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啊小花仙-275幽閉的折疊空間
更新時間:2019-07-08  作者: 無爭三昧   本書關鍵詞: 科幻空間 | 未來世界 | 你好啊小花仙 | 無爭三昧 | 宅女 | 甜文 | 生存奇遇 | 萌系 | 魂穿 | 無爭三昧 | 你好啊小花仙 
正文如下:
王崇明在便簽上寫:倘或有人看見這條信息,那么請不要懷疑這片區域存在引力異常情況,請節省自動販售機里的食物和飲料,因為在你可能會被困很長時間,也可能之后還會有別人誤入,這些食物可以給你帶來一線生機。如果你是一個聰明的人,就相信我,節約食物,在原地等待。

(ps:給能理解狀況的人簡單的說明一下,只有在特定速度、特定的人和地球自轉及地轉偏向力共同作用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閉鎖空間持續的時間不會很長,但是如果身處于閉鎖空間的人未被及時觀測到,那么就會在地鐵站中繼續等待,會有極大的幾率見到下一個人,只要被更多的人觀測到就可以離開量子疊加態,而且地上部分時間流速過快,如果停留在地上,被觀測到的幾率會大幅降低,所以不要去地面上。)

江天衣恨不得給王崇明跪下了:“蒼天啊!!!!大師,大師原來你也被困在這里,可是大師已經出去了嗎??”

如果王崇明寫下的東西是全對的,那她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相信王崇明并在這里等。

她冷靜了一個小時之后爬上地鐵站地面部分尋找手機對比時間流逝速度,果然如她所料,在折疊的空間內,引力也不是均勻分布的,地上部分時間走的快,比地下速度快4個小時。

開始仔細理解王崇明的話:特定速度和特定的人。

那么說,容易被卷入量子疊加態的人是更容易整個進入折疊空間的,她之所以處于量子疊加態,是因為她在經歷復雜世界線的時候沒有被人觀測到,就像她昨天進入賓館房間后沒有人觀測她。

要是教授留下計算過程就好了,這樣她就能懂她是不是還橫跨了其他別的世界線。

江天衣繼續想:王崇明是怎么樣實驗得出他不是自我的疊加態而是進入折疊空間的????

江天衣啊了一聲:“石墨烯!大師手里面有石墨烯!!!”

可是她手上沒有啊!!!

王崇明還說了:在地鐵站中繼續等待,會有極大的幾率見到下一個人,只要被更多的人觀測到就可以離開量子疊加態。

祖宗,會有人找王崇明,因為他是極其重要的人物,他如果在上車時被人觀測到,那么想要從折疊空間里出去,尋找到觀測者出現就好了。

她這么普通的人,在學術界也只是一個剛剛初出茅廬的小姑娘,她還未曾在任何重要的峰會上露過臉,有誰會觀測她?會尋找她??!!!

林昊會發現她失蹤嗎?她不禁覺得有點絕望,她知道自己跟林昊相處的很愉快,可是他連上還未曾流露出任何動心的表情,自己又開始緊張了。

江天衣告誡自己繼續想!不要指望別人!靠自己!!!

她仔細思考王教授是怎樣來到這個空間的,她在思考對方是否已經離開了還是被鎖在盒子中,處于一個離開并未離開疊加態,還是他已經被人觀測到而離開了??

江天衣真的越想越失望,也許王教授已經橫穿了折疊空間數回,不然他不會留下便簽以提示后來的人解約這個空間內的食物。

此刻,地下時間已經流逝了9個小時,她體感時間也過得飛快,她真的希望能有一個人在旁邊,哪怕一只動物也行,實驗室的小白鼠也行。

王教授能出去的話,那么他還會帶著其他人來觀測這個空間嗎?或者根據運動定律,不同的人不同的時間永遠無法踏入相同的空間。

甚至有可能在同一個空間也無法看見彼此。如果她是注定要被鎖在這里無法離開,那她也應該放平心態,畢竟他們從未觀測過對方,意識抵達不到,便看不到。

江天衣理解了等和忍耐是一種什么含義,這簡直就是一種佛系的被動選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在心算的過程中發現,她被困的時間越長,離開的幾率就越低。

現在她還有一個辦法,在地上部分亮天之前走到下一個附近的地鐵站搜集信息,要么,相信會有人發現自己失蹤,觀測到,并相出辦法。

可惜她的心算能力還沒有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不敢隨意跑到地面上去,畢竟地面上時間的流速太快,她超哪個方向、以什么樣的速度走都是問題。

