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別看戲-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蘭芷湯(下)
更新時間:2020-10-18  作者: 踏歌行人未停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修仙別看戲 | 踏歌行人未停 | 修仙 | 勵志 | 日久生情 | 踏歌行人未停 | 修仙別看戲 
正文如下:
所以寧夏此刻也是面上一本正經,但實際上是一臉懵地聽著對方提到的那些東西,努力著能聽懂對方的下一個問題。

不過對方說了一大堆,她倒是弄懂了這個“陀羅草換葫絮果”的結論。

據說方子最先那個配藥是葫絮果。可那二長老失敗后追本溯源,經過打量的考證和實驗最終發現很有可能就在這一味配藥中發生失誤才導致整副藥失敗,后考證換成另一藥性想同,有著同根同源藥性的的陀羅草,這才成功的。

而這種藥浴又有另一個雅名,喚做蘭芷湯。據聞這種藥浴配成之后會散發出一種猶如蘭草、白芷一般的香氣,人嗅之頓感精神振奮,有昏昏欲睡之感。

而云煙羅和蘭芷湯,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巧合。寧夏不得不確信對方知道一些事情。52文學

寧夏甚至有些忿忿地想到,果然天上不會這樣掉餡餅,想著好事也要知道這天下沒有這么多免費的午餐,背后也許還夾攜著什么麻煩事兒。

“兩位不必憂心,你們持有此令牌也就是我們第五家的貴客,我等是不會泄露有關閣下等任何有關的消息,亦不會作過多的探尋。”w8.RG

“只是這蘭芷湯在下倒是有所耳聞,想要提醒貴客一番。若聽過后兩位還不相信的話,就當危言聳聽忽略過去,不必放在心上的。”

如此一說寧夏倒是立馬起了些興趣。

原來這個藥浴方子沒有完全失傳,竟然能流傳到現在,也夠頑強了。

不錯,這個藥浴方子也來自于上古時期,夾帶在陣法傳承的主人的筆記里頭,寧夏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看到就記住了。

說來這個傳承的主人還真是一個隨心所欲的人,明明是個陣法師,但是筆記卻什么雜七雜八的都有一些,夾雜在陣法筆記里頭。寧夏看一截都要費很大勁兒分離這些幾乎是混在一起的字跡,當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而對比各種改頭換面的東西,這個方子能流傳至今竟還能維持原名不變,說實話也是一種本事了。而且當時寧夏把方子挖出來給元衡真君一覽,對方竟能認出大半原料名字來,不得不說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但是,對方有什么要提醒她的?難道其中的材料有問題?

“……先前我們主家一位長老也曾配置過這種藥浴,并以身試之,但一開始卻因此出現了一些問題,若非陰差陽錯,以其強悍的修為也差點要出大問題。”

方悅德說的這個人正是先前寧夏在第五家有過一面之緣的第五家二長老。對方正是這個丹方的持有者,他與寧夏不同,這個丹方是在一個秘境的殘碑中得到的。

自得到了這個方子后,這位癡迷藥方癡迷了一輩子的長者一直想要一試,多年后偶然下得到一些到了年份點絳草就立馬著手實驗。

只是對方在第一次驗藥的時候當即就出了點問題。當時他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藝高人膽大,直接上身試。

結果不知為何藥浴竟蘊含著極為厲害的毒性,饒是那二長老修為深厚也沒差點因為毒素失控爆體而亡。

猝不及防下,對方當即中了劇毒,花費了大功夫才勉強將毒素從身體里驅趕出來。但他也因此難受了許多天。

按說她有令牌,對方把東西給她就行,為何又要特意提這么一句?在修真界,看破說破可不是什么好作風,你不把它放到臺面上說沒有人會知道。

令牌是第五英給的,寧夏相信他不會在這上邊做什么手腳。

再說了,元衡真君說的沒錯,有他在不必怕什么。若是有人能越過他對她動什么手腳,那她其實也沒必要多做抵抗了,因為根本就無法反抗……

寧夏有理由相信對方特特提起這個定是有什么想跟他們說的。看看,連茶都是泡好了,還說沒有預謀?!

看來那分店的掌柜果然不只是過來傳訊而已,說不定在他們來之前已經好生交流了一番。

她其實不太懂藥,只會一些簡單的藥理,也只停留在辨認普通靈草上邊。

說實話,對方說的那些藥性相沖、替代、相克相生之后又牽引什么的,聽著就很復雜。寧夏能聽懂他說的每個字,但合在一起又有些弄不懂了。

故事里頭的對象,屢次實驗都失敗的藥浴方子才是他們最為關注的焦點。

這是一個有心人不畏艱險終于獲得成功的例子,但這個故事卻不是他們這次話題的主要關注點。

————立刻替換立刻替換——

寧夏去云島前曾經獲得了一扎點絳草,量不多,但也能配置半副特殊的藥浴,使人沐浴后生出一定的防毒效果。若是完完整整泡上三副,基本上能防御百毒,以及對許多奇毒都有一定的削弱作用。

后來她在云島又碰上了那位把龍吟草賣給她的小哥,兩人又作了一次交易。寧夏拿到了對方手上所以龍吟草。以這個量的話,配個四五副還有多了。寧夏怎么可能眼睜睜看著它們待在小黑箱角落鋪塵?

這就是方悅德想要提醒寧夏他們的事情。

“若是閣下想要配置蘭芷湯,切莫輕易嘗試,最好在有完全的把握的情況下再試。主家那位強者修為深厚亦數次陷入險境。望貴客知悉,若是最后出了什么問題,我等罪過就大了……”對方神色誠摯,似乎真的只是在善意提醒她們。

陀羅草和葫絮果屬于同根植物,都出自同一種靈植,七層蘆。未成熟時被稱作陀羅草,成熟結果后生出果實則是葫絮果。

前者是可抵御毒性的靈草,后卻是含著劇毒的果實。兩者因為某些原因,在上古時代不分株,都作七層蘆。因而可能流傳下來的時候寫法也有了出入。

“這又如何能怪道友。本座要代這孩子多謝道友的提醒,不然他日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就追悔莫及了。”

方悅德要說的點就在這個方子上。

“以陀羅草代替葫絮果?”寧夏皺眉。

那二長老最后能成功驗證這個方子正是采用了陀羅草換葫絮果的方法。

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