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少將仙妻-第4725章 大結局
更新時間:2020-08-13  作者: 唐建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重生之少將仙妻 | 唐建蓉 | 唐建蓉 | 重生之少將仙妻 
正文如下:
第4725章大結局

一聽齊懷玉下令,分身們立即將各種不同屬性的攻擊不斷打向陣法之中的蓮臺,將蓮臺的防御罩打得晃過來晃過去,但它就是不破。

這一攻擊,就攻擊了五天。

唐南晞不時出言諷刺一下齊懷玉,說她做無用功,說她的蓮臺無法攻破,但實際上,她的心中卻是非常焦急,因為,齊懷玉的分身們基本上都在元嬰之上,攻擊力不非常強,蓮臺每受一次攻擊,就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蓮臺中間插的仙石能量快耗盡了。

但是,她卻不敢換新的仙石,因為,仙石一旦撤下來之際,蓮臺的防御罩將會在仙石交換之時有一個時間段沒有防護。

這是所有使用能量石的靈器仙器的共同弊端,但在平時,仙石能量耗盡換新仙石的這個過程,可以調取主人的能量來為蓮臺提供能量,因此,這個缺點可以忽略不計。

但是,她現在所置身的大陣里,卻辟屏蔽神識的,一旦蓮臺停止運轉,她的神識也就不能用了,沒有神識,她連自己的靈力都無法調用。因此,也就注定了換取仙石的那一刻,蓮臺的作用會失效。

雖然那個時間段很短,但齊懷玉十八個分身一直在不間斷地攻擊,在新的防御罩升起來之前,蓮臺經得起攻擊嗎?自己經得起攻擊嗎?

一旦防御罩隔絕罩失效,她就置身于大陣之中,神識無法使用,沒有神識,也就無法撐起自身的防御罩!

而齊懷玉就是打著這個算盤。跟唐南晞接觸過后,她便知道,想要讓她自己獻出神性是不可能的了,更何況,葉龍等人已經被她救走,想要她的神性,只能強取了她要耗盡唐南晞的蓮臺能量!

齊懷玉想著,只要防御能量一耗盡,那就是唐南晞死亡之時。就算她手中還有供蓮臺使用的能量石,她也要在她換能量石之時,將她殺死,就能逼出神性!

齊懷玉眼看著蓮臺的防御罩晃動越來越厲害,心中非常高興:“唐南晞,你還是老實將神性。交出來吧,我可以饒你不死。”

獻出來的神性跟逼出來的神性自然是不同的,獻給出來的神性,她才能用得安心,保證她能修煉成神。但逼出來的神性,她不敢打保票。

“你做夢!”

唐南晞心中其實也是萬分著急,本來,以大陣對蓮臺上抽抽能量的速度,她估計蓮臺上的仙石能夠使用一個月,但她也沒料到,齊懷玉居然帶著十八個分身來攻擊蓮臺,蓮臺必須不斷從仙山里抽取能量防御和反擊。

因此,原本預計能用三個月的仙石能量,居然五天多六天不到就要耗盡了。

她只能作好準備,放出神性之光作防御,然后在蓮臺中心的仙石耗盡能量之時快速換取。但神性之光,也必須要用神識來御使。不知道,到時候,被屏蔽了神識的神性之光能不能護住自己。

還有,不知道這個陣法能不能吸收神性?

她實在沒有把握,但目前來說,便只能先試一下看看。

唐南晞試著將神性伸出蓮臺之外,她發現,神性伸出大陣之后還能使用,只是,那大陣居然連神性能量都能吸收。她怕了,這可是神性啊,被吸光了,她哭都沒地方哭去。連忙又將神性收了回來。

看來,依靠神性的保護并沒有大用啊。

眼看著仙石快要耗盡,唐南晞越來越焦急。一旦陣破,齊懷玉絕對不給自己換仙石的時間。

而齊懷玉見到唐南晞的蓮臺防護罩變得越來越薄,大為興奮:“孩子們,給我打,用力進攻,她的防護罩馬上就要被攻破了,今天只要能得到整幅神性,我放你們自由!”