不管怎么樣,她還不至于瘋掉,畢竟,她也是經歷過一次生死的人了,她相信王崇明能走出去,自己也能走出去。

折疊空間中地鐵站已經過了12點,地下部分黑魆魆一片,江天衣在一片黑暗中嚇得瑟瑟發抖,只有自動販賣機還有幽暗的燈光,她本能的靠過去,坐到了自動販賣機旁邊。

江天衣知道,地上部分的天會很快亮,因為羅西亞的夏季就是這樣,還有地方能極晝呢。

她非常想去地上的空間,因為地上的空間會亮一些,不像地下,看著幽深的地鐵隧道,只感覺前方會有一個猙獰的幽靈在瞪著她。

她不止一次的用手機里面的手電筒看地鐵站上面掛著的時鐘,希望時間流逝的再快一點,這樣地鐵站就恢復運營,這里就會變亮。

同時她每次看過時間飛速流逝,她又在心里祈禱,希望這里的時間流逝的再慢一點,能增加自己被發現的幾率。

獨立堅強如她,這個時候也非常希望有人能在意自己,能伸一把手,把自己從黑暗的深淵里面拉出來。

她來回登上了地面街道數次,她不禁在想:如果自己順著外圍一直走下去,能不能碰觸到折疊的邊緣?

地上空間,手機還是無信號。

折疊是一種電磁異常情況,或者是引力干擾下的電磁異常情況,如果要是引力干擾電磁異常,那么在不正確的引力中她跟世界的相對位置會差多遠?

會越來越遠嗎?

想的越多,時間流逝的越快。

地上已經亮天了,江天衣看不到太陽升起,只能看到視線變得明亮。

地上會冷一些,不過她穿的還好,一件學院風的毛衣和中筒襪子。

算了,她決定不再猶豫,回到地下地鐵站繼續等,不然身體里的熱量就消耗的更快。

蒼天,她快要餓扁了。

她想起了頭一天晚上,隔壁房間的徐先生叫自己去吃南粵夜宵時候的感覺,真的好想哭。

那人可真是個壕啊,不僅壕的體面,而且壕的講究,生活的所有細節都體現著氣派,隨身帶著小廚房,所以即便是在國外,也會把自己的胃腸哄的開開心心的。

她現在真的很想家,想的不要不要的,想媽媽的黑暗料理,哪怕是口剩飯也行。

她真的很久沒有吃過正宗的粵菜夜宵了,當徐氏的管家帶著一鍋皮蛋瘦肉粥來勾引她,她聞到香味二話不說就變成了美食的俘虜。

他這樣一個大少爺竟然把她當成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小貓,可是她現在寧愿當一只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小貓,也不要做一只薛定諤的貓。

做一只流浪貓說不定在公園里還有好心人扔給自己一只貓罐頭。

現在太悲慘了,她是一只薛定諤的貓,薛定諤的貓有多慘,現在敢給一只貓起名叫薛定諤的話,那肯定是對這只貓有仇。

薛定諤的貓是量子物理界頂級神獸,因為它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量子的疊加態。

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要不要吃點東西?

吃吧,她不想考慮是不是還會有人跟她一起在這個地方落難了,她列出一個詳情單來,詳細的分配一下食物攝取的區間,以爭取能熬的更長久一點。

無非就是數學計算,卡路里的分配。

堅持住《火星救援》里面的男主就是靠土豆活下來的,現在她也要靠油炸土豆片活下來。

第二個晝夜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過去了,江天衣以為自己在24個小時之內可以離開,可是她想錯了,通過手機計時發現,她已經停留了超過24個小時。

手機里面電量快要熬到最后一點,她小心翼翼的關上了所有費電的APP,卻還是聽見電量過低催告的聲音。

江天衣還在堅持,畢竟王崇明就是消失了2天多沒有消息。

在深陷折疊空間26個小時之后,手機關機,這說明正常的時間至少已經過去12個小時還多。

江天衣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王崇明是通過石墨烯反應材料鏈接了地鐵站內部的電力設備計算出了自己與外部的相對時間從而確定他是陷入到折疊空間的。

如果沒有電磁信號,那么地鐵站中的電從哪里來?這說明所有的電力供應都是一種投影!!

她眼前所有的物質都是在引力的影響下被投影出來。

可是這里沒有那么強大的引力場能夠引起引力透鏡效應,能夠引起引力透鏡效應的引力場實際大到足以把木星拽過來。

有沒有可能是在低質量的情況下就能引起引力畸變進而產生引力透鏡效應???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她在前世參與的核聚變實驗步驟就錯了!!!!

也許引起引力透鏡現象的不僅僅是引力!還有其他的變量,這個變量是她沒有考慮過的!

