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三八章 捷報頻傳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三八章捷報頻傳

治平二十年的立春很早,初四立春這一天,一大早,府尹鞭春牛的隊伍剛剛從府衙出來,一串兒十來個披紅掛彩,一路鳴鑼的驛兵,從衛州門沖進來,沿著最熱鬧的西大街,轉到西梁橋街,再到御街,穿過大半個京城,從寬闊的御街直沖宮門。2yt.org

北邊遞來了頭一份捷報。

這一天的鞭春牛,熱鬧的幾十年后,還時常被人提起,那些喜氣,那些高門大戶派的喜錢,皇上的恩賞,太后的恩賞……

直到傍晚,秦王才從宮里出來,讓人請了李文山和郭勝,小斟說話。

書院前院的花廳里,放了張寬幾,擺了幾樣冷碟和一只紅銅鍋子,旁邊一角,擺了茶桌,承影和含光溫酒斟茶,在旁邊侍候。

李文山還沒進花廳,就笑的喜慶無比,一進花廳,長揖到底,“恭喜王爺,世子爺真是銳不可擋。”

“關拙言什么事兒?”秦王一件天青灰長衫,沒系腰帶,看起來十分隨意自在,“他這個欽差,是去當擺設的。”

郭勝落后李文山一兩步,拱手見了禮,打量著秦王的臉色,喜色輕松都有,卻淺。

陸儀從承影手里接過酒壺,斟了酒,遞了一杯給秦王,示意李文山和郭勝,“剛開年就有這樣的喜信,這份喜氣難得。”

“是。”李文山仰頭喝了杯中酒,坐到下首,笑起來,“聽到喜信兒,我正和舅舅看幾篇時文,舅舅說,這個點兒掐得好,世子心思真是細致。”

秦王露出絲笑意,“拙言那脾氣,只怕根本不想這個,就算想到了,他也懶得做,這肯定是關銓的主意,這個關銓,看著拙樸,其實細膩玲瓏著呢。”

郭勝帶著幾分贊賞,看著秦王,抿著酒沒說話。

王爺看人這眼光,真是難得,他評世子和關銓,竟和姑娘如出一轍,姑娘可從來沒看錯過人……

“郭兄在想什么?”陸儀坐到郭勝旁邊。

郭勝放下杯子,卻是看著秦王說話,“關將軍是個穩得住的,又有世子在身邊替他支撐,抵擋朝中諸事,既然動手收城,必定是有了把握,知道這仗怎么打了。

這頭一座城收回來,后頭兩城,也就快了。乙辛強弩之末,去年攻下三城,不過是放手一賭,這一趟,她賭輸了。

關將軍和世子爺都是斬草必要除根的脾氣,北方,和南邊一樣,這一戰之后,至少二十年內,清靜無憂。”

這是他家姑娘的話,他佩服的五體投地,太清楚太明白了。

“這些都是極好的事,不過,沒了外患,朝里……”后半句話,郭勝沒說下去,朝中暫時被南北危機壓下去的爭斗,就要如火如荼了。

“還有地方諸軍,之前南北危機重壓之下,皇上也罷,朝中也好,不得不動手重振清理,現在,王爺這個協理兵部,就清閑了。”

這是姑娘的憂慮,唉,久治必亂,久亂必治,千百年來,都是這樣。

李文山聽的沒了笑容,陸儀替他斟了杯酒,低低道:“人之在世,不如意十之**,朝廷帝國,更是如此,如今的帝國,已經算得上清平大治了。m.2yt.org”

秦王凝神聽著郭勝的話,神情倒是十分淡定,郭勝說的這些,他早就想到了,他想的,比他說的更多。

南北承平二十年,二十年后,帝國內這場牽涉最大的爭斗,應該已經塵埃落定了,

“不說這些了,今天皇上說了春闈的事,已經擬旨定下了唐尚書,今年旨意下的早,唐尚書從明天起,就要閉門了。”

秦王語調輕快的轉了話題。

郭勝笑起來,“還行,離春闈也就一個月多點了,今年上元節必定熱鬧的幾十年不得一見,這個熱鬧,唐尚書是看不成了。”

“皇上很高興,要不是明年正好是春闈年,只怕要開恩科,這一科,皇上已經下了旨,要多錄些士子,大約要比常例多出五成。”秦王看向陸儀,“你家十七叔這一科要是能取上,也算是托了柏帥的福。”

聽秦王提到阮十七,陸儀一臉無奈,“十七……唉,昨天還把阮氏氣的不行。昨天一早,他去找阮氏,說想了兩三天了,這一科春闈,他不打算考了,讓阮氏跟我說。”

秦王一口酒差點嗆了,“又有出什么事了?”

