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59章 秋雷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259章秋雷

第259章秋雷

火爆強推:

恰好無事?

姜似挽著姜依的手臂緩緩往前走,目光微閃。

也許是她太敏感,聽到“恰好”這類的字眼,總忍不住多想。

“今日好像不是休沐日呢。”姜似隨口道。

官員休沐都有固定的日子,今日姜二老爺去上衙了,那么在翰林院任職的朱子玉沒道理會休息。

姜依笑容里帶了幾分掩不住的甜蜜:“四妹不知道,他們翰林院很清閑,正好你大姐夫手頭上的事做完了,聽說我來白云寺上香,就跟上峰告了個假陪我一道來了。”

“大姐夫對大姐真好。”

“四妹!”姜依不由紅了臉。

她這次來上香是為了求子。

姜依嫁到朱家已有四年多,目前只有一個女兒,在這個有兒子才算在婆家站穩腳的年代,說心中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

讓她覺得幸運的是,婆婆雖然對此頗有微詞,夫君卻一直維護著她,今日還特意陪著她來上香。

看著姜依眼中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光芒,姜似一時沉默了。

她能感受到長姐切切實實的歡喜心情,而她大概會成為親手打破這一切的人。

不過姜似眼底的猶豫很快被堅定取代。

倘若這一切是假象,那么打破了又何妨?總比長姐背負著那樣的屈辱走向絕路要好得多。

一陣風吹過,送來輕微的涼意與青草香。

姜似抬眸看向天空。

天邊疏淡的云不知何時堆積起來,層層疊疊好似云山,在蔚藍的天空緩緩變換著形狀。

這個時節的烏陽已經沒有夏日熾熱,縷縷陽光透亮清爽,給萬物帶來絲絲暖意。

姜似卻知道要下雨了,應該是一場急雨。

她并沒有急著催姜依往回走,閑聊中把話頭往姜依身邊的人身上扯:“我看今日來上香跟在大姐身邊的一個丫鬟有些面生,怎么沒見阿珍?”

姜依有兩個陪嫁大丫鬟,一個叫阿珍,一個叫阿珠,平日里出門都是帶著她們兩個,而今天姜似只看到了阿珠,阿珍卻被一個陌生的丫鬟替代了。

聽姜似提到阿珍,姜依臉色有些不自然:“阿珍病了,就沒帶她出門。”

姜似停住腳,眼睛一眨不眨看著姜依。

姜依越發不自在:“四妹這樣看著我做什么?”

姜似輕輕皺眉:“總覺得大姐有事瞞著我。”

姜依伸手點了點姜似白皙的額頭,嗔道:“你呀,小小年紀胡思亂想什么?一個丫鬟沒跟我來都要問東問西。”

姜依越這么說姜似越料到其中有事,當下眼簾輕垂換上一副落寞神色:“大姐總說我年紀小,其實過了這個年我就十六歲了。我記得大姐十六歲的時候已經嫁到朱府去了。”

“四妹——”姜依一時語滯。

姜似繼續賣慘:“我十五歲連親都退了,說起來比大姐十五歲時的經歷還豐富呢。大姐總把我當小孩子看,別人要是知道了只會覺得好笑。”

姜依驀地一怔,隨后就是滿滿的心疼。

她是姐姐,在她眼中自幼沒有享受過母親愛護的弟弟與妹妹永遠是孩子,可是現實卻不會縱著一個人永遠長不大。

或許一些事情她可以與四妹說說,以免四妹什么都不懂,將來會吃虧的。

想通了這些,姜依就不再隱瞞阿珍的事,輕嘆一聲道:“阿珍起了不該有的心思,你姐夫發了脾氣,就把她打發到針線房去了。”

“起了不該有的心思?大姐是指——”

姜依臉一紅,忍著尷尬道:“夜里你姐夫在書房讀書,她跑去送甜湯……”

“她竟然打大姐夫的主意?”姜似面上浮起憤怒,心中卻一片平靜。

大概是經歷了姜倩夫婦那些惡心事,一個想爬床的丫鬟已經激不起她太多情緒。

“那大姐夫當時——”

姜似羞澀笑笑:“你大姐夫當時就惱了,把阿珍帶到我面前任我處置。阿珍起了這個心思,我是斷斷不能留她在身邊了,不過她好歹是自小跟著我一起長大的,總不能就這么趕出去,所以就打發她去針線房做事了,也算是眼不見心不煩吧。”

“那今日跟著大姐來的丫鬟叫什么?是她頂了阿珍的位置嗎?”

“今日隨我來的那個丫鬟叫阿雅,目前還沒有給她提等。”

姜似露出好奇的神色:“阿雅是朱府的丫鬟吧,居然能入了大姐的眼,莫非有什么過人之處?或者大姐對她有過提攜之恩之類的,覺得她可靠?”

姜依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四妹說什么呀?一個小丫鬟,覺得她平日還算穩當就隨口指了她跟著我出門,哪有你想得那么多?”

姜似訕訕一笑:“我就隨口問問嘛,難得與大姐見面,就算聊一聊母豬能不能上樹都覺得高興。”

本來見長姐身邊出現一個生面孔還以為是突破口,如今看來倒是想多了。

姜似這話令姜依內疚不已,當即便道:“四妹若是想我了,隨時去朱府找我就是。”

“行啊,正好我也想嫣嫣了,回頭就去看她。”

姜依溫柔一笑:“嫣嫣今日還鬧著要跟我來呢,山寺比外邊寒涼,我怕她受不住就沒答應,小家伙還發了好一陣脾氣。”

“大姐。”

“嗯?”

姜似決定開門見山問一句:“你可有救過什么人?”

姜依被問得一頭霧水:“四妹你這是怎么了,竟問些稀奇古怪的問題。”

“大姐就說有沒有嘛。”

姜依對唯一的妹妹確實真心疼愛,哪怕覺得姜似的問題天馬行空,還是回道:“大姐整日呆在家里,難不成還能像戲折子演的那樣行俠仗義?四妹,你怎么想到問這個的?”

姜似拿出早準備好的說辭:“我不久前做了個怪夢,夢到大姐冬日里救了一條凍僵的蛇,結果那條蛇暖和過來后狠狠咬了大姐一口,還是有毒的……”

姜似說著變了顏色,用力一握姜依的手:“大姐,這個夢實在讓我有些害怕。”

姜依笑著攬住姜似,安慰道:“果然還是個小丫頭,一個夢就讓你胡思亂想。”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震動長空。

秋日里竟然打雷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