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197章 無妄之災
更新時間:2018-05-12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都市小說第197章無妄之災

第197章無妄之災

看著跪成一圈的兒子們,景明帝沉著臉好一會兒沒吭聲。

總要給他們一些反省的時間!

幾位皇子更是一頭霧水。

父皇好端端把他們都叫來干什么?看這架勢肯定不是表揚。

可是他們什么壞事也沒干啊,頂多是聽聞老七跑去順天府告狀,背后鄙視嘲笑了一通。

在眾皇子心中打鼓之時,景明帝終于開口:“你們今日都干了什么?”

眾皇子面面相覷。

父皇問得這么籠統,真有點嚇人。

景明帝視線落在大皇子身上。

大皇子心中苦笑一聲,忙開口道:“兒臣一直在王府中,吃過早膳去園子走了走,然后看了一會兒書。”

景明帝看向太子。

“兒臣一直在東宮,用過早膳去園子走了走,也看了一會兒書——”

景明帝打斷太子的話:“除了這些呢?就沒做些特別的事?”

一滴汗從太子額頭淌下。

不至于啊,他就是一大早在花園里遇到一個姿色不錯的宮女,把人拉到花叢里睡了,父皇為此還要大動干戈不成?

“嗯?”見太子遲遲不回答,景明帝皺眉。

太子想到錦鱗衛,熄了糊弄的心思,含含糊糊道:“兒臣……和一個宮女談了談心……”

“噗嗤。”不知誰忍不住笑了一聲,眾皇子忙把頭垂得更低。

景明帝這個氣啊,他還真沒把老七遇刺的事往太子身上想,畢竟太子是儲君,又沒摻和那次打群架,怎么想都犯不著對老七下手。

萬萬沒想到,太子如此荒唐好色!

忍下立時發作的沖動,景明帝看向三皇子:“老三,你呢?”

三皇子生母身份卑微,因而養成了小心謹慎的性子,聞言回道:“兒臣在府中演武場帶著福哥兒騎了幾圈。”

景明帝一聽來了興致:“呃,福哥兒已經會騎馬了嗎?”

其他皇子暗暗撇嘴。

老三就會討巧,可惜母妃是個宮女,再怎么樣都硬氣不起來。

“剛開始學。”

景明帝點了點頭。

總算有一個靠譜的,除了太子,他對其他兒子其實要求不高,別胡作非為就行。

接下來景明帝又問了四皇子,五皇子都打好腹稿了,景明帝卻把他略過,問了六皇子與八皇子。

五皇子一顆心頓時七上八下的。

父皇為什么偏偏繞過他?以他對父皇的了解,不大可能是因為對他放心,十有八九是留到最后收拾——

果不其然,等景明帝把其他皇子都問過,看向五皇子時面色陡然一沉:“說說你今天都干了什么!”

其他人一聽,看向五皇子的眼神就不對了。

鬧了半天,罪魁禍首是老五。

“兒臣,兒臣沒干什么呀。”五皇子一緊張,腦海中一片空白。

郁謹跪在角落里,嘴角溢出一絲冷笑。

他說過了,暫時弄不死惦記阿似的人,先收些利息也不錯。

“沒干什么?那你為何會出現在青桐街雀子胡同附近?”

五皇子一時愣了。

什么青桐街雀子胡同?他明明去東平伯府附近轉悠了。

“說!”

景明帝一聲冷喝嚇得五皇子脫口而出:“兒臣沒有啊。”

景明帝一聽更氣了,原本的兩分猜疑成了五分:“到這個時候你還裝傻?你當錦鱗衛是擺設么?”

五皇子冤枉極了:“兒臣真沒去什么青桐街雀子胡同啊——”

等等,雀子胡同有些耳熟。

五皇子眼珠下意識轉動,無意間掃到不遠處的郁謹,忽地一愣,而后臉色變了。

他想起來了,老七的落腳處就是那里,從宗人府出來后他還派人打聽過,想著找個機會狠狠收拾那小子一頓。

景明帝看著五皇子滿是失望,淡淡道:“今日老七就在家附近遇刺,你們聽說了么?”

“兒臣聽說了。”眾皇子紛紛道,看向五皇子的眼神更微妙了。

五皇子后知后覺反應過來:“父皇,七弟遇刺的事可與兒臣無關啊!”

為什么遇到那小子就倒霉?五皇子下意識看向郁謹。

郁謹轉眸,對他微微一笑。

五皇子腦袋嗡了一聲。

完了完了,他今天這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看著不打自招的五兒子,景明帝氣不打一處來:“朕只是問你為何會出現在那里!”

要真想查個水落石出,他又怎么會讓錦鱗衛把事情攬過來,老五這個不長腦子的!

“兒臣——”五皇子張了張嘴,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借口。

老七遇刺這么大的罪名他當然不能認,本來就不是他干的啊,誰知道是哪個好人替天行道呢,然而他惦記伯府貴女也不能實話實說。

“兒臣……就是閑的無事,去看永昌伯府治喪的。”

見景明帝面色緊繃,五皇子忙解釋道:“不知父皇聽說沒有,永昌伯夫婦同一日橫死,兒臣覺得挺稀奇,就——”

“夠了!”景明帝忍無可忍打斷五皇子的話,“從今日起,你在魯王府禁足三個月,罰去一年薪俸!“

“父皇,兒臣冤枉啊,兒臣可以對天發誓,絕對沒有派人刺殺七弟!”

景明帝忍下抬腳把五皇子踹飛的沖動,斥道:“蠢貨,你若敢兄弟相殘,難道以為只是這個處罰?”

其他皇子暗暗搖頭。

感謝老五這么蠢,讓他們少挨點罵。

“給朕記住了,這是罰你德行不修!別人家有人橫死,你不但不同情還去看稀奇,這是一個王爺該干的事嗎?”

“兒臣錯了。”五皇子垂頭喪氣,有種禍從天降的感覺。

“還有你們!”景明帝目光緩緩從幾個兒子臉上掃過,面沉似水,“謹言慎行,溫良恭儉,兄友弟恭,這些品質不要忘了!”

“兒臣謹遵父皇教誨。”

眾皇子算是聽明白了,什么謹言慎行、溫良恭儉都是瞎話,兄友弟恭才是他們今日被叫過來罰跪的目的。

父皇這是懷疑他們之中有人下手害老七,話里話外敲打他們以后老實點呢。

簡直是無妄之災!

眾皇子心頭不約而同浮現這種想法,可看到哭喪著臉的五皇子,又覺得氣順了。

還是有對比才行,比起他們,老五明顯是父皇的重點懷疑對象。

“都下去吧,太子留下!”

這一刻,眾皇子心情竟微妙好了些。

嗯,只要太子倒霉,他們就放心了。

太子:“……”流年不利,他哪天要去上個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