“沒出什么事兒,他說,六娘子竟然哪兒也沒去過,什么都沒見識過,在太原府住了十來年,想去看趟廟會,都沒能去成過,在橫山縣住了三年,杭州城沒去過幾趟,橫山縣那間以清雅著稱的酒樓,她也沒去過,說他一想起來就難受,他要帶著六娘子四處游歷,玩個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再說別的。”

郭勝哈哈大笑,一邊笑一邊指著李文山,李文山攤著手,“這事我可管不了,他已經找我抱怨過兩三回了,說我這個長兄不盡責,我說了隨他。”

“他怎么知道這些的?肯定不是你說的,他見你妹妹了?”秦王打量著李文山。

李文山面不改色,“我哪知道!我這兩個妹妹,不是,四個妹妹,哪一個我也管不著啊。大伯娘說過一回,都是正正經經的見面,婆子丫頭一堆人眼睜睜看著呢,眼看就要成親了,阮家那座宅子里又沒個主事的人,有什么事兒只能跟小十七說,一面不見也不行。”

秦王笑出了聲,指著李文山,“嚴氏真是難得,阿娘前兒還說起你們府上,說見過阿夏和六娘子七娘子一回,一看就是寬嚴合度,教養的極好,活潑潑又不失分寸。”

“大伯娘也這么說,說管得過了,把孩子管的死板一塊,那就不好了。”李文山趕緊點頭贊同,他也覺得大伯娘好極了。

郭勝眉棱猛的一跳,太后什么時候見的姑娘?活潑潑不失分寸,這話,可得細想想……太后為什么要看姑娘?郭勝忍不住打量起秦王來。

陸儀瞄著郭勝,看著他不停的打量秦王,眼睛微瞇。

秦王敏銳的迎上郭勝的目光,眉毛微抬,郭勝忙打著呵呵笑道:“這過了年,王爺二十了吧?還是十九?王爺的親事,還沒定下來?”

秦王斜著郭勝,眼睛微微瞇起,他說了句阿娘見過阿夏一回,他就問他的親事定了沒有……

郭勝看著秦王一點點瞇起了雙眼,呵呵干笑了幾聲,“瞧我這話問的,太子的親事還沒定呢,太子比王爺還大幾個月呢,太子都沒急,王爺也別急,還早呢,呵呵,陸將軍你說是吧,這親事么,最好晚點兒,象將軍這樣,多好,呵呵,是吧。”

“象陸將軍這樣太晚了吧?”李文山忍不住道:“陸將軍可是二十五六歲才成的親,這……”

“越說越不像話了。”看著秦王臉色隱隱有些不怎么好,陸儀指著郭勝和李文山笑責,“連我也編排上了。十七那頭,你是大舅哥,不能這樣任事隨他,那是個想怎么就怎么樣的,你不為了他,為了你大妹妹,也得把他管好。”

“管十七爺沒用,五爺把六娘子交待好,就得了。”郭勝接話笑道,眼角余光瞄著秦王臉上的陰郁,心里納悶起來,剛才那些話,哪兒不對了?有什么隱情?

幾個人又說了沒多大會兒,金相讓人來請秦王,商量怎么慶賀北邊這場大捷。

陸儀陪秦王往皇城去,郭勝和李文山出來,轉到大街,郭勝趕上李文山,低聲道:“今年加錄的事,五爺最好這會兒就去尋一趟十七爺,把這話透給他。”

“那他就不考春闈的事?”李文山先想的是這件大事。

“六娘子跟阮氏那樣好,這件事不用五爺操心。五爺只管跟十七爺拿出兄長的氣派,該說就說,我去尋一趟你舅舅,跟他說幾句話。”

李文山點頭應了,兩人各自去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