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丹朱-第三百五十八章 提議
更新時間:2020-10-17  作者: 希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問丹朱 | 希行 | 希行 | 問丹朱 
正文如下:
馬車緩緩駛過城門,這場景對竹林來說并不陌生,但不知為什么,此時此刻他總覺得哪里不對。

阿甜沒有覺得哪里不對,覺得一切都對了!

“這才對嘛。”她高興的說,“我們小姐可是郡主了!”

哎,以前暢通無阻的時候可不是郡主呢,這個傻丫頭啊,很明顯能不能暢通無阻跟身份無關,不,肯定跟身份有關,竹林再次回頭看車后,六皇子的車駕安靜的跟隨——

守兵們已經知道這是六皇子的車駕嗎?

這個車駕看不出任何身份,除了圍繞的兵將,但重兵圍護的也可能是某個主將,并不一定就是皇子。

路邊的人也是如此想,視線也都落在陳丹朱車后的隊伍,低聲議論。

“這是誰?”

“這么多重兵,是哪位將軍吧?”

“這誰啊,竟然要陳丹朱護送開路。”

不管哪位將軍,都不能這樣不亮身份的進入城池,就算是鐵面將軍,也需要帥旗為證——能不亮身份的也就陳丹朱這個不講規矩的。

所以,陳丹朱依舊可以暢通無阻啊。

“何止呢,你們看到沒有,這些在路邊的車馬——都是從常家宴席上回來的。”

“是啊,但宴席散的也太早了吧?”

“我聽到消息了,關內侯把常家的宴席攪和了。”

“為什么?還能為什么啊,為了給陳丹朱出氣啊!”

“陳丹朱在顧家宴席上受了那么大委屈,怎么可能善罷甘休,看吧,關內侯出手了。”

“不過,關內侯出手,跟陳丹朱什么關系?”

“你這人是鄉下來的吧?關內侯跟陳丹朱什么關系你都不知道?”

城門議論紛紛嘈雜聲越來越大,不過這都跟陳丹朱沒什么關系,她始終坐在車內出神,沒有在意怎么穿過的城門,也沒有聽外邊的議論,直到竹林停下車。

“怎么了?”她回過神問。

竹林道:“小姐,進城了。”

先前陳丹朱說的是與六皇子結伴進城,現在已經進城了,六皇子進了城自然是要去皇城,還要繼續結伴嗎?

那當然不了,陳丹朱掀起簾子要下車,六皇子的車駕已經走過來了與她的車并行,一個小童掀起窗簾,六皇子倚在窗口對她笑。

“丹朱小姐好厲害。”他說道,“讓我過城門也沒被人發現。”

呃——沒發現是什么意思,陳丹朱有些不解,看竹林。

竹林微微皺眉,六皇子什么意思?難道說他不知道為什么不被查問暢通無阻的入城?

這邊楚魚容已經給陳丹朱解釋。

“父皇讓人接我來,知道我身體不好,并沒有要求我什么時候一定趕到,我走的很慢,父皇也不知道我什么時候到呢。”

哦,所以,守城兵并不知道這是六皇子的車駕,所以也不是為了他清路?

阿甜興高采烈得意:“殿下不用奇怪,我們小姐進城就是暢通無阻。”

楚魚容眼如旭陽一般明亮:“我聽說過,今日一見,果然跟傳說中一樣。”

陳丹朱這才知道怎么了,有些不解,也有些想笑,也懶得去解釋什么,伸手一指前方:“殿下,沿著這邊一直走,就到皇城了,我就告——”

她的話沒說完,楚魚容修長白皙的手伸出來對她招了招,示意她靠近。

又不是站在地上,怎么靠近啊,陳丹朱笑了,便將身子微微探出去,壓低聲音:“怎么啦?”

楚魚容輕聲說:“父皇不知道我來,我想給父皇一個驚喜,所以不如丹朱小姐還在前方,你去求見我父皇,然后帶著我進去。”

許久不見的一個兒子突然冒出來嗎?這對于其他的父親來說,可能真是驚喜,但對陛下來說,可能更關注帶兒子進來的她——會驚嚇多過驚喜吧!

陳丹朱,你怎么又跟朕的皇子牽扯在一起了!

陳丹朱似乎已經能看到皇帝瞪圓的眼,她忍不住笑了,眼睛滴溜溜轉了轉,哼,這些日子過的實在是郁郁——

“好。”她笑吟吟點頭,“讓我來想想怎么做。”

她說著打量楚魚容的車和人馬,伸手指點。

“那你就不能用這車和這些人了,否則瞞不住。”

如此重兵進京肯定要被盤問,接近皇城的時候,陛下也一定會知道。

楚魚容點頭:“你說得對。”他立刻放下簾子,從車上下來了,吩咐身后的小童,“阿牛,你帶著人留在城門附近不要動。”

這樣留下兵馬車駕做掩護,京城的官員們來詢問的時候,可以拖延時間,他就能跟陳丹朱悄悄的去見皇帝了。

這不是胡鬧嗎?竹林再次皺眉,看那邊重甲兵將始終安靜,讓行進就行進,讓停下就停下,而那個叫阿牛的扎著兩個揪揪的小童——

“好啊好啊。”阿牛眉飛色舞,又壓低聲音,“等來查問的時候,我就說殿下在車里睡著了,讓他們不要打擾。”

楚魚容對他贊許一笑:“就按照你說的。”說罷走向陳丹朱的車,他的個子高,站在地上與坐在車里的陳丹朱平視,“丹朱小姐,那我就要坐你的車了。”

陳丹朱倚在車窗上對他伸手做請,阿甜高高興興的掀起車簾,這年輕人也不用人攙扶,長手長腳微微屈身就上了車坐進來。

竹林頭疼?他們真要這樣做?去給皇帝驚喜?丹朱小姐心里難道還不清楚,她什么時候給皇帝帶來過喜?只有驚吧!

還有這個六皇子,怎么這樣啊?

他忍不住轉頭尋找楓林,楓林藏在盔帽下的臉看起來有些呆呆,看到他的眼神示意便催馬過來了。

“殿下,沒有人能管管嗎?”竹林低聲問。

皇子身邊跟著的人應該是皇帝賜予的吧,說是仆從,但也起著教導的責任,要管束這皇子的言行舉止。

怎么六皇子身邊只有一個毛孩子?

楓林干笑兩聲:“我不是殿下身邊的人,不清楚,不知道,也管不了。”

六皇子這邊沒人管,陳丹朱這邊,竹林也管不了,剛跟楓林說了兩句話,阿甜就在后抓著車簾子催促“快走啊,跑快點,別讓人發現。”

竹林還能怎么辦,木然的揚鞭催馬,一個郡主,一個皇子,愛咋咋地吧,他只是一個驍衛。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希行其他作品<<大帝姬>> | <<第一侯>> | <<君九齡>> | <<嬌娘醫經>> | <<誅砂>> | <<名門醫女>> | <<重生之藥香>> | <<藥結同心>> | <<回到古代當獸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