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一十四章 疑點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疑點

第一百一十四章疑點

木嬴:、、、、、、、、、

楚舜他們好奇,但沒辦法把這個秘密挖掘出來。

不過,這個秘密對他們來說不是壞事。

謝景宸是他們的好兄弟。

蘇錦能救他,他們高興還來不及。

再者,東鄉侯府那一家子的腦回路,誰能猜的到?

為了挽回女兒丟失的顏面,不讓兒子進家門,這是正常人家干的出來的事嗎?

為了蘇崇練武,不惜往死里頭揍,誰家舍得這么嚴厲的對待長子嫡孫?

或許對東鄉侯來說,花錢是粗活,學醫不是。

就沖東鄉侯這么招惹崇國公,要是沒有醫術傍身,估計都難活過一年半載。

等謝景宸和蘇錦走后,楚舜四個坐下來,一人拿了一錦盒,看給他們安排了什么活。

看著手中的紙,楚舜扶額道,“大嫂真厲害,賣炭都賣出這么多花樣來。”

“我的是蜂蜜,”南安郡王道。

“怎么用蜂蜜,那不是吃的嗎?”北寧侯世子好奇道。

“不知道啊,紙上是這么寫的,楚兄不是說大嫂吹牛清新脫俗,與眾不同嗎,這上頭吹的可是天花亂墜,”南安郡王笑道。

“未必是吹牛,”楚舜道。

其他人都瞅著他,楚舜看了眼修建了大半的天香樓。

就沖這開鋪子的陣仗,也得有幾分真本事啊。

別的不說,東鄉侯敢揍崇國公,敢搶他的鐵騎,那些派去刺殺的刺客有去無回,就知道東鄉侯府不是好惹的。

身為土匪,大嫂容貌比大家閨秀有過之無不及,說明她們保養的好啊。

“有沒有用,找個人試試不就知道了?”楚舜道。

“找誰試?”南安郡王問道。

楚舜幾個望著他。

南安郡王覺得手里的秘方有點燙手,“拿我母妃試,我怕她打死我。”

“都是吃的,涂在臉上,最多沒有效果,應該不會有害的,”北寧侯世子道。

“那我回去讓我母妃試試,你們也一樣,”南安郡王道。

鎮國公府,牡丹院。

屋內,南漳郡主躺在貴妃榻上,丫鬟拿了美人錘幫她捶腿。

一旁小丫鬟在稟告皇上去崇國公府探望崇老國公的事。

崇老國公氣的吐血,皇上去探望,這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足為奇。

但聽到崇老國公讓皇上不要罰東鄉侯,南漳郡主的眉頭就擰緊了。

趙媽媽驚訝道,“看到東鄉侯府大少爺,老國公怎么會那么激動?”

南漳郡主也想不明白。

趙媽媽望向南漳郡主,“東鄉侯府大少爺不會是……?”

她懷疑東鄉侯府大少爺就是崇老國公丟失的嫡長孫。

能讓崇老國公激動的,大概也只有他丟失在外的嫡長孫了。

“不可能,”南漳郡主冷淡道。

雖然不知道十五年前,到底是誰要除掉他們母子,但崇國公府大太太挨的那一刀,再偏半寸,她就一命嗚呼了。

連她都殺了,還會放過一個孩子嗎?

從懸崖底下找到的衣裳的確是崇國公府大少爺的,就算崇老國公再不愿意接受這樣的事實,也改變不了。

當年崇國公世子死的不明不白,他入土不久,妻兒又出事,把崇國公推到風頭浪尖上。

就連她都懷疑是他下的手,但崇國公矢口否認,此事與他無關。

其實想想,南漳郡主也覺得他不會這么沖動。

長兄一死,誰還是崇國公的對手?

想除掉他們孤兒寡母有的是機會,何必急于那么一時半會兒?

除掉大少爺就算了,為何要殺崇國公府大太太?

疑點重重。

只是崇老國公追查兇手十幾年,一無所獲,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雖然篤定蘇崇不可能是崇老國公的孫兒,但崇老國公看到他很激動,不可能沒有一點原因,這事一定要查清楚。

“這些事有崇國公操心,不必管太多,我要你辦的事辦的怎么樣了?”南漳郡主問道。

“郡主放心,我已經派人盯著了,這回一定要了那丫鬟的命,”趙媽媽道。

“盡快辦好,拿那丫鬟的命讓壽寧消氣。”

“是。”

南漳郡主緩緩閉上眼睛,任由丫鬟繼續給她捶腿。

沉香軒內。

蘇錦回屋,杏兒跟在身后,一旁小丫鬟過來問,“大少奶奶和大少爺吃過午飯了嗎?”

“還沒有,”杏兒回道。

“快點讓廚房做好端上來,”杏兒催道。

“大少奶奶餓了,就吃兩塊糕點墊墊肚子,飯菜一會兒就送來,”丫鬟道。

等杏兒進屋,蘇錦已經拿了糕點在啃了。

謝景宸在喝茶。

蘇錦拿了塊糕點遞給他道,“你不吃嗎?”

“太甜,”謝景宸沒接。

“這還甜啊?”蘇錦挑眉。

杏兒走過來,蘇錦隨手把糕點遞給了杏兒。

杏兒吃的津津有味。

吃了一半,蘇錦拍腦門道,“我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給忘了。”

杏兒看著她,囫圇不清道,“姑娘忘記什么事了?”

“我的鋪子還缺一個大廚啊,平素糕點少不了,要是大家想吃飯,也得有人做菜,”蘇錦道。

“姑娘考慮的真周到,府里廚子多,送一個去就是了,”杏兒道。

謝景宸扶額,“還是另外招一個廚子吧。”

“廚子里的廚子不夠了?”蘇錦問道。

“府里的廚娘關系錯綜復雜,進了東鄉侯府,想出來不容易,可在你的鋪子上就未必了,”謝景宸道。

蘇錦愣了愣。

“你說的對,要是不小心放了一個心懷叵測的在我的鋪子上,確實不好,就是不知道廚藝好的廚子好不好招?”蘇錦啃糕點道。

“不容易,”謝景宸道。

京都權貴云集,廚藝好的廚子那是供不應求。

“咱們可以招御廚啊,”杏兒道。

“上哪兒招御廚?”蘇錦失笑。

“宮里啊。”

這是打劫皇上上癮了嗎?

蘇錦一臉黑線。

不過杏兒接下來說的話,讓她覺得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夫人說皇上經常砍御廚的腦袋,咱們在御書房外等著,皇上生氣的時候,姑娘進去求情,皇上肯定就把御廚給姑娘了,”杏兒道。

“我娘怎么知道皇上經常砍御廚的腦袋?”蘇錦奇怪道。

“上上上回,姑娘進宮的時候,碰到御廚做的菜不合皇上胃口,皇上氣頭上要打御廚,還是姑娘幫著求情,皇上才饒了他。”

“回侯府之后,夫人問起來,姑娘還說皇上兇殘,菜做的很好吃了,還要砍人家,就夫人做的菜,長兩百顆腦袋都不夠皇上砍的。”

“夫人瞪著姑娘說伴君如伴虎,一年里,皇上少說也會砍五六個御廚的腦袋,咱們去御書房外守著,肯定能等到,”杏兒一臉篤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