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199章 又見面了
更新時間:2018-05-13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199章又見面了

第199章又見面了

冬天的柳葉:、、、、、、、、、

少女白衫青裙,烏鴉鴉的長發垂落至腰間,明眸紅唇,仿佛帶著朝露的海棠花,又好似半睡半醒間一場美夢。

少年抬手,用力揉了揉眼睛。

姜似沒料到會出現這種變故,一時愣神。

“你……是人是妖?”

姜似提著裙擺飛快跑了。

對于這種一輩子不會再見到的人,她除非傻了才接話呢。

幾乎是眨眼間,白衫青裙的少女就消失在林間。

少年下意識抬腳去追,身后有聲音傳來:“甄老弟,你跑哪兒去了?”

甄珩如夢初醒,看著空蕩蕩的前方心頭迷茫。

他剛剛出現了幻覺?

催促聲再次響起,甄珩轉身欲走,突然草地上閃著光的一物吸引了他的視線。

那是一支海棠玉簪。

他彎腰把玉簪撿起來,打量片刻揣入懷中,這才大步往回走去。

林子深處有幾個年輕男子,皆是讀書人的打扮,有的在賞不遠處一叢幽蘭,也有的正提筆作畫。

見甄珩回來,一人笑道:“甄老弟,你這小解可夠久的。”

甄珩顧不得同窗的打趣,匆匆走到一個畫案前,鋪紙研墨,提起筆來一氣呵成。

甄珩的丹青在一眾同窗中小有名氣,待他一停筆,就有同窗要湊過來欣賞:“我來賞賞甄老弟畫的蘭花。”

甄珩直接把畫卷反扣過來,笑道:“我重新畫一幅吧,這張畫壞了,見不得人。”

聽他這么說,那人于是作罷。

甄珩暗暗松了口氣,待墨跡干了把畫收起,重新畫了一幅山澗幽蘭圖應付了事。

“甄老弟,你今天不在狀態啊,這幅蘭花圖可沒李兄畫的靈動。”

甄珩笑得心不在焉:“本來就比不過李兄畫工出眾。”

賞了蘭,作了畫,眾人提議去狀元樓喝酒,甄珩借口頭疼回了順天府后宅。

“珩兒,你今日這么早回來了?”婦人溫和的聲音傳來。

“今日散得早。娘,兒子先回書房了。”

“你吃過了么?”甄夫人問了一聲,卻見甄珩已經走遠了,無奈搖頭,“這孩子,今日怎么跟丟了魂似的,莫不是熱著了?”

甄珩匆匆走進書房,立刻關上房門,把畫卷從懷中取出來。

隨著畫卷徐徐展開,一名白衫青裙的少女出現在甄珩眼前。

少女微微睜大的眸子流露出幾分驚訝,仿佛山林間的小妖被無意中闖入的人類嚇到了。

甄珩閉了閉眼,那雪膚烏發的少女仿佛就在眼前。

他從懷中取出那支海棠玉簪端詳許久,心中漸漸堅定:林間所見絕不是一場夢,或許這世上真有精怪存在。

于是甄世成驚訝的發現兒子最近不出門了,整日抱著書看個不停。

甄世成摸摸胡子,心道:離著秋闈還早,甄珩現在就開始頭懸梁錐刺股,這不大像他兒子啊。

好奇之下,甄世成來甄珩書房走了一遭,于是看到滿當當一書架的志怪話本。

甄世成大怒:“甄珩,你看的都是什么?”

甄珩暗暗嘆氣。

平日里父親大人根本不來他書房,今日是怎么了?早知道包個書皮也好。

甄世成伸出手指頭戳著甄珩手邊的話本子:“你整日就在看這個?”

這蠢小子,包個書皮讓他眼不見心不煩也好啊,居然就這么明目張膽地看,還有沒有把他這個當爹的放在眼里!

“兒子就是好奇這世上有沒有妖精鬼怪。”

“子不語怪力亂神。”甄世成訓道。

甄珩垂眸聽著,可思緒飄飄蕩蕩,滿心滿眼都是那日從天而降的少女倩影。

父親大人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他都遇到了,怎么能不好奇。

甄世成見兒子不知悔改的模樣,抬手賞了他一個爆栗:“你既然這么閑,陪為父出去一趟吧。”

“父親——”

“怎么?”甄世成掃了幾眼話本子,威脅之意盡顯。

甄珩老老實實應了下來。

看來今日是躲不過去了,罷了,去就去,又不會少一塊肉,最多就是父親大人亂點鴛鴦譜的話他咬死不答應就行。

姜安誠接到甄世成的拜帖時,頗為驚訝。

伯府與這位才回京城的順天府尹并無私交,甄大人怎么會來拜訪?總不會又碰到什么與伯府有關的案子吧?

不管如何驚訝,姜安誠當然不會掃甄世成的面子,很快就在前院的花廳接待了這位二次登門的高官。

甄世成的登門引起了整個伯府的震動。

慈心堂里,馮老夫人問了兩遍:“確定甄大人來拜訪的是大老爺,不是二老爺?”

“是大老爺呢。”阿福再次回道。

馮老夫人一下下轉動著手腕上的檀香佛珠,沉思片刻,吩咐阿福:“去前邊打探一下甄大人登門的目的。”

阿福領命而去,馮老夫人目光緩緩移向前院的方向。

她一直覺得長子不堪大用,難不成還能與三品大員結下交情?罷了,還是先探探順天府尹登門的目的再說。

今日恰好是官員休沐日,姜二老爺亦在府中,聽聞此事同樣一頭霧水。

順天府尹這個位置可不是好做的,甄世成能從外地調回京城擔任此職,足以證明其簡在帝心。

大哥什么時候與甄世成有交情了?

姜二老爺越想越不痛快,抬腳往前院花廳走去。

甄世成與姜安誠寒暄一番,笑道:“實不相瞞,我今日前來是想向令愛道謝的。”

姜安誠一臉驚訝:“小女做了什么?”

“永昌伯夫婦的案子,多虧了令愛幫忙才能水落石出。”

提到永昌伯,姜安誠情緒低落下來,灌了幾口茶道:“她一個小姑娘,當不得甄大人的謝。”

甄世成朗笑出聲:“伯爺此話差矣,令愛巾幗不讓須眉,當得起的。”

甄珩打扮成小廝模樣,垂頭靜靜立在甄世成身后,對父親的安排無奈極了。

父親來向一個小姑娘道謝也就罷了,非要拖著他來,還要他扮成小廝,萬一被拆穿簡直沒臉做人。

這么一想,甄珩把頭垂得更低了。

姜安誠聽著甄世成對閨女的推崇欣賞,早已飄飄然,于是吩咐下人道:“去請四姑娘來一趟。”

不久后,門口傳來一道輕柔聲音:“父親找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