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記-第一千零五章 瞎子的眼,啞巴的錘
更新時間:2018-10-12  作者: 宅豬   本書關鍵詞: 玄幻頻道 | 東方玄幻 | 牧神記 | 宅豬 | 宅豬 | 牧神記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五章瞎子的眼,啞巴的錘

第一千零五章瞎子的眼,啞巴的錘

秦牧長長舒了口氣,只覺渾身自在。

從太虛歸來后,云初袖便一直膩著他,讓他根本沒有時間為云天尊招魂。

而且在天庭中招魂的話,實在兇險,十天尊都在天庭,為云天尊招魂根本無法瞞過他們。

現在云初袖被打發了,秦牧才松了口氣。

“都天,起駕。”秦牧返回寶輦,聲音帶著喜悅。

天龍寶輦頓時啟動,九條天龍奔騰,沿著涌江一路向東而去。

寶輦中,閬涴神王問道:“圣嬰不見開皇?”

“不用見他。”

秦牧張開眉心豎眼,云天尊的肉身落在云毯上,閬涴神王神識綻放,籠罩寶輦,讓外人無法看到寶輦中的景象。

秦牧神識和元氣涌出,化作諸多符文,道:“他這次出來,是來看延康變法成果的,想看看延康的變法如何。我去見他也沒用,只有他親眼所見,才能打破他心中的妄。而且,現在曉天尊只怕正在用神器御天尊監視著這里,我還是安分一些比較好。”

叔鈞冷笑道:“圣嬰,你這也叫安分?”

元木上空,神器御天尊收回目光,緩緩閉上眼睛,而元木天宮中的泥人則是沉吟了片刻,走來走去,喃喃自語道:“秦天尊比當年更強了,但是距離天庭境界還很遙遠。他的開皇時代,支撐不起天庭這個境界。不過他的劍法,的確恐怖。還有便是牧天尊,真能惹事,走到哪兒惹到哪兒!”

“但我也沒有料到,地母居然還能興風作浪!了不起,實在了不起,想要除掉地母,必須要先除掉天公和土伯,廢掉牧天尊的復活法術……”

天龍寶輦中,秦牧立刻作法,念誦法咒,催動神通,為云天尊招魂,過了片刻,他停了下來,微微皺眉。

“圣嬰是否無法感應到云天尊的魂魄?”閬涴神王問道。

秦牧點頭,思索道:“哪怕是靈魂破碎,我也能召來靈魂黑沙。即便是帝后、元姆這樣的存在,沒有死卻裝死,只要我為得到她們的肉身,便可以查到她們魂魄的下落。我的神通可以搜天索地,神通施展,諸天萬界,乃至天庭、玄都、幽都、天陰界,統統都要受到我的神通召喚!然而,我卻感覺不到云天尊的魂魄,仿佛云天尊的魂魄從來便不存在一般……”

“這是太帝出手。”

叔鈞神王思忖道:“太帝有這個本事,能夠讓魂魄完全消失,再也找尋不到。云天尊是死在太帝之手罷?”

秦牧面色凝重,輕輕點頭,詢問道:“靈魂即便破碎,也會化作黑沙,被天陰界吸收。太帝有什么本事,可以讓云天尊的魂魄完全消失?”

他頗為不解。

他的牽魂引是幽都的法術,經過他的改良之后,可以說無論藏在何處都難逃他的追蹤。對于這門法術的信心,他還是有的。

“這世間能夠讓你尋不到其魂魄的,共有三人擁有這等本事。”

叔鈞沉聲道:“第一個便是太帝,另外兩人便是古神中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擁有歸墟,粉碎一切,毀滅一切,她們當年啟動歸墟,埋葬了我族不知多少高手。我族另外兩位神王中的一位,便是葬身在她們姐妹之手。別說靈魂,即便是神識也完全湮滅,不復存在。太帝也做不到這一步。太帝的本事是神識無比強大,他的神識叫做大羅無上神識。”

秦牧點頭,太帝的大羅無上神識無比精妙,天庭一直在等左少弼閆少青開創神識帝座功法,然而太帝早就將帝座境界的神識功法開創出來。

“大羅無上神識為何叫做大羅?”

