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1回
更新時間:2018-02-15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歡迎訪問

一天中午,江陵市市一醫院。

往日的這個時候,病人家屬送餐過來總是一副輕松的神態陪伴吃飯,說說笑笑,不管病人得的什么病。這不是沒心沒肺,而是為了減輕病人的緊張感與心理負擔,以便好好配合治療。

今天亦然,病房里不見壓抑,只有病人與親屬間的溫馨細語。

除了一個角落,那兒的氣氛有些沉重。

這間是六人房,靠近狹窄小陽臺邊的一張床上躺著一名年青姑娘。一張標準的瓜子臉,眼睛輕眨,彎彎的長睫毛活像兩把小扇子輕輕揮動,像是粘上去的。

很多女生都這么說。

她五官精致,小巧微翹的鼻子,嬌嫩的唇瓣淺抿。一雙杏眸遙望窗外,眉毛清秀,眸里泛著一層涼淡的水色。

由于坐在病床上,看不出身高幾何。她額頭受傷導致氣血虛乏,臉色蒼白,但氣質恬靜。與其他病友相比,她顯得特別安靜,仿佛一間病房劃成兩個世界。

她已經睡了兩天兩夜,剛才方醒。

住院的原因是額頭受傷,聽說摔倒撞了一個窟窿,那血嘩啦啦地流,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她被送來后就一直在睡,呼吸輕微,若非醫生時不時地過來瞧瞧證明她還活著,大家都以為她死了。

她不是沒親人,從搬進這間病房開始就一直有親人來探望。

有兄嫂,有叔嬸,有大伯大伯娘啥的。

都是很親的親人,不過,那些親人好像一點兒都不擔心她。得知她還活著,叔嬸伯娘等人就放心了,跟病友們笑說幾句貼心話,從此沒來過。

那對兄嫂倒是來了,一天來一趟,今兒早上過來發現她沒醒便走了。

可能是碰巧,親人們來的時間都不在飯點,看來病人扔在醫院他們很放心,估摸著她吃喝有人伺候,啥都不用親屬發愁。

見此情形,病友們紛紛猜測她人緣不咋滴。她受了傷,那些親人非但不心疼不緊張,反而神色間有些嫌棄和麻煩。是這女生太作,經常鬧得大家雞犬不寧的原因?

若是,她有此下場是理所當然。若不是……倒讓人有點心酸。

僅此而已,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誰有心思搭理別人的閑事呢。

當然,八卦消息除外。

據打聽到消息的護士透露,原來姑娘至親的親人前段時間走了,父母遭遇車禍雙雙身亡。

聽到這里,病房里的人紛紛投以同情的目光。

而備受矚目的對象卻無動于衷,似乎毫無所覺。

她額頭上包扎著白紗布,獨自坐在床上,安靜地望向窗外的遠方。

這里是醫院的四樓,窗外不見半點綠色,只有兩三棟正在起建的大廈。正在搞建筑的工人們像一只只小螞蟻般忙碌著,除了工程機械傳來的轟隆聲,還隱約聽見工人們的陣陣吆喝,忙得熱火朝天。

有時候,地面傳來人們齊整哄亮的叫聲,可能卸了水泥或者沙子,隨后看見地面涌起一大片灰塵。

外邊太陽熾熱,從這兒望出去,仿佛整個世界被灰塵籠罩著,眼前一片灰濛濛的。

她叫蘇杏,今年18歲,剛大學畢業沒多久。天資聰穎的人在求學過程中總要跳個幾級證明自己的才華。哪怕她沒那個意思,架不住父母的虛榮心作怪,因此成了本屆畢業生中最年輕的一員。

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天有不測風云,她畢業沒多久便傳來噩耗,說父母遭遇不測離世。

這個消息讓她悲痛欲絕。

但是,這不是她受傷的原因。

她受傷的原因是跟兄嫂為了某些事吵了一頓,被親大哥用力一推,摔倒時撞到椅角受了傷。

今早醒來,巡房的醫生告訴她她已經昏睡兩天兩夜。

在外人眼里,兩天時間很短,對她而言卻是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

昏睡期間,她夢到住院前發生的事,與出院后的事。

也就是說,她夢見未來了……

收到父母遇難的消息,她趕緊從G市趕回來,在半路收到銀行信息說入了一筆帳,共5萬。回到家里方知,自己親哥在叔伯們的建議之下與肇事者私了,那是分給她的賠償款。

大家有意先斬后奏,不容許她回去再吵鬧。

她家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城鎮,據聞對方是個富二代,酒駕,傍晚時分撞了人,本想逃逸的他被路人攔下并拍到車牌,只好乖乖認錯。

二老逝去的所有費用他全包了,還有五十萬的賠款,條件是蘇家人要立刻火化二老盡快了結此事,說是怕家屬以后再鬧事沒完沒了。

雖是兩條人命,但在這小城里,肯掏五十萬的賠償款不多見,眾人都勸她大哥接受。

于是,蘇杏連見二老最后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等回到家時,擺在她跟前的是兩個準備下葬的骨灰壇子。

肇事者是誰,她不知道。

大哥蘇海和叔伯們怕她節外生枝,瞞得死緊。畢竟死者已矣,跟人打官司要花大錢的。而對方是有錢人,靠山肯定比普通老百姓多,蘇家人怕到時候告不了對方反而惹來一身腥。

見對方的律師態度誠懇,又肯賠錢,蘇海便聽從長輩的意思選擇私了。

等妹子蘇杏回來時木已成舟,無力再改變這個結果。

還好,總算大哥沒做得太過分,讓她來得及送父母最后一程。送走雙親,傷心難過的她請假在家里住了不到一周,然后跟兄嫂起了爭執。

原來,大嫂見公婆已亡,便攛掇丈夫把家中的財產改于他名下,卻在此時意外發現公婆名下的一套房子居然寫著蘇杏的名字。

臥槽,這還得了!

夫妻倆頓時炸毛。

不管在農村還是小城鎮,父母的遺產從來沒有留給女兒的,除非是獨生女,也就是大家口中所說的絕戶。甚至有些人寧可從族中收養一名男孩,也不會把財產留給唯一的女兒。

一來怕便宜外人,二來怕自己老無所依。

畢竟女兒早晚是別人家的人,她嫁人總不能帶著父母一起嫁過去,不如把錢留著養一個男孩在身邊比較安心。

這是華夏大部分人家的共識。

蘇家也不例外。

蘇家一共有三套房產,兩套在市區,一套自住,就是目前大家住的這一套,共有兩百多平方,三層樓,每層兩房一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