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1章 夜
更新時間:2018-02-01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1章夜

熱門小說

“姑娘,已到戌正時分了。”婢女阿蠻走進里室,掀起掛在架子床上的雨過天青色紗帳,對著床榻上側臥的少女輕聲喊道。

此時已是初夏,外面的天才剛剛徹底暗下來,淺淡的夜色籠罩著少女的面龐,借著案上燭光,依稀能看清帳內少女的模樣。

少女眉若遠山,瓊鼻櫻唇,桃腮雪膚,竟是個頂出色的美人兒。

少女乃是東平伯府姜家排行第四的姑娘,單名一個似字。

阿蠻見了姜似的樣子,心頭便升騰起一股怒火,為自家姑娘打抱起不平來。

那安國公府的三公子莫非瞎了眼不成,憑姑娘的模樣進宮當娘娘都夠了,他卻對這門親事不甚熱衷,莫不是覺得姑娘配不上他?

阿蠻的怒火源于春日的一場詩會。

那詩會是京中一些名門公子舉辦的,無非就是一些年輕人湊在一起喝酒吟詩取樂,等到酒意微醺,便有人對安國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開起玩笑來,言語間頗羨慕他將要與京中出名的美人兒完婚了。

誰知季崇易帶著酒意自嘲一笑,說了句:“生的如何不過是一副皮囊罷了,女子當以品性溫良柔善為重。”

原本是年輕人的醉話,聽聽也就過去了,酒醒了自然風過無痕,誰知這話不知怎么就傳了出去,姜家的四姑娘頓時成了人們茶余飯后的笑談。

東平伯府本來就根基淺薄,爵位只能承襲三世,到了姜似的父親東平伯這一代已經是第三世了,是以姜似的兄長連世子都沒請封。

也就是說,等東平伯百年之后,東平伯府便會從勛貴圈子中退出去,成為普通人家。

就是這樣人家的姑娘,居然與安國公府定了親,先不談其中機緣,這足以令許多人看高攀上安國公府的姜似不順眼了。

安國公府的三公子季崇易說女子美貌不重要,他更看重脾氣秉性,這言下之意,不就是嫌棄姜四姑娘秉性不佳么?

無論季崇易說這話是有心還是無意,這話一傳出來立刻讓姜似丟了好大的臉,再出門參加貴女們的聚會,便聽了一肚子閑言碎語。

姜似是個氣性大的,回來便病了,這一病就是半個月。

躺在床榻上閉目養神的姜似霍然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睛弧度極美,到了眼尾微微上翹,勾勒出難以言說的秾麗風流。

此時這雙極美的眸子與阿蠻的對上,露出淺淡笑意來:“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樣子干什么?”

“想到某人有眼無珠,婢子就替姑娘生氣。”

姜似眼底笑意飛快逝去,嘴角弧度卻加深,淡淡道:“那人又沒見過我,談不上有眼無珠。”

“姑娘,您還替他說話呀!”瞧著短短半個月瘦了一圈的姑娘,阿蠻一陣心疼與不服氣。

半個月前姑娘去永昌伯府赴賞花宴回來便大哭一場,連最喜愛的玉貔貅擺件都砸碎了,提起安國公府的三公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怎么現在卻變了呢?

“不是替他說話,一句醉話而已。”姜似眼眸一轉,看向立在屏風旁的另一名婢女阿巧,吩咐道,“阿巧,去把前幾日讓你做的兩套衣裳拿來吧。”

不多時阿巧捧來兩套衣裳,其中一套給了阿蠻,另一套則伺候姜似穿上。

阿蠻一邊往身上套衣裳一邊忿忿道:“一句醉話害得姑娘被人笑話哩。”

姜似眼底冷意更深了,干脆閉上了眸子,輕聲道:“這算得了什么?”

她一生的不幸,就是從這場門不當戶不對的親事開始的。

想當初,年少無知,她是多么得意能與安國公府的公子定親,誰知那位三公子季崇易早就有了心上人。

季崇易的心上人是一位民家女。

她嫁過去后才陸陸續續知道,那位民女機緣巧合救了出門游玩遇險的季崇易,季崇易在女子家養傷數日才被國公府找到,二人已生出情愫來,此后一直偷偷來往。

而在她還對這段婚姻充滿憧憬與得意時,季崇易為了能與心上人相守已經向家中長輩反抗過多回了。

婚事已經近在眼前,安國公府自然不許季崇易胡鬧,更何況他想娶的是連姜家都不如的平民女子,季崇易的反抗與不滿自然沒有流傳出只言片語。

姜似想到季崇易的酒后吐真言,便覺得那時候的自己蠢得可以,惱怒過后竟忍不住替他找出理由,認為他不流于俗,不是那些只在乎女子容貌的庸俗男子,說那句話只是就事論事罷了。

去他的就事論事,就在今晚,景明十八年四月十五的夜里,這位不流于俗的名門貴公子竟與心上人一起跑到莫憂湖畔,跳湖殉情。

后來季崇易被救起,他的心上人卻香消玉殞。

為了遮掩這件事,他們原本定在初冬的親事生生提前了數月,而她滿心歡喜嫁過去后直到季崇易意外身亡,將近一年的時間這個心里住著白月光的男人都沒碰過她。

再然后,便是更多的變故,直到她慘死后再睜開眼,回到了十五歲這一年。

可以說,她所有的不幸都是從嫁給季崇易開始的,而今能重新來過,她當務之急便是解決這樁婚事,從此與不流于俗的季三公子,與高不可攀的安國公府劃清界限,老死不相往來!

頃刻間姜似已經穿好了外出衣裳,對阿蠻一頷首:“阿蠻,走吧。”

阿蠻把放在椅子上的包袱拎起來。

阿巧猶豫了一下,攔住姜似踟躕道:“姑娘,這么晚了,您真的要出去啊?二門處已經落了鎖——”

“無妨,這些都準備好了。阿巧,你好生守著院子就是。”姜似神色堅決。

如果可能,她當然不想夜里跑出去冒險,然而現今府上除了兩個貼身丫鬟,她卻找不到可靠的人相助。

阿巧見此只得重重點頭,道一聲“姑娘放心”,讓開了去路。

姜似帶著阿蠻悄悄出了她的住處海棠居,借著繁花茂樹的掩映穿過花園與重重門洞,來到二門處。

“姑娘——”阿蠻看著緊閉的門,低低喚了一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