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情不修仙-第29章委屈
更新時間:2019-11-27  作者: 陽雪旭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問情不修仙 | 陽雪旭 | 陽雪旭 | 問情不修仙 
正文如下:
“帶我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吧。”景華真人一語出口,眾人向著蕭問情投來了審視的目光。

問情腦中十萬個要懟出口的話,瞬間在想到各種后果之后,“真人?”

“我記起來了。”路景華當著眾人的面忽然開口,眾多的修士面面相覷的看著萬眾矚目的路景華。

“什么。”又一次蕭問情震驚,路景華是吃錯藥了,還是記起來他拿了玉佩,怎么忽然開始抽風,從自己閉關出關,就開始不對了。

“我們不是成親了嗎?”路景華開口之后,一把拉過蕭問情從畫峰消失。

“曄臨,我剛剛沒聽錯吧。”蘇周摸了摸耳朵,一副幻聽的樣子。

“這么說,景華真人承認了。”在曄臨肯定點頭的時候蘇周又一次開口,話剛出口,再一次的問道:“這么說來,蕭問情沒有撒謊?”

所有人對待蕭問情都有一種潛在的意識,那就是她是有著非分意圖的,一個是法峰修為高深,為人清冷的景華首席,一個是剛剛入峰的凡人女修,論誰都不會相信一個剛入峰女修的話。因為即使蕭問情長的很美,但是景華真人在九華山修士的眼中就是一個不會和任何人有一絲男女之情的要修成仙的修士。

文英的眼中閃過一絲嫉妒,在嵐沫的話出口之后就更嫉妒了,“沒想到冷淡絕情的景華真人會真的與一個女子成百年之好。”

“那只是蕭問情那張無辜的臉,騙了真人而已。”文英很是不滿,靠自己長著一張無辜的臉,不知道是不是從真人那兒騙了許多靈藥,才修為長的那么快。

“蕭師妹自身修煉天賦也很好的。”嵐沫看到了文英的臉色,開口。

文英冷哼一聲,“空有靈力,看看她與聞仲斗畫,一個印記也沒出,都不知道是不是靈畫印記太弱。我也第一次看到一個近戰的畫修,那哪里是畫修,等遇到一個同等修為的人,都不會有反擊之力的被抹殺。也不知道你個蘇周師兄老往她哪里去是干嘛。”

嵐沫的眼中也閃過一絲什么,閉口不言。

授學堂

“真人這是何意,剛開始否認,現在又一副承認的模樣,是做給誰看。”問情有些惱火,明明可以很平靜的渡過這段在九華山的日子,經由路景華這般講,看來是平靜不了了。

“每雙日子時,授學堂西山角。”路景華剛剛到授學堂就撒開了手,淡淡的開口。

問情反被逗笑,因為熟悉,反而沒有什么顧慮的直接說道:“路景華,你什么意思,我就不懂剛開始你同意我們成親,那就過日子到你走的時候,我沒有任何意見,反正是我貪圖你的美色。最后你順走我東西是什么意思,我來尋你的時候不承認,你知道在那之后要不是挽歌護著我,你們法峰的人找過我多少麻煩。”

“好不容易煙消云散,平平靜靜了,你又來這一出。快點,把東西還給我。”

路景華有一些似笑非笑的看著蕭問情,“問情修者一次又一次的尋我來請教法陣,作為一個九華山前輩,也總得盡心盡責。再說,我何時承認與問情修者有過一段往事了。”

“那你剛才…”

“哦?剛才?我只是說我記起來了,修者第一次來九華山說我與修者成親之事。”路景華整個人那種淡淡如蘭的氣質完全沒有了,九華山大殿上清冷淡雅上的感覺通通沒有了,蕭問情看到的就是和自己當時斗嘴,吵鬧的那個路景華,有時候溫雅有時候清冷,又有時候有一絲妖艷的那個路景華,那個臭不要臉的路景華。

也許是好久看到熟人的感覺,好久不曾受過被人冷落的感覺,蕭問情忽然有些止不住眼淚,看到了近在眼前的路景華,問情有些忍不住了一下子蹲了下來,“你還我東西。”她想回去了,凡間有蕭叔,有隔壁家的小虎和幾個玩伴,還有村子里對她很好的叔叔嬸嬸們,還有時不時來看望自己的尤真。她想他們了,凡人生命只有七八十載,她不會再看到那么有情有義的一群人,在仙靈界沒有,在九華山也沒有。

在凡間的許多玩伴都成親了,在孤獨的時光遇見了路景華,一個陪她玩,陪她鬧,陪她一起看日出日落的人,她明明克制住了不去尋他,他修他的仙,她度她的人間事。

為什么偏偏要拿走她唯一心中殘留的東西,玉佩不僅僅是一件屏蔽神器,在玉佩里封存的還有她不愿意想起來,但又存在的仙靈界的五百年時光,她唯一一直陪伴她的伙伴,哪怕再怎么說不愿意,不會再想起,可是心里卻實實在在的告訴她,她想念她的伙伴,極其想念,每次夜晚都會摸向玉佩,玉佩在的時候從來沒有注意過,玉佩不在之后,她才慢慢察覺。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別人都看不見玉佩,就連幼年時,我曾經問師父她的玉佩是父母留下的嗎?師父還有些好奇的問什么玉佩,之后用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脖子間掛著一個玉佩,醒來之后把夢與現實混淆才搪塞了過去。

再之后她發現玉佩不禁可以隱藏自己的氣息還是一個儲物之所,不過那個時候也是在仙靈界的最后一天了,也因為玉佩,自己躲開了大能紫微仙尊的探索,為了防止劍修本命劍互相感應,讓師父找到她,心念剛一想的時候,才意外才發現玉佩通心神,竟然能裝入絕斬劍,從而隔絕她與本命劍的感應。

路景華的身體在察覺到蕭問情的靠近的時候,微微一僵,臉上的神情忽然閃過一絲不解,察覺到了蕭問情的哭腔,路景華要抬起推開蕭問情的手,也放了下來。

蕭問情很快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向路景華,眼睛微微發紅,聲音帶著一絲沙啞的說道:“我并沒有想要你發生什么,從感情到你的仙道,那時候,我只是太孤單了。現在我只想拿著我的東西遠遠離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