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七五章 各有艱難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2k小說

第三百七五章各有艱難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七五章各有艱難

說了沒多長時候,承影上來,俯耳和陸儀說了幾句,陸儀皺起眉頭,輕輕握了握阮夫人的手,示意她安心,用力咳了一聲,放重腳步走到秦王和李夏旁邊,微微欠身低聲道:“皇上口諭,讓您即刻進宮,說是,太后年邁,王爺要多盡孝心,不要總想著自己玩笑取樂。”

李夏極輕的哈了一聲,站起來,從可喜手里拿過斗蓬,秦王也站了起來,曲膝彎腰讓她給他披上斗蓬,低頭看著她,“等我回來……”

“也許要到明天早上了,一會兒我就回去了,今年人這么多,花燈也不好看。”李夏將斗蓬帶子塞到秦王手里,讓他自己系。

秦王笑著點頭,“人多,回去路上當心些,有什么想吃的沒有?”

“沒有。”李夏一邊說著,一邊推著秦王,秦王轉個身,走到樓梯口,頓步回頭看了眼,才下樓走了。

李夏重又坐下,暗暗嘆了口氣,在皇上面前有多艱難,沒有人比她更知道了,因為這個,她一直極其佩服金相,能自始至終侍候在皇上面前的,他是唯一一個。

李老爺一行人剛到大相國寺門口,就碰到了鴻臚寺幾個官堂,拉著李老爺一處喝酒看燈,李老爺推脫不開,和一群同僚去了旁邊會仙樓,李文嵐跟著郭勝、徐煥,接著逛大相國寺。

李文嵐的興致全在燈籠上的詩詞上,一邊看一邊評一邊樂,郭勝的興致卻在看燈籠的人上,今年的士子比去年可多了不少啊。

徐煥有幾分心不在焉,轉著折扇,一會兒跟在李文嵐后頭看幾句詩詞,一會兒跟著郭勝看幾個人,再出一會兒神。

走了小半個大相國寺,郭勝眼風掃到前面的李文楠和唐家賢,急忙頓住,抬胳膊攔住一左一右的李文嵐和徐煥。

李文嵐眼尖,郭勝剛抬起胳膊,他就看到前面的李文楠和唐家賢了,呵了一聲,“那是七郎,他不是說他今年不出來看燈了嗎?我請他跟我一起到大相國寺,他說……”

李文嵐的話沒說完,就被郭勝一臉的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給瞪回去了,“……那個,我是說……”

“一年就一個上元節!”郭勝一根指頭豎在李文嵐面前,徐煥也探頭過來,“是啊,一年就一個上元節。”

“我沒說別的。”李文嵐一臉訕訕,“那個燈籠不錯!”

郭勝哼了一聲,抖開折扇晃著,接著看人。

走了半個大相國寺了,他竟然沒看到蘇燁蘇大公子。

蘇燁可是年年到這大相國寺閑逛看燈的,成親后,年年都要帶著柏氏來招搖一番,今年,這會兒正是人最多的時候……

“銀貴,”郭勝招手叫銀貴,等他靠近,低低道:“往那邊看看,找找蘇大公子。”

銀貴答應一聲,往另一邊過去。

“你找他干什么?”徐煥離得近,又踮著腳湊了湊,聽到郭勝的吩咐,奇怪問道。

“士子領袖么。”郭勝嘿笑了幾聲,沒答徐煥的話。

又往前走了一段,大相國寺后面一片燈籠閑人都略為稀疏的地方,銀貴趕上來回話,他沒找到蘇大公子,徐煥呆站著愣住了。

“這蘇燁真是刁滑。”郭勝聽了銀貴的稟報,撇著嘴和徐煥嘀咕了一句,徐煥呆呆愣愣的看著前面樹影下,沒聽到郭勝的話。

郭勝順著徐煥的目光,看到樹影下垂頭站著的姜尚文,和姜尚文旁邊,雙手叉腰瞪著徐煥的姜尚武,哈了一聲,招手叫姜尚武,“尚武,過來!”

