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的上升法則-83.考試
更新時間:2020-10-18  作者: 香辣蝦球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 | 玄幻言情 | 西方奇幻 | 乙女的上升法則 | 香辣蝦球 | 香辣蝦球 | 乙女的上升法則 
正文如下:
“唉。”特洛伊公爵回神以后又繼續嘆氣。“好了,今天的開班儀式皇太子殿下可能不會過來了。我來主持吧。”

琳夕扭頭看著特洛伊公爵,脊背挺得筆直,目光一直追隨著他走到教室的最前端。

“大家都是貴族,想必昨晚已經都認識我了,我是上一任的級長,還有兩年就會從學院畢業。當然,如果諸位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難,找不到殿下的時候,可以過來咨詢我。尤其是優雅的小姐們”特洛伊挑了一下眉毛。

莉西婭發現那位雙馬尾的少女沉淪了,原本豎起來的眉毛放平了,不眨眼地看著特洛伊。

不得不承認,在場最具有貴公子風范的貴族必須是特洛伊公爵,成熟可靠。

“雙馬尾,你別看了,人家特洛伊公爵才看不上你這個瘋姑娘。”剛才被罵的聒噪男,真的一點也不怕,梗直脖子說。

“嘁。”雙馬尾姑娘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朝著聒噪男翻了一個白眼。

“這是西索家的大小姐。可真是嗯,活潑啊。”琳夕上下打量了一下扎著雙馬尾的西索絲桃,眼中充滿輕蔑。

莉西婭倒是喜歡這種火辣辣的性格,在大貴族當中,小姐們全是一副模樣,和琳夕差不多,雖然平常也會擺出一副隨和端莊的模樣,其實暗地里誰都瞧不起,還總是攀比家世、攀比帽子、攀比誰的腰更細。

(這一章明天下午更新,抱歉抱歉,最近真的太忙太忙了。)

“我想沒有人會拒絕絲桃小姐的愛意”特洛伊每句話的尾音都帶著看不見的波浪線,他狡黠地沖著絲桃.西索眨眼,將原本尷尬的事情帶過了。

“當然,我們接下來,可以互相認識一下。新生中,誰先來自我介紹?”他拍拍手。

絲桃大膽地站了起來,她的兩個馬尾辮在背后回蕩了一下。“大家好,我是絲桃,來自南方的拉拉爾地區,我們那四季如春,說實話,我真不適應這兒的天氣。另外,很高興認識大家。我的紋章是狼頭,如果有人敢欺負你們,我替大家去撕碎他!”最后一句話絲桃是看著那位聒噪男生說的。

特洛伊微笑著鼓掌。“那么,多羅.萊斯考,多羅,你介紹一下自己吧,順便給絲桃小姐也介紹一下帝都的風土人情。”

多羅就是那位話很多的男生,他也是不服輸地瞪著絲桃站了起來。“鷹眼紋章,多羅.萊斯考,帝都可不像南方,這里遍布許多危機,當然,一樣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歡喜冤家?莉西婭在心里給二位評判了一下。

等到莉西婭自我介紹的時候,全場的氣氛明顯不一樣了。

“莉西婭,不明紋章。”她展顏微笑,聽到了幾聲抽氣聲。“如果大家對我的紋章感興趣的話,可以相互探討,為了好好使用女神賜予我們的力量。”

她掃視了一下全場,幾乎所有的男性頭頂的好感度都飆升到百分之三十,源與的已經高達百分之六十左右,除了琳夕是惡感度,還有一位坐在角落里一言不發,直愣愣盯著她的青年也是呈現了百分之十左右的惡感度。

莉西婭認得他,那是她姐姐何黎的男朋友,布赫.頓。

介紹一圈下來,莉西婭除了多認識了絲桃和多羅,其余的,仍舊只記得住以前就認識的。

“特洛伊公爵。”就在大家嘰嘰喳喳相互認識的時候,一位穿著酒紅色袍子,帶著兜帽的年輕女性站在門口,是學院中的工作人員。“院長讓來給各位貴族小姐少爺們宣讀一則皇帝陛下的口諭。”

特洛伊正愁接下來應該說點什么,所以他立刻將這位女士請到臺前。

“皇后殿下瑪麗.蒂爾觸犯帝國法律,特此通知諸位,皇后殿下已經被關入荊棘塔中,進行為期三十年的反思,念在其為吾發妻,酌情考量,不昭告其罪行于帝國。”那名工作人員大聲宣讀完畢以后,一句多余的話也沒有說,徑直離開了。

留下場中三十號貴族面面相覷。

尤其是琳夕,睜大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莉西婭!怎么會這樣!”她此刻沒有去揪住自己即將訂婚的未婚夫,反而拉住莉西婭的袖子,小聲說到。

莉西婭也很震驚,難道說昨晚的事情,都是皇后策劃的?

