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夏-第一四四章 難過
更新時間:2019-08-25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妖夏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妖夏 
正文如下:
(文學度)

果然如李林所說,衛桓確實回來的很快,甚至比他預想的還要快。

“好了,解決了。”衛桓愉快的拍了拍手,蹲到盛夏面前,仔細看她,“沒嚇著你吧?”

“我沒事。”盛夏聽到衛桓一句解決了,松了口氣。

“那條蛇好象還有口氣。”李林示意衛桓。

“哪條蛇?老妙?”盛夏反應極快。

李林嗯了一聲,往后站了半步,讓出盛夏。

“老妙呢?”盛夏對著眼前堆起來的不算小的山,轉了一圈,這山圍了她一圈,是剛才衛桓和那個血鬼打架打出來的?哪兒來的這么多的土石?

“來,我們過去看看。”衛桓伸手給盛夏。

盛夏被李林一句還有口氣嚇的一顆心提到嗓子眼,看了一圈沒找到老妙,聽到衛桓的話,急忙將手塞到衛桓手里。

衛桓握住盛夏的手,牽著她的手往后攬在她腰間,幾步之間,就到了那一圈小山前。

這下盛夏看清楚了,那小山從上到下血肉淋漓,甚至能看到里面的一根森然白骨。

“這是老妙?”盛夏一聲尖叫,她想起來了,老妙是條巴蛇,米麗說過不只一回,老妙的原形小山一樣,這是老妙!

“別擔心,還有口氣,巴蛇這東西,有口氣就死不了,別擔心,你放心,有我呢。”衛桓急忙安慰盛夏。

“這怎么救?這么大,這一圈都是,都是傷口,這傷口都沒法包扎。”盛夏說著,放聲哭起來。

這么些年,老妙就是她的依仗和依靠,現在老妙傷成這樣,她腳底下踩的,是她的血,她站的地方……她甚至站在了她的肉里,她的骨頭就在她眼前。

“別哭別哭,肯定沒事,你放心,你看,這就好了。”衛桓一只手抱著盛夏,伸出另一只手,按在老妙那龐大無比的身軀上,一陣晦澀拗口到好象根本沒法念出來的吟唱由慢而快,橫在他們四周的小山一樣的軀體,在吟唱聲中迅速縮小,一直縮到一米來長,盛夏胳膊粗細。

“老妙,老妙!”盛夏直撲往前,對著蛇頭大叫。

“她傷得稍微重了點兒,現在聽不到,你別擔心,她肯定沒事,有我呢,還能讓她死了?別擔心,別哭,你放心。”衛桓拎起那條破破爛爛的蛇,柔聲安慰盛夏。

“老妙。”盛夏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捧著老妙,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被老妙這座肉山擋在外圍的米麗老常,以及趙明剛周局等人,眼瞧著一座小山眨眼沒了,米麗老常幾個長長松了口氣,老妙還能自己縮身回去,看來沒大事,趙明剛十分淡定,周局和他那幫人,目瞪口呆,敢情濱海這地面上,還有這么個怪物。

米麗老常幾個奔著盛夏直沖過來,米麗沖的最快,一眼看到尾巴被衛桓拎著,頭被盛夏捧著痛哭的那條蛇,一聲天哪,腳一軟,摔在了地上。

老常圓瞪著雙眼,奔著盛夏和那條蛇直撲上去,衛桓皺著眉頭,一口氣吹過來,吹的老常原地一個旋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小火和曲靈一前一后,小火瞪著盛夏手里那條蛇,一聲尖叫:“天哪!老妙!”

“老妙怎么啦?老妙呢?我怎么沒看到老妙?”曲靈拎著她那半只胳膊,一頭沖過小火,甩著頭到處看。

“那個就是。”小火一巴掌拍在曲靈頭上,難過無比的看著盛夏手里那條蛇。

“那個?老妙?啊?不是吧?這么小?”曲靈伸著她的胳膊過去,想撥那條蛇。

“你的胳膊!”淚水滂沱的盛夏先看到曲靈伸過來的半只胳膊,再看到她握著自己胳膊的手,和只有半只的另一只胳膊,猛一聲抽泣,再次痛哭起來。

“都沒事兒,她那胳膊長得出來,很快就能長出來一個新的,比原來的好,這條蛇也沒事,你放心,別哭,啊。”衛桓柔聲安慰好盛夏,沖小火抬了抬下巴,“你過來,拿著,把這個喂給它。”

