,搬進了江家在四明山上的莊子里,江延世是在四明山上出生,在四明山上長大的。

他還有個異母兄長,這個,她沒聽說過。江延世的過往,她知道的不多。

“唉。”李夏輕輕嘆了口氣。

“為什么嘆氣?”江延世低頭看向李夏。

“你阿娘帶你住到山里,退避三舍,你那個時候,還小,肯定還肯聽你阿娘的話,能打起來,肯定不是你挑事,嗯……”李夏側著頭,斜往上看著江延世,“照你的脾氣么,大約他在你面前擺長兄的譜了,挺蠢的,能教出這樣的兒子,生母可想而知,怪不得你阿娘避到山里,是挺煩人的。”

江延世高高挑著眉毛,笑個不停,“阿夏,我真是,佩服得很。只是,我現在也聽阿娘的話。”

“真的?”李夏腳步頓住了,驚訝無比。

江延世抬手扶額,“阿夏你不要這樣,我是說,阿娘要是說的對,我肯定是聽的。那你呢?你阿娘的話,你聽不聽?”

“當然聽啦,我跟你可不一樣。”李夏甩了幾下胳膊,“阿娘說天熱也不能多吃冰,我就不吃了,阿娘不能貪涼,冰盆要少放,我就少放了,阿娘說什么我都聽的。”

“那你阿娘除了不能多吃冰,不要貪涼,還說過別的沒有?”

“別的?別的還有什么?”李夏笑瞇瞇斜著他。

“比如,讓你在家學針線廚藝,足不出戶?”

“阿娘自己都不擅針線,廚藝也不好。我們小三房,說起來是伯府出身,其實跟市井之家差不多。

當初我們在太原府時,住在府學旁邊,對門是鏢師家,左領是張大仙家,張大仙的老娘,可兇了,我不記得了,五哥說,張大仙老娘隔三岔五翻墻過來偷我們家種的菜,有一回,剛翻到一半,撞上了鐘嬤嬤,張大仙他娘就騎在墻上,和鐘嬤嬤對罵,五哥說,足足罵了兩個時辰,沒停過。”

李夏連說帶笑,江延世聽的先是瞪大了眼睛,慢慢垂下了頭,看著笑聲飛揚的李夏,心里酸楚難忍。

她受過的苦,他聽的如刀割心,自今日往后,他要將她托在手心里,細細的呵護。

“……我阿娘除了柴米油鹽,別的都不懂,我也是。”李夏看向有怔怔看著她出神的江延世,最后幾句話,說的很慢。

“前面到了。”江延世迎上李夏的目光,象是受到了驚嚇,急忙指著前面道。

前面一間算得上闊大的四角亭,亭子前面,一片平坦突伸出去。

亭子后面是山,前面空遠廣闊,圓圓的月亮掛在亭子前,清泠的月光灑落滿地,微風穿過林木。

李夏跟在江延世后面,穿過亭子,前面一片平坦正中,鋪著厚厚的白色氈毯,李夏走到氈毯中間,坐了下來。

江延世往后退了兩步,看著坐在氈毯中間的李夏,呆了片刻,又往后退了一步,欠身笑道:“想聽什么?”

“都行。”李夏仰頭看著和天上圓月相輝映的江延世,一陣酸澀涌上,心慢慢抽緊,疼痛起來。

江延世微微垂頭,舉起笛子放到唇邊,一縷樂音如微風,穿過林木,歡快中帶著驕傲不羈,飛揚而上,卷裹著月光,鋪灑滿地,片刻安靜,又直飛往上,沖入云霄,片刻之間,遍游五湖四海,婉轉而落,歸于微風月光中。

江延世放下笛子,看著端坐在氈毯正中,直直看著他的李夏,下意識的避開目光,心里竟生出幾分羞澀之意,輕輕咳了一聲,“還要聽嗎?”

“啊。”李夏恍過神,這一曲已經夠了,她得回去了。

“該回去了。”李夏站起來,向江延世深深曲膝,“人世間的美好,都在公子這一支曲子里。李夏謝公子賞曲。”

“姑娘客氣了,姑娘想聽,在下這一管笛子,只聽姑娘吩咐。”江延世趕緊長揖還禮。

李夏站直,笑看著他,“晚了,該回去了。”

“嗯。”江延世低應了一聲,和李夏并肩,穿過亭子,沿著來路,往山下走。

走沒多完,江延世遠遠看到背著手四下張望的徐煥,頓住,低聲笑道:“是你舅舅,去吧。我看著你。”

李夏嗯了一聲,迎著徐煥過去。

江延世看著李夏走到徐煥面前,看著她頭也不回的越走越遠,站了好一會兒,才轉上另一條路,回去城里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