她以前到底漏掉了什么?

如果她手上有石墨烯反應材料就好了,從進入引力異常狀態開始,到進入空間后手機電池消耗速率來計算引力偏差,她可以多次試錯來計算到底漏掉了哪些變量。

哎,這也只是其中的一種可能。

也許,她被引力完全投影了也說不定,那么現在從空間外的世界線上分離出來的活著的那個江天衣在繼續執行自己的意志,反正她和她‘都是自己。

因為相對論就是這樣,一切都是相對的,空間是流動的,時間也是流動的。

她越是清楚相對論就越是絕望,當她位于一個所有人都觀測不到相對位置的時候,就沒有離開疊加態的可能,沒有參照系,就永遠計算不出來自己遠離了多少,

又一次天亮了,地鐵里的燈也亮了,時間超過了30個小時,她吃掉了自動販賣機里面所有的薯片。

有了一點飽腹感之后,她坐到了自動販賣機旁邊,時鐘顯示5:30,地鐵線開始運營的時間,她環視了一下,她抽噎起來,悲從中來。

如果她重新活過一次就是為了體驗一把什么叫折疊空間和引力畸變場,那么她也值了。

這最好不是一場噩夢。

不離開,在這里等,也許麗絲會想辦法幫助她找曾經能觀測到她的人,離開了,她唯一的希望也會落空。

她害怕順著地面走一圈會折騰回原點,參照南極,極點附近就是這樣,沒有GPS定位,在引力異常的空間里移動是不會有確定的位置的,怎么走都會回到原點。

順著地鐵線摸黑走,她實在沒有這個勇氣,她也害怕自己萬一能從折疊空間出來,這時候碰上進站的地鐵,她就會變成一灘肉餅。

你不去試一試,不去逼迫自己,永遠不知道自己在絕望下會有多大的潛力。

她趁著地上的空間還在天亮就走了一圈,她甚至蒙上了雙眼,果不其然回到了原地。

第一次嘗試,她沒有蒙雙眼,始終按照有參照物的方向行走,還是回到原點。

跑回到地下地鐵站,才知道什么叫做時間如梭。

莫斯科已經很接近北極圈了,這里會出現引力異常并不讓人奇怪。

她從來沒有去過南極和北極,可是她跟身處在南極北極差不多了,要是能給她一次機會去趟北極,她寧可去給北極熊做食物也不要迷失在這個折疊空間里。

江天衣回到了自動販賣機的旁邊。

按照相對時間,她已經堅持了72個多小時沒有合眼,她不敢睡著,以免會漏掉什么,從吃的東西,到到喝掉的水,她都做了詳細的計算和記錄,甚至這個地鐵站空間里包含了多少物質,她全部都用手丈量了一邊。

如果她能活著離開這里,那她都能把頭頂華麗柱子上的花紋都畫出來。

她真的堅持不住了,引力異常使身體里每一個細胞都在加速運動,身體在竭力的適應著調快的運動速度,不過她也有撐不住的一刻,終于想著想著,她靠著自動販賣機睡著了。

她相對折疊空間之外的世界是堅持了72個小時沒有睡眠,只是她自己不知道在時間和物質運動速度都過快的世界下,她的腦力勞動消耗了多少能量,但是她知道,她沒有能量了。

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她泡在一個溫暖的浴缸里面,就好像她死掉的那一刻那么輕松一般。

“辛西婭?…………!辛西婭!…………”有人在拍她的臉,手指尖也有點冰涼。

她瞬間睜開了眼睛:“唔……”

嘴唇好干,腦袋很疼,她只想吐,但是嗡嗡的聲音從耳畔傳來。

反正死了就不用在在密閉空間里面折騰了,她曾經有一瞬間害怕到了極點,那就是認為自己的意識會被永遠鎖定在這個引力異常的世界,不得超生。

她差點吐出來,但是胃里面已經沒有東西了。

她聽見有人的動靜,有人影從眼前晃過,恍惚間好像看到了徐先生,因為他身上有標志性的松香味道。

“快把她抱起來!去醫院!!!”

像坐了一把過山車一樣,她腳下虛浮的連站都站不起來。

“…………這真是奇跡了,超過72個小時還有意識!”

“加速的世界里面所有的新陳代謝都會加速,除了時間以外還有血液流動的速率,說不定她還走了很長時間,休克已經是輕的了!”

江天衣徹底清醒的那一刻,真的很想哭,想哭是因為她躺的地方實在是太舒服了!