她想做什么?皇后難道想篡位,但是并沒有成功殺死皇帝,那灰雀報喪又是哪一出?還沒死,就急著讓灰雀去通知還未從學院畢業的繼承人帝彌托利?

莉西婭是不太懂的,宮廷中的腌臜事太多了。

帝國的法律中規定,如果皇帝死亡,而沒有設立繼承人,將由皇后來繼承皇位。

但是皇太子殿下已經十九歲了啊。

“莉西婭,我們家完了。”琳夕一直在搖晃莉西婭的胳膊,讓她不得不看了她一眼,原本快有一半的惡感度竟然下降了不少,這讓莉西婭有點心軟。

“琳夕,帝國法律當中,皇后在嫁給皇帝以后,是和家族脫離關系的,所以,你們蒂爾家不會受到任何牽連。”莉西婭十分平靜地開解琳夕,她擔心的一定是這個。

“那么,源與呢,源與他們家一定會和我解除婚約的!一定會!”琳夕已經淌了一滴淚,但她不看源與,只是看著莉西婭。

她在賭,源與會當著莉西婭的面發誓,不會主動提及解除婚約。

但他們根本就還沒完全定下來,只是雙方父母在準備訂婚而已,這時候如果源家終止訂婚過程,那也沒有任何問題。

源與感覺喉頭發干,他不想說話,剛才略帶竊喜的心情消失了,琳夕的話讓他不得不對這件事表態。

“琳夕。”源與頭痛欲裂,他盯著莉西婭的側臉。“我不會反悔的。”他說完這句話,只覺得無比的后悔,甚至責怪起皇后來,如果皇后不出事,他反倒能夠去解除婚約,不會有人說他們家是因為攀炎附勢才決定和琳家訂婚,而如今皇后出了事情,就立刻斷絕來往。

莉西婭嘆了一口氣,琳夕的目的達到了。

她覺得索然無味,對于琳夕來說,皇后只是他們琳家的工具人,而源與,她即將訂婚的人也是可以拿捏的對象。

她不再對琳夕有厭惡的感覺,只是在心中徹底鄙視她,只想遠離她。

而源與,他逃不過琳夕的手掌,除非有一天琳夕厭棄他,這是他的命運。

“怎么選了她?”

莉西婭才剛進入演練場內,就聽到不和諧的聲音。

“布赫頓,閉嘴。”卡洛琳的的頭發高高扎起,穿著男款的訓練服,手上還拿著一把銅制的斧頭。

“怎么,等不及想去巴結公爵家的繼承人了,嘖嘖。”布赫頓的武器是一把鐵劍,他正在擦拭武器。

“是啊,總比你好。一不小心巴結錯了人,去給艾希那個瘋婆子作伴。”卡洛琳用斧頭的尖端指著布赫頓,額頭的菱形紋章若隱若現。

莉西婭沒想到她姐姐的男朋友布赫頓居然也在訓練隊伍當中,并且看站位,似乎還是前鋒的位置,而這位卡洛琳,似乎和自己的姐姐也有些過節。

卡洛琳的家族和布赫頓差不多,都只有子爵爵位。

“你站在這里,莉西婭。你的職責是操作法陣和魔藥。”扶朵米將她帶到隊伍正中心的位置。

帝彌托利在她前方,他剛跨上一匹白色飛馬,將背上銀制長槍拿下來,握在手中。

“好了,人到齊了。開始吧。”

隨著帝彌托利的話音落下,從演練場的升起了三十多塊木牌。

“安魂曲。”帝彌托利指著正前方說到。

莉西婭趕緊開啟了安魂曲法陣,并將法陣方向儀對準前方,前方的木牌立刻變成了灰色。

判定有效。

莉西婭發現演練起來,最累的就是自己了,和實戰幾乎沒有區別,其它人都只需要象征性地攻擊一下木板就好了。

“明天下午移動訓練。”帝彌托利駕駛著飛馬落了下來,現在已經是下午的四點多。

周儺帶領著曼陀羅學院的隊員在演練場外等待他們散場。

“級長,他們居然選了一個紋章力量都不明確的人來控制法陣。”朱莉婭小聲地說。“聽說她雖然有防御法陣,卻時好時壞。”

