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44章 護女
更新時間:2018-06-05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244章護女

小說:作者:冬天的柳葉

百度求有求必應!/read/131572.html全文閱讀!求,有求必應!

馮老夫人的驟然發難并沒出乎姜似意料。

她早已看得很清楚,對祖母來說家族利益是第一位的,其他都無關緊要。

“祖母這話讓孫女有些不明白,不知道孫女如何丟人了?”

姜似的平淡語氣令馮老夫人越發火冒三丈,揚手把一個茶杯砸到她面前。

姜安誠把姜似往身后一拉,看著飛濺的茶水與碎瓷眉頭擰緊,語氣隱含不悅:“母親,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您這樣豈不是嚇到了小輩。”

“嚇到?”馮老夫人不由冷笑,“四丫頭一個姑娘家都敢往衙門跑,還能被我嚇到?”

“母親,似兒是去接湛兒回府,哪里是往衙門跑了。”

馮老夫人恨不得拿起拐杖狠狠敲長子的頭:“你還護著她!府里這么多人,誰去接湛兒不行,怎么就非用她?她要是不去,何至于與那幾個紈绔子扯上關系?現在好了,人人都知道榮陽長公主的公子因為攔她的馬車受了傷,還不知背后讓人如何議論伯府……”

望著馮老夫人開開合合的嘴,姜似輕輕攥了攥拳,不帶煙火氣問道:“祖母不問問我二哥怎么樣了么?我與二哥才從醫館回來。”

對方是祖母,她不可能明面上頂撞,那么就講道理好了。

馮老夫人被問得一窒。

在她印象里二孫子身體結實,精力無處發泄才整日惹禍,所以姜湛哪怕進了醫館,她卻打心里覺得不要緊,沒想到竟被這死丫頭抓住了話柄。

馮老夫人頗有些惱羞成怒,看姜似越發不順眼起來:“你二哥如何我心里有數,還輪不到你來提醒!”

姜似笑笑:“祖母您誤會了,孫女不是提醒,只是好奇。”

好奇一個人的心冷硬到什么程度,聽聞孫子孫女被人圍攻后送去了醫館,回來后不問一聲情況而是劈頭蓋臉一頓指責。

馮老夫人眼神微閃,不知道姜似說這話的意思,偏偏姜似不吭聲了,而她又拉不下臉問,于是只能憋個半死。

“四丫頭,你不必說這些云里霧里的話。你如今也不小了,規矩上卻不成樣子,以后就不要隨便出門了,好好收收你的性子!”

“母親,似兒明明很懂事,哪里沒規矩了?您說府上這么多人,誰去接湛兒都行,可是想到去接湛兒的不只有似兒嗎?兒子不明白似兒坐著馬車去接兄長回家怎么就沒規矩了?要說因為遇到榮陽長公主之子那些人,難不成害人的沒有錯,受害的反倒錯了?就因為她是個姑娘家?”

“不錯,就因為她是個姑娘家!”馮老夫人干脆把話挑明了,“老大,你也不要和我說什么如今世道不同了,對女子不似以前那般嚴苛。我告訴你,到什么時候與亂七八糟的人牽扯上吃虧的都是女子,給家族丟臉的也是女子!”

姜安誠一聽也怒了,忍不住把心底話說了出來:“我看不見得。那些疼女兒的人家遇到這種事定會打上門去算賬的,沒道理委屈自家孩子讓別人家混賬東西逍遙自在。母親如此怪罪似兒,說到底是見對方門第高,怕得罪人罷了。”

“老大,你——”馮老夫人沒想到被兒子如此頂撞,氣得嘴唇發白。

一旁姜二老爺終于忍不住出聲:“大哥,你怎么能這樣對母親說話?母親是為了似兒名聲著想才讓她安分呆在家中省得惹上麻煩。你就是再不想承認,一個女孩子沾上麻煩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名聲上終歸要比男人吃虧的。”

“名聲名聲,為了一個名聲就委屈自己閨女的事我可做不出來。母親與二弟也不必替似兒操心,女孩子有個好名聲不就是為了嫁人嘛,似兒可以不嫁,我養著。”

姜安誠這番話可謂石破天驚,震驚了在場之人。

“那三家府上的小崽子無端找湛兒麻煩,還嚇到了似兒,這筆賬我還要去算呢!”姜安誠并不知道姜湛落水內幕,但姜似兄妹被一群人圍攻,足以激起他的怒火。

對了,后來替湛兒他們解圍的好像還是那個小余呢。

這么一想,姜安誠對郁謹印象越發好了。

姜二老爺一聽姜安誠還準備去找那三家算賬,眼前一黑。

大哥這是不坑死他不罷休啊!

得罪了這三家,再加上一個禮部尚書,等等,應該還要加上太子,大哥一個清閑伯爺當然無所謂,他在官場上還怎么混?

知道姜安誠是個一根筋,姜二老爺還不敢硬攔著說不讓去算賬,不然激起逆反心理就不好了,只得還從姜似身上下手:“大哥,你說這話可有為侄女們考慮?似兒可以不嫁人,那俏兒、儷兒、佩兒她們三個呢?”

事關女兒,姜安誠可沒那么好忽悠,當即冷笑:“二弟,你可別把這么大的鍋扣在似兒身上。人家南亭伯的大閨女偷人被休回娘家都沒擋著下面幾個妹妹出閣,似兒不過是差點讓幾只蒼蠅惡心著,怎么就能影響俏兒她們幾個嫁人了?”

這種鍋還想讓他閨女背,門都沒有!

姜似垂眸聽著,唇角微彎。

馮老夫人終于爆發:“老大,你到底還記不記得我是你母親!”

看著氣急敗壞的老娘,姜安誠動了動唇,沒再吭聲。

畢竟是親娘,氣壞了他當然于心不忍。

見姜安誠不吭聲了,馮老夫人斬釘截鐵道:“我是似兒的祖母,怎么教養孫女我說了算。老大,你一個大男人就不要摻和這些了,讓人笑話!”

姜安誠被噎得臉通紅。

這一刻,他格外痛心愛妻的早逝。

姜似倒是一臉平靜。

與祖母硬碰硬的事當然不能做,祖母要她不出門,她暫時歇歇好了,反正等她想出門時自有辦法。

有幻螢在手,姜似不愁找不到機會讓馮老夫人改口。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婆子急匆匆挑開簾子進來,氣喘吁吁道:“老夫人,宮,宮里來人了!”

一番話頓時讓眾人愣住。

馮老夫人忍不住再問一遍:“說清楚,哪里來人?”

“來了位公公,說是請二公子與四姑娘出去迎接口諭。”

百度求有求必應!i.qiuxiaoshuo/read/131572.html,歡迎收藏!求,有求必應!

Copyright©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