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亦錦繡-第二百二十九章 佛祖
更新時間:2021-07-26  作者: 墜歡可拾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寒門亦錦繡 | 墜歡可拾 | 明智屋小說網 | 墜歡可拾 | 寒門亦錦繡 
正文如下:
白丹將自己哭的兩眼紅腫,在原地等到天亮,都沒有等到陸卿云的人來尋她。

陪伴她的,只有一匹老馬。

馬不通人性,只知道在路邊大嚼花草,她在老馬持續不斷的咀嚼聲中,下定決心,要往北去。

她不知道,陸卿云連夜上了普陀寺,連馮番都沒尋到他。

四更天的時候,普陀寺的鐘聲響了。

天色未亮,人睡的很沉,正是個雞鳴狗盜的時辰,鐘聲也滌蕩不開夜色,再加上慢慢凝結起來的霧氣,讓人越發倦怠。

然而鐘聲一響,修行者就得起香坐禪,不能懶惰。

藏經樓佛像寶相莊嚴,頂含金光,慈悲為懷,佛像之下,安坐著隨著鐘聲而醒的陸卿云。

陸卿云半閉著眼睛:“茶。”

金理遞上一碗濃濃的冷茶。

陸卿云一飲而盡,將茶碗給金理:“換承光來。”

金理一聲不吭,拿著茶碗,踏著地上的血往外走。

蒲團上跪著個老和尚,頭深深的埋下去,鮮血順著地磚往外淌,已經有了一灘不小的血泊。

佛祖將他渡化了。

承光換了金理進來,帶了一大碗豆漿和四個饅頭,陸卿云就著這滿室的血腥味,連吃帶喝,咽了個干凈。

“成王怎么說?”

承光道:“成王他是朝中貴客,北梁來使,不可能來見您。”

“嗯。”陸卿云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踩著淺淺的一灘血泊去看墻上的畫。

畫的是玄奘取經圖。

身披袈裟的大師,站在滾滾河流邊,雙手合十,面色虔誠,正在禮拜觀音。

身后弟子手牽白馬,桀驁不馴,遙望著觀音而不施禮,目含譏誚,仿佛已經洞察這粉飾的世間太平。

陸卿云看過了,在香案上隨手撥弄著剩下的九個竹筒,隨手從中挑了一個出來。

打開取出里面的紙條,他隨意道:“四海銀樓史通。”

承光立刻領命出去,看一眼嚴守藏經樓的護衛,交代其中兩人,一人往成王府去,一人去拿史通。

史通是四海銀樓的大管事。

被帶走的時候,他還大放厥詞,認定自己無罪,要上衙門告陸卿云濫殺無辜,并且對陸卿云嗤之以鼻。

然而一進藏經樓,他的大義凜然立刻消失殆盡。

屋子里其實并不大,史通腦滿肥腸,身形過大,一進門就顯的屋子里十分擁擠。

尤其是地上還跪著個死人。

這時候,太陽已經升了起來,地上的尸體和血污都被照的一清二楚,他當即嚇得兩腿一軟,直接跪倒在了陸卿云面前。

膝蓋上傳來的冰冷觸感,讓他在大熱天里不住的冒冷汗。

他和死了的和尚不一樣。

和尚是個出家人,再如何害怕,也看破紅塵多年,有個虛無縹緲的佛祖托底,而史通則是個文人,并且是沒有氣節的文人。

面對陸卿云這個大匪徒,他脆弱的不像樣,不打自招,將自己何時開始給北梁做事交代的清清楚楚。

陸卿云沖著承光招手,承光上前,一言不發的動了刀。

史通從喉嚨里發出幾聲古怪的聲響之后,很快就沒了動靜,倒在地上成了一灘軟肉。

成王在京城的“錢袋子”,就這么死了。

屋子里徹底擁擠起來。

陸卿云又挑了個竹筒,邁步出去,承光抬著椅子跟在后面。

地上只留下凌亂的血腳印。

如此抽簽似的殺戮,一直持續到正午,小竹筒只剩下了四個的時候,成王上了山。

打開院門的一瞬間,成王被鋪天蓋地的血腥味沖的頭皮發麻,尸體東一具西一具,以各種姿勢匍匐在地。

而陸卿云安然而坐,在那其中吃吃喝喝,心靜的很。

長刀立在他腿邊,像是一把普通的砍柴刀,一刀下去,人命如同枯木,被他給收割了。

成王自認為自己是個狠人,無論是膽量還是心計,都算是上等,此時也覺出了自己不夠“惡”。

他還是被禮教和身份所束縛了。

陸卿云不一樣,他心無旁騖,百無禁忌,專心“作惡”。

“陸大人,”成王一腳踏進血里,“久聞大名,沒想到你為了見我,會殺了這么多無辜之人,這些人還是你應該保護的百姓。”

陸卿云似笑非笑:“叛國者,不無辜,你不來,我可以殺更多。”

成王拿不準陸卿云手里還掌握著多少東西,只能笑道:“你不審問,就定了人家的罪,這可算不得一個好官,你就不怕被人秋后算賬?”

陸卿云點頭,表示自己怕。

就是怕的很敷衍,好像是為了附和成王。

“成王殿下,你來的時間夠久了,三天,我只能再給你三天。”

他說完,隨手一指地上的尸體:“否則這只是開胃菜。”

成王笑了一聲,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陸卿云這是要親自將他驅逐出境,今天這些殺戮,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下馬威。

他一天不走,陸卿云就會一個接一個的拔掉他在京城中的釘子。

到最后,很有可能是他身邊的人,或者是他自己。

“可我還沒找到合意的妻子,總不能讓我隨意找一個帶走吧。”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陸卿云拍了拍刀,“這才是我的事情。”

成王聽了這話,張口結舌,發現對著陸卿云顧左右而言他,并不能拖延任何時間。

于是他起身,正色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三天之后,我走,

但是我也想奉勸你一句,過剛者易折,善柔者方不敗,

現任皇帝容得下你,是因為他心明眼明,但是下一任呢,那些平庸之輩,可不懂什么叫知人善任,

要是你有了難處,可以到北梁來找我,我替北梁許你高位,無論何時,都算數。”

說完,他轉身就走,越走越覺得駭然。

陸卿云縱然人不在京中,卻能將京中的消息一網打盡,連他手里這些布下多年的暗樁都清清楚楚。

死的這些人里,有一個已經不再為他做事,改名換姓,算是重新活了一場,都沒能逃過陸卿云的羅網。

他的雄心抱負,原本可以在這里慢慢的、偷偷的施展,將這里鬧個雞犬不寧,可是現在,一切都不好說了。

走到大雄寶殿,里面結跏趺坐的佛像面帶微笑,正在看他。

他停下腳步,上了一炷香。

“佛祖啊,讓陸卿云盡快死掉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