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三二章 起了心思
更新時間:2018-05-14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三二章起了心思

第三百三二章起了心思

隔天晚上,阮夫人送走阮十七,進了屋就笑起來,陸儀已經回來了,已經打散了頭發,去了外衣,正歪在炕上看著份文書,見阮夫人進來,放下文書看著她笑道:“兩趟是一件事?”

最近阮十七處處避著他,昨天頭一趟來,聽說他在,轉身就走了,這趟他就沒敢在。

“我問了,他說是,你猜猜,他來找我什么事?”阮夫人挨著陸儀坐下,一邊說一邊笑個不停。

“找了什么借口要回家?”陸儀伸手攬過阮夫人,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下。

“不是。他是來替冬姐兒討公道的。”阮夫人往陸儀懷里挨了挨,又笑起來。

陸儀聽的一個怔神,“替誰討公道?李文山的妹妹?討什么公道?他替李文山的妹妹討什么公道?”

“我當時也聽怔了,他說初八那天往婆臺寺賀我生辰,路上遇到了冬姐兒,說咱們兩個……”阮夫人頭抵在陸儀懷里,笑了好一陣子,才接著道:“說我這叫重色輕友,最可惡不過,說冬姐兒一個女兒家,你竟然讓她一個人帶著幾個老弱婆子回京城,總之,就是這些話,說我沒把人家放眼里,好生排喧了我一頓。”

“他這是……”陸儀失笑出聲,簡直不知道怎么說才好,“他想干什么?”

“我看著,不想干什么,就是來替冬姐兒討公道出口氣的,十七叔還說,他看得出來,那位李家娘子半點也沒有計較的意思,說你能趕去陪我,李家娘子打心眼里替我高興,可越是這樣,我越不能欺負人家。你說說,我怎么就欺負人家了?”

“他這是把我拘著他的閑氣,撒到了你身上,明天我去找他。”陸儀又氣又笑。

“不一定。”阮夫人看著陸儀,“十七叔那樣子,是真的要鳴個不平,你說,會不會是……”阮夫人拖長著聲音,“十七叔那個人,可是從來不憐香惜玉的。”

“嗯?”陸儀眉毛高高挑起,“李文山那個大妹妹我見過一兩回,跟阿夏的性子一個天一個地,過于老實柔婉了,她可轄制不了老十七。”

“為什么要轄制得了?難道我能轄制你?”阮夫人不贊同了。

“能,我是劍,你就是那鞘,只此一把,什么鋒芒,到你這里,全沒有了。”陸儀一邊笑,一邊低頭在阮夫人唇上點了下。

阮夫人臉色緋紅,“哎哎哎,你又……不跟你說這個了,你們男人不懂這個,這事你別管。”

“好,我不管,我只管劍,和劍鞘的事。”陸儀一邊吻下去,一邊含糊道。

進了十月,北邊還是膠著,平江府先有軍報急遞進京,一伙蠻夷在平江一帶,燒殺搶掠,幾天后,從平江府往北往南,都有急報進京。

皇上再次暴怒,廷議時,金相長跪不起,才算勸回了皇上要封劍賜死柏景寧的旨意。

幾天后,在皇上要再次賜死柏景寧前一天,柏景寧和兩浙路帥司唐繼明的明折和密折同時遞進京城,經過一年多苦心布局,此一戰,將使帝國之東南,再無匪患。

皇上稍稍穩下了心,脾氣卻極大,這兩份折子都是語焉不詳,北邊再要戰起,一南一北,這樣的大動蕩,帝國是承受不起的。

十月底,金拙言抵達關銓軍中時,金太后也坐不住了,傳了懿旨,要到大相國寺連做十天祈福法事,京城諸命婦,可至寺中隨喜祈福。

太后為國祈福的法事,雖說懿旨中用的是一個可字,可京城的命婦們,沒誰敢……或者說,舍得下這個捧場,說不定還能露面的機會。

嚴夫人自然是要去的,姚老夫人自然也是要去的。

頭一天,不知行情深淺,謹慎為先,永寧伯府,只嚴夫人和姚老夫人這一對有誥封的婆媳去了大相國寺。

到第二天,姚老夫人就點了郭二太太侍候她過去。

自從李文山,特別是小三房一家子回到永寧伯府,姚老夫人和嚴夫人這婆媳關系,就一直是一盆冰水混合物,沒凍緊,可也冷到極點了。

姚老夫人看到嚴夫人,就膩歪厭煩的想生病,倒是老二媳婦,越來越孝順了,唉,真是人久見人心。

對于姚老夫人,以及她對她的厭惡,嚴夫人也是一肚皮膩歪,這一對兒老的,她現在只擔心他們這身體好不好,只要康健,別的,她真是半個字都不想多管。

自從李老太爺夫綱振起,姚老夫人再次回到剛剛嫁進永寧伯府那幾年的狀態,每天挖空心思的要壓住老不死的再斗倒小妖精,這身體竟然比從前還要健康幾分。

嚴夫人帶著五奶奶唐家瑞,離姚老夫人不遠坐著,不時瞄一眼坐著聽經都一幅半志昂揚模樣的姚老夫人,心里除了嘆氣,只有佩服。

第二天散了法會,阮夫人不知道從哪里走近嚴夫人和唐家瑞,見了禮,拉了拉嚴夫人,低低笑道:“要是便當,夫人能不能把冬姐兒帶過來,實在……一聽一天的,”阮夫人委婉的咽下了悶氣這兩個字,“要是冬姐兒在,我們說說話兒,也好打發。”

“這容易。”嚴夫人笑起來,滿口答應,“我是想著夫人只怕要到太后身邊侍候,要不然,今兒個就把冬姐兒帶來了。”

“陪了一會兒,太后和大長公主,閔老夫人,隨夫人,還有羅老夫人一起說話,長篇大論的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我哪里聽得懂?還好太后體諒,把我打發出來了。”阮夫人挨著嚴夫人,挽著她胳膊,聲音低低,話語親近。

嚴夫人抿著嘴兒笑,唐家瑞也笑起來,“一群老人瑞……”

“可不是。大長公主還說,現在的小妮子都不貼花鈿了,她真想不通,那花鈿貼一臉,多好看。”阮夫人看著唐家瑞,“我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后來太后讓我們出來,真是松一口氣。”

唐家瑞笑個不停,嚴夫人也跟著笑起來,“貼一臉是不好,可你們現在,一個也不貼,這也不好。”

阮夫人噗一聲笑出了聲,唐家瑞笑的擰過頭,嚴夫人斜著兩人,“瞧你們這笑的,這是嫌棄我不時新了。”

“哪有,大伯娘最時新了,前兒阿夏還夸大伯娘呢……”唐家瑞急忙奉承,話沒說完,被擦身而過的姚老夫人冷聲打斷,“大庭廣眾之下,瞧你們這樣子,這就是唐家的體統?”

唐家瑞的笑聲話聲戛然而止,立刻曲膝認錯,“老祖宗教導的極是。”

阮夫人松開嚴夫人,眉梢微挑看著擦過她們昂然而去的姚老夫人,“老夫人這精氣神,越來越健旺了。這是小輩們的福份。”

”可不是。“嚴夫人看了眼阮夫人,笑應了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