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26回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熱門小說

厭武是種病,除非家破人亡才能治好的那一種。

像蘇杏這種家庭幸福美滿的人,老公、孩子和朋友隨便拎一個出來都比她強,拿別人的優點刺激她的羞恥心幾乎不可能。

對她而言,每個人各有優點。不服來辯,用古文。

婷玉知道她這一點,所以,今回助她提升的主要是第六感,超感官知覺,即預知能力。這是許愿圖的能力,原本可以賦予給蘇杏的,由于外族血統造成缺失。

婷玉的目的就是喚醒這種能力,成不成兩說。

既然蘇杏的技能是逃命,那就逃得徹底一些。

這個提升過程略復雜,扎針、泡藥浴的酸爽不提也罷。婷玉和蘇杏共同進入許愿圖,先讓玉璧與之融匯,再把小菱拖進去吸納巫力,令她將來進展更快。

小寶是男孩,坐在屋里被親媽將靈識拖進去。他的資質有限,能吸收多少要看自己的造化。

倆小雖是族人,卻與許愿圖沒有太多關系,只呆一天就出來了。

婷玉封了倆小這段記憶,僅留下巫力,然后全心全意地和蘇杏挖掘新技能。

兩人練功期間,秦煌把自家的菜地翻整一遍,和老娘一起種菜。要么訓練大寶和其他孩子,讓老娘一日三餐做好吃的,給孩子們添加營養。

給親媽找點事做,以免她老是念叨兒媳幫蘇杏練功咋辣么煩,要這么長時間。

而柏少華,他的生活軌跡不變。

和老婆一日不見,不見就不見,對他影響不大,該干嘛干嘛。

直到有一天,他出去開了幾天會回來,發現她還是不在家,突然感覺好久不見。明知對方就在隔壁沒有危險,依舊忍不住拔通閨女的電話。

“你媽還活著嗎?叫她過來聽電話,我有事問她。”

小菱:“……爸,媽和姨母還在閉關。”親爹是明知故問嗎?媽和姨母連水都不曾喝一口。

“你姨母沒說什么時候出來?”他眉頭輕皺,“看好你媽,別像上回那樣走火入魔。”

小菱:“……”

上回是哪回?她怎么不記得有走火入魔這回事?

當然,她理解親爹的擔心,把親媽的情況細細講一遍給他聽,直到他勉強放心。

小野和大寶他們在練功,小兒子和小能也在練,不過練一會就滿山撒歡兒。有昌叔和小野看著,他這當爹的很省心,洗個澡換上家常服,挽袖準備晚餐。

這時,他接到休閑居打來的內線電話:“少華,大表哥、大表姐來了,有事找你們。”

“好,知道了。”

他拿開圍裙,今天的晚餐就在餐廳解決。

大表哥柏少卿和妻兒一起來的,還有大表姐柏少媛,一家人過來度假順便走親戚。

除了度假,他們還有一件事要轉告柏少華或者蘇杏。

“姑姑病了,想讓你和蘇蘇帶孩子到國外去探望她。”柏少卿說。

表嫂丁瑤看著少華,說:“姑姑的本意是讓蘇蘇和孩子們去,讓我們瞞著你,怕你反對。”

柏少媛勸他:“我爸覺得應該告訴你,讓你們自己決定。少華,你們去一趟吧,她終究是你母親。”

“我知道,”柏少華淡然一笑,“這事我自有安排,你們放心。”

他和別人家的孝子賢孫不同,聽說母親生病顯得很淡定,既不著急更不焦慮。

柏家兄妹見狀也不好多勸,柏少媛左右看看,奇怪地說:“蘇蘇呢?我見她家的門鎖著,叫也沒人應,出遠門了?“

“差不多……”

為防意外,柏少華如實告訴他們,并叮囑眾人平時離蘇宅遠點,別靠太近。

因為小巫女撒藥的時候,忘了把解藥留出來。一旦中招,等醒來的時候,這個假期已經沒了。

至于親媽那邊,柏少華確實另有打算。

大哥威爾死了一個孫兒,親媽也死了,這口氣忍不了。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雇人去找柏少華的親媽撒氣。以她女兒一家人的性命要脅,讓柏女士把兒媳或者孫兒哄出國。

他派人在柏女士面前花言巧語,并故意透露背后指使者是自己二弟,一再強調只想囚禁柏少華免得他再犯錯。

聽說兒子真的變成殺人狂,柏女士恨鐵不成鋼之余信以為真,答應配合。

余薇的行蹤可以忽略,重生者一樣可以無視,唯獨那位老大哥的一言一行受到嚴密監控。

一有異動,柏少華第一時間已收到消息。

柏女士有再多不是,始終是他的親媽。救是一定要救的,新的身份早已準備好。

親媽不是說他那些兄弟人品很好嗎?先受著,親眼看看她對別人的信任有多可笑,嘗嘗孤立無援是什么滋味。

她身邊已有異能者在潛伏,隨時救人。

另外,柏少華讓人悄悄向父親透露風聲。

老爵士知道之后一定會出手阻止,不然他有可能損失兩名,或者三名功成名就的兒子。

游戲的規則一向由強者制定,以前是大哥他們,現在是他。

敵人不能早死,死了就沒趣了。

這些事,柏少華不打算告訴蘇杏。

不管父母承不承認她,有他承認就行,她不必為了討好所謂的公婆而吃虧上當。

況且兄弟間的恩怨難免有死傷,他不想讓她知道。

今年的暑假發生不少事情,除了茶室的一場小風波,從蘇宅飄出來的陣陣藥香,還有一件大喜事。

流浪大半年的容希回來了,他第一時間居然是向云非雪求婚。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云非雪居然接受了。

等蘇杏和婷玉出關,接到的第一份禮物就是一大包喜糖和代表喜慶的點心。

“你愛他嗎?”婷玉和蘇杏異口同聲地勸她冷靜點,“沖動是魔鬼,小心誤終身。”

筱曼看破不說破,和小菱、小寶在一邊看戲,一邊鳥悄地把點心瓜分了。

云非雪撓撓頭,大咧咧地說:“哪有什么愛,扯證圖個清靜。”

她快四十了,大齡未婚一向是母親間歇性抽風扯她去相親的原因。她不想見那些歪瓜裂棗,更不考慮當別人后媽,難得有人肯舍身相救,她沒有理由拒絕。

所以,她和容希結婚了,只登記,不擺酒。

容希依舊住在單身宿舍,云非雪繼續住自己的窩,各顧各的。

她的父母不管這些,歡天喜地在家門口燒一串鞭炮喜慶一下,算是了卻一樁心事和責任。

從此以后,各村的老姑娘全部嫁完了……呃,不,還有一個,在云嶺村。

“啊嗤,啊啊嗤……”

不知為何,脊梁骨由下至上升起一股寒意,害得筱曼無端端打了三個噴嚏。

她揉揉鼻子,“有人想我了?”

不知道帥不帥,帥的話她就考慮嫁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