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38回
更新時間:2018-05-12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一如所料,柏少華這只風箏一旦飛出云嶺村就斷線,逛到國外去了。

“有保持聯系吧?不會又像上次那樣一去不回頭吧?”筱曼撿一根枯枝撥開前邊疏高的篙草,滿腹牢騷,“明知有敵人還經常往外邊跑,你也不管管。”

“我管他,他就要管我。”蘇杏心懷慶幸,“你也不希望我將來被他管吧?”將來穿古越今要經他批準允許,多沒趣。

筱曼默默給她一個白眼:“……有必要這么計較嗎?你出息點,把他訓成妻管嚴不行啊?”女人做到她這份上也是沒誰了。

“我不被他管已經很出息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手里沒點籌碼跟他沒法過。”蘇杏辯道。

筱曼:“……”

也是,哪家女人要租自己男人房子住?錢再少也是租。這日子過得……難怪外邊一堆人眼巴巴等著看她離婚。

“哎,是那里吧?”

蘇杏指指前邊的山頂,那位置視野寬廣,林木成蔭,關鍵是差不多在崖邊。

筱曼對著手機里的圖片,瞄瞄,“對,昨晚選的就是那兒,走吧。”

少君的電腦存有云嶺村方圓十里的山野全圖,她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滿意的位置。還要經過少君的監測查探,沒發現潛在危險,再用無人機噴灑藥水。

清理蛇蟲鼠蟻再晾了一晚上,她們今早才能過來。

村里呆膩了,小染、小能回校上課。

男人、孩子和好友都不在,玉璧的事急不來,蘇杏無聊得很。便在昨天提議,邀三五知己到山里擁抱大自然,尋找野趣之美。

柏少君說,等他睡醒了馬上來。

云非雪也說好要來的,一大早得知周子葉回到機場了,便說等她回到再一起上山找她們倆。

早上九點多,太陽有點曬。..

兩個女人今天衣著輕便休閑,古式的衣裳寬松舒適,摸爬滾打不礙事。她倆不愿呆在樹下,爬到樹上選一個舒適的樹杈坐著。

爬的位置越高,看到的風景越美。

樹上風大,格外的天清氣爽。

她們閑聊著,一個畫畫,一個看書或者即興發表文章。或者拍一張遠山的照片發朋友圈,引起一陣陣的羨慕妒忌聲。

蘇杏的心里總算舒坦了些。

誰讓她們天天在朋友圈炫耀男人有多聽話,收入定期要上交。她們有的她沒有,而她有的,她們也只有流口水的份,扯平了。

“笑什么?”筱曼聽見她的笑,頭也不抬。

“沒什么,拍照張片逗逗以前的同事。”

兩只汪在樹下納涼,另外兩只結伴在附近的灌木叢走走停停,不時嗅一嗅路邊的小野花。

小吉貓獨占一根樹杈,橫躺著曬太陽。四肢軟綿綿的,液態般的掛貓睡姿十分醉人。

家里的五只小動物都有十幾歲以上,進入老年期。

為了讓它們活久一點,婷玉幫忙做過健身強體的護理,吃的是余嵐種的五谷雜糧。加上柏少君告訴蘇杏注意它們的日常鍛煉,就算年紀大些,依舊精神矯健。

柏少華曾建議再養幾只狗和貓,以便隨時替代它們。畢竟是老了,人算不如天算。

蘇杏不肯,盡量延長它們的壽命。

她不喜歡養寵物,四只汪是為了防身和作伴。當初婷玉還在古代,整個村里只有她一個年青姑娘,不得不防。

如今不同了,村里人多,安保不錯,不必再養其他小動物消耗她的愛心。有些東西無法代替,無論是人或物,她要么冷拒,一旦付出情感便收不回來。

柏少華說得對,她情感太豐富容易自尋煩惱。

要知道,失控的機器人是冷漠無情的;小動物壽命不長,如無意外,必定是她送它們走。

投入太多,將來越傷心。

所以她不要替代品,它們陪她度過最寂寞的階段,她也會陪它們走到最后。

有些情感擁有和付出一次就夠了,次數太多承受不起。

“喂,蘇蘇,聽到嗎?”

兩人在樹杈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蘇杏忽然聽到對講機的呼叫,是安德的聲音。柏少君下班歇息了,早餐時間一般是陸易最忙,其次是田深,中午和晚上大家都忙。

“聽到請講。”

山里的寧靜被打破,筱曼瞟來一眼,真是越有錢的人越小氣,為了省幾個電話費連對講機都用上了。

雖然對講機蠻精致的,像塊飾物般掛在脖子上。

“有人找你,已截圖。”

“哦,好。”

話音剛落,電腦屏幕彈出一張清晰的圖片。

“誰呀?”筱曼好奇地過來瞧瞧。

蘇杏放大圖片瞧兩眼,“一個是我侄子,隔壁那女的不知道。”估計是那位白富美吧?

兩人背著包站在蘇宅的院門前,不時敲幾下門。安德從監控里發現之后首先是通知她,并未自作主張招呼他們。

沒辦法,她一向六親不認,那兩人分分鐘也在六親之內,必須請示過再接待。

“麻煩跟他們說我去朋友家了,很忙,起碼要明早才回來。”蘇杏告訴安德,“不用招呼他們,水都不用給。”

對方爽快的一聲K,結束對話。

“好狠心的姑姑。”

“哪有他們狠,我又不能找他報仇,只能在待遇方面小小報復一下。”替自己出口氣,不過分。

“知道他倆找你干嘛嗎?”

“還能干嘛,”蘇杏不以為然,“以為我替他.媽出頭,和好有望。等喚醒我心中的親情,在他畢業的時候過來借錢給小弟們交學費,順便解決他在G城的衣食住行和工作……”

工作要求不高,要么贊助他創業,要么介紹他當公務員。

被她說中了,筱曼忍不住發出一陣桀桀的怪笑,一邊畫一邊聳著雙肩,怪模怪樣的。

人生果然不能十全十美,見蘇杏的家務事一地雞毛,她滿意了。

蘇杏無語瞟她一眼,“那女孩是白富美吧?”

“跟你侄子相比,確實是。”筱曼完全不給對方姑姑面子,損人不帶臟字。

“她心里怎么想的?”蘇杏略好奇。

“還能怎么想?她爸媽要試一試你家的水有多深,手能伸多長。”筱曼瞅她一眼,意味深長地說,“如果合適的話,他們一畢業你就可以準備彩禮去提親了。”

有錢人活該倒霉。

嫂子王彩霞雖然很感激她打擊小三,但事歸事。當年蘇杏硬從她手中取走的80萬肯定還在,讓兒子大方找她借。

畢竟,娶白富美除了要門當戶對,還要彩禮三十八萬。

這筆錢蘇家肯定給不起,必須找姑姑借。那位姑丈連幾千萬都敢借,肯定賺得很多,幾十萬小意思。

況且那80萬本來就是王家的,借回來就不用還了。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