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小炒-第五百五十二章 月亮像什么
更新時間:2020-10-18  作者: 光含翡翠容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盛唐小炒 | 光含翡翠容 | 光含翡翠容 | 盛唐小炒 
正文如下:
“錦兒,”

“別走,”

“我帶你去個地方。”

白錦兒抓著木梯的手有些微微的抖。

她此時根本不敢往后面看,

因為此時她只要一回頭,就能看見自己此時,就好像飄在半空之中一樣。

雖然白錦兒覺得自己是沒有恐高癥的,但是一下子站在這么高的地方,白錦兒的手腳還是不自覺地打顫。

這里就是望月樓最高的地方,

哦不,

更確切地來說,

應該是爬上這木梯之后,才是望月樓最高的地方。

便是來這里之前,孟如招和自己說的,能俯瞰整個錦官城的高臺。

乞巧會結束之后,有的人回房休息,有的則聚一起說話;還有的男女背著自家的父母,躲在望月樓各個甚少有人會看見的角落里,互訴著對彼此的衷腸。

結果,白錦兒并沒等來孟如招自己,反而是等來了陶陽。

不過,陶陽也是叫自己上那高臺,

四舍五入下來,倒是一眼了。

少年早已經爬了上去,他轉過身來,朝著還在爬的白錦兒伸出手;嚇得白錦兒趕緊抓緊了面前的木柱,對著上面的陶陽忙不迭搖頭。

“別,別,”

白錦兒咽了咽口水,

“你別伸手,我,我自己爬,”

“你,你往里面走一點,不要靠這里這么近好吧,看著我害怕。”

陶陽聞言啞然失笑,但是看著白錦兒的表情,知道她此時說的是真的,并沒有和自己開玩笑,于是,他聽話地往后退了幾步。

白錦兒總算是爬上了樓,

她手腳并用地走到陶陽身邊的位置坐下,

好家伙,爬這個可比爬上次游舫的那個樓頂費力多了,

雖然都是屋頂。

白錦兒幾乎是用跌坐的坐好,又有些害怕地往陶陽的身邊靠了靠。

少年身上散發的溫暖之感,讓爬樓梯爬的有些背涼的白錦兒逐漸安心下來。

這還是白錦兒第一次主動地往陶陽身邊湊近,

雖然知道是這樣子的原因,

但是陶陽此時,還是暗自竊喜。

“錦兒,你怯高?”

聽著陶陽關心的詢問,白錦兒有些緩慢地搖了搖頭,

“我記得是沒有的,”

“只是,可能這樓實在太高了,”

“所以我才有些害怕......”

“是嗎,”

陶陽聞言,對著白錦兒笑笑。

“那你就不要往下面看了,你看,”

說著,少年舉起了自己的右手——他指向了一個方向,說話的聲音溫柔,引導著白錦兒,朝自己指的方向看去。

“你往那里看。”

那是天上的月亮。

白錦兒還從未這么近地看過月亮,她順著陶陽手指的方向,遠遠眺著,那一輪月亮嵌在天上。

似乎和乞巧會時候的月亮比起來,此時的月亮已經爬高了,

從東邊升,西邊落的月亮,

此時正緩慢地,一點一點地往兩人頭頂的方向挪動。

湊這么近地看月亮,

白錦兒才發現,月亮并不算是自己平常時候看到的,那種銀白色。而是帶著一點淡淡的米黃色,

就好像是雜糧煎餅,

被剪成了這樣子鐮刀的形狀。

陶陽也在看月亮,

兩人并排坐著,就這樣看著天上的月亮。

甚至沒有注意到,在背后木梯上,露出的一個腦袋。

露出了只一瞬間,便立馬又收了回去。

薛誠看著孟如招都快爬上去了,結果才探頭出去看了一下,竟然又很快地將自己的腦袋收了回來,

這讓薛誠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沒錯,其實薛誠也來了望月樓,

畢竟雖說乞巧會的主角是家中未出閣的少女,但其實也是一家人團聚的盛會,

薛誠作為很快也要加入孟家的一份子,自然也是被孟家的人請了過來。只是成親之前,孟公和孟夫人還是不太喜歡他們總在一處,故而薛誠一直陪著自己將來的岳丈,而沒有出來看孟如招的乞巧。

孟如招在底下四處找不見白錦兒,

便知道白錦兒定是被陶陽拉走了——可她沒想到陶陽竟然“捷足先登”,領著白錦兒上了這高臺。

可是,

“你做什么?”

看著孟如招動作很快地爬下來,薛誠皺著眉頭開口問道。

“走走走我們回去吧,”孟如招沒有直接回答薛誠的話,而是伸出手,拽著男人就要下樓。

“這是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上去看看的嗎?”

“來日方長,來日方長,”

孟如招頭也不回地說道,

“日后再說吧。現在,還是將他們多相處一會兒。”

雖然不知道孟如招說的他們是指誰,薛誠搖了搖頭,還是跟著孟如招兩人離開了。

而這一時間,坐在上面的兩人,卻渾然不覺。

“你看月亮多好看啊,”

白錦兒發自內心地感慨道,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大的月亮。又大又亮,真漂亮。”

“是很好看,”

一邊的陶陽看了白錦兒一眼,順著少女的話說下去:

“不過,”

他忽然話頭一轉,惹得少女也轉過頭來看他,眼中有些許疑惑,

陶陽抿著嘴笑了。

“不過,錦官城的月亮看了這么多年了,卻也是有些無趣了。聽說長安那邊的花樓之上,能看見更大,更清楚的月亮呢。”

“哼,”

白錦兒對于陶陽的話表示不屑。

她自然知道地球上能看見的月亮都是同一個,哪兒會有什么大小的差距,

“誰說無趣了,”

“你看,那月亮又大又亮,顏色也好,”

“看著像不像是,剛烤出來的灑滿了胡麻的胡麻餅掰成了兩半?”

陶陽一愣,隨即一笑,

“我當你是要反駁我呢,結果就是說這樣一句,”

“你這小吃貨,人家看月亮都是玉蟾月宮,怎么到了你這兒,就變成吃的東西去了?”

“那當然,”

“人家文人墨客滿肚子詩詞歌賦,我呢,是滿腦子的好吃的。你沒聽過一句話嘛,心里有什么,看什么像什么。我呀,就是心里有胡麻餅,所以看什么就都像胡麻餅,”

“那你這秀才倒是說說,你看月亮像什么?”

“我?”

“我看呀,”少年嘴角勾起,轉頭看向天上,

“我看月亮,也好像胡麻餅。”

“你看你看!你還說我呢!你自己看著不也是像胡麻餅嘛!”

“是啊,”

“我原本看著是一個人的眼睛,但是那個人的眼睛里只有胡麻餅,”

“所以我此時再看,不也成了胡麻餅了?”

白錦兒頓覺自己耳根子發燙,她不再和少年斗嘴,而是繼續看向月亮。

“咳咳,”

“月亮真好看......”

“是啊。”

“真好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