齊懷玉的分身跟南萌玉的分身不同。

南萌玉的分身,第一個是云姜,那是在吞噬入侵者之后身體無法承受太多的神魂能量而分出來占據云姜的身體而得。之后眾多的動物分身,也是無奈之下的選擇,只有唐南晞這個分身,是她想要有一個萬一失去肉身之后所用的備用分身。

但無論是什么形態的分身,本尊跟分身之間都有點類似于心靈相通的姐妹似的存在。

但齊懷玉的分身,每一個都是分出來就分斷靈魂,但本尊與分身之間卻是一種主人與仆人之間的存在,因為,主身為了對他們絕對掌控,當然也是為了避免分身噬主,在分魂投胎之時,給每個分身都下了靈魂禁制,因此,本尊對分身有著絕對的掌控。

本尊需要突破,就會將分身召喚而來,吞噬分身來突破;本尊受了傷,需要一個分身來給她療傷,那個分身就得犧牲自己的能量給本尊療傷。如果傷重,甚至將分身的能量完全榨干,連靈魂也被吸收。

可以說,這些分身哪怕修煉到了大乘期,甚至飛升了,依然是沒有自由的。

因此,每個分身自從本尊分魂投胎的那天起,最大的愿望就是自由,成為一個完全的人。

此時,聽到本尊許諾,只要完成任務,就能獲得自由,哪還能不出死力?

于是,更大的攻擊波不停歇地攻向蓮臺,不讓蓮臺有一絲的間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可以肯定,一旦蓮臺的防御罪破,蓮臺上的人肯定會被這些的合力殺死。

唐南晞心中暗暗叫苦,難道,今天她真的要死在這里嗎?

如果人死了,靈魂能不能逃出去跟本尊融合?如果連靈魂都逃不出怎么辦?

還有,如果本尊來了,又得不到自己發出去的信息怎么辦?那樣的話,她的本尊,極有可能會步她后塵!

正當她擔心本尊的時候,忽然就聽到咔咔的聲音,蓮臺的防護罩要破了。她咬著牙,將神性披滿全身,準備一旦陣破,就頂攻擊換仙石。

就在此時,忽然就聽到空中一聲大響,緊接著便聽到一陣猛烈的術法爆擊聲音,夾雜著雷擊的聲音。而那些分身的攻擊,也停頓了一下。

唐南晞原本以自己這下死定了,沒想到會有人趕到,這簡直是救了她一命。她連忙趁機迅速換上仙石,不等蓮臺的防御罩重新升起,便抬頭看向半空。

結果,正好看到本尊南萌玉和顧東行正從遠方而來,人還沒有趕到,手中便不斷向著齊懷玉和她的分身們發出攻擊。

她明白了,應該是本尊南萌玉和顧東行看到了她在大陣里被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因此人還耒到,攻擊先到了。也多虧他們發出的攻擊,吸引了齊懷玉和她的分身們,這成讓她不但躲過一劫還再度將蓮臺插入了仙石。

只是,她暫時脫離危險,馬上就想到了本尊的危險,當初,她就是離開大陣還有十幾里,也同樣被陷入了大陣,而出時,本尊已經況雷山有三十里里,她連忙運足丹田之氣大聲喊道:“本尊快停止前進,神陣詭異,會陣外陷人,陣內屏蔽神識。”

聽到唐南晞的喊聲,本尊南萌玉和顧東行連忙停止了前進的腳步,此時,他們離開大陣還有二十多里。聽到唐南晞說陣內屏蔽神識,他們便明白了,不能動用神識,便無法勾通空間,一旦進陣,他們的空間優勢便不存在了。

唐南晞正在慶幸,然而,齊懷玉卻突然跳入了陣法之中。下一刻,陣法之中便伸出兩只能量大手,向著南萌玉和顧東行抓去。

唐南晞大吃一驚,之前,她還是陣法周圍布置了陣外陣,之前并發動,等人進入之后隱匿陣法才啟動,將她納入了陣法當中。

可眼前的情況是什么,這陣法居然還能伸出能量大手去抓人?

這是什么逆天陣法?

她只能大喊:“本尊快跑!不要進陣,陣內屏蔽神識。”

一邊喊著,一邊御使著蓮臺沖向齊懷玉跳進陣法之處,想要找到齊懷玉,干擾她的行動,避免她將本尊兩人抓入陣中。

南萌玉和顧東行聽到唐南晞的喊聲,連忙回頭要跑,然而,但他們剛剛回身,便覺得前路居然有五根山柱擋住,那分明是一只手掌,兩人連忙換個方向,但另一個方向也同樣出現了五指山柱。