小火屏聲靜氣上前,接過老妙和衛桓扔到她手里的一粒翠綠的藥丸,米麗已經爬起來了,急忙上前幫忙,掰開蛇嘴,把那粒藥丸塞進去。

“你過來。”衛桓招手再叫曲靈。

曲靈的興奮勁兒總算過去一點兒了,對著衛桓,那股懼怕好象比從前更加濃厚,幾步挪到衛桓身邊,低眉順眼的象只被雨水打濕的鵪鶉。

“給我。”衛桓示意曲靈將她那半只斷胳膊遞給他,拿到手里扔起換個方向,拿著手將胳膊送到斷口位置,斷口好象活了一般,肉絲彈出,眨眼間就結為一體。

“咦!”曲靈舞了幾下手,剛要興奮,一眼瞥見衛桓橫過來的目光,立刻就低眉順眼下去,垂著頭往后挪。

盛夏瞪著曲靈的胳膊,呆了片刻,猛轉身看向衛桓,“那老妙?”

“老妙跟她不一樣,傷的比她重多了,得一陣子,你放心,肯定能好,就是得多休息幾天。”

跟在最后,氣喘吁吁跑過來的鄧風來,直直的看著曲靈瞬間就恢復如初的胳膊,突然往后指著龍頭鎮方向叫道:“那里,好多人,斷胳膊掉腿,求你救救他們,小夏!”

憑著天生的那份直覺,鄧風來求到了盛夏頭上。

盛夏猶豫了片刻,看向衛桓。

“第一,咱們不該插手人界的事,第二,人太脆弱了,承受不了。”衛桓低低和盛夏解釋。

盛夏沉默片刻,沒再說話。

另一邊,趙明剛急急沖到李林身邊,扶著他往外走沒多遠,周局和孫瀚等人迎上來。

李林扶著趙明剛的肩膀站直,微微側身,指著身后仿佛剛剛經歷過幾萬噸的TNT變著花樣轟炸過的地方,“事情原委,你們大概比我們更清楚。”

周局臉色很難看。

“歐洲那邊,大約一直把卡維家族當成你們自己人,不過卡維家族好象不這么想,而且,他們不是和你們一樣,生于此長于此的生靈,他們來自魔界。”

李林好象話說的急了,緩緩喘了口氣。

“倒是那些妖,他們和你們一樣,生于此長于此,這兒是他們的家,你也看到了,那條巨蛇,用自己的身軀擋住了結界破裂噴出的力量,要不是她擋住,這方圓至少數十公里,生靈無存,那條蛇,就算給活下來,只怕也……唉。”

李林以一聲嘆息代替了后面的話。扶著趙明剛,艱難無比的往前走了。

盛夏她們回到小院時,已經將近中午了。

盛夏疲倦不堪的軟在椅子里,直直看著小火懷里的那條爛蛇。

衛桓讓她不要擔心,說老妙沒事,她不擔心了,可她很難過,難過的簡直想一場接一場的哭。

米麗的眼淚就沒干過,她跟盛夏不一樣,盛夏看著老妙成了一條小爛蛇難過,米麗是覺得老妙肯定活不成了。

老常一進屋就靠墻蹲在門旁邊,直呆呆看著老妙。

曲靈和小火一直緊挨在一起,這會兒被小火指揮著拿這個找那個,最后找了只大沙發墊子,上面鋪了床薄被,將老妙放上去。

曲靈蹲在旁邊,擔憂無比的看著那條破破爛爛的小蛇,越看越擔心,忍不住捅了捅小火,低低問道:“這是老妙嗎?你沒拿錯吧?”

小火狠橫了她一眼,沖衛桓用力努了努嘴,示意是衛桓拿的,曲靈脖子往下縮,不敢說話了。

“它肯定沒事,別擔心,放心。”衛桓耐心無比的寬慰著盛夏,“你放心,這條小巴蛇要是死了,就罰我再給你找一個,怎么樣?”

這巴蛇大約也就這么一條了,再找一條可比救活這條小蛇難太多了,衛桓這話,倒是真心實意。

盛夏抬起頭,直直的看著衛桓,片刻,擰過頭,示意米麗,“把電視打開。”

她這間廚房從屋頂吊了只電視,不過從裝好到現在,從來沒用過,這是頭一回。

米麗打開電視,電視里主持人聲音急促,背景一片混亂嘈雜。

濱海市東南龍頭鎮一帶,局部地震,特大地質災害,群眾受災嚴重……

盛夏呆呆看了一會兒,站起來,垂頭往外走,“我去睡一會兒。”

衛桓急忙跟出去,看著盛夏進了臥室,咣的關上了門,呆站了片刻,出來坐到廊下,心事忡忡。

阿葉有點兒不對勁兒。

文學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閑聽落花其他作品<<榴綻朱門>> | <<盛華>> | <<錦桐>> | <<玉堂金閨>> | <<君歸矣>> | <<秾李夭桃>> | <<九全十美>> | <<花開春暖>> | <<秾李夭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