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第兩千六百七十二章 初定(2)
更新時間:2020-10-26  作者: 六月浩雪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六月浩雪 | 勵志 | 家長里短 | 才女 | 獨寵 | 重生 | 六月浩雪 | 家有悍妻怎么破 
正文如下:
易安知道清舒想擔任女子監察司司長的,她怕清舒心里有疙瘩解釋道“清舒,你現在已經成為天下女子的標桿,所以你不能離開官場。你的位置坐得越穩,才能讓那些老家伙松口讓自家的姑娘入仕。”

有些家族里男丁沒有出色的,可因為社會的局限性哪怕家里的姑娘非常出色也從沒考慮讓她們撐起家族的重任。可清舒的成功讓這些人動搖了,只是朝廷沒動靜他們也還在觀望中。

清舒笑著說道:“這件事我在回來的路上也想過,只是沒有兩全的法子,這樣再好不過了。”

她心里清楚,想找個有能力的勝任女子監察司司長的人容易,但要找個替代她成為戶部侍郎的女子卻沒有。

易安點頭道:“你明白就好。你對女子監察司已經有了初步的構思,可以與蘭諾好好交流下。”

若是其他的事請蘭諾出山她是不會答應的,但這事關天下女子念書的大事,加上菏澤的事也讓她震驚所以一下就松口了。

清舒點頭道:“我出宮后就去找她。”

“再休息三天,三天后回戶部述職。”

清舒笑著說道:“皇后娘娘,我已經答應福哥兒這些天都會在家,等他府試完才回戶部。皇后娘娘,你可不能讓我食言。”

易安笑著道:“好吧,這次就給你破個例了。”

其實她為清舒破了很多次例了。

清舒一出宮就去找蘭諾,然后她將自己擬定的初步的章程交給蘭諾。不過時間緊迫,這個章程還是有許多不足的地方。

蘭諾接過去看了下非常高興,樂呵呵地說道:“我正在琢磨著該從哪著手,你這可是及時雨啊!”

清舒有些內疚地說道:“先生,你這么大年歲還要你來操勞這些事真是對不住了。”

這話蘭諾就不愛聽了,板著臉說道:“什么叫我這么大年歲了?我還年輕身體也好著,能干個十年八年。”

蘭諾今年六十五歲了,不過她一向注重保養身體很好。她當年從文華堂退下來并不是身體不好,而是年歲到。另外在文華堂當差那么多年,也想停下腳步休息下。只是忙碌慣了,真要停下腳步也不習慣。這次被皇后委以重任,她是干勁十足的。

清舒失笑,說道:“是,先生老當益壯還能干十年二十年。先生,等女子監察司成立了,咱們得那讓下面的人好好關注那些孩子。若是能找到幾個像郁歡這樣有著天賦特長的孩子,那是有益朝廷的好事。”

蘭諾點頭道:“你這個想法很好。文華堂本的特長班,這些年就沒好好利用,等女子監察部成立了咱們可得好好利用起來。”

文華堂的特長班都留著給關系戶開后門了,所以也沒培養出什么得用的人才了。不過以后若是用好了,還是可以給朝廷培養一批棟梁之才。

兩人聊了一會就到中午,清舒也就留在蘭家用飯了。

吃過飯清舒就要走,蘭諾舍不得說道:“難得過來一趟咱倆好好說會話,等吃過晚飯再回去。”

清舒笑著說道:“我現在要去祁家看望我姨婆,她老人家上個月就到了一直念叨著我。”

蘭諾聞言沒在攔著了,說道:“那你去吧!”

到祁家時祁夫人親自出來接她,親切地拉著她的手說道:“清舒,你可算是回來了,你姨婆啊天天念叨,念得我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清舒都有些受寵若驚,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熱情的接待。不過她也知道原因,當下笑著說道:“舅母,你跟姨婆身體可都還好?”

“好,都好,就是惦記著你。”

走到主院,清舒就聽到祁老夫人那洪亮的聲音:“清丫頭怎么還沒到呢?別是糊弄我吧?”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太祖母,咱們糊弄誰也不敢糊弄你啊!太祖母,你別著急,祖母跟清姑姑很快就會到的。”

掀開簾子,清舒進了屋就揚聲教導:“姨婆,我來看你了。”

將清舒拉到身邊,祁老夫人認真端詳了下后說道:“瘦了,氣色也不好,以后啊別在往外跑了。”

清舒笑著說道:“養幾天就好了。”

祁夫人在旁說道:“娘,清舒做的都是好事。這次去菏澤就揪出了許多的害群之馬,娘,咱可不能攔著她。”

清舒有些訝異地問道:“舅母你是怎么知道的?”

祁夫人笑著說道:“京城都傳遍了,說菏澤女學倒行逆施讓學生們學《女戒》《女則》等禁書,目的是要那些女子像前朝的女子那般遵三從四德。清舒你是不知道,這段時間我去參加宴會,每次提起這事大家都罵。”

能不罵嗎?誰沒有女兒了,讓自己嬌養大的女兒到夫家去當牛做馬誰樂意,這件事那些夫人太太都站清舒這邊的。

清舒聽到這事很高興,說道:“大家不贊同就好。”

這證明先輩們之前的努力都沒有白費,大家的思想還是發生了改變。不像前朝不僅男人,就是許多女子也教導自己女兒該遵三從四德。沒辦法,大環境如此不這么做只死路一條。

其實就是當下那些落后的地方也還是這種思想,好在京城等繁華富庶的地方在百年的潛移默化還是有很大的變化。

祁夫人說道:“當然不贊同了。誰家沒有女兒,就是沒生女兒將來也會有孫女,哪愿意自家的孩子去別人就被薄待了。”

前朝的那些女子也是沒辦法,整個世道都是如此,一個人不可能對抗整個世道。可現在不一樣了,雖還不能與男子平起平坐但總歸也有一定的自由。最簡單的就是遇到個狼心狗肺,狀紙遞到官府就能一拍兩散,而不用留在夫家受苦受難。

祁老夫人疑惑地說道:“你們在說什么,什么被夫家的人薄待?”

“前幾天跟你姨婆說了,估計又忘了。”

與清舒說完這話,宗氏又好脾氣地將菏澤女學的事重新說了一遍:“娘,清舒做的這是好事,咱們得支持她。咱女人也是人,不是阿狗哪能什么都由著男人。”

什么狗屁的在家從父,要父親是個混蛋也聽從?那不是讓自己往火坑里跳。律法都說父不慈子可以不孝,這些人竟倒行逆施實在可恨。

祁老夫人聽完后連連點頭,說道:“清舒,這事你做得對。這些看不得女人好的,就該都抓起來關進監獄去。嗯,下輩子也讓他們投胎為女人,然后被夫家虐待。”

前面那句話正常,但后面那句話,嗯,有點小孩子氣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六月浩雪其他作品<<重生之溫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