一個晃神之間,除了進入大陣的方向,其他任何方向都被五指山柱給攔住了。

“真是欺人太甚!”顧東行俊美如神的臉上露車一絲冷色,一伸手,一個又一個的雷打在那五指山柱上,那五指山在顧東行的狂轟爛炸下,終于崩蹋。但一座五指山崩踏,緊接著又是一陣五指山升起。

顧東行只好再次發出雷擊,這樣一座又一座的五指山崩蹋,終于炸開一條路,顧東行連忙拉著南萌玉沖出五指山的包圍。

雖然沖出了五指山的包圍之中,但兩人的心情都不好受,他們是來救人的,明明看到唐南晞在陣法里,卻救不出來,還差點也陷在了陣法里。

那陣法也是實在是詭異,遠了無法救人,而近了,又會被人抓進陣法,他們要怎么才能救出唐南晞?

兩人正在苦惱怎么救人,南萌玉忽然喊了一聲:“老公,你回頭看看。”

顧東行回頭一看,就發現那雷山就在后面不遠處。他們明明飛行了很遠,按他們的速度,應該早已經遠離雷山才對。

可是,雷山似乎就在他們的后面不遠處。

“糟糕,咱們陷入陣法里了。恐怕,剛才那五指山陣就已經是陣法里了。”

但下面分明是一片農田,他們還在農田上方飛行。

“我聽得剛才唐南晞說,陣法里屏蔽神識,咱們試一下看看。”

兩人都試了一下查看戒指,果然,戒指已經無法勾通了,再勾通小世界,小世界也同樣無法聯系。

兩人不由苦笑:不用說,他們已經被拉入了陣法之中。下面的農田,不過是幻象而已。他們的“神識

”所看到的,不過是陣法讓他們看到的罷了。

“怎么辦?”南萌玉苦笑著看顧東行。

“別怕,有我在呢。”顧東行不再用神識,而是用肉眼查看周圍:“似乎,這個陣法并無殺氣。”

他的話剛落,就聽到唐南晞的聲音響起:“本尊,陣法里能吞噬一切能量,如果你們進陣了,就向我靠攏,我的蓮臺能將陣法隔絕在外。”

兩人又是一驚:什么,能吞噬一切能量?

仔細感應,果然感覺身體里的能量在向外逸出,雖然很慢,但很可怕啊。

連忙拿出靈器飛舟,想要進入,卻發現飛舟根本就打不開。

之前為了更好的駕馭陣法,齊懷玉和她的十八分身一起進入了陣法中心,陣法里的一切,都逃不過她的眼睛。聽到唐南晞的話,哪里愿意讓他們匯合?

連忙命十八分身:“給我攻擊新進來的兩人。”

他們所在的陣法中心是一個陣法的真空地帶,不受陣法影響,卻又能將攻擊發出。

那些分身們立即對南萌玉和顧東行發出攻擊。

齊懷玉的分身們能看得到南萌玉和顧東行,而南萌玉和顧東行卻看不到他們,而且,兩人的的神識不能出體,無法提前查看避開,往往是攻擊差不多臨身才發現。幸好兩人除了法修,還是武修,身體速度非同一般,但盡管如此,齊懷玉這些分身都是元嬰后期到度劫期的功力,十八位分身的密集攻擊還是讓他們躲避得非常狼狽。

好幾次南萌玉都差點被擊中,被顧東行拉著險險躲過。

但總有些攻擊躲不過去,很快地,兩人身上的法衣就被攻破了。

他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只能挨打,不能還擊,這挨打還是被關著挨打,這憋悶的心情可想而知,但卻毫無辦法。

又一波攻擊向南萌玉的心胸,她連忙左閃身躲過了,卻不想躲過了正面的一波,卻躲不過左邊的一波,實在是那十八分身的攻擊太過密集。此時再閃已經來不及,且無論微前后左右閃,都有攻擊波到來,她心中苦笑一聲,這一次恐怕躲不過去了。但下一刻,就聽到一聲悶哼,那攻擊被人擋住了。

不用說替她擋住攻擊的人正是顧東行了。

“老公你怎么樣?”南萌玉顫聲驚叫。

“我沒事!”顧東行安慰她。他替南萌玉擋住的是齊懷玉的攻擊,一個大乘期的攻擊,怎么可能沒事?

然而,他的聲音未落,又一波攻擊沖擊而來,南萌玉連忙要推開顧東行,但顧東行哪里肯讓開?他寧愿自己受傷,也不愿意讓南萌玉受傷。

但這一次,攻擊并未落在他們身上,而是聽到了遠處的一聲慘叫。

緊接著,一片陰影落在他們的面前,兩人抬頭一看,就發現一只蓮臺擋住了攻擊,蓮臺上,一個美麗的姑娘驚急地朝他們叫道:“快上來!”

