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嬌-336 醫診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帥少江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掌嬌 | 帥少江楓 | 帥少江楓 | 掌嬌 
正文如下:
336醫診

336醫診

看著梁太后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太子再次將笑意悶到肚子里。

他真想看看梁太后見著逸王世子,還有施璋時候,會是什么表情。

難道是太過相信?其實太子一直覺得,若是可能的話,真想勸勸梁太后,那么喜歡往別人哪兒安插人手,怎么就不往逸王府安排些人,也好知道逸王府的事。

不過太子也比較佩服乾武帝,根本就沒有的事,能這樣面不改色的跟著他瞎說,也難為這么多年,雖然偏處下風,但也沒太被梁太后打壓。

太子一副溫良恭儉讓的謙遜模樣,沖著梁太后躬身說:“皇祖母讓人將逸王世子和璋弟宣進宮來,也好詳細地商量下,接下來怎么接待那些個使臣。”

梁太后贊成,難得對著他們笑,痛快地讓身邊的太監,去逸親王府上傳口喻去了。

由于梁太后坐在龍案上,正好能觀察到坐在底下的乾武帝。

所以乾武帝也不敢給太子使眼色,所有的疑問都悶在心里,也只能耐著性子往下看,希望謎底快些揭開才是。

大臣們都很聰明,自梁太后來了之后,便就又全都站到了平準閣的廊下。

就是沈建賓、許行書,還有梁家人,也都不肯輕易進去當池魚。

太子規規矩矩地站到一邊,垂著手。

然而他越是看起來牲畜無害,梁太后對他卻是越來越不放心。

梁太后無聲地嘆氣,心底將太子和著逸王世子、施璋做了下比較。即使再偏心,也不得不承認,還是太子更為出色。

逸親王兒子多,但那些個庶子,還不如逸王世子和施璋呢。

梁太后派去的太監到了逸王府上,逸梁王妃聽聞,說是有梁太皇的口喻,讓逸王世子和施璋出來時,立馬就傻眼了。

逸王世子和著施璋兄弟鬩墻,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自不會傻得去報給梁太后知道。

然后又因為生氣,不管這哥倆個自己打了一身的傷,還讓下人打了這哥倆個一人二十板子。

此時全都趴床上起不來,哪還能出來接口喻?

太梁太后的口喻又不能不理,逸梁王妃沒法子,只得讓人進去,將逸王世子,還有施璋給架出來。

太監見了這哥倆個一臉的精彩顏色,還有那虛浮的步伐,直愣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知道內容的太監,實在是想不出,這哥倆個可怎么進宮。

唉!太監暗嘆了聲,卻也只得完成任務,說:“逸王世子、逸五公子接太后娘娘口喻,宣兩位公子即刻入宮。”

隨著太監說完,逸梁王妃和著逸王世子、施璋全都傻眼。

進宮?他們如何進得了宮?

連人都不能見好不好!

逸梁王妃反應最快,拿了個大荷包送與太監,笑問說:“敢問內貴人,可知太后娘娘宣他倆個入宮,是有什么急事?”

太監掂量了下荷包,然后小聲說:“小人也不太清楚,但太皇娘娘發話是在平準閣。”

平準閣?

逸王世子和著施璋兩個面面相覷,竟然半分都沒想到,梁太后突然宣他們,到底是為了什么。

逸梁王妃瞅了那哥倆一眼,試著問:“可否求內貴人行個方便,代為向太后娘娘說聲,就說他倆個病了,不宣前去。”

太監也跟著拿眼睛瞅逸王世子和施璋,然后覺得若是強將這哥倆個帶入宮,只怕梁太后會更生氣吧?

只是這太監也實在是好奇,不知道滿京城可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將這哥倆個打成這樣。

這明明就是徒手肉搏打出來的,可皇親國戚,哪個又用得著親自上陣?

又不是邊關上打仗,這可是京城,天子腳下的皇城。

這兩位又僅次于太子的皇室宗親。

唉唉唉!

老太監連聲嘆息,也只得回去復命。同時希望能進到平準閣,當面與梁太后說清楚。

而太子如何會讓這種事發生?

借著方便的理由出去,便就讓一月二月想法子,將那太監留住,只將那哥倆個不肯來的事,傳到平準閣里就行。

太子是卯足了勁,想讓梁太后難堪。

而一月二月的法子非常的簡單,就是使暗絆子讓那太監受傷。

梁太后聽得人進到平準閣里報說,那個專口喻的太監在進到平準閣院子時,摔了跤,將臉給跌破,只帶回一個口信,說是逸親王的兩位嫡子全病了,不方便入宮。

梁太后簡直不能相信,哪有說那哥倆個一起生病,而且還病得不能入宮,她這個當祖母的居然不知道?

拿她當傻子,也要有個限度!

梁太后怒想,她這個娘家侄女兒瘋了不成?

太子適時地說:“皇祖母息怒,現在天氣冷了,說是病了,倒也十分可能。不若派幾個太醫過去看看,別再耽誤出什么大事來。等太醫回來,看看世子和璋弟的病情,再決定接待外使的事也不遲。”

梁太后忍著怒氣,也只得如此,語氣十分不善地吩咐跟前的太監,讓去太醫院,將常給她看病的幾名太醫請去逸親王府上。

太子笑得十分和善,沖著乾武帝躬身說:“逸王叔不在京上,父皇身為皇伯父,也是十分擔心他倆個,依著兒臣看,平日給父皇看脈的那幾名太醫,醫術了得,兒臣有個不情之請,不若……”

乾武帝不待太子說完,立時吩咐身邊的太監說:“傳朕口喻,去太醫院,將給朕看脈的幾個,也送去逸親王府,為兩位賢皇侄看脈,看完即刻進宮,朕要親自問診。”

梁太后覺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可又抓不太著。

乾武帝仍是一臉的迷糊,而太子則拚命抑著像狐貍一樣的笑,不讓爬到臉上來。

而逸梁王妃將梁太后的太監打發走,讓人又將那哥倆個扶回各自的院子,焦躁得在自己的屋里來回的走。

猜想著,梁太后讓人傳那哥倆進宮的原因。

逸梁王妃如此,有她的道理。

在逸親王妃的眼里,她生的兒子才是兒子,才是逸親王的骨血。

雖然她是梁太后的娘家侄女兒,但在梁太后的眼里,逸親王所有的兒子,都是逸親王的骨血。(/book/136385.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