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農女不缺田-第八十四章 賞花
更新時間:2019-10-03  作者: 汝有木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穿越農女不缺田 | 汝有木兮 | 汝有木兮 | 穿越農女不缺田 
正文如下:
(文學度)

唐一芩知道眼前的夫人在打量自己,便大大方方的站著。身為21世紀的人,被看看兩眼又不會少塊肉,唐一芩自然不會怕。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芙兒改日再拜訪你的朋友,我們該回去了。”

“是,祖母。唐姐姐,我改天再找你玩。”

祖母的到來還是讓林芙蓉異常擔心的,萬一祖母真的不希望她跟唐姐姐見面就慘了。

張慧蘭在宅院過了三十幾年,眼睛還是有些毒辣勁的,眼前的這個應該就是唐姑娘,她女兒在書信里提到過的。她們這些小輩的斗爭,她不會過多的去插手,誰有真正的本事,誰才是最后的那個贏家。

“娘,我們快去上香吧!”

目送林芙蓉離開,唐一芩和王桂花走進了佛堂,里面金閃閃的一尊佛像,帶著寬慰世人的笑,一張供桌,上面點著香煙,時不時還有燃盡的煙灰掉落。

緊挨著供桌的地上放著幾個蒲墊,方便來者跪拜。

唐一芩隨著王桂花跪拜,又求了一個姻緣簽,上上簽,這一結果把王桂花高興壞了,她就知道自己女兒這么優秀的人,以后的姻緣也不會差到哪去。

唐一芩很清楚這是不可信的,只是人心靈的一種慰藉,看著王桂花高興的樣子,唐一芩也不忍心再去戳破,或許自己以后真的有個好姻緣呢?

禮完佛的兩人,又在寺中轉了許久,直到兩人都累了才坐馬車回去。

“小姐,這是謝夫人給你的拜帖。”

唐一芩接過,竟然是公主府花展的請帖。謝夫人養花也是在京城小姐圈里出了名的,又是尚書之女,被邀請很是正常。

往年都是謝夫人一人前去,能談上心的確實沒有幾人,做多也就說上兩句關于養花的方法,想來也是無聊。

這么多年未曾有過一個乖巧的女兒,謝夫人也是羨慕的緊。唐一芩來京之后,謝夫人再欣喜不過了,她也是有女兒的人,而且是最出色的那個。

唐一芩正為如何幫到林芙蓉而發愁,干娘的請帖送的真是及時。短短幾日功夫,她再去教林芙蓉那些花卉的東西,怕是有些來不及。而且發展發生的意外,她也完全預料不到,陪她一起去怕才是最穩妥的方式。

“小姐,冬日里本來就無顏色,你怎么又穿這么素的一件衣服?怕是要被其他小姐壓下去了,不行奴婢要給小姐換一件。”

“夏荷,不用這么麻煩,小姐我很喜歡這件衣服。再說了我們初到京城,就這么招搖,難免惹別的小姐不不喜。”

唐一芩上著月白色的蘇繡月華錦衫,下穿古紋雙蝶云形千水裙,梳著流蘇髻,頭上插著簡單的白玉纏枝釵和玉垂扇步搖。

夏荷原本還想在唐一芩身上裝飾著,被唐一芩給攔住了,再這樣下去她都要成為一個裝飾品了,古代官家小姐真是不易,每日身上要帶十幾斤的東西,也不嫌重。

此時的唐一芩走起路來,身下的裙擺搖曳著,裙擺上的蝴蝶像活了一般,迫不及待的要飛出來。夏荷都看呆了,她們小姐太美了,不過還要去賞花,還是不要發呆的好。

“小姐我們快啟程吧!不然一會要遲到。”

唐一芩坐上馬車,向謝府趕去,她要隨干娘一起前去才行。

謝夫人也是第一次見如此打扮的唐一芩,眉眼生情,膚如凝脂,配上朱紅的唇,像一支散發著香味的冬梅,讓人忍不住前去采摘。

“干娘的芩兒可真美定是那天上的仙人。”

“干娘你就不要取笑芩兒了,芩兒的美哪及的上干娘半分。”

唐一芩的話不假,謝夫人身為京城大家閨秀,氣場如蘭,臉上就算沒有太多的粉黛,可保養的也算好,皺紋什么的也是少見,更是如同一個出嫁不久的姑娘。

謝夫人輕輕點了點唐一芩的小腦袋,這個可愛惹人喜歡的丫頭,她真是喜歡的不得了。

兩人準時的趕到了公主府,唐一芩的到來,果然吸引了不少的視線。她們都清楚,謝府只有一個少爺,何來的小姐?對于唐一芩的身份她們也是好奇的緊?

“謝夫人,不知你身邊這位是哪家的小姐?”

“王夫人,近日可好?芩兒是我的干女兒,你們這每次來都有女眷陪著,剩我一個,可孤獨的緊。這芩兒是上天賜我的女兒,我也歡喜著呢!”

謝夫人的話一出,讓人更加稀奇。平時也謝夫人也是一向清高,鮮少見與誰交好。如今能有人被謝夫人看中,不知有何能耐。不過這也跟她們在坐的宣布:不管唐一芩什么身份,都由她謝夫人罩著。

又有不少的小姐、夫人陸陸續續到來,除了寒暄之外,唐一芩的身份無疑成為了她們之間最大的論點。

“什么遠房親戚,不過是個鄉下丫頭,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才讓謝夫人認她做干女兒。”說話者,不是李府二小姐李惜茵,還能有誰。

李惜茵的一句話在這些小姐圈里頓時炸開了鍋,頓時離唐一芩遠遠的,生怕沾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然而這些小姐還不知,被她們搶破頭的紅顏閣,正是唐一芩所開。

入了公主府之后,自然而然就分為兩邊人,一側為小姐聚集的地方,另外一側是夫人們交談的地方。唐一芩和謝夫人也不能做這個特立獨行的人,也只好先分開。

謝夫人看著獨自坐在一旁的唐一芩,有些擔心,真是苦了這孩子,今日帶她來也不知是好是壞。

唐一芩還正好落個清靜,她的交際能力一向很差,平時最多的就是陪著爺爺奶奶,跟著教授做實驗。難不成讓她把這些個鶯鶯燕燕的小姐看成花?那李惜茵在她眼里就是一個狗尾巴草,不,狗尾巴草都不是。

想到這里唐一芩臉上露著淺淺的笑容,一旁的花都失了顏色。其他的小姐見了,有人羨慕,也有人嫉妒。一定是瘋了,沒人理她,還笑得出來。

李惜茵看到唐一芩笑的樣子,仿佛在取笑她一般,忍不住向前呵斥道:“你這賤丫頭笑什么笑?”

“李小姐,我勸你還是不要這般稱呼我的好,若讓有心人聽去了,說你看不起尚書夫人是小,可傳出個李小姐是個潑婦,見人就罵的名聲可不好。”

敢罵她是潑婦,李惜茵徹底記恨上唐一芩了。這么多小姐在場,她也不好還嘴,以免真進了她的圈套就不好了,等會有她好看的。

“二表姐,你怎么又在欺負唐姐姐。”剛剛林芙蓉被張惠蘭拉去多叮囑了幾句,才姍姍來遲。

“芙兒妹妹這就不對了,我跟唐姑娘攀談兩句,怎么就成欺負了?難不成唐姑娘比公主還嬌貴?”

“才不是,我明明聽到的。”

“公主駕到”

一道雄厚的聲音,打破了這段小插曲。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這是唐一芩見到公主之后的,腦子里出現的詩句。文學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