不用說,這救了他們的人正是唐南晞御使的蓮臺,而剛才那聲。

唐南晞在發現齊懷玉發動攻擊之后,就知道本尊他們有危險,不再去尋找齊懷玉,而是御使著蓮臺順著攻擊的方向飛來。幸好,及時救了本尊兩人。

南萌玉拉著顧東行,爬上了蓮臺,唐南晞連忙將蓮臺關閉。

齊懷玉見唐南晞將顧東行和南萌玉救到了蓮臺上,氣憤得捶地:“南萌玉,你躲在烏龜殼里算什么事?你有本事就出來,跟我單挑!”

要是他們沒有蓮臺,哼,他們可就任由自己想砍就砍,想殺就殺了。

南萌玉冷笑:“你有本事別用這個陣法啊!”

齊懷玉想到這個陣法原是南萌玉的遠古前世的,以為南萌玉是諷刺她,便哼了一聲:“你管我用什么,能困住你便是。你還是老實將神核交出來吧。”

“想要神核,你做夢。老實告訴你,沒有神核,你永遠成不了神。”

齊懷玉大怒:“給我打,不間斷地打,我就不信,把他們的蓮臺能量耗盡,看他們還能不能躲在烏龜殼里!”

南萌玉發現,那些攻擊落在蓮臺上然后還會順著攻擊而來的方向返回去,她大為驚喜:“南晞,你這個飛行法器好厲害啊。”

唐南晞大為得意:“那當然,這個可是仙器。”

仙器啊,南萌玉在唐天香的禁靈空間里得了一大堆儲物戒指,里面有不少仙器,但是,她用不了。

唐南晞說:“一般的仙器,咱們凡間修士用不了,但這個仙器是西王母賜給我的,她幫我認了主,讓我能夠使用。這次多虧了這個蓮臺,否則,別的法器也好寶器也好,靈器也好,沒有神識都打不開,就算打開了,也經不起齊懷玉和她的分身們的攻擊。只有這個仙器,不但能夠擋住攻擊,還能把攻擊反擊回去。

對了,這個我開啟了隔絕陣,在里面可以打開戒指呢。不過,就是有一點不好,它是用仙石作能量供應的,能量耗盡之時,換仙石會有一小段時間沒有防御陣的保護。”

想到連本尊這樣已經可以破界飛升的大乘期修士,剛才都被齊懷玉和她的十八分身打得負傷,如果是換了自己被齊懷玉的攻擊落在身上,恐怕只要一擊就會死亡吧?

想到他們兩個剛才受的攻擊,她看向剛才替了南萌玉一波攻擊的顧東行,這才發現他的臉色不對:“你們剛才受傷了吧?”

南萌玉這才發現顧東行的不對,心頭大驚:“老公你怎么樣?我真該死,你替我擋那一下——”她還以為,只是那些分身們的攻擊應該沒有那么要緊,顧東行又將鴻蒙訣煉到了武尊,身體非常強悍,應該就是一點皮肉傷,服用一顆生肌丹就行了。

但看這情形,似乎有點不妙。

“本尊你快帶顧東行進小世界療傷吧,這個蓮臺還能撐幾天。”

南萌玉也不矯情:“那你先頂住吧,我送他進去。”

只有南萌玉小世界里的茅屋有時間陣法,因此,必須南萌玉親自送他進去。而且,她也不放心他的傷,想要看過之后才放心。于是,兩人閃身進入了小世界,進陣法屋里療傷去了。

他們這一進去,轉眼又是三天。

這三天里,齊懷玉命十八分身一刻不停攻擊蓮臺,眼看蓮臺上的仙石能量又耗盡過半,唐南晞很有些焦急。

這三天時間,她放了好幾個傀儡出去,探索齊懷玉的陣中陣,只要找到了,沖進去,就能跟他們直接肉搏,扭轉這種只能挨打,卻無法打對方的局面。

然而,她將身上的傀儡都放盡了,依然沒能探到齊懷玉的藏身之處。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放出的骨傀儡身上的能量,全部都被大陣給吸取。而且,大陣吸取了骨傀儡上的鴻蒙能量之后,居然慢慢開始修復起來。

