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677 佳期至
更新時間:2021-07-27  作者: 非10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如意事 | 非10 | 非10 | 如意事 
正文如下:
昭真帝趕來榮郡王府時,只晚了一刻鐘。

“陛下,郡王殿下已經走了……”

守在堂外的郡王府管事行禮之際,啞聲稟道。

昭真帝腳下一頓,看向內室方向。

很快,敬容長公主和玉風郡主也趕了過來。

榮郡王患病非是一朝一夕之事,今日待許明時和吳然察覺到異樣時,不安之下,首先想到的便是往自家傳信。

待東陽王等人到來之后,心中真正有了分辨,適才使人往各處傳信。

宮中與各府得了消息,皆是立即趕來。

卻仍是遲了一步。

幾人來至榻邊,只見孩子的“睡顏”很是安寧。

夜色愈濃,四下漸漸響起了壓抑的抽泣聲。

七日之后,便是榮郡王下葬之日。

有昭真帝的旨意在,各部自不敢有絲毫怠慢,一應喪儀規制皆無任何削減。

許明時和吳然尋來了許多兵書與集市上淘來的小玩意兒,放入了男孩子的陪葬物中。

送葬當日,二人也一路跟隨到陵地。

諸多后事皆已辦妥,郡王府外的吊喪之物也漸漸被撤去。

許明時卻仍舊未能回神一般,為此很是消沉寡言了一段時日。

許明意看在眼中,于一日午后去尋了他說話。

她知道,起初明時隨她前往郡王府,對榮郡王尚且只是同情憐憫——

可日漸相處之下,那樣好的一個孩子,又有誰會不喜歡呢?

明時和阿章,都清楚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他們選擇了陪伴,便等同是選擇了要親自送那個孩子、他們的好友離開。

離開的人已經走了,送別的人卻仍然需要一段不短的時日來慢慢療愈。

但她相信——

“總有一天還會再見的。”她輕聲說道。

“真的嗎?”

迎著小少年的視線,許明意肯定地點頭:“真的。”

她如今深信著輪回之說。

她的經歷,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既有如此之深的心靈羈絆,想必總還會重逢的。

只是或十年,數十年,百年,改了身份,改了樣貌,改了所有往昔的一切痕跡,但有朝一日,總會在某處相見。

許明時便也點頭:“我相信。”

男孩子看向窗外的一叢竹林。

新發的竹葉青嫩,竹根處有筍尖破土而生。

一場雨落,青筍飛快地生長著,于日光雨露之下日漸筆直舒展。

竹葉密密,而又漸疏。

綠到濃時,在一陣陣秋風中搖著搖著,不知何日便染上了層淡淡青黃。

一晃又至中秋之際。

這一日,昭真帝微服出宮,雖自稱是偷得半日清閑,然坐在東陽王府的外書房中,所談也無不皆是朝堂與天下各方政事。

許明意在旁靜靜聽著自家祖父和昭真帝的談話。

二人商談政事,無分大小,從來不曾避開過她。

這大半年的光景之下,她聽了許多,看了許多,也寫了許多,學了許多。

漸漸地,便也會試著發表一些自己的拙見。

她未曾有一日真正閑下來過,正如遠在朵甘之地的吳恙。

他們都在往前走著,學著,磨礪著。

一輪金色秋陽漸漸西墜,天邊晚霞金紅交錯著,分外濃烈。

昭真帝和東陽王在庭院中閑步走著,透過大開著的窗欞可見書房中的少女端坐于書案之后,手中執筆神態專注。

昭真帝眼中含著笑意,仿佛由此看到了極遠的日后景象。

緋麗霞光浮動著,似有仙人揮墨,大筆勾勒出了一幅萬里江山圖。

“走吧,喝酒去!”東陽王笑著說道。

秋雨之后,許明意束起長發,換上了男子衣袍,躍上馬背,帶著明時,秦五和阿珠出了趟京城。

一路經過縣鎮小城,走走又停停,或走訪于民居街鋪間,或于田壟間同農戶詢問田收之事,又或是去當地私塾中旁聽半日。

若想做到真正心中有物,不單要聽,更少不得親眼去看。

這一日,雨后天霽,算上一算出門已有月余,想著再有半月便是祖父壽辰,姐弟二人便踏上了返程。

路過云瑤書院之際,許明意去書院中見了蔡錦。

書院山長是她生母摯友,很是熱情地邀她留住了兩日。

兩日后的清晨,動身回城,于午時前后回到了家中。

“姑娘,您剛走沒幾日,小七便送來了這份書信,說是自朵甘傳來的!”

