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萊恩傳-新書試閱
更新時間:2013-12-30  作者: 無限生機   本書關鍵詞: 西方奇幻 | 魔法 | 魔法師 | 萊恩 | 競技 | 冒險 | 傭兵 | 禁咒 | 巫妖 | 亡靈 | 戰爭 | 無限生機 | 魔法師萊恩傳 
正文如下:

“現在是公元2087年7月14日上午7時,歡迎您的到來,梁虎先生!”伴隨著一個合成女性的聲音響起,梁虎一行三人面前的金屬艙門快速而無聲的拉開了。冰火中文.在看到身份驗證通過后,一身炎黃族傳統打扮的梁虎將自己的眼睛從瞳孔掃描器上挪開,隨即邁步走入了地球聯邦最神秘的K7基地,而他身后的那一男一女也以敏捷的步伐緊跟在梁虎的身后。

“總教官好!”

基地中來來往往有很多人,當他們看到梁虎的時候,一個個全都停下腳步,恭恭敬敬的朝著梁虎行禮問好。這些能夠入選到K7基地的戰士是地球聯邦中最優秀的精英,他們隸屬于地球聯盟最強戰力的聯邦近衛軍,這是一支有著悠久歷史的部隊,他們完成的各種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更是數不勝數,創造了無數的奇跡。用它的創始人的話說:“能夠加入到這支軍隊的人絕對是好之中的最好”,所以這些精英個個眼高過頂,根本不屑和其他同僚打交道,不過卻在面對梁虎的時候異常的尊敬,甚至達到了崇敬乃至崇拜的地步,因為梁虎是他們的總教官。

作為地球聯邦最強戰力,聯邦近衛軍的總教官,梁虎的外表看上去卻非常的普通,他是地球聯邦炎黃族的后裔,年紀也就在40幾歲上下,身體更是看起來有些單薄,若是第一眼見到他,一定以為他是一名學者,那種在故紙堆中專研考究的儒雅之士,很多人甚至認為梁虎能夠坐到現在的位置上,完全是得益于他幼年的好友,身為地球聯邦的主席,同樣是炎黃族后裔的孟朗先生。

其實梁虎并非是普通人,他是一名修真者。所謂修真者,乃是炎黃族特有的存在,他們追求天人合一的大道,以飛升最為自己的終極目標,只可惜地球因為人類的過渡開發已經導致靈氣消失殆盡,梁虎苦修了一甲子的時間,才不過從最初級的煉氣一直修煉到靈寂后期,后來更是借助好友孟朗集中整個地球聯邦之力,為他收集了無數天才地寶,這才讓他最終跨越了瓶頸,勉強結成金丹而已,想要更進一步恐怕終生無望。這種成就和炎黃族傳說中那些飛天遁地的前輩根本沒辦法相提并論,然而就是這在夏商時代不值一提的金丹修士,卻足以造就梁虎在地球聯邦歷史上的無數傳奇經歷。

金屬艙門再一次被打開,一個巨大的指揮室出現在梁虎的面前,這里就是地球聯邦K7基地的核心,中央控制室。梁虎邁步走了進來,絲毫不理會身邊向他問好行禮的戰士,直接朝著站在一臺巨大電腦面前的老者走了過去。這位老者滿頭白發,可是卻精神矍鑠,眼中更是充滿了精力,他就是地球聯邦現任主席孟朗。

如果不是知道孟朗過去將近百年那好像彗星一樣崛起的經歷,誰也不相信這位老者真的已經年過百歲,雖然說地球聯邦現在的科技非常的發達,卻依然做不到讓百歲老者比年輕人還要富