三天后,南萌玉終于出來,但是,顧東行卻沒有出來,他受的傷很重,齊懷玉那夾雜在分身的各種攻擊之中的一擊非常歹毒,里面有著破壞能量,一直在破壞著顧東行的身體。幸好,南萌玉不是普通的修士,她的醫典里有著怯除異種能量的方法,因此,她才在小世界的茅屋里替顧東行怯除黑位能量。

南萌玉的時間陣法已經到了一百倍,他們在里面三天,就等于是三百天,兩人身上的傷都已經全好,出來跟唐南晞并肩作戰。

唐南晞將自己這幾天放出傀儡查探齊懷玉藏身之處的事說了。

“只要找到她的藏身之處,咱們就處于同樣的地位,不怕她了。只可惜,她和她的分身們躲在陣法之中,我怎么都找不到她。”

南萌玉心中一動,找人,在沒有神識的情況下,人哪里比得過動物?

她剛要放出鴻蒙玄蜂,唐南晞又說:“我曾經放出了幾百只幻蝶,但全部失聯了。”

南萌玉噢了一聲,倒是不好再放玄蜂了。

不過,那契約的靈寵,因為神識被屏蔽無法聯系到,但若是放出分身呢?

南萌玉在烏龜世界里的神龍空間里,可是占據了幾大蟲族的王分身。這些分身最強悍的是身體,它們是鴻蒙之身,普通的靈氣傷害對它們無效。當初南萌玉殺他們,用的還是神識攻擊。因此,抹殺了它們的靈魂,身體卻依然完好,南萌玉才想到分神占用它們的身體。

下一刻,蓮臺上便出現了一只十多米直徑的白色蜘蛛王,一只狗那么大的赤鐵玉王,一只比差不多同樣大小的玄毒蜂王,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蟲族之王。

原本,這些鴻蒙之物不是這個世界之物,是不能出現在這個世界的,但是,因為這個神陣的屏蔽性,這些鴻蒙之蟲并沒有感受到被排斥。

它們爬出了蓮臺,然后向著四面八方迅速爬去,探索整個大陣。

南萌玉放出鴻蒙蟲王的分身之后,三人就等著鴻蒙之物的回復,南萌玉下令,只要找到了齊懷玉的藏身之處,直接上手咬死。

齊懷玉的十八分身還在攻擊著蓮臺,忽然,她從大陣的控制臺上發現了幾種生物,大為震驚:這一界,怎么會有這樣的生物?而且,憑她萬年的記憶,很快就認出了這些動物都是身帶鴻蒙之氣。

她連忙命令十八分身:“快,分出一部分打那些蜘蛛螞蟻之類的大蟲。”

那些分身連忙攻擊那些蟲王,卻發現,他們的攻擊,對那些蟲基本無效。

“這——”齊懷玉大驚,這個南萌玉居然有不怕靈力攻擊的鴻蒙之蟲!如果不是在大陣中,恐怕,她現在也只能落荒而逃了。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好現象:神陣盤正在自動修復。

其實之前,唐南晞放出骨傀儡,神陣就吸收了那些骨傀儡身上的鴻蒙之力,就已經開始了修復,只不過,那個速度很慢,齊懷玉沒有發現而已。如今,這么多鴻蒙之物出現,神陣吸收了更多的鴻蒙之力,自然加快了神陣的修復。

齊懷玉幾乎要大笑起來:“南萌玉啊南萌玉,你以為你有鴻蒙蟲王就能戰勝我了?只要神陣盤修復好了,大陣會更加厲害,就等于加速了你們的滅亡。”

她指著蓮臺:“別理那些蟲子了,它們找不到我們這里,給我對著蓮臺打!”

一道道攻擊朝著蓮臺而已。

唐南晞看了一眼蓮臺的仙石,驚恐地發現,仙石的能量快要耗盡了。

“怎么回事,之前的仙石用了六天,為什么這次的仙石還不到四天,就快耗盡了?”

南萌玉看了一眼:“大概是因為他們的攻擊太厲害了,仙石要反擊,所以能量消耗也加快了。要不,你把仙石給我,換仙石之前,你進入小世界吧,我們硬扛一波攻擊沒事。但你恐怕不行。”

唐南晞自然不會硬扛,同意了。

然而,當她想要從納物珠里拿仙石時,卻發現,納物珠打不開了。

“不對啊,納物珠怎么會打不開呢?”

