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61章 險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261章險

正文第261章險

“誰?”絡腮胡子一聲喝問,與狂風驟雨聲裹挾在一起當頭向姐妹二人罩去。

姜依一張臉變得煞白,緊緊握住了姜似的手。

長衫男子看向絡腮胡子:“有人?”

絡腮胡子面色緊繃,大步向姐妹二人藏身的大樹走去。

姜依身體劇烈顫抖著,下意識把姜似往身后推。

風更猛了,吹打得樹枝劇烈搖晃,當絡腮胡子走近時一截樹枝恰好被風吹斷,摔落在他面前。

絡腮胡子一腳踩在落枝上,下意識用腳尖碾了碾,沒有絲毫停頓往樹后走去。

姜依死死捂著嘴,幾乎快要控制不住尖叫的沖動。

這一刻她怕極了。

這樣一個男人,哪怕是湊巧因為避雨聚在一起她都忍不住心慌,更何況現在聽到了那樣驚心的話。

怎么辦?要是被這個人發現了她與四妹,會不會滅口?

不成,無論如何不能讓四妹出事。

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落在姜依耳中仿佛催命符,讓她絕望之下又生出莫大的勇氣來。

姜依伸手用力一推想讓姜似快逃,卻推了個空,定睛一看姜似竟不知何時站到了她前邊去。

“四妹!”喊聲因為漫頂的恐懼被堵在喉嚨里,姜依猶如狂風暴雨中的落葉,絕望而無助。

擋在她身前的少女卻透著一種詭異的平靜。

姜似看著出現在樹旁的一雙黑布鞋,再不猶豫把幻螢放了出去。

肉眼難以分辨的幻螢如流星從絡腮胡子一側耳中飛入,又從另一側耳中飛出。

在姐妹二人面前現身的絡腮胡子眼神有瞬間茫然。

絡腮胡子顯然是習武之人,這種人往往意志堅定,加之此時沒有恰當的言語誘導,很難利用幻螢引起他的幻覺。

姜似深知此點,她本來就沒指望讓此人產生幻覺,而是等他這一瞬間的失神。

幾乎就在絡腮胡子失神的瞬間,緊握在姜似手中的一根尖刺就刺了出去,扎在了男子手臂上。

絡腮胡子渾身一顫,駭然發覺整個人動彈不得了,在他還沒來得及看清眼前情況之時一些粉末就飛進了他眼中。

火辣辣的感覺襲來,絡腮胡子臉色極為扭曲,卻發不出聲音。從手臂處傳來的麻痹感幾乎控制了他身體的每一處,讓他連慘叫都發不出來。

“怎么了?”亭中的長衫男子見同伴一動不動站在樹旁,大感詫異。

絡腮胡子眼睛因為進了不知名的粉末痛苦顫抖著,眼淚一串串往外淌。

長衫男子又喊了一聲:“你發現什么了,怎么不吭聲?”

回答長衫男子的只有風雨聲。

“搞什么呢?”長衫男子終于忍不住向絡腮胡子走去。

絡腮胡子此刻眼睛已經疼得睜不開,聽力卻格外敏銳,聽著同伴腳步聲越來越近,急得要抓狂,可是此刻那種傳遍全身的麻痹感依然沒有過去,他的喉嚨依然發不出絲毫聲音。

從亭中到樹旁只有數步之遙,長衫男子很快走近了。

一根棍子迎面砸來,直接招呼在他腦門上。

長衫男子眼前一黑栽了下去,正好倒在絡腮胡子身上,二人齊齊往下倒去。

一連串的變故讓姜依徹底傻了眼。

長衫男子與絡腮胡子倒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姜似沒有猶豫給絡腮胡子補了一棍子,隨后把手中頂端包著一層鐵皮的棍子一扔,抓住姜依的手腕拔腿就跑。

沖出樹冠遮擋的范圍,雨簾瞬間把二人包圍,而此刻姜似卻顧不得這么多了,拽著姜依跑得飛快。

雨更大了,泥濘濕滑的路面使二人每邁出一步都好似陷在泥潭里。

“四妹——”姜依一張口,立刻有雨水灌了進去。

姜似用力握住姜依的手,腳下沒有片刻停留。

姜似的堅定讓姜依把所有疑問與驚慌都暫且拋到了腦后,跟著加快了速度。

她本該保護好妹妹,現在卻靠著妹妹才脫身,要是再給妹妹拖后腿就萬死難辭其咎了。

姐妹二人互相攙扶著不知跑了多久,終于看到兩把青傘猶如舒展的蓮葉飄蕩在無邊無際的風雨中,離她們越來越近。

“阿蠻!”姜似心中一定。

她最怕的就是與阿蠻走岔了。

阿蠻要是去了亭子那邊撞見那兩個人,事情就不妙了。

長衫男子挨了一悶棍會昏迷多久姜似不確定,但絡腮胡子渾身的麻痹用不了太久就會消失,而她補給絡腮胡子的那一棍并不會要人性命,以習武之人的身體狀況說不準會很快醒來。

姜似刺向絡腮胡子的尖刺長不過數寸,尖端淬了一種毒素。這毒素是她養的解毒蠱所分泌,只要刺破肌膚就能使人瞬間渾身麻痹,只可惜持續時間不能太久,不過在關鍵時刻足夠了。

至于砸暈長衫男子的木棍,則是姜似順手從絡腮胡子腰間抽出來的,也算是物盡其用。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上發生在瞬息之間,直到現在姜依還恍恍惚惚猶在夢中,見了趕來的阿蠻與阿雅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阿蠻見到渾身濕透的姐妹二人大吃一驚,忙把夾在腋下的傘撐開替姜似遮住,急急問道:“姑娘,不是說好了在亭子那里躲雨等我們嗎?”

另一邊阿雅也替姜依撐起了傘,把渾身發軟的姜依扶住。

這一刻姜似卻格外冷靜,果斷道:“先回客房再說。”

撐起的傘被風吹得東搖西晃,根本擋不住斜斜吹進來的雨,等主仆四人回到客房,原先打著傘的阿蠻與阿雅身上都濕了大半,至于姜似姐妹就更狼狽了。

水珠很快順著發梢衣角淌下,在地板上積起了水洼。

阿蠻把傘收好跺跺腳:“姑娘,婢子去要熱水給您擦洗。”

姜似抬眸看了一眼外邊。

雨珠順著廊檐織成道道雨簾,沒有停下來的架勢,偶爾可以見到人影急匆匆從遠處的月亮門一閃而過。

這樣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困住了許多人。

姜似看了一眼渾身濕透、臉色蒼白的姜依,點了點頭:“去吧。”

見阿蠻去打熱水,阿雅忙道:“大奶奶,婢子隨阿蠻姐姐一起去打水。”

姜依胡亂點了點頭。

姜似卻開口道:“你留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