叔鈞道:“其實他的神識早在太古年代,便已經凝聚,形成了神識大羅天。那是完全由無上神識架構的虛空世界,別說你的法術,世間任何法術都不可能在神識大羅天中奏效。那里的大道規則,完全是太帝定下的。我覺得,云天尊的魂魄,應該是被太帝流放到神識大羅天中。”

閬涴神王對此并不了解,詢問道:“叔鈞神王是否可以詳細說一說神識大羅天?”

“對于神識大羅天,我也所知不多。”

叔鈞道:“當年太帝還沒有那么強的時候,我與他交鋒,爭奪第一強者的名頭,曾經聽他提及過。他的功法大羅無上神識修煉到極致,開始觸摸到終極虛空。他的神識在終極虛空中凝聚,千變萬化,永恒不滅。或許,只有將神識修煉到他那個層次,才能在終極虛空中尋到神識大羅天。不過,我生前最為強大的時候,也沒有修煉到那一步。”

他看向閬涴神王,道:“你的神識比我當年更強,是否觸摸到終極虛空?”

閬涴神王搖頭:“我現在的神識強度,只能到達第三十五虛空,距離終極虛空還差一步。”

叔鈞露出羨慕之色,嘆道:“已經比我最巔峰時強了許多。”

閬涴神王淡淡道:“這是自然。”

叔鈞悶哼一聲,冷笑道:“別得意!我現在是重頭來過,我只要修煉天河神藏,便勝過你的神橋神藏,將來的實力,超過你不知凡幾!前些日子,我便向齊九嶷請教,學習開辟神藏,比無憂鄉的土鱉高明太多。”

秦牧驚訝道:“神王尋找齊九嶷,是去學習開辟神藏?你為何舍近求遠?”

叔鈞不解其意,道:“你天天與閬涴和元姆膩在一起,無暇教我,我自然只能去求教齊九嶷了。”

秦牧笑道:“齊九嶷固然是開辟天河神藏比較早的人物,但并非是最早的。虛生花與我是開辟天河神藏最早的,但是第二個開辟天河神藏卻不是齊九嶷,而是龍麒麟。他是得到我真傳的。”

叔鈞瞥了瞥正趴在那里睡懶覺的龍麒麟,不禁瞠目結舌。

龍麒麟懶洋洋的抬起頭來,瞥他一眼,露出鄙夷之色。

“龍胖追隨我最久,對延康變法了解得也是最深的幾個人之一。”

秦牧笑道:“當年我開辟各種神藏,游歷各大學宮,他都在身邊。無論武道還是神通,或是劍法、戰技,他都很了解。你何必去請教齊九嶷?齊九嶷當年在延康,偏居西土,所知的不多。”

龍麒麟打個哈欠,伸出大舌頭,舔了舔嘴唇道:“齊九嶷,我三弟,我是他哥。”

叔鈞愈發瞠目。

天庭,一個青春明媚的女孩兩條馬尾辮在身后蕩呀蕩,兩條馬尾辮很是俏皮,女孩快步向造父天宮的靈能對遷橋走去,正是另一個云初袖。

“這壞小子竟然讓地母把我擒走,我的那具化身是活不了了,非被地母玩壞不可!當年地母是被我得罪慘了,她盜取天公精氣的時候,是我告訴了天公,讓天公打她一頓……”

她向靈能對遷橋飛奔過去,兩條馬尾辮拍著屁股,低聲道:“不過壞小子想要甩掉我,卻也沒那么容易!他不想我去元界,那么我先去延康京城等著他!只是我不知道他竟然修成了尊神境界,上次的身體吃了虧,被他一把抓住竟然動彈不得,這次老娘弄一個天神肉身,見到這小子便先暴打一頓出氣!”