她再勾通小世界,又發現,小世界也勾通不到了。

“不好,小世界進不去了。”

南萌玉連忙試自己,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她不由苦笑:“恐怕,這是神陣的另一個功能被齊懷玉發現了。”

卻原來,齊懷玉的神陣修復了部分之后,開放了一個“域”的功能,即在陣法內形成一個“域”,“域”內的一切,都由陣法所有者掌控,屏蔽的功效加強了。

之前唐南晞他們還能在蓮臺的隔絕陣內暫時屏蔽陣法的功能,如今卻是不能了。

甚至,連納物珠這種用精神力打開的儲物裝備都打不開了,而之前唐南晞雖然將仙石拿了出來,但也僅僅只是轉移到納物珠里,如今納物珠也不能用了,仙石也就無法拿出來,也就是說,蓮臺沒有仙石可用了。

“快,用神性覆蓋全身。”南萌玉說:“希望蟲王分身們能盡快找出齊懷玉!”

唐南晞連忙用上自己的神性之光,覆蓋了全身。雖然神性之光的能量也會被吸收,但此時,顧不得了,先保住命再說吧。

三人剛將神性武裝全身,蓮臺上的仙石就耗盡了最后一絲能量,波的一聲消散了,這陣法一收,露出了蓮臺上的三人和一間隨身屋。

“哈哈哈”齊懷玉大笑:“沒有了蓮臺陣法的保護,你們死吧。”說罷,按下了陣盤上的又一新出現的按鈕。

整個陣法之內,一陣威壓從天而降,三人只感覺全身重于泰山。唐南晞和南萌玉還勉強能應對,但顧東行雖然得到了南萌玉分給他的兩根神性,可畢竟不是神人,對神性使用不來,不能熟練應用神性之光的他很快就承受了大陣的威壓。

哪怕顧東行已經是度過雷劫要飛升的大乘期修士,依然無法抗住大陣的威壓。他的眼耳鼻舌七竊里都流下血來。

“南萌玉,交出神核,饒顧東行一命。”

南萌玉見到顧東行的樣子,心如刀割。

“神核,我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交出來。”

齊懷玉就知道,南萌玉的弱點就是顧東行。她得意地說:“神核,就在你的靈魂里,你的神識不能出體,但能夠內視,你馬上將神識回守你的識海,進入你的七魂六魄,每一絲魂魄里都有一個結點,那個結點就是神核。你把它們剝離出來交給我,我就放過顧東行。”

顧東行想說不要,因為他知道,就算南萌玉交出了神核,她也不會放過他們。

然而,他想說話,卻說不出來。因為齊懷玉將陣法的威壓,都調去壓在顧東行身上了。

南萌玉為了顧東行,只能答應:“我可以將神駭剝離出來交給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放過顧東行。”

她沒有說放過唐南晞,因為,她知道齊懷玉知道唐南晞是她的分身,因為她沒有求她放,齊懷玉也不可能放過她的分身,因為,放了她的分身,就相當于放過她了。

而齊懷玉絕對不可能放過她。

因此,她只要求放過顧東行。

“可以,只要你交出神核,我就放過顧東行。”

“你放心魔誓!”南萌玉進一步要求。

齊懷玉剛想說什么,南萌玉又說:“你不發心魔誓,我信不過你,那樣的話,我寧可神魂俱滅,也不會將神核交給你,更不會將天道賜給我分身的完整神性.交給你。”

想到能夠得到夢寐以求的神核,還有一幅完整的神性,齊懷玉答應了:“好,我發心魔誓。”

齊懷玉發心魔誓之后,南萌玉便按照齊懷玉的指指導去一點點將神核剝離。

只是,雖然早就預料到了剝離神核的過程會非常痛苦,但南萌玉還是沒有料到有這么痛。她慘聲長嘶:“啊——”

一些記憶碎片,在南萌玉的頭腦中放映開來——因為剝離神核,觸動了她的遠古前世的記憶。

原來,遠古前世的南萌玉是媧神身邊的弟子,當年神界因大戰而崩潰,很多神人失去肉身,媧神帶著大量失去肉身的神人落到地球,為了讓神人有個身體,媧神開始了造人,先是以動物造人,但那些動物造的人后遺癥太大,后來干脆以神泥按照神人的形象捏造出人。

