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641 在此一舉
更新時間:2021-06-10  作者: 非10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如意事 | 非10 | 非10 | 如意事 
正文如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新筆趣閣]

/最快更新!無廣告!

明御史提出翎山祭祖之事后,便徑直找到了禮部尚書,以催促禮部著手準備祭祖事宜。

禮部尚書只是聽著,沒有立即應下,也不曾出言拒絕,笑呵呵地同對方打著太極——年前明御史在內閣中一戰成名,他可不是那種自討苦吃的人。

待得對方離去后,他才尋到了解首輔,征詢其意見。

解首輔已然聽到了些風聲,此時聞言便皺眉道:“如此關頭,怎能讓皇上出宮前去翎山?此舉太過冒險,本官不同意。”

這里的“冒險”,有不止一重意思。

江太傅的看法卻與他不同。

“祭祖乃是祖制……若是壞了先例,竟是連祖陵都不祭了,豈不叫朝野上下人心不安?當下局面正稍有好轉,須知正是安人心之際。”

縱然明御史不提,他近來也在暗自琢磨著祭祖之事呢。

大勢尚在,祖制禮法豈可先破?

“可皇上當下這般模樣——”對資歷威望頗重的江太傅,解首輔的語氣也相對緩和,然而那雙眉始終皺著:“祭祖是不能免,卻未必非要皇上親自前去。”

“皇上不去,那由誰去?”江太傅反問:“由殿下代替?殿下獨自前往翎山,你就當真放心?”

這話便極值得深思了。

解首輔的答案是肯定的——他當然不放心。

既不放心殿下,也不放心皇上。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不放心。

身心雙重的煎熬之下,皇上口中如今常冒出些瘋癲之言……

而殿下祭祖,他們身為三品以上的官員必要隨行,到時京中宮內的一切免不了又要回到皇上手中——須知與皇上站在一處的不止是憑著一張臭嘴橫行朝野的明效之,還有手中握有兵權在的紀修。

紀修這廝雖不曾對他們過于施壓,卻也輕易不肯聽他們調遣,用心可見一斑。

萬一到時紀修與明效之里應外合,趁著他們離京之際,再將他們苦心謀劃部署的一切拔除掉,那先前的苦心便都白費了!

更甚者,說得難聽些,叫殿下和他們再回了不京也是有可能的!

翎山距京師尚有三百里遠,萬一他們再不幸遇著了“紫星教”……呵,都是老套路了!

雖說荒謬了些,但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畢竟皇上如今瞧著是個瘋的。

人一旦瘋了,什么匪夷所思的幺蛾子都鬧得出來。

誰知其提出祭祖之事,是否就是為了支開他們?

故而,讓太子殿下獨自前往翎山,斷不可取!

解首輔警惕非常。

江太傅看穿他的心思,遂又道:“陛下既是想去,又何妨成全了他……有你我伴于圣駕之側,你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言下之意,縱然皇上要作妖,那也能給他按得死死的。

解首輔聞言思索著。

這倒也是。

片刻后,卻又道:“可外面各處……恐會有變故發生。”

內閣大學士余廣思開了口:“當下局面還算穩固,退一萬步說,燕軍已退守滄州以北,再如何沒個一年兩載也殃及不到京師來……至于吳家,歷來不是冒進的性子,更不可能于此時攻來,更何況寧陽距京師足有兩千里之遙。若說臨元許家軍,也尚在八百里外,其間隔著三城及西南兩大營在,縱然當真有何異動,總歸也能及時應對。”

另有官員道:“去往翎山,來回不過十日而已。”

這些話,并非是粉飾太平,刻意忽略危險,存僥幸之心,而是明晃晃擺在眼前的事實正是如此。

解首輔也清楚這一切。

祭個祖而已,橫豎又非是如前朝那般還須浩浩蕩蕩趕往舊都,來回耗時大半年之久,若說變故,那的確是要當心提防——

按說他確實不該如此草木皆兵,畏首畏尾,反倒失了朝廷該有的氣勢。

可他總覺得有些不安心……

雖自聽聞燕王出事起,至今已有數月光景,可他還是覺得這轉機來得太過突然,突然的叫人覺得不真實。就仿佛人飄浮在半空中,雙腳始終未能著地一般。

接著,又聽眾人細說了些有關此行有可能出現的變故,談到最后,也的確都在足以應對的范疇之內。

江太傅最后說了一句——

“祖制規矩是輕易破不得的,否則敗壞的終究還是朝廷的威信……”