許明意沐浴更衣罷,披著半濕的發剛在梳妝桌前坐下,阿葵便將一封信箋捧到了她面前。

朵甘?

她接過,忙拆開了來看。

出現在視線中的是極熟悉的字跡。

上一次她收到吳恙的信,已是三個月之前的事情了。

自他遠赴朵甘以來,大大小小的戰事也已有十余次,勝多輸少,而此番則是拿回了此前被異族占下的兩座城池!

此乃大捷。

之前她和明時在外面時也隱隱聽到了這個消息,只是不知真假。

方才回到家中,她見了祖父,同一句話便是印證此事,從祖父那里得來了肯定的答案,她不由大舒了一口氣。

此時看信時的心情,便也是輕松的。

吳恙在信上說了許多,皆是好消息。

他夸贊了屢屢立功的聶家父子——當初,聶家父子尋到祖父面前,求了祖父出面舉薦,想要追隨皇太子一同前往朵甘。

除了聶家父子之外,信上還破例夸贊了天目一番。

刺探敵情、把風巡邏、偷襲敵方將領,皆是一把好手。

許明意看得彎起嘴角。

片刻后,笑意卻又漸漸淡去。

信上都是好消息,或是逗趣之事。

仔細想來,吳恙送回的信中,從未與她提到過半字不順與艱難之處,那些打了敗仗的消息她也是從別處聽來的。

甚至在四五月前,他還曾經歷了一場生死之險,據送回朝中的急報中可知,太子一度被圍困在了深山之中多日,援軍趕到之后于山中搜尋了七八日,也未能尋到其蹤跡。

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朝中為此慌亂不已。

遲遲等不來消息,她已經收拾了行李打算趕往朵甘。

卻在出城三日后,被秦五叔追了回來,秦五叔是帶著消息來的——朵甘傳回軍報,太子殿下平安無事,先前之事不過只是誘敵的計謀而已。因是臨時定下的密計,知情者甚少,方才傳回了有誤的消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她聽得大喜,這才跟著秦五叔回了家。

可之后冷靜下來細想了想,對這所謂“誘敵”之說卻是半信半疑——當真如此嗎?還是拿來穩定軍心和朝堂,想叫她安心的說法?

對她,他總是報喜不報憂。

初至朵甘時,為鼓舞士氣,他曾多番親自領兵迎敵,難道當真不曾受過傷嗎?

且他身份特殊,拋開真正的戰事不提,諸般刺殺手段定也沒少經歷。

而他從來不與她說起這些,無論是手下士兵還是他自己。

她知道,戰事殘酷而現實,講求的便是一個“勝”字,唯有勝了,那些流血傷亡才被世人賦予真正的意義——

好在,這次他們勝了。

雖尚且未能將異族悉數拔除,但于當下而言,能拿回城池將異族驅逐出京便足夠了。

想來歸期不會太遠了。

翌日,東陽王于早朝之上進言提議,此時應召太子班師回朝。

乘勝追擊也要分形勢局面,朵甘之外,那些游族不戰之時勢力分散各處,且行蹤不定,若想除盡非久戰不可,且非但費時,更是耗力。

而當下國庫實在不算充裕,于軍需糧草供應之上一直多有吃力之處。

總而言之,此時不宜戀戰。

“臣以為東陽王所言極是。”解首輔出列,道:“今太子殿下既已將異族驅逐出我大慶之境,大挫異族氣焰,料想至少可保數年安定。當下各處正是休養生息之際,日后待看具體情勢而為也不遲。”

且拋開國力不提,太子身為儲君,其安危亦關乎社稷安穩——須知如今還有太子已經戰死的謠言在各處流傳著。

唯有太子平安凱旋,這些謠言方能不攻自破。

其他官員也緊跟著出言附和。

昭真帝點了頭。

嗯,于公于私,是都該召那臭小子回來了。

很快,召太子回京的旨意便被快馬送出了京城。

但許明意覺著,怕還是要等上一段時日。

吳恙非是急功之人,于此形勢之下,自不可能做得出一意孤行抗旨之事。但他縱然要回來,必然也要等到將一應之事悉數安排妥當之后。

安撫邊境民心,收拾戰后殘局,重建各處防守,這些都需要時間。

依他的性子,必是要親力親為才能放心的。

但她也不著急。

雖然她真的很想早點見到他,但她更想看到他安安心心地踏上返程。

她和他,雖是世間最心意相通之人,但他們從來都不只是屬于對方,他們屬于自己,而又準允自己屬于著這方天下江河,眾生萬物。

守好這片江山和百姓,是他們共同的心愿。

于她而言,這個聽起來有些自大的念頭并非是起初便有的,而是隨著時間的增長,走過的路,見過的物,而日漸變得清晰堅定。

起先她只想守著家人,而今有了余力,便想要去做更多的事。

所以,她骨子里實則也是極普通的人,并沒有太多舍己為人的偉大想法,做不到無暇自保也要去保別人——

她想,這世間大多數人應當都是如此,先自保再保旁人,本沒有什么可去苛責的。

并非人人生來都是普度眾生的菩薩人物。

正如祖父此前所言,善良也是需要底氣的,不是每個人都有善良的資本。

也有人說,順境中的善良不算真正的善良,人在逆境時方能看出本性——這句話,她并不十分認同。

善良便是善良,只要付出善意便是善舉,無分順境逆境。或只能說,逆境中的善意的確更為難得。

而當下、往后,她所需要去做的,便是讓這世間少些不公與人為的逆境,給更多普通人善良的底氣,好讓他們有余力去幫助更多的人。

這需要很長的時間,很多的阻礙,很多張可行的策論。

想著這些,她垂眸執筆,將近日所思細細落于筆下。

冬月十五,一場大雪將京師改了顏色。

東陽王府中,裘神醫再一次同女兒提起了離京之事。

“眼看就要近年關了,又天寒地凍的……”方才還同小丫鬟們嗑瓜子談八卦的裘彩兒忽然面露虛弱之色,捂著胸口咳嗽了一陣,才又道:“女兒倒不怕受凍趕路,只是若再誘發了舊疾惹得父親擔心,那就是女兒的不孝了……”

裘神醫狐疑地盯著女兒,實在分不清真假,再三思索之下,到底再次敗下陣來。

“那就等開春暖和些吧……”

裘彩兒輕輕點頭:“女兒都聽父親的。”

開春就開春吧,季節交替之下,最易滋生風寒病癥,父親應當也不想讓她冒著染風寒誘發舊疾的風險趕路吧?

總而言之,一日不看到許姑娘和太子殿下成婚,她的身體便一日不適合動身離京。

就如同看話本子一樣,真情實感看到了尾聲,就等著這最后一頁的圓滿之時呢,這時候把書奪走,那不是要她的命嗎?

說來,太子殿下也該回京了吧?

同一刻,寒明寺的后山處,許昀一行人正于亭中煮茶。

“阿彌陀佛,又于這初雪之際見到施主了。”一名小和尚在梅樹下,同許昀行了個佛禮。

這位施主每年下初雪都會來后山采雪煮茶。

但這次看起來……卻似乎同往年頗為不同了呢。

什么都沒變,卻又什么都變了。

許昀笑著點頭,邀請道:“無逐小師傅可得閑去亭中同飲一盞?”

亭內,小晨子正看著爐子煮茶。

小和尚剛要婉拒時,只見一旁走來一名披著湖藍錦裘,手中折了枝紅梅,氣質溫婉清麗的女子。

小和尚幾乎一眼便認出了對方。

是之前來過的那位夫人!

彼時,他還錯將二人當作了……

一句話還未完整地在腦海中落定,視線中便見那女施主竟輕輕挽住了男施主的一只手臂,望著他,含笑道:“如今的確是我的夫君啦,還要多謝小師傅三年前的那句吉言。”

后山處茶香四溢,同行而來的許明意則正在廟中前殿進香。

青香插入香爐之中,她自蒲墊上拜罷起身,只聽身后忽然傳來一陣嘈雜之音。

“無清,前院為何如此喧擾?”

尚且還不夠沉穩的小沙彌有些激動地答道:“回師伯,聽幾位香客說是太子殿下凱旋了!大軍正經過咱們山下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非10其他作品<<喜上眉頭>> | <<金夫>> | <<美食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