將神人的神魂安置到泥人的泥丸宮之后,那些泥人都紛紛醒了過來,媧神又傳下修煉方法,讓那些以泥為身的人修煉,最后脫離泥身,再建神界。

神女南萌玉作為媧神身邊的大弟子,落入地球時神格碎裂,只勉強保持著身體不壞,被當地土著救回部落。

部落酋長顧東行愛上了神女南萌玉,一直暗戀酋長的部落巫師齊懷玉憤恨之下,趁著顧東行外出,殺死了南萌玉,奪了她的神格,還將她的神陣認了主。

酋長顧東行回到部落之后,發現了齊懷玉所做之事,找到巫師,跟她同歸于盡。

巫師齊懷玉轉世之后,依然帶著記憶,她利用神格修煉了幾世,卻一直無法成神。后來才知道她只偷到了神性,卻沒有得到神核,但神核緊密結合于靈魂,無法盜取,除非主人心神俱傷,無法維持靈魂,神駭才會出現,或者她本人心甘情愿地奉獻出來,她才能得到。

齊懷玉再次轉世,已經沒有了記憶,但讓南萌玉心神俱傷神核出現成了她的執念,于是,她糾纏了南萌玉和顧東行一萬年,只知道要離間他們,讓他們悲傷,卻每一世都失敗。

直到這一世,齊懷玉蘇醒了遠古前世的記憶,因此很明確地來找南萌玉要神核,向唐南晞要神性。

蘇醒遠古前世記憶的南萌玉終于停止了慘聲長嘶,她睜開眼睛,看向齊懷玉的眼中充滿仇恨:就是這個女人,在遠古時期就為了自己的神格,為了得到顧東行害了自己一條命。之后,又糾纏了自己和顧東行一萬年。

這仇恨,可真是比海還深啊。

齊懷玉見南萌玉突然不叫了,問道:“神核可剝離下來了?”

此時的南萌玉,已經知道,對一個神人來說,剝離神核就會魂飛魄散。因此,她看著齊懷玉不說話。

實際上,卻暗暗地勾通著萬象神陣的器靈。

見南萌玉不說話,齊懷玉便知道,南萌玉并沒有繼續剝離神核,她氣恨恨地指著被神陣威壓壓得七竊流血的顧東行說:“你還要不要他的命?”

南萌玉依然不說話。

齊懷玉指著南萌玉對顧東行說:“你看你看,這就是你愛了一萬年的女人,你把她當寶寵著,她可沒有將你的性命放在眼里。”

顧東行跟南萌玉萬年之情,自然不會被齊懷玉一句話就挑撥到,他在被威壓壓得雙腳直插地里,但依然頑強地挺立著,七竊因威壓而流著血,卻沒有吭一聲。

齊懷玉見他們兩人都不說話,不知為何,她心中忽然有些慌亂起來,恨恨地哼了一聲:“既然你們不知好歹,那就一起死吧!”

說罷,她狠狠地按壓下大陣的全面威壓按鈕:“爭了一萬年,最后的勝利者是我齊懷玉,今天你們就形神俱滅吧!”

是的,剛才為了讓南萌玉剝離神核,她按了威壓的一級按鈕,這一次,她打算直接將南萌玉三人壓死,然后讓大陣將他們的身體能量吸收,最后再吸收他們的靈魂能量,抹掉他們在這個世界的任何痕跡。因此,她按的是三級按鈕。

只是,三.級按鈕按下了,但已經失去蓮臺保護的南萌玉唐南晞卻并沒有半點被威壓到的跡象,就連之前被威壓壓得七竅流血的顧東行也不再流血了。

她終于驚慌了:這個陣盤不靈了?

齊懷玉雖然得了神陣的陣盤,但她靠著神性,僅僅只是煉化了第一道陣法,并沒有能夠真正認主。

作為神器,真正認主,必須由神核在器靈上刻上烙印。但她沒有神核,甚至,器靈都沒有出現過,她又怎么能真正認主?

因此,當南萌玉試著剝離神核,觸發遠古前世神女的記憶之時,大陣就感應到了主人的信息,對他們的封鎖就沒有作用了。因為,這個陣盤原本就是她的,她的神核信息一泄露,大陣便將她當作了主人,自然不會再對她有封鎖的作用。

她知道自己原本就是述陣盤的主人,馬上勾通了神陣的器靈,撤銷了齊懷玉對陣盤的指揮。

齊懷玉在陣盤上一陣猛按,但陣盤卻象是失靈了。

她驚慌了:“怎么回事?為什么突然失靈了?”

忽然,手中一痛,陣盤脫手而飛,她一抬頭,就發現陣盤居然飛到了南萌玉的手上。

“你,你對陣盤做了什么?”齊懷玉驚慌喊道:“把萬象陣還給!”