這并不是所謂死守規矩,當規矩深入人心時,最大的得利者永遠都是朝廷。無規矩不成方圓,此乃亙古不變的治國之根本。

說到底,這仍是在維護朝廷的威信與利益。

越是如此關頭,越不能小看這區區祭祖之事。

解首輔一時未語。

他又豈會不知這些道理。

“此事容我再細思數日……”

若只是說出來的這些變故,自是不足為懼,怕只怕尚有他們未曾想到的可能。

到底先皇的忌辰還在下月,并不急于這一時做決定,這期間恰也能再多留意一番四下各處的動作。

而縱是接下來所觀所聞,一切也皆在向好的方向發展著。

他亦設想了諸多可能——

但正如同僚們所言,這些皆是可以應對的,而絕無條件可以促生出足以翻覆局面的大事。

解首輔心有思量之際,一名內監來稟,道是明御史過來了。

又來了?

內閣官員們聞言便覺如臨大敵。

而后下意識地看向坐在那里的解首輔——

不消去想,也可知這明效之定是為了祭祖之事,擺明了是沖著首輔大人來的。

解首輔坐在那里紋絲未動,面色平靜從容地端起了茶盞。

然這一派從容之下,那吞咽茶水的動作卻略微急了一些。

該準備的趕緊準備上,總不能吵到一半找水喝,再叫人看輕了去。

首輔大人這廂已經做好了不得不應戰的準備,然而明御史此番前來,卻非是找他罵架的——

雖也是帶著分歧而來,然而言辭間卻少了直白的尖銳和指責。

眼睛是通紅的,語氣是痛心的。

“……今日陛下昏迷半日,昏昏沉沉間,還念著要去先皇陵前奉一炷香,說兩句話,最后盡一盡為人子的孝道!身為一國之君,何至于連這微不足道的愿想都不被成全!最后的體面都無人肯給!縱然只是身為人子,他難道竟連去往父親墳前祭拜的資格都沒有嗎?!”

“諸位如此行事,良心可會安寧嗎!”

他的聲音悲憤而沙啞,叫一應官員聽得心情復雜。

據說人在意識到自己即將離去之前,總會頻繁地念叨著同一樁心事……

皇上這是……真的不行了嗎?

而明御史這些話雖有些冤枉了他們,但有一句說得倒是沒錯——到底是一國之君,大行之前,理應要給予其體面的。

皇帝的體面,也是朝廷的體面。

明御史眼中幾乎要有淚水溢出,語氣堅決有力:“縱然你們一意要反對到底,卻還自有本官在,本官便是背,也會將陛下背去祖陵!”

這話聽得眾人心頭一顫。

怎么還背上了!

偏偏還真信對方能干得出來這等事!

這不是明擺著打他們的臉嗎?

真讓他將陛下背去祖陵,那他們成了什么人?言官又要在史書上如何來留存他們的悖逆之舉?——哦,更絕的是,言官就是背皇帝的那個!

這路……它不就走得窄狠了嗎?

“明御史當真是言重了,解首輔也是為了陛下的龍體思慮,二位有事好商議,當以解決問題為上……”

江太傅第一個發聲,三言兩語將自己摘得干干凈凈——他一把年紀可不想背上罵名,想他歷經兩朝三位皇帝,如今眼瞧著還得有第四位,他可不得給下一任東家留個好印象?

天崩了,人設都不能崩——這是他傳授給紀府尹的立世秘訣頭一條!

余下幾人緊隨老太傅的腳步。

跟著老前輩的腳印兒走,準沒有錯的。

“此事我等與解閣老也是正在細商的……”

“祭祖之事合情理合禮法,自古以來乃是天經地義。”

眾人說話間,余光不約而同地悄悄落在了解首輔的身上。

就等這尊大佛發話了!

大佛一張臉繃得死緊。

他倒想點頭!

可這時機對勁嗎?

他是有自己的利弊權衡在的,私心里已是認為可行,只是還沒來得及說——若此時松口,豈不顯得他就是個欠罵的貨?叫這姓明的一罵就給罵通了?

他的面子倒無關緊要,在養心殿他官袍都脫了還要什么面子?

