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16回
更新時間:2018-07-03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竹子米:、、、、、、、、、

蘇宅的一小方后院,臨時搭起一個草棚遮陽。草棚下有三個藥缸,此刻正冒著氤氳熱氣。

霍家的說是小孩子,其實也是少年人三枚。

年齡和雙胞胎相當,最小一個有十二歲,都是小男孩,因為家長舍不得女孩下鄉吃苦頭。比雙胞胎大一歲兩歲的孩子各有自己的娛樂,不肯到鄉下玩。

老實說,婷玉的針炙不是一般人能忍的。

三個孩子被刺的五官皺成一團,蘇杏問他們是不是疼了。他們說不是,是酸脹難受。加上浸泡藥水滲入皮膚,麻麻的,那股酸爽讓他們的五官皺巴巴的。

“沒事,沒事,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忍忍就過了。”蘇杏不斷地安慰他們,“你們算好了,當年我被扎的時候疼得哭爹喊娘。”

小菱和筱曼忍俊不禁,笑問:“真的假的?”

“不信你們問亭飛。”

婷玉白她一眼,吩咐藥缸里的三小,“平心靜氣,按照我剛才教的方法深呼吸……”

老大嚴肅,小的們當然要認真以對,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們幾個,生怕出什么問題。

好不容易等婷玉扎完針,喝了水,回小屋里席地而坐,歇息片刻。

小菱這時才有空閑喘口氣,蘇杏忙帶她回客廳吃飯喝水。婷玉修為高不用吃飯,小徒弟還不行,那三個孩子暫時由筱曼看著。

“對了,菱兒,你們平時都在哪兒玩?有沒去過茶亭那邊?”看著閨女吃飯,蘇杏忽然想起昨晚的事來,問她。

“茶亭?去過一次,怎么了?”

不想描述那種事,蘇杏避重就輕,“有老鼠爬來爬去的,很臟,以后別去了。”

“有嗎?”小菱眉頭蹙起,疑惑地看親媽一眼,“山里可是黑腳貓的天下。”其他小動物或許還有,但老鼠,她好像只在村外見過。

有個不受忽悠的閨女太鬧心了。

“我說有就有,總之以后別去,除非你爸把茶亭圍起來。”蘇杏擺出一言堂的架式,不容分說。

見老媽耍賴,小菱微微聳一下肩,“好吧。”

把閨女解決了,蘇杏這才想起給兒子小野打電話,告訴他不許帶大寶小寶去茶亭,再順便通知小能務必帶小染遠離那地方。

得到孩子們肯定的答復,蘇杏的心思回到練功上:

“累不累?會不會很難學?”

“難倒是不難,就是累,要用到巫術……”小菱對親媽毫無隱瞞。

作為同宗同源,巫術的理論知識蘇杏全部聽得懂,但要實踐起來頗為困難,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相反,小菱是一教就懂,這就是天賦,別人羨慕不來。

當然,蘇杏不會羨慕閨女。青出于藍勝于藍是好事,父母無法讓孩子依靠一輩子。

“蘇蘇,在家嗎?”書房的院墻下邊有一個人在喊蘇杏的名字。

是嚴華華。

“在。”蘇杏應了聲。

讓女兒在客廳安靜吃飯,她走出院子,并順手掩上院門。

嚴華華見她掩上門,不由得好奇問了一句,“不方便?”她老遠就聞能一股藥味,不知里邊搞什么鬼。

蘇杏點點頭,“亭飛在教小菱制藥,不能打擾。”

嚴華華恍然大悟,瞧瞧門前一塊干凈的平臺,便示意蘇杏到那邊的樹蔭下說說話。

她也不想打擾蘇杏太久,開門見山道:“既然你忙,我直說了吧。蘇蘇,昨晚你到過茶亭?”據她所知,全村只有蘇杏喜歡夜游,而云掌柜喜歡夜里開店。

此二人是云嶺村的兩大奇葩,也因此讓人多了幾分安全感,比如上次的夜半驚魂。

蘇杏一聽,立馬猜出她要表達的意思,不禁無語:

“昨晚那倆是你家的客人?”

嚴華華萬般無奈地點頭,“確實是,我叮囑過他們,讓他們別到山里去,這些人偏不聽。唉,年輕人總有一些叛逆,我們也年輕過,能理解,就是那件事……”

蘇杏目光揶揄地看著她,“想起那件事,你以后還有心情上山喝茶賞景不?”

嚴華華:“……”

一想到某張茶桌被人在上邊這樣那樣過,沒有人清理,任憑它風干……咳咳,實在是煞風景。或許不止一張,說不定人家一夜七次郎,每晚七張不重復。

“放心,我會叫他們洗干凈的。”嚴華華神情訕然,“蘇蘇,能不能讓人刪了監控?那姑娘嚇個半死,從昨晚哭到現在,真怕她出什么事。”

跟嚴華華做了十幾年鄰居,每次有事都是她做好人,蘇杏做壞人。

偏偏每次都是別人在柏家的地盤惹出一點事,而惹事的人總是出自嚴華華的家。

無須多作爭辯,那樣沒意思。

“我家的會有人刪,別人家的我管不了。”蘇杏長嘆一下,“嚴華華,我勸你約束好他們。年輕人魯莽愛刺激,要是在山里出了什么事,你的責任可不小。”

嚴華華有口難言,苦笑地點頭,“我知道,那養生館有沒監控?”

“有吧?是他們提議安裝攝像頭,不可能沒有。”蘇杏說,“我就不去了,你讓當事人自己想法子吧。”誰犯的錯誰負責,沒道理讓她這苦主擦p股。

嚴華華也不指望她肯去,點點頭,“行,我找那邊的負責人說說。”

等蘇杏進了蘇宅,嚴華華又去了一趟養生館。她跟這里的負責人熟悉,對方答應刪除,但說了一堆怨言,意見很大。

一天下來,把嚴華華的臉都笑僵硬了。沒辦法,誰讓她接了這樁苦差事呢。

她回到茶室,素馨正在一個隔間里教她女兒蕭豆豆泡功夫茶。旁邊還有一個年輕女孩,五官清秀,年紀約莫二十來歲。

見她回來,素馨忙給她倒了一杯茶,溫柔道:“辛苦你了,先喝口茶潤潤。”

嚴華華也不跟她客氣,一連喝了三杯才終于緩過氣來。

“華姐,怎么樣?”等她喝完茶,年輕女孩迫不及待地追問結果。

“搞定了。”嚴華華沒好氣地瞥她一眼,“告訴你同學別再到處亂搞,村里到處是攝像頭,再有下次我可懶得管。”

聽說搞定了,那姑娘樂得跟什么似的,連忙發信息告訴自己的好閨蜜及其男友,讓他們安心。

這姑娘姓陳,名樂,是素馨的妹妹,今年大二,昨晚貪圖刺激跑到茶亭玩的那對男女是她的好朋友。

今年暑假特地來探望姐姐素馨的,沒想到假期剛開始就鬧出這種尷尬事。

“是鄉民大驚小怪,公共場所就是給人用的。這種事在城里被人碰見也是一笑而過,況且他們是晚上去,附近又沒人。互相理解一下嘛,說到底還是素質問題……”

嚴華華聽了這話,放下杯子沖面含惱意的素馨一笑,“事情已經解決,我該回去了。”說罷,直接把女兒拉走了。

三觀嚴重不合,以后還是不要走得太近,免得把自己女兒教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