姜尚武不情不愿的放下胳膊,不情不愿的挪到郭勝面前,揖了一禮,脖子擰到一邊,一幅不打算和郭勝說話的模樣。

“過去說幾句話,把話說清楚。”郭勝抬手推了徐煥一把,低低道。

徐煥嗯了一聲,往樹影下過去。

“你是姜尚武姜大郎?先生和我說過你,我姓李,名文嵐,行六。”李文嵐沖姜尚武拱著手,好奇的上下打量著他。

姜尚武斜著李文嵐,“我知道你,我當值的時候,見過你好幾回。”

“咦?真的?哪幾回?我怎么沒看到你?”李文嵐驚訝了。

“你當然看不到我,我是最外頭的護衛……”

郭勝沒多理會說的十分開心的李文嵐和姜尚武,只遠遠看著樹影下,低頭看著姜尚文的徐煥,和低頭看著自己腳尖的姜尚文。

樹影下,徐煥呆看了好一會兒,才聲音干巴巴的問道:“你在這里,等我?”

“嗯。”姜尚文低著頭,認的爽利無比。

徐煥又不說話了,他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我和弟弟,出了正月就走,回明州,以后,再不來京城了。”沉默良久,姜尚文低低道。

“噢,”徐煥一個怔神,“王爺知道嗎?和王爺說過了?你父親?”

“不知道,還沒說,先和你說一聲,阿爹他們,不用我們管,我們只管自己。”姜尚文看著自己的鞋尖,眼淚在眼眶里轉來轉去,幾乎要掉落下來。

“老郭說,你爹他們的賞賜,進京城前,就擬定了的,沒想到皇上一直拖到現在,老郭說,原本的任命,只怕要打折扣。”徐煥聲音壓的極低。

姜尚文抬頭看向徐煥,臉上的傷心被擔憂掩蓋,阿爹想的更不好。

“你別多擔心,老郭看朝事極準,他說只怕還要拖一陣子,不過沒大事,也就是從三品往下抹一抹,或是從三品虛職,實領的差使上打折扣,別的不會有什么,你放心。”徐煥看著姜尚文臉上的擔憂和驚悸,急忙安慰道。

“嗯。”姜尚文垂下了頭,低低應了一聲,阿爹也這么說,性命總是無礙的,邱叔說,只要有條命在就行了……

“你的事,我和太婆說過了,太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之所以……是老郭說,最好等你阿爹他們的事落定,走了,再議,你別急,不是你,是我這頭,阿夏,你知道,王爺十分艱難。”

徐煥的話斷斷續續含含糊糊,姜尚文猛抬頭看著徐煥,嘴唇抖了片刻,用力咬緊,片刻,再松開,已經平靜下來,“我沒……這些,阿爹跟我說了,我走,也是……從前我太任性了,一點兒不替別人著想,我和弟弟,這小一年,添了多少麻煩,不光王爺,還有你,你的前程,我都知道了,出了正月就走,你放心,我……我和弟弟……”

姜尚文垂下頭,眼淚大滴大滴的落到地上。

“別走……我是說,不用走,”徐煥有幾分手足無措,“老郭說,你們姐弟來了,就走不脫了,說你們……”

徐煥的話頓住,沉默片刻,才接著道:“是自投羅網,要么你們姐弟留在京城,要么,你阿爹和……留在京城,我沒什么前程,我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命無運,兩場春闈都誤了,往后……我不想這個了,你不嫌棄就行。”

姜尚文猛的抬起頭,呆怔驚愕的看著徐煥,一小半是因為后一句,一大半是因為前一半。

“是我害了你和尚武,你們……柏小將軍給老郭遞了話兒,你和尚武,說是邱的侄女和子,柏帥遞的折子,你們當初進京,是他讓你們來的,你們在京城,皇上才能……”

徐煥垂著頭,“老郭說,柏帥這是一番苦心,你和尚武的事,瞞不過那些明眼人,要是,議了親,就更瞞不住了,不如上份暗折,先在皇上那里挑明,有你們兩個在京城,你爹他們,也就能出了這京城了。”

姜尚文呆呆的看著徐煥,好半天才說出話來,“都說江湖兇險,跟這里比……我聽你的。”

“嗯,別擔心,也別想太多,有人心的地方,都兇險。等你阿爹他們安頓好了再說。”徐煥聲音低低。

姜尚文呆呆看著他,半晌,嗯了一聲,“我先回去了。”說著,往后退了幾步,揚聲叫姜尚武,“阿武,我們走。”

徐煥站在樹影下,看著姜尚文和姜尚武走遠了,才垂著頭背著手,踱回到郭勝旁邊,迎著郭勝的目光,點了下頭,“都說了。”

郭勝抬手拍了拍他,“放心吧,一時的艱難而已,咱們往那邊看看。”

為您推薦

(初七)

(夜莫)

(彼岸朱砂)

(福多多)

(二夢)

(路菲汐)

2k小說.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