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三六章 匆匆又一年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三六章匆匆又一年

正文第三百三六章匆匆又一年

阮家這門親事,嚴夫人和李文山都說極好,徐太太也覺得極好。

李老爺在京城這小一年,見識漲了不少,阮家這樣的大家,自然聽說過不知道多少回,也見過阮十七幾回,徐太太一說是阮十七,頭一個反應就是好極了,再聽徐太太說好,那就是半絲兒沒得挑了。

雖說算是板上釘上釘了,可阮家老太爺那邊沒有回復,這事兒就不能先往外說,李老爺悶在心里,不敢說半個字,這是有講究的,事兒沒定就大嘴巴漏風,容易破事兒,直把李老爺悶的,騎在馬上,坐在衙門里,睡到半夜,想起來就要笑幾聲。

他這日子,簡直是青云直上,這都是大哥和大嫂的厚愛啊。

阮家老太爺的回復,是跟頭一份南方大捷的戰報,同一天遞進京城的。

陸儀忙著南方大捷戰報的事,將阮老太爺的信直接轉給了阮氏。

信里和阮氏預料的一樣,老太爺除了再三謝了陸儀,又吩咐阮十七,明年春闈若得中,就留在京城,或是直接轉去任上,或是春闈不中,就帶著新婦回去一趟,再轉回京城,好好讀書,準備考下一場春闈。

又將阮十七定親成親這件事,托付給陸儀拿主意,全憑陸儀安排。

成親的日子,阮老太爺捎來了挑好的兩三個日子,都在春闈放榜后一個月里,阮氏看著日子笑個不停,這日子,肯定是太婆挑的,這三個日子前后不過隔了十幾二十天,有什么分別?

阮氏聽小廝說了大捷戰報的事,也不去多打擾陸儀,拿了信直接去了永寧伯府,八字什么的,早就合好了的,隔天,就下了小定禮,和嚴夫人、徐太太議定了成親的日子,三個日子,挑了中間一個。

魏國大長公主聽說了阮十七定親永寧伯府李家的信兒,輕輕松了口氣,又苦笑連連。

阿娘大行前,再三囑咐自己,說金氏心結未除,讓自己時時留心,后來大哥死了,皇上即了位,太后又有了巖哥兒,自己安心了好些年,可這兩年……

大長公主沉沉嘆了口氣,巖哥兒鋒芒盡露,她想干什么?

皇上早就穩到根深蒂固,沒有半分動搖的余地,她雖然執拗,卻是個極聰明擅權衡的,再說,大哥已經死了,該死的,都死了……

大長公主煩亂無比。

那天遇到永寧伯府三個小娘子,自己當時沒想通她為什么要見這三個人,給巖哥兒挑媳婦,這三個可都不合適,永寧伯府更不合適,原來,是要拉上阮家這條線,以及,拉緊陸家。

因為太子嗎?

大長公主出神的看著窗外。

江后是阿娘作主挑的,足夠聰明,足夠強硬,阿娘說,這后宮之主,先得能抗得住她,立得穩腳。

江后確實足夠強硬,聰明上,卻比阿娘希冀的,差了一線,大相國寺那場法事,江后置之不理到連個人都沒打發去一個。

皇上百年之后,自己和太后大約骨頭都要爛了,可巖哥兒比太子還小了幾個月,落在太子和江后屋檐下……

唉,連她想一想,都不放心的很,太后怎么能放得下心?

秦王府獨成一系,很聰明,太子之后,只看誰能把姿態放到入了秦王府的眼……

都是大哥的子孫,阿娘說過,這樣的事不要多管。

魏國大長公主呆坐著出了半天神,吩咐備車,她要進宮找太后說說話去。

剛進臘月,阮家送阮十七成親備下的各種物件,以及送年貨的船隊,泊進了南水門碼頭。

阮十七對著他院子里堆的一堆一堆,專程挑給他的家里的年貨,他愛吃愛喝的諸如火腿菌子荔枝酒等等等等,彎著腰挑了半天,揀了一半出來,叫了小廝東山進來吩咐:“把這些給六娘子送過去,跟她說都是南邊的小吃物件兒,給她嘗個新鮮。”

東山一個怔神,“就給六娘子?這么多……那個?小的是說……”

“那你還想給誰啊?”阮十七瞪了東山一眼。

“是,小的昏頭,小的是說,就說是爺給六娘子的?”

阮十七瞪著東山沒答話,東山呃了一聲,“小的昏頭,是。”

東山帶著人抬著東西送進永寧伯府,嚴夫人對著幾只大筐,淡定的喝完半杯茶,吩咐抬到薈芳院,這一年下來,她覺得她已經完全可以泰山崩而眼皮不抬了。

倒是李冬,對著一群婆子一臉淡定,堂而皇之抬進她院子的一堆大筐,驚愕之后,一張臉漲的通紅。

蘇葉笑個不停,也不用李冬吩咐,叫了幾個小丫頭過來,一樣樣拿出來給李冬看,菌子什么的,吩咐送到幾處小廚房,荔枝酒什么的,給霍老太太和徐舅爺送了兩壇子,其余的送到嚴夫人那里,至于各式點心玩物,蘇葉拿給李冬看了,大嫂二嫂到五嫂,七妹妹八妹妹九妹妹,外加六哥兒,人手一份。

李冬漲紅著臉,“這送出去,算什么?”

“那姑娘全自己留著,說出來人家不得說姑爺送的東西,姑娘都舍不得送人,更不好了。”蘇葉一邊笑一邊不客氣道。

“真是……”李冬一張臉紅無可紅。

“都是姑爺不好,送東西悄悄送也就算了,今兒個怎么這么大張旗鼓上了,一會兒我去找九娘子說說,讓九娘子找姑爺好好說道說道這事。”蘇葉沖青果和青箱眨著眼。

“他是好意,阿夏那脾氣……”李冬話沒說完就悟過來,一帕子甩在蘇葉肩膀上。

青果和青箱笑出了聲。

剛祭了灶沒幾天,報捷的信使們,披紅掛彩,敲著脆亮的金鑼,一個接一個,串成一條喜慶的紅線,將南方大捷的捷報,報進京城,報進了宮里。

這一戰,柏景寧布下天羅地網,將南邊大小海匪,以及蠻夷青壯,絞殺殆盡,二十年內,帝國南邊再無匪患。

從大捷的喜報報進京城那一刻起,京城的年味兒和喜慶氣氛,上漲了不知道多少。

比喜報晚了一天,郭勝悄悄回到京城,徑直先往秦王府請見。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