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62回
更新時間:2018-05-24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容希,其他人都去了,為什么你不去?”有熟客關心地問,“你得罪土豪了?”

群眾的想象力是豐富多彩的。

容希聞之失笑,“為什么我不去就是得罪?我只是鄰居……”

其他人撲哧地笑開了。

那人不服氣,“小雪老板也是鄰居呀!”

“人家是老板娘的好閨蜜,這能比嗎?”另有旁人替他解釋。

“可是……”

“別可是了,人家請誰還要等你批準不成?”咸吃蘿卜淡操心。

“人家只是好奇……”熟客不服,你一言我一語爭執起來。

本來清靜的點心屋變得有些熱鬧,年輕人避開了,大姨們湊過來聽八卦。

有帥哥在側,客人們的爭執不大。

所以容希不阻攔,給客人打包之后,靜站一旁笑看人生百態。

至于別人為嘛不邀請他,很簡單,他和村里所有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唯獨和云非雪關系親近些。他連燒烤聚餐都極少參與,更別說這種大規模大破費的活動。

他選擇充當旁觀者,而別人尊重他,沒毛病,是路人太愛操心了。

“容希,你在村里很久了嗎?”賴佳文接過點心,好奇地問了他一句。

“十幾年了,你說久不久?”有人快嘴快舌地代容希發言。

十幾年。

賴佳文嚇了一跳,忍不住再次打量容希。據說他已經三十多歲,容貌還跟二十五、六的年輕人差不多,很難想象他這樣的年輕人居然在村里呆那么久。

其實養生館里的伙食不錯,她并非一定要到外邊吃。由于環境的原因,感覺新鮮而已。

這里有個現象讓她好奇,雖說目前的社會逐漸進入不娶不嫁模式,仍然有不少家長和單位領導們關心家中、單位里的剩男剩女問題,動不動就介紹相親對象。

賴佳文本身就是受害者,她眾多朋友當中,能徹底擺脫這種世俗束縛的伙伴不多。

而在云嶺村,這個問題貌似沒人關心。..

因為村里有不少剩男剩女,一個個仿佛脫離世俗的束縛,自由自在地活著。關鍵是,一個個都是帥哥美女。而旁人覺得賞心悅目之余,難免有些好奇。

“容希,你結婚了嗎?”千思百轉間,賴佳文忍不住問。

“沒呢,賴小姐有什么好介紹嗎?替他介紹一個嘛,長得帥又沉穩的小伙子沒結婚太可惜……”另有客人調侃說。

“賴小姐結婚了沒?如果沒結婚那不是正好嗎?”很快有人接話。

“是呀是呀,千里姻緣一線牽……”

在休閑居的時候,受氛圍的影響,客人們自動自覺保持安靜。

如今換了一種環境,又有人先提起,眾人的八卦心理無法自控地放飛自我,一陣吧啦吧啦。

唔,賴佳文秀氣的眉毛緊緊糾到一起,為自己的失言連腸子都悔青了,好像又回到家里和單位的情景。

她敷衍幾句,趁大家聊得興起,忙拎著點心悄悄隱入人群,然后迅速逃也似的離開了。

容希原本在旁邊看著,緊抿的唇邊微露笑意。

不一會兒,有客人進來買東西。

他神情寧靜,溫和詢問客人所需,心情絲毫不受周圍的嘈雜影響……

說回蘇杏一行人,包機出境,這次人多,一路上特別熱鬧。即便柏少華中途有事轉機離開,也不曾影響她和孩子們的心情。

出門在外的他,和在村里的他是有區別的。

外邊的他氣質格外清冷,舉止又很紳士。

臨下機前的他在她的額頭親了一下,眸里含笑,“我很快就到,你們安心玩。”不用她付錢。

蘇杏:“……”

目送他離開,心情異常的復雜。

怎么說呢,在村里的時候,她知道自己的伴侶是開有一間餐廳的廚師,就算身份有點復雜,日子終究是平淡而順利的。

可到了外邊,她總有一種誤嫁黑.手黨大哥的錯覺~

剛想完,身后撲哧地傳來竊笑聲。

蘇杏:“……”

唉,好討厭窺見別人想法的人,哪怕是不由自主的~

糾結期間,大家的旅程繼續中。飛機上有吃有喝,舒適自在。

“蘇蘇,連你都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兒?”云非雪按捺不住地問,“雖然這種神秘旅程很有趣很激動,但我總有一點不安是怎么回事?”

筱曼橫她一眼,“你這還叫不安?”

瞧瞧她一手端著酒杯,一手拿著烤魷魚吃得正歡,完全看不出她哪里不安。

趙麗娥笑說:“我看全機最安心的人就是你。”

云非雪給她倆一個王之蔑視,“膚淺了吧?誰規定心有不安不能吃東西的?有些人是越不安吃得越多排解壓力。”

沒錯,她正是這種有口福的人。

蘇杏時不時留意三個兒女的動向,一心二用地搖搖頭,“不知道,他一直不肯說。”

這時,柏少君過來了,一拍手掌,“嘿,姑娘們,下一站是世界名牌的購物天堂,需要停留的吱一聲,如果沒有就直接走了。”

四個女人面面相覷幾秒,同時舉手,“有!”

柏少君一臉“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去找機長,四個女人開始商量先去哪兒買,再去哪兒吃……購物,永遠是女士們樂此不彼的話題。

很快,一行女人離開機場趕往各大名牌店購物。由安德、田深陪同,其他人和三個孩子在附近找吃的。

每逢離開大隊伍,小能均陪在蘇杏身邊。誰離隊伍最遠便跟誰,這是早已設定好的。

盡管家中的日用品都是從孩子爸指定的網站購買,逛街對蘇杏來說始終有一些誘.惑。況且未來的她逛過這些地方,現在重溫一遍感覺很新鮮,很奇妙。

若說改變命運有沒遺憾,那肯定有。未來那些熟悉的面孔今生與她無緣,哪怕此刻碰到也只能擦肩而過,不能不說是遺憾。

主動去結識是不可能的,她不強求一些人和事,隨緣吧。

站在一間國際知名的男裝店門口,蘇杏目光深沉地打量四周的建筑。熟悉的生活節奏,人來人往的,眼神略有些恍惚。

忽然之間,一只橄欖頭落在她肩膀上,露出一小截管子快速朝某個方向仿佛砰地射出一槍。

子彈速度快,無聲無形,無人察覺。

“唔?小能?怎么了?”

蘇杏疑惑抬頭望它一眼,與此同時,橄欖頭的那一小截管子已收回。

“沒什么,夫人進去吧!我好像太顯眼了。”啊,已經有小孩往這邊看。

蘇杏:“……所以你為嘛出來?怕我迷路?”把它捧在懷中,邊進去邊問。

“外邊太危險,您不能獨自站在外邊。”

“謝謝提醒,要你為我操心真是過意不去……”她調侃它說,心里并不緊張,以為這是日常的聊天方式。

小伙伴們繼續購物,有時間限制的,趕緊多逛幾間。

而此刻的對面,在一棟大廈的客房里,在窗邊的墻下躺著一個男人一動不動,腦袋下邊有一灘腥紅液體慢慢滲出。

幾分鐘后,有兩個人突然出現在客房里,利索地把尸體往黑袋里一套,帶走了。

手腳老練,動作迅速。

他們是專門收拾殘局的,一收到小能發來的位置便馬上過來了。

這一切沒人知道,這人生前開.房時用的是假身份。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也沒人知道他去哪兒了。

作為殺手,名字只是個代號。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