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三四章 直接和迂回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三四章直接和迂回

第三百三四章直接和迂回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傍晚回到府里,阮夫人喝了半碗湯,不停的瞧著滴漏,眼看著離陸儀回來的時辰還早,竟有幾分焦急不耐煩起來。◢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

好在今天陸儀回來的比平時早了那么一點點,在阮夫人眼看就要耐不住性子前,小丫頭的通傳聲響起,“爺回來了。”

阮夫人急忙掀簾出去,迎著陸儀,直迎出了半條走廊。

“出什么事了?怎么急成這樣?”陸儀急忙緊走幾步迎上阮夫人,伸手扶在她腰間,仔細看著阮夫人的臉色。

“沒出什么事,就是……你回來了么。”阮夫人眉眼里都是喜色。

陸儀一整天的郁結頓時煙消云散,“這是想我了?”

“嗯。一半是想你,一半么,有件好事兒,急著等你回來拿個主意。”阮夫人往后靠在陸儀手心里,仰頭看著他笑道。

“明明是有事兒!”陸儀抬手在阮夫人鼻尖上點了下。

“我今天和冬姐兒說了一天的話,她覺得十七叔哪兒都好,我要是說十七叔哪兒不好,她一定要替十七叔辯解幾句,我看……”阮夫人拖著長音,頗有幾分得意,“這一頭,差不多了,我沒敢再深說,冬姐兒脾氣柔和,十七叔可別扭得很,你看,咱們什么時候探一探十七叔的話兒?”

“你真覺得這樁親事合適?”陸儀看著阮夫人問道。

阮夫人點頭,“十七叔看中的那兩三回,都是象冬姐兒這樣的柔婉性子,不過那兩三家都覺得十七叔不是良人。”

“十七就是離經叛道了些,他倒是個真正不欺負人的,這樣的事兒,你眼光比我好。你十七叔哪是個能探話的?他聰明得很呢,把他叫起來,直接了當的問一問最好。”

“那什么時候問?得趕緊些,都不小了,特別是十七叔。”阮夫人再次急不可耐。

陸儀失笑出聲,“你說的對,你十七叔是老大不小了,那就現在,不能讓你著急。”陸儀頓住步,招手叫了垂手侍立在垂花門下的小丫頭,“你去找含光,讓他立刻去一趟阮府,跟十七爺說,有要緊的事,讓他立刻過來。”

小丫頭答應了,急步出去傳話。

阮府離的不算遠,阮十七一聽說有要緊的事,過來的很快。

陸儀干脆把他請進正院上房,坐到廊下說話。

“你的親事,現在怎么說?”陸儀真是直接了當。

阮十七嚇了一跳,“你說有要緊的事,問這個……有人要給說親?太后?皇上?”

“你這自視可不低。”陸儀無語的斜瞥著阮十七,“太后大約知道阮氏有個十七叔很不成器,皇上肯定不知道你。”

阮十七沒理會陸儀這些話里不算很少的鄙夷,長長松了口氣,往后靠進椅子里,“只要不是這兩位,別的……嘿。”阮十七嘴角往下一聲干笑,抬手揮了下,別的人要算計他的親事,他可不在乎。

“你的親事,現在家里怎么說?還是由著你?”陸儀再問。

“我的親事,不由著我,難道由著你?我阿娘的脾氣,玉姐兒難道沒跟你說過?她覺得我現在挺好,要是我這親事的事了了,她怕下一個坎她就撐不住了。”阮十七翹起二郎腿,自在的晃著。

“你上回說李家那位姑娘不錯,我替你牽一牽這根紅線怎么樣?”陸儀是真真正正直接了當的問。

“李家姑娘?哪個?李家……你說那個說話細聲細氣的什么冬姐兒?”阮十七先是嚇了一大跳,一說到李家姑娘,他頭一個想到的,就是李夏,這根紅線……他還是自己抹脖子算了……好在不是。

“嗯,怎么樣?”陸儀緊盯著阮十七。

“這怎么……李家從那位當家夫人,到那兩個小只的雌老虎,肯定是哪一個都看不上我,你怎么想起來這什么線不線的?你現在這么閑了?”阮十七下意識的回避了頭一個問題,再趕緊反問了第二句。

“李家別的人不用你管,你只看李家六娘子怎么樣,你這個人,什么時候在乎過別人怎么想?”陸儀眉毛微微抬起,似笑非笑的打量著阮十七,他這態度……有點兒門路么。

阮十七斜著陸儀,“你這么一笑,我覺得好象我坐的這地方,是個陷阱。”

“是阮氏,覺得你和李家六娘子挺合適,讓我探探你的話,李家六娘子今年十九了,雖說挑揀的厲害,可年前,這親事肯定要定下來,你好好想想,或是想再見一面也行,讓阮氏安排,只是,得快點兒。”

陸儀干脆直接有話明說。

阮十七往后靠在椅子里,緊擰著眉頭,手指急促的敲著椅子扶手,“人是不錯,不過……”

“行了,那就這么定了,明天讓阮氏再探探人家姑娘的意思,要是人家不嫌棄你,你這終身大事,也就能了了,我就不多留你了,忙了一天,飯還沒吃呢。”..

