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07章 陷阱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207章陷阱

正文第207章陷阱

與姜湛分開后,姜似姐妹二人隨意找了一處遮陰的地方繼續閑聊。

姐妹二人許久未見,姜似憂心長姐馬上要面臨的厄運,姜依心疼妹妹退親的遭遇,是以二人聊得越發深入。

這時一個青衣丫鬟快步走來,對著姜依規規矩矩一福:“老夫人請您過去一趟。”

姜依雖覺意外,還是站了起來。

姜似欲要一同前往,被姜依攔下:“天熱,四妹就不要跟著我亂跑了,想來外祖母喚我頂多是問幾句話,等問完了我再過來找你。”

姜依很快跟著青衣丫鬟離去,阿蠻拿了扇子給姜似扇風,主仆二人有一搭沒一搭說著話。

“今日可真熱,好在姑娘尋了這么個乘涼的地方,涼風吹著怪舒服的。”

姜似本來輕輕閉著眼睛,任由明媚陽光透過碧綠的樹葉間隙灑落在她白瓷般的面龐上,聞言睜開眼睛睨了阿蠻一眼,笑道:“那你還打扇做什么,趁早歇會兒吧。”

“婢子又不累。”阿蠻瞄著四周無人,掩口輕笑,“姑娘,婢子發現大表公子今日不像往日那般寡言呢。”

蘇清詢是個很規矩的人,以往姜似來侯府小住,二人幾乎沒有什么交流,最多見面互相問好而已。

姜似重新閉了眼,淡淡道:“大表哥是個好人。好了,出門在外,不要隨便議論他人。”

姜似明白蘇清詢這次為何對她的態度與往常不同。

從她過了十歲后,大舅母尤氏便開始提防她,唯恐她這個出身尋常的表姑娘與寄予厚望的兒子有什么牽扯。

尤氏態度雖隱晦,但無論是生性敏感的她還是聰慧內斂的蘇清詢都感覺到了。

蘇清詢不愿因為母親讓她難做,打那以后對她一直淡淡的。而今日蘇清詢之所以表現不同,是因為她近來在世人眼里處境堪憂,不愿讓她覺得世態炎涼罷了。

阿蠻吐吐舌頭:“好啦,婢子不說就是。”

見自家主子雙目微闔,神態淡然,阿蠻悄悄嘆了口氣,暗道看來姑娘心里只有那位余公子,對別人竟連提起的興趣都沒呢。

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姜似睜開眼,看到一名青衣丫鬟匆匆走過來。

她不由坐直了身子。

青衣丫鬟來到她面前,屈膝一禮,神色急促:“表姑娘,朱太太突然昏倒了。”

姜依夫家姓朱,因為已經出嫁,侯府下人不好再稱呼大表姑娘,遂以朱太太相稱。

姜似一聽心中咯噔一聲,立刻起身:“我大姐現在何處?快些帶我過去。”

“表姑娘請隨婢子來。”

姜似跟著青衣婢女走走繞繞,心中雖焦急,卻時刻留意著四周情況,見確實是前往宜寧侯老夫人所在方向,稍稍安心。

轉了個彎,就是掬霞湖。

掬霞湖與不遠處的朝陽亭相輔相成,算是宜寧侯府數得著的美景。

姜似對這處景致很熟悉,此刻卻無心停留。

可就在她將要走過時,突然一道人影從一旁的花木后沖了過來,攔住了她們的去路。

“誰!”阿蠻忍“”不住喊了一聲,定睛一看失聲道,“二表公子?”

攔路的人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體形很寬,原本清秀的五官因為肥胖擠成一團,看起來有些兇橫。

少年的眼神有些呆滯,對姜似歡喜拍手:“似表妹陪我玩!”

姜似看著半路沖出來的人,盡管心中吃驚,面色卻一直平靜。

保持著冷靜的她很快就發現給她們帶路的青衣婢女隱沒在繁茂花木中,眨眼不見了蹤影。

姜似立刻察覺出不對勁來,果斷后退兩步。

恰在這時蘇清意伸手去抓姜似衣袖,因為她這一退抓了個空。

阿蠻尖叫:“二表公子,你這是干什么!”

“阿蠻,不要多說,走!”

姜似轉身往后退。

二表弟蘇清意是個心智不足的癡兒,這個時候與他理論就是犯蠢,當機立斷走人才是明智的。

這個時候姜似顧不得去想誰在背后設計她,目的又是什么,幾乎是憑借著本能做出了最合適的選擇。

可蘇清意是個傻子,現在想跟姜似玩耍,怎么會讓她這么走了,立刻沖上來把阿蠻推開,口中喊道:“似表妹和我一起玩,我要和似表妹玩!”

此刻阿蠻也反應過來了,抬腳就踢了出去。

阿蠻是有功夫在身的,等閑對付兩個大漢不成問題,情急之下這一腳威力十足,蘇清意塊頭雖大,還是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趁著這個機會,主仆二人快步離開。

走出去好遠,阿蠻撫了撫心口:“姑娘,這是怎么回事呀,好端端的二表公子怎么會在那里?”

姜似平復著因快跑而急促的喘息,冷冷道:“是啊,我也想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蘇清意腦子不靈光,給外祖母賀壽時并沒有出現,如果說二人在這里遇到是湊巧,那消失的青衣婢女足以說明其中貓膩。

“先去找我大姐。”

青衣婢女利用她對長姐的關心令她不得不跟著一起走,那么大姐的離開到底真是外祖母的吩咐還是另有陰謀?

姜似想到這里,心中焦急。

大姐與她不同,既沒有好身手的丫鬟,又沒有她那些蟲子與藥粉,遇到麻煩想脫身可沒那么容易。

姜似帶著阿蠻趕往宜寧侯老夫人聽戲之處,遙遙看見姜依就坐在宜寧候老夫人身側,這才松了口氣,立在原處緩了緩神。

到這時,她才發現手心全是濕漉漉的汗水。

姜似抬手理了理微亂的鬢發,放緩腳步往戲臺的方向走去。

陪著宜寧侯老夫人看戲的人很多,姜似沒有往前湊,揀了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來。

姜依卻早早發現姜似過來了,目光投過來,帶著詢問。

發現長姐安好,姜似頗覺慶幸,沖姜依微笑示意無事。

姜依回之一笑,恰好宜寧侯老夫人說了些什么,她便收回了視線。

就在姐妹二人無聲交流時,大太太尤氏悄悄掃向姜似的目光頗為復雜。

怎么回事,莫非蘇清雪把事情搞砸了?

突然間一陣騷動傳來,有人邊哭邊喊道:“不好了,二公子出事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