可若叫對方覺得他當真是被罵通的,往后還不得三天兩頭跑來罵,這內閣的房頂怕是都要被對方的罵聲給掀起來。

解首輔正當進退兩難之際,又有內監進來稟話。

“諸位大人,太子殿下到了。”

其說話間,裹著厚重披風的男孩子已經走了進來。

眾人紛紛行禮。

“殿下請坐下說話罷。”解首輔抬手示意,每每得見男孩子虛弱的模樣,他總覺得胸中悶了口氣,咽也不是,嘆也不是——難道這一脈,當真就要斷了嗎?

太子在椅中落座,看一眼明御史,又看一眼解首輔,直接便說明了來意:“今年翎山祭祖,我陪父皇一同前往。”

解首輔有些意外:“殿下……”

“我知諸位大人是為父皇和我的身體思慮,可我這病是胎里帶出來的,并非是這一兩日之事,祭祖之行于我而言并無妨礙。”太子說到此處,話音微微一頓:“至于父皇,我方才剛去過養心殿,父皇……當下只此一個心愿,身為人子,理應竭力辦到。”

說著,看向眾臣,神態誠摯:“此事還請諸位大人能夠應允。”

“殿下此言著實折煞臣等了。”解首輔微嘆了口氣,道:“祭祖本就是祖制,且往小了說,不過是陛下和殿下的家事而已,臣等并無權阻攔,也無道理阻攔。既陛下與殿下俱已有了決定,那臣等自當遵從。”

話音落,便轉頭看向了禮部尚書。

“祭祖事宜,還請方尚書使人著手安排吧。”

而需要安排的地方,遠不止是祭祖的出行與流程,更要部署好京中與各處。

時局特殊,一切也都跟著變得特殊而繁瑣。

就在眾官員協同各營安排諸事時,欽天監已將日子卜出。

動身之日,就定在下月初三。

很快到了十日后。

許明意同明家幾名仆從同乘一輛馬車,隨行出了京城。

路上,她微微掀了馬車簾往外看去。

三月初,官道旁的柳樹已發了新枝,樹下也隱隱冒出了一層嫩嫩青黃矮草。

總會如期而至的春日里,便是連空氣都透著勃勃生機。

這樣的好日子里,太適合做些什么了。

許明意將車簾放下。

計劃成與不成,只在此一舉了。

而若中途出了變故,亦或者結果不如愿的話——

她感受著袖中匕首貼著肌膚的冰涼感,心底主意已定。

總而言之,她不想、也不會讓皇帝再有機會活著離開翎山皇陵。

路上走走停停,耗費了近四日之久。

許明意仔細觀察過,無論是途中還是停留于驛館歇息,皇帝身側皆有重兵相護,又兼緝事衛貼身跟隨寸步不離,她甚至沒有機會見到他一片衣角。

還真是越是快死的人,便越是怕死。

待到了翎山,一頂軟轎將下了馬車的皇帝抬進了行宮內,單是隨行太醫便有五六位,跟隨在轎旁的宮人手中推著一把做工jing細的四輪車椅。

許明意跟著明御史也在行宮內安頓下來。

明御史尋了需她貼身伺候筆墨的借口,把她單獨安排在了緊鄰書房的一間暖閣內,免去了她與仆從們擠在一處歇息。

夜色漆黑,如同墨染,連一顆星子都不見。

眾人與天地一同陷入了沉睡。

許明意換了身黑衣,身輕如風,快步離開了這座小院。

她需要去取一樣東西。

祭祖大典就定在后日,為防有意外發生,她必須早做準備。

這翎山行宮,她只去年跟著皎皎來過一次,對四下并不算熟悉。但她要去的那個地方位置十分顯眼,遠遠便可見高閣層疊,縱是饒些路,卻也總能找得到。

她特意選了遠離皇帝下榻之處的小路,盡量避開禁軍和緝事衛的頻繁巡邏,饒是如此,也還是使了天目在前探路。

這般一路小心謹慎,兜兜轉轉穿行了近一整個時辰之久,總算來到了長公主所說的地方。

可是——

她轉過身看向身后深濃夜色,眼底俱是戒備。

她莫名覺得似有人在跟著她……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非10其他作品<<喜上眉頭>> | <<金夫>> | <<美食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