陸儀站起來,再一把揪起阮十七,一邊推著他往外走,一邊道:“你明天過來聽信兒,我就不讓人過去請你了,對了,我得了幾壇子南邊的好酒,在前院,你自己去挑,喜歡喝都拿走也行,我沒空喝酒。”

阮夫人心急這事,隔天見了嚴夫人,就拉著嚴夫人,三言兩語說了她十七叔想求親冬姐兒的事,嚴夫人熟門熟路的幾句套話說完,什么得青眼是冬姐兒的福份,她今天回去就跟冬姐兒爹娘商量……

等阮夫人笑應走了,嚴夫人坐到蒲團上,直怔怔了半天,才恍過神明白過來阮夫人那幾句話是什么意思:那個攪了徐舅爺的相親,當場撒銀票子打人的阮家最嬌生慣養長大的十七爺,看中冬姐兒?

這是看中了冬姐兒好欺負吧!

不對不能這么想,阮十七這人她不知道,可阮夫人和陸將軍,等冬姐兒和阿夏都極好,再怎么著,也不至于這么坑冬姐兒……

阮十七是阮夫人的小叔,那也是陸將軍的長輩,那冬姐兒……咳,她怎么想到這上頭了,這會兒用不著想這個……這事兒有點兒亂,她得好好理理……

嚴夫人一恍過神,就凌亂成狂風中的一團絲線,她得好好想想,好好理理。

嚴夫人亂成一團中,看到李夏扭回頭沖她悄悄打手勢,只管點頭,這倆孩子懂事得很呢。

李夏見嚴夫人點了頭,和李文楠一前一后,溜出偏殿,蘇葉迎上來笑道:“阮夫人帶了幾樣南邊的點心過來,剛剛太后又賞了阮夫人好些石榴,阮夫人讓我來叫你們也過去吃點兒,也歇一歇。”

李夏和李文楠跟著蘇葉,穿到大殿后頭,從一條小窄穿堂過去,進了阮夫人那間小小的靜室。

剛吃了小半個石榴,外面一陣細碎急促,卻透著章法節奏的腳步聲,李夏剛拿起幾粒石榴籽的手僵住了,太后來了!

這是太后來了,她太熟悉這樣的腳步聲,還有接下來輕快的巴掌遞信……

阮夫人已經跳起來了,豎指唇上,示意三人別出聲,自己急忙迎了出去。

“你沒在前頭聽經?”

一個輕緩柔和里透著暖意的聲音傳進了屋,李夏垂著頭,一股酸辣辣熱流猛沖上來,直沖的她眼里一片濕潤模糊,事隔十幾年,她又聽到了太皇太后的聲音……

李夏沒聽到阮夫人答了什么,她的心情過于激蕩了,一個小內侍掀起了簾子,李文楠緊張的拉了拉她,李夏用力按下心里的酸辣熱浪,越過李文楠,伸手拉住李冬的手,象是依靠著她一般,牽著李冬緊張的冰涼的手指,邁過門檻出來,就跪在地上,伏身磕頭。

“這是李文山的大妹妹,叫李冬,緊挨著的,是小妹妹李夏,旁邊是李文山堂妹,秦鳳路轉運使李帥司最小的女兒,叫李文楠。”阮夫人垂手斂眉,恭敬介紹。

“別怕,過來我瞧瞧。”金太后聲音里滿是慈愛和笑意。

這聲音讓李冬安定了許多,拉著李夏站起來,李文楠緊跟起來,伸手拉住李夏,悄悄去看金太后。

“你們看看,這就是老生子兒的樣子。”金太后指著李文楠,和大長公主等人笑道:“你看看她這樣子。”

“她這樣子,和巖哥兒五六歲時,跑去看演武那回象極了,明明擔心害怕,卻又非看不可。”大長公主也笑起來。

“冬姐兒是個極懂事的乖孩子,楠姐兒和阿夏都淘得很。”唐尚書夫人隨氏和李家最熟,笑著接過話介紹了句。

李冬牽著李夏,李夏扯著李文楠,已經站到離金太后兩三步遠,金太后再招手,三人再走近兩步,金太后依次仔細打量著三人,回頭和隨夫人笑道:“我也瞧出來了,冬姐兒是個好孩子,這倆孩子,你看這眼睛靈動的,生的也好,這份精氣神難得。聽經這事,你們兩個小丫頭能坐得住?”

李夏看向李文楠,李文楠看了眼李夏,曲膝恭敬答話:“回娘娘,坐得住,今天是第五天了,前四天,我和阿夏都是聽一整天的。”

“大伯娘說,我和七姐姐得能坐得住,能耐得下性子,大伯娘昨天夸我們了。”李夏接了句。

“這么懂事的孩子,哪兒淘氣了?”金太后笑起來,指著兩人和隨夫人道。

“就是該懂事的特別懂事,才有淘的時候不是。”隨夫人看了眼阮夫人。

阮夫人抿嘴笑道:“娘娘不知道,阿夏和楠姐兒,跟人打架都打過兩回了。”

“我想起來了,春天的時候,南水門里那一場架,可不就是這倆丫頭……”大長公主笑起來,看著金太后,三言兩語說了春天里南水門內那場熱鬧,“……我當時就說了,看到自己爹被人家打了,不往上沖,那還是個人嗎?這可不算淘氣。”

“我瞧著這倆孩子,就想起了咱們小時候。”金太后和大長公主低低說了句,聲音里透著無限懷念。

“可不是。”大長公主感慨無比的嘆了口氣,“一恍幾十年過去了。”

“來,我帶你們去聽經,看看你們幾個,到底坐住了沒有。”金太后示意李夏三人跟著她,往大殿過去。

阮夫人和李冬并肩,李夏拉著李文楠,低眉垂眼乖巧無比的跟在金太后后面。

一切的巧遇都是安排,這是太后的話,那今天這場巧遇,是誰的安排?太后嗎?還是陸儀?為了什么?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