她正打算鉆入靈能對遷橋,卻見憐花魂也在向這邊走來,兩個女孩相逢,各自停下腳步,警惕的看著對方。

“初袖妹子不是與牧天尊離開天庭,前往元界了嗎?”

憐花魂目光中有憎惡也有好奇,道:“你怎么還在天庭?”

云初袖抬起雙手,把馬尾辮順到胸前,笑道:“我又回來了,不行嗎?憐姐姐這是要到哪里去?”

憐花魂盯著她,柔聲道:“你這又是要去哪里?”

“你不打算做我姐了,打算做我娘了?”

云初袖冷笑道:“管得這么寬,你管得住我嗎?姐夫都被你管得爬到我的床上!”

憐花魂輕笑道:“你畢竟是我妹妹,我豈能不關心你?你去哪里,我自然也去哪里。”

云初袖轉動眼珠,甜甜笑道:“你既然要來,那么就來罷!”

她走入靈能對遷橋,憐花魂微微一笑,也跟著她走了進去。過了片刻,一只白貓縱跳如飛,也鉆入造父宮的靈能對遷橋。

下一刻,她們出現在延康京城外的靈能對遷橋邊,云初袖蹦蹦跳跳,向延康京城奔去,驚叫道:“這株元木更大了!”

憐花魂皺眉,仰頭看著扎根在延康京城的那株小元木,冷哼一聲:“大逆不道。”

而在此時,一個中年男子來到延康京城外的涂江督造廠。

而今的涂江,大大小小的督造廠數不勝數,各個督造廠建造得極為龐大,沿江而立,遠遠看去,如同一片神城。

督造廠中神光沖霄,一口口巨大的神爐日夜不停運轉,各種復雜的機械巨人在神通者的操控下正在鍛造神器部件,還有不計其數的神通者夜以繼日的繪測烙印各種符文,打造神兵利器。

又有不少樓船飛上空中,載著鍛造好的神器飛向靈能對遷橋,準備送往天庭。

這里熱鬧非凡,開皇秦業從一個個督造廠旁邊經過,打量這些督造廠的布置,卻見有些督造廠還生產一些冰鑒風車之類的古怪玩意兒,將各種神通烙印在這些工具之中,方便民生。

“瞎子,神金是微觀術數的單晶序列吧?”

開皇秦業突然聽到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卻見一個提著箱子的老人正在與一個拄著竹杖腰纏黑龍骨的老人說話,那提著箱子的老者道:“玄金是多晶序列,神金是單晶序列,倘若把玄金的多晶序列調整為單晶,那么玄金是否便能變成神金?”

“理論上是這樣。”

那個被稱為瞎子的老人眼神無比明亮,取出一塊神金和一塊玄金,猛地開眼,但見神光四射,玄金和神金的微觀結構被他看得清楚分明,道:“怎么改變微觀晶體序列,這才是大問題。啞巴,你的鍛造法,很難精確到微觀結構中的最細小的晶體。”

那個被稱作啞巴的老者聲音震耳欲聾,冷笑道:“我新開創的天元洪爐鑄煉法,便是為了針對微觀鑄造,在最小的晶體上烙印符文,主要是我的眼神沒有你的眼神好……”

突然,這兩個老者注意到開皇,齊齊轉頭看來。

那個啞巴咧嘴一笑:“阿巴,阿巴阿巴?”

瞎子拄杖笑道:“這位兄臺,啞巴問你從何而來?”

開皇走上前去,笑道:“兩位兄臺,我從無憂鄉而來,見你們討論得熱烈,便不覺偷聽了兩句。你們適才說改變玄金的微觀晶體構造,便可以將玄金化作神金,可否細說一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宅豬其他作品<<獨步天下>> | <<帝尊>> | <<人道至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