南萌玉冷笑一聲:“還給你?你似乎忘記了,這神陣盤的主人,是我!”

南萌玉一聲說出,下令道:“小萬,殺掉她!”

之前為了更好地控制陣盤,齊懷玉自身也在陣法之中,只不過,她和她的十八個分身全都在陣法主人的陣中陣里,那里原本是陣法的真空地帶,不受陣法的影響,又能指揮陣盤變化。

可此時,陣盤易手,她身邊護主的陣中陣便消失了——她和分身們不在受陣法保護。

聽到南萌玉說出“殺掉她”的指令,齊懷玉連忙喊道:“別別別,南萌玉,我不要你的神核了,我把你的神性還給你,你放了我吧。”

說著,從她的眼睛里飛出了二十七根神性,射向了南萌玉三人。

原來,她嘴里里在求饒,實際上卻是想要實施神魂攻擊。那二十七根神性早就已經被她煉化,每一根神性都都帶了她的神識,只要被她煉化的神性射入南萌玉的識海,南萌玉的神魂肯定會被射受傷,甚至魂飛魄散。

南萌玉身上只有六根神性,還分了兩根給唐南晞,分了兩根給顧東行,哪里能攔得住齊懷玉的神性攻擊?

唐南晞冷哼一聲,眼中飛出一張由一百零八根神性織成的網,攔在了南萌玉的身前,只見那二十七根神性全部被唐南晞的神性之網給攔住,并粘住了。

唐南晞大喜:“本尊,您的神性齊了。”

是的,南萌玉的神性正好是三十三根,早年旁觀前世取了六根,齊懷玉身上還有二十七根。齊懷玉這次也是孤注一擲,將所有的神性都用了出來,力求將南萌玉一擊必殺。

只要殺了南萌玉,這神陣就還是她的。

她哪里想到,南萌玉的這個分身居然會有一百零八根神,能織成一張網,擋住了她的攻擊。

南萌玉憤怒了:“小萬,滅了她和她的分身們,一個都不要放過!”

之前,她只是下令殺了齊懷玉,而這次,她下令直接滅了她。

“不,不要!萬象,我也是你的主人!你敢殺我,就是噬主,會被天道所棄。”齊懷玉大叫。

但萬象陣根本不理她的叫囂,發出一道光束,射到了齊懷玉身上,光束過后,齊懷玉就不見了,連一點灰塵都沒有留下。

最讓大家驚奇的是,齊懷玉一滅,她的分身們統統都倒下了。

唐南晞過去檢查了一下,發現他們的靈魂全部都消亡了,不過,他們的身體倒是還好,只是靈魂被滅了。

很明顯,齊懷玉為了預防分身強大之后反噬,因此給全部的分身都下了禁制,只要她這個本尊一死,分身就全部也跟著魂飛魄散。

不但如此,幾乎在同一刻,現任家天下房地產公司(香江)的總經理林子超、萌信集團公司現任總經理葉如飛、兵兵房地產公司(大陸)的總經理周天成、明鑫集團公司的總經理路由生、愛心醫院的現任總院長愛琳琳、愛心堂的現任總堂長曾微、萌萌幼兒園的現任園長肖蒙蒙,全部都在崗位上倒下了。

因為,這些人全都是齊懷玉的分身,可以說,齊懷玉奪到南萌玉的替身傀儡的控制權之后,除了玉竹集團的公司的總經理是請的外人,其他全部都是齊懷玉的分身。

爭了一萬年,糾纏顧東行南萌玉一萬年的齊懷玉,今天終于被南萌玉抹掉了存在的痕跡。

齊懷玉一倒,南萌玉馬上過去扶住了顧東行,拿出一塊濕巾,心疼地替顧東行擦掉七竅流出的血。顧東行今天可是兩次受傷。

顧東行:“老婆,我給你拖后腿了。”

南萌玉:“老公,若不是你給我擋了齊懷玉那一擊,恐怕你想拖我后腿,我都沒有后腿給你拖呢。”

顧東行:“老婆,你今天好漂亮,象一個女神。”

南萌玉:“老公,我本來就是女神。”

“呃,對對對,老婆你永遠是我心中的女神。”

唐南晞:你們是不是忘記了,旁邊還有一個我?

全書完

請記住本書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m.miaoshuwu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唐建蓉其他作品<<重生空間之光榮軍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