睜開眼就是一個華麗的讓她無法措辭的房間里面。

江天衣嘴里吶吶說:“太好了,我上天堂了…………”

有護士給她測量體溫。

江天衣舒服的想哼哼:“愛因斯坦在哪里,我要跟他聊聊。”

徐先生湊了過來:“哪里就這么容易見愛因斯坦,再說了,就算你去了天堂,想見愛因斯坦說不定還要在愛因斯坦辦公室門口還要排隊等著。”

江天衣騰的一下坐了起來:“!!!!!!!!”

徐斌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你可終于醒了,如果你再不醒,我就要請神經內科學專家來給你判定是不是植物人了。”

江天衣下意識的去看自己的手表,她抿了抿嘴唇。

徐斌湊上前扣住她手腕說:“你沒帶手表……你真是個厲害的人,知道今天是幾號了嗎?今天是7月29號,生命科學峰會召開的第四天。”

江天衣有點喘不上來氣,她活下來了,釋迦摩尼和耶穌保佑,她活下來了。

徐斌遞給她一個靜脈滴注詳情單給她看:“你不用緊張,這是你昏迷的兩天我們給你用的藥。也不用覺得自己神經錯亂了,你就當是自己真的演了一把《怪奇物語》,去了異世界……”

江天衣還惦記著王崇明教授:“那王教授他還活著嗎?他是不是被投影了?是不是有可能……”

徐斌轉過身去從椅子上拿起一個文件夾:“這是王教授留下的所有計算過程,他說你看一看就能明白。”

江天衣一眼掃過了王崇明的論文,她恍然大悟:“蒼天啊,必須在空間力學里面加入一個暗物質在整個空間中的分布情況,而且,要完整的解析解,且不能估算…………看來沒有量子計算機是辦不到,怪不得我會失敗……!!!”

徐斌和王崇明已經很大膽的假設了江天衣的存在:“你是不是直接用了王教授未曾發表過的暗物質不能均勻分布下的時空引力場畸變模型?……或者你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江天衣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你怎么會知道?!!”

徐斌淺笑了一下:“你睜開眼睛第一件事就是質問你的救命恩人知不知道你的信息?你不應該先感謝我????”

江天衣啞巴了…………

徐斌指著他主臥床頭柜上的江天衣的手機:“我直接用你的手指解鎖了你的手機……還有你的筆記本電腦,電腦里面有一個深層的文件夾我破解不了,請了奚星塵打開之后是亂碼的,看來,是一些超越時代的東西吧?”

江天衣苦笑一下,謝天謝地,這些東西都被徐先生保護起來,那可是趙靈兮故意用亂碼來保存的文件。

江天衣深吸了一口氣,擁抱了一下自己,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又雙手合十:“感謝上帝和阿彌陀佛!”

徐先生立刻湊上前彈了江天衣一個腦瓜崩:“你應該感謝我知道嗎!感謝神佛有用嗎!!???又不是神仙找到你的!!!”

說罷江天衣立刻抱住對方:“謝謝你…………!!沒有你我就死了!!我在地鐵站里幻想了很多次,自己變成干尸時候的樣子!!”

徐斌想到對方會熱烈的歡騰一陣,不過沒想到是這么熱烈。

徐斌舉著雙手,像投降的姿勢一般僵著,他不禁問:“再睜開眼的時候見到人是什么感覺?”

江天衣把徐先生當成神仙:“神仙,我給你和王教授磕頭好不好!108大跪拜那種!!”

徐先生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告訴江天衣自己是怎么找到對方的了:“你還真是烈害,一直在原地堅持等待。就連王教授都已經失去信心了。

被折疊空間吸進去的人,在48個小時內被找到的幾率是最大的,我找到你的時候都已經是7月27號早晨9點鐘,你就睡在自動販賣機的旁邊,是我在自動販賣機旁邊碰到你你才被觀測到!

王教授并不是在布萊斯諾站失蹤的,他是在莫斯科地鐵站下失蹤的,我們都以為你也會在那,為了找你,連續排查搜索了方圓百里可疑范圍內的3個站點所有的出口,尤其是位于中央火車站下面的地鐵站,在哪里簡直找瘋了!”

江天衣繼續埋著頭說:“我其實是因為愣神而坐過站了,當發現自己坐過了站之后想乘坐相反方向的地鐵離開的時候發現月臺空無一人。”

她突然想起什么跳了下來:“你說今天已經是7月29了!!?????”

徐斌覺得的懷里一松,好像下一刻這個軟的一塌糊涂的小貓就會不見了。

他不禁有點惱怒的質問到:“你欠了我這么大的人情,先想一想救命之恩怎么還吧!!!!”

請記住本書域名:。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