“用常規的手段取勝就好了。”周儺和其它人一起低著頭,等待九位貴族學生從他們身邊走過。

除了荊棘學院的學生是九位以外,其它學院的參賽人數都是十二人,這是為了平衡荊棘學院的全貴族陣容。

朱莉婭也低著頭,握住拳頭,不甘地看著地面。

莉西婭路過她身邊的時候,特意看了一眼她頭頂高達百分之八十的惡感度。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擔心后天大比時布赫頓不配合,還是朱莉婭會耍陰招對付她。

學院大比前一天,帝彌托利讓帝塔塔代表荊棘學院去抽簽。

“中心位。”帝彌托利拿著紙條念了出來。

其它人都圍著光之法陣發出嘆息,甚至有人錘了錘桌面。

莉西婭正在努力背下每種魔藥放入法陣中的最佳速度。

“怎么會抽到中心位,如果曼陀羅和赤木兩個學院聯合起來,合包我們的話。”卡洛琳說。

她的擔心不無道理,比賽場地是矩形,在四角位置站定的隊伍,距離中心位都很近。

“一次歷練。”連帝彌托利都緊皺著眉頭。

他的戰術本來是防守,讓莉西婭這名新生能正常輸出

布赫.頓抱著劍靠在椅子上,歪著一邊的嘴巴發出‘切’的聲音。“還不是因為你。”

“我怎么了,難道施放法陣需要站在原地不動嗎?倒是你,作為劍士,在移動的過程中會不斷露出破綻,我看是因為你才對。”莉西婭站了起來,她感覺這樣可以讓氣勢更足一些。

“當然是需要移動的,只不過,莉西婭。”帝彌托利說。

“嗯。”莉西婭坐了下來。

“你肯定會成為其它人眼中的突破點。”他略微思考了一會兒。“所以,你的位置不安排在隊伍中央了,等比賽開始以后,你立刻使用快速移動法陣,抵達這個地方。”

帝彌托利指著地形圖中的一個角落給莉西婭看。“在這里等待,直到我們到達。”

“荊棘學院只有八個人?”朱莉婭在比賽剛開始,就用望遠鏡搜尋莉西婭的身影。“在那,她跑了!”

她興奮地用視線追逐著莉西婭快速奔跑的身影。

“朱莉婭!你去做什么?”周儺看到朱莉婭用了隊伍當中唯一的快速移動發陣,向著東北方向跑去。

莉西婭背著法陣和卷軸,還有三十瓶魔藥,剛剛抵達位置,卻發現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朝著她而來。

“你們輸了。”朱莉婭拔出短刀,朝著莉西婭極速而去。

“叮。”莉西婭用盾牌擋住了攻擊,釋放了一個冰凍法陣,自己的紋章力量并沒有被激發。

她來不及思考為什么紋章的保護力量時好時壞,在冰凍法陣起效的五秒時間內,用盾牌狠狠地擊中了朱莉婭的肚子,然后朝著自己隊伍過來的方向跑去。

一支流箭朝著她飛來。

扶朵米眼疾手快地施放了法術燒點了半空中的箭,帝彌托利放低了飛行高度,一把將莉西婭拉上了馬背。

“有人發現我了。”她坐在馬背上,朝著下空中的赤木隊撒下了能夠致幻的魔藥。

后面的戰斗非常混亂,由于處于中心位置的荊棘學院,一反常態的進攻策略,讓原本打算圍攻他們的赤木學院和曼陀羅學院亂了陣腳。

原本海獅學院眼看著就要坐收漁利的時刻,朝著帝彌托利疾飛而去的破陣箭卻被莉西婭的紋章力量擋了下來。

她看了一眼射箭的人,是處于狂暴狀態的泊瑟提。

他額頭的牛角花紋非常顯眼,眼睛也變成了銀色,惡狠狠地看著帝彌托利,又射出了一箭。

莉西婭仍舊用手掌擋在帝彌托利的肩膀位置,依舊生效。

比賽最終以荊棘學院的連勝告終。

散場以后,莉西婭心里有了一個猜測。

難道說,紋章的低檔是否生效取決于攻擊者是好感還是惡感?

這樣一說,倒是非常合理,但是這種紋章力量也太雞肋了一些吧。

喜歡請大家收藏:()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