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195章 皇子告官
更新時間:2018-05-11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正文第195章皇子告官

正文第195章皇子告官

眼見兒子跑得比兔子還快,甄世成氣得直抖胡子。

這小子怎么就不開竅呢,他眼光這么好,瞧中的小姑娘會差了?

甄世成不由想起那日兒子問他欣賞的姑娘有何優點,他不假思索道:“破案很有天賦。”

這么大的優點,混賬兒子居然不懂得欣賞?

甄世成想起甄珩聽了后的表情,氣就不打一處來,用力捋了捋胡子。

難道要他把那小姑娘很貌美這種無關緊要的優點拿出來說一說嗎?膚淺!

“大人,有人報官!”衙役飛快跑來稟報。

甄世成恢復了淡然神色,大步往外走去。

公堂上,衙役們在甄世成未到之前瞧著立在當中的少年竊竊私語。

不是他們沒見識,實在是直接拖著尸體來告官的人真沒見過。

“大人到了!”

公堂中立刻肅靜下來。

甄世成往堂案后一坐,放眼望去,見到下方站著的少年不由一怔。

這少年竟然是靈霧寺偶遇的幾位小友之一。

考慮到姜姑娘與這少年相識,甄世成心中明了此人身份非富即貴。

當然這種身份放在京城不算什么,對甄世成來說亦見怪不怪,他吃驚的僅僅是曾有過交集這種巧合。

甄世成很快回過神來,一拍驚堂木:“升堂。”

衙役手中的殺威棒立刻敲了起來:“威武——”

郁謹云淡風輕立著,等堂中安靜下來。

一名衙役喝道:“大膽,公堂之上居然不下跪!”

郁謹淡淡一笑,對甄世成道:“還請大人原諒,我不大方便下跪。”

甄世成對此并不在意,板著臉道:“這倒無妨,還是請你說說是何方人士,報官又是什么緣由。”

大周厚待文人,有了秀才功名的人見到縣老爺都不需要下跪,世家公子在他面前不下跪亦不奇怪。

不過這個時候甄世成倒是很好奇對方身份了。一般來說,大戶人家即便報官也不會主子親自上堂,這少年有些意思。

“呃,有人暗殺我。”郁謹淡淡道。

甄世成陡然坐直了身子,神色鄭重起來:“暗殺?”

“嗯,刺我的匕首上還淬了毒。”

甄世成越發重視了:“那人是否逃脫?”

暗殺、淬毒,足以說明眼前少年身份不簡單,這個案子更不簡單。

郁謹伸手一指地上的男尸:“就是此人。”

甄世成沉默了一下,皺眉道:“閣下如此,是濫用私刑。”

殺人者反被殺,只要有人證,受害者倒是無須受罰,可是你都濫用私刑把人弄死了,還抗到公堂上來干嘛?

甄世成生出一種被調戲的感覺,面色微沉。

郁謹微微一笑:“大人誤會了,此人不是我殺的,而是被我的侍衛抓到時咬碎毒牙自盡。”

“閣下究竟是何人?”甄世成不由追問。

“我姓郁,單名一個謹字,家中排行第七,家父是……當今天子。”

一名衙役手中的殺威棒直接掉了下去,砸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甄世成捏緊了驚堂木,聲音微揚:“你可否再說一遍身份!”

郁謹依然面色平靜:“我是皇上第七子,大人喚我郁七便是。”

甄世成不由站了起來:“你可知道——”

假冒皇子可是死罪啊!

郁謹抬眸與甄世成對視:“大人,我不蠢。”

甄世成沉默片刻,道:“本官要看腰牌。”

郁謹取下腰牌,交由一旁的衙役呈上去。

衙役捧著腰牌的手都是抖的,如燙手山芋呈給甄世成。

甄世成接過腰牌仔細看過,拱手道:“原來是王爺,下官有禮。”

“大人不必如此客氣,如今你是主審官,我是苦主,今日還要請大人替我做主才是。”

冊封儀式雖然還沒舉行,但封王的圣旨已下,旁人對郁謹自是要叫一聲王爺。

“王爺是皇室中人,那么此案就不能只歸順天府負責,還請王爺稍后。”甄世成并不缺高官都有的通透圓滑,當然不愿意讓人抓到越俎代庖的把柄,立刻吩咐人去通知三法司會審。

郁謹被死士偷襲一事到目前算是一樁無頭案,三法司心知難以查出頭緒來,卻要擺出仔細搜查的架勢,心中早已把不按常理出牌的七皇子罵了半天。

這個七皇子真會添亂,像他這樣的身份遇到襲擊不是應該暗中調查嘛,哪有上順天府告狀的。

現在好了,甄世成那老東西把皮球一踢,他們這些人就要焦頭爛額。

更令三法司高官心塞的是,此事非同小可,必須上奏皇上。

景明帝這些日子頗有些不痛快。

天熱了,人本來就容易心浮氣躁,后宮那些嬪妃還不消停。

不就是罰幾個兒子去面壁思過嘛,居然走到哪個妃子的寢宮就要面對一張哭喪臉,誰見了不煩?更別提他近來最寵愛的楊妃一直為了她兄長的死對他使小性子了。

景明帝自詡明君,到了這個年紀倒沒有選秀的想法,可擋不住心中憋悶,總有股無名火無處發泄。

“皇上,三法司的三位大人進宮求見。”潘海進來稟報。

景明帝把看了一半的奏折一扔,不怒自威:“讓他們進來。”

這個時候求見定然沒好事,他有經驗。

很快刑部尚書、左都御史與大理寺卿先后走進御書房。

“三位愛卿有何事稟報?”

三人互視一眼,由刑部尚書稟明來意。

景明帝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當著外人的面罵兒子又覺得沒面子,對潘海道:“傳燕王進宮來!”

郁謹接到進宮面圣的口諭絲毫不覺得意外,面色平靜隨潘海入宮。

他繞了一圈,最終目的就是找父皇告狀,這位僅見過一面的父皇倒是沒讓他失望呢。

一路上潘海見這位新封的王爺神色坦然,絲毫不像其他人面圣前忐忑不安,恨不得從他嘴里套出些內情來,心中倒是生出幾分同情,提醒道:“王爺,皇上近來有些燥熱。”

這便是暗示郁謹皇上火氣大,讓他悠著點。

郁謹沒想到一個陌生太監會向他展露善意,微微一怔后笑道:“多謝公公提點。”

看著少年的真摯笑容,潘海突然覺得心血來潮的這句提醒是值得的。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