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八五章 水禍
更新時間:2018-06-10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八五章水禍

第三百八五章水禍

閑聽落花:、、、、、、、、、

全具有的出殯隊伍,和眾士子起了沖突這件事,傳的很快。

全具有深受先皇以及現皇恩寵信任,這是眾所周知的,全具有從病重到不治身死,皇上幾乎不停的打發人賞藥看望,以至數次遣人祭祀,又遣人路祭,這份恩寵,也就是當年皇上奶娘裘氏亡故時有過。

再加上總是死者為大,眾士子被打這事,至少絕大多數官員們都覺得,實在怪不得全家,至于李文嵐,那就更是不知深淺,有些活該了。

京城的官宦們,多數聽了稟報置之不理,一小半衡量斟酌了好一會兒,打發人往客棧去看望眾士子,得了信兒直奔永寧伯府看望的,除了阮十七,就是古六少爺古玉衍了。

古玉衍比阮十七到的晚,郭勝已經出去了,古玉衍跟著李文松進去,看了看已經昏昏睡著的李文嵐,就退出來,直奔離龍津橋不遠的客棧。

古六到時,蘇燁已經換下被抽的裂開的衣服,和陸儀一起,還在陪著大夫挨個給士子們診脈。

見古六進來,陸儀忙松了口氣,“你來的正好,這兒你陪蘇公子看著,我得趕緊回去了,六哥兒沒事吧?”

“睡著了,看起來沒事,不過后背僵起來這么高,看著很嚇人。”古六比陸儀預想的爽快多了,“你去吧,這里我看著,要是有什么事兒,我打發人去跟你說一聲。”

陸儀和蘇燁告了別出來,沒上馬,穿了油衣,先走到眾士子被打的橋頭,從橋頭走到橋中,俯身往下看著湍急渾黃的河水,看了片刻,皺起了眉頭,下了橋,沿著河堤走了一長段,招手叫過含光,低聲吩咐道:“挑兩個妥當人,去都水監衙門,和常家貴家看看動靜,看仔細了。”

含光答應了,陸儀又看了一會兒,上馬直奔秦王府。

秦王已經得了永寧伯府遞過來的信兒,胡太醫看過了,李文嵐只是皮外傷,沒什么事兒。見陸儀進來,皺眉問道:“那些士子怎么樣?”

“落水的十來個人中,有三個嗆水嗆的厲害,大夫說有可能傷了肺經,要再看幾天,有兩個斷了小腿骨,一個斷了胳膊,都已經接上了,養上兩三個月就能好了,其余都沒什么大礙。”

陸儀答了秦王的問話,蹙眉接著道:“汴河水漲的很厲害,水流湍急,連士子帶全家那些家仆尼僧,落水了二三十人,都是一落水就被救起,這事兒,得好好問問郭勝。”

“嗯。”秦王微微蹙眉,他已經想到了。

“還有,汴河水漲的太厲害了,離河堤只有不到半尺,這雨……”陸儀示意外面絲毫不見轉小的大雨,“再下一天,也許用不了一天,我前天就讓人去看了,往上游百里,都是這樣的大雨,往上游再走兩三百里,雨不過略小,汴河的水要是漫出來……”

后面的話,陸儀沒說下去,秦王嗯了一聲,“讓人去都水監衙門看了?”

“已經去了,快該回來了。”陸儀走到門口,掀簾正要問,就看到含光從垂花門一路急步進來,放下簾子,轉頭和秦王道:“回來了。”

含光稟報進來,垂手回道:“都水監衙門和平時一樣,只有幾個老吏在衙門里喝茶說閑話。常家很熱鬧,常家貴新抬了個小妾,常家老大一個小妾剛剛生了個兒子,昨天擺了一天酒,說是今天還要擺一天酒。”

陸儀皺起眉頭,帶著幾分怒氣哼了一聲。

秦王抬手屏退含光,看著陸儀道:“在常家貴和他父親常世富眼里,都水監衙門,不過是個把每年的河工銀子轉手搬到自己家里的中轉地兒,至于河工水禍,只怕他們一家人連聽都沒聽說過。”

“這雨一時半會停不了,水要是漫出來……”陸儀嘆了口氣。

秦王神情平淡,“京城也不是沒淹過,讓人看看郭勝來了沒有,來了讓他來見我,還有拙言,去長沙王府傳個話兒,讓他一回來就過來。”

陸儀答應了,退了出去。

秦王站在窗前,看著外面密集的雨絲,良久,嘆了口氣,關上了窗戶。

全具有的出殯隊伍,浩浩蕩蕩緩緩而行,傍晚時分,暫歇在城外的保寧寺里。

全具有的長子全德清拄著哭喪棒,在棺槨前走了一天,淋了一天,哀哭了一天,早就疲憊不堪,洗了個熱水澡,喝了兩碗參湯,緩過口氣,急忙叫了管事進來,問龍津橋頭到底怎么回事。

管事一五一十說了,仰頭看著全德清,“爺,真不能怪咱們,要是別的地方,咱們往邊上避一避,兩下里讓一讓,都能過去,可龍津橋那個地方,實在沒辦法,孫海跟他們說了,請他們體諒一二,繞道別處,龍津橋往前不過幾十步,從張家油坊門口穿到保康門,從相國寺橋過去,不是一樣的?可那幫士子喊著什么皇上的家奴也是奴兒,硬往里沖,實在沒辦法。”

管事回話時,全具有次子全德明也收拾好過來了,聽了全德明的話,看著兄長皺眉道:“大哥,這事擺明了是故意,這事兒可蹊蹺。”

全德清嗯了一聲,又仔細問了管事些細節,以及士子們都喊了什么,斥退管事,看著弟弟全德明沉聲道:“這是有意為之。”

“咱們和這幫士子,哪有過什么過節?跟永寧伯府……”全德明凝神仔細回想。

“咱們跟永寧伯府沒有往來,也沒有過節,士子這頭……”全德清眉頭緊皺,他們全家一向低調謹慎,跟士子有過節這事,怎么可能?

“我想起來一件事,”全德明看著哥哥,“大哥還記得今年上元節的時候,常家貴告的那個惡毒刁狀嗎?后來趙貴榮過來尋我,說是他兒子趙永富看中個清倌人就買了,不知道常家貴那個三兒子常定遠也看中了這個清倌人,趙貴榮一個勁兒的磕頭,說不該得罪了常家。”

“趙貴榮那個兒子,也是個混帳。”全德清聽的煩躁,站起來,來回踱了幾趟,“阿爹常說常家一門,除了裘氏,全是混帳,真是混帳透頂,這種混帳行子,不能留著,不然……”

就算今天這件事跟常家無關,上元節那一次刁狀,就足夠他出手除掉常家了,如今阿爹已經不在了,沒有了阿爹的全家,在皇上面前,可受不了這樣的惡毒的刁狀,全家必須更加謹慎,再讓這種不分輕重里外的混帳王八打幾出王八拳,就要出大事了。

“這雨要是再下一夜,就夠了,等汴河的水一漫出來,就讓人上折子,這都水監衙門,也該換個人了。”

全德清決斷下的極快,全德明點頭贊同,叫了人進來,低低吩咐了下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