怙寵而嬌-第088章 為何
更新時間:2018-07-10  作者: 墨小蒔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怙寵而嬌 | 墨小蒔 | 墨小蒔 | 怙寵而嬌 
正文如下:
第088章為何

第088章為何

入秋的山內,并不似春日那樣生機勃勃。

東大寺的后山種著一片連綿到天際的楓林,遠遠看去一片紅火。

楓葉被雨水沖刷后,色澤更顯艷麗。

秋日秀逸,楓林更顯得脫離了世俗,將一切喧鬧都拒在林外。

伊之幽跟在祁嬰的身后,朝著柳行知住的小院走去。

柳行知的院子在半山腰,院外種著蘭草,透露出他的君子高潔的姿態。

院內種著幾顆墨竹,在陽光下清逸不俗。

她想起了在唐家二少爺的院內,也種著這樣的墨竹。

“你在這里稍等片刻。”祁嬰對伊之幽說,“我進去同柳大人通報。”

明明祁嬰的年紀都可以給柳行知做父親了,可他在對待柳行知的時候卻顯得十分客氣,更是把自己設在了一個極其卑微的位子上,像是柳行知的仆人一樣。

伊之幽忽略了祁嬰的怪異,點頭,“多謝祁大夫。”

祁嬰沒有再說什么,而是推開竹子制成的小門,緩緩地走了進去。

伊之幽開始斂了斂心緒,開始想祁嬰的古怪之處,得出了一個答案。

柳行知是知道她要來的,只是沒想到她會來的這么快。

所以祁嬰雖然愿意為她引路,卻也要去通傳讓柳行知準備一下。

這些人當真是看得起她……

不過伊之幽也清楚,他們看得起他是因為她是唐耀身邊的人,也是唐耀愿意施舍幾分信任的人。

她想明白了,反而是露出了笑容。

不過片刻,祁嬰便從屋內走了出來,“柳大人請你進去,晚些我來接你下山。”

伊之幽雖然年紀小,可畢竟是女兒身,不宜在柳行知的院子里呆太久,會影響柳行知的清譽。

伊之幽點了點頭,又一次謝過了祁嬰才走了進去。

柳行知對外宣稱自己已經看破紅塵,在東大寺代發修行。

可柳行知的屋內擺設的東西,件件看著素雅,但是價格也是不菲。

連柳行知用來熏香的白玉香爐,都用的極其上好的羊脂玉制成,拿出去至少也得換個幾百兩銀子。

“小屋簡陋,姑娘不要介意。”柳行知的聲音慈祥,容貌也是個和善的老人。

即使他的年歲已大,可眉眼里依舊能看的出年輕時候的雋秀。

柳行知的容貌和唐二爺有幾分相似,他們的氣質都很脫塵,仿若這塵世上的一切,都不能影響他們的情緒。

難怪這么多年,平陽城的人提起他的時候,言語里全是惋惜。

可惜柳行知生的再出眾,也終究抵不過歲月的淬煉,眼下的皺紋隱隱可見。

伊之幽的思緒卻漸漸飄遠了。

她想起了前世的謝良恬,那個人已經快四十的時候,笑起來依舊和小時候沒什么差別。

不過即使謝良恬老了,長的也比其他人更順眼。

她想,果然生的好連上天都會眷顧。

“大人客氣了。”伊之幽無視了柳行知為她倒茶的動作,便從袖口里拿出信函遞給他,“今日會冒昧前來,是因為六少爺掛念大人,讓我來送信。”

柳行知將茶杯放下后才去接伊之幽遞過來的信函,笑著說,“長光為何沒有親自前來?”

柳行知并沒有說六少爺也沒有說唐耀的名字,而是說了唐耀的字。

伊之幽眉眼里閃過一絲驚訝,轉眼即逝,“少爺尚在病中,怕過了病氣給你,故而沒有前來。”

本來噙著笑意的柳行知在聽聞這句話后,皺眉,“他怎么了?”

伊之幽并沒有打算隱瞞柳行知,她也想用這件事情試探下柳行知的態度。

畢竟,方才在提起吉氏的時候,祁嬰眉眼里流露出的厭惡顯而易見。

果然,她在說明唐耀的病情是吉氏故意為之的時候,柳行知的神情雖然從容,可手卻微微顫抖了一下。

他比祁嬰會掩藏情緒,可也做的并不完美。

“太太糊涂。”伊之幽嘆了一口氣,“所以老爺子禁了她的足。”

柳行知想了想,才回答,“三太太的確是糊涂,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長光向來心善,怕是不會計較這件事情吧。”

不得不說柳行知的確猜對了,唐耀壓根沒打算計較吉氏的算計,反而覺得讓吉氏袒露出心思的她,像是個惡毒的女人。

“你應該勸勸六少爺,所謂虎毒尚且不食子,三爺和三太太都太無情了。”柳行知繼續說,“有些人,當真不配做父母。”

柳行知的話有些重。

伊之幽挑眉,故作無奈,“正如柳大人您所言,六少爺心善,斷然不會計較這件事情的。”

她的意思也很明白,唐耀不計較,她怎么勸也沒用。

柳行知沒有說話,他將手藏在衣袖內,低著頭讓人看不清楚情緒。

伊之幽也沒有再開口,只是撫摸著茶盞,想方才柳行知的話語。

柳行知對唐家的態度太奇怪了……

即使柳行知再喜歡昔日的唐家二小姐,那么他對唐家也不該關懷至此。可方才柳行知對唐耀的關切,卻有些過了。

這世上的確有一見如故的器重,可卻不該是柳行知對唐耀的。

柳行知會遇見唐耀,明顯就是柳行知故意的,否則唐耀這種沉悶的性子為什么會出現在后山,還和柳行知搭話?

唐耀怎么可能不知道柳行知和唐家二小姐的恩怨。

但是這兩個人不但搭話了,而且柳行知還獲得了唐耀的信任,所以唐耀才會把她和他的事情告訴柳行知。

這也太怪異了。

柳行知居然對一個唐家人如此上心。

可偏偏對唐耀和顏悅色的柳行知,卻極度的討厭唐三爺和唐三太太,連柳行知身邊的祁嬰都被他的情緒影響。

明明聰慧的柳行知是個十分擅長掩藏情緒的人,卻在她和祁嬰面前絲毫不掩飾的表現出對三房的厭惡。

伊之幽撫摸著茶盞,想起了吉氏的所作所為。

她試著問,“柳大人可否見過三太太?”

柳行知回答,“見過。”

伊之幽皺眉,“大人認為三太太不安好心?”

柳行知笑,“你不是比我清楚嗎?”

“大人說的我糊涂。”伊之幽盯著柳行知,“大人是想告訴我,其實三太太不止不配為人母親,而是想讓六少爺和她撇清關系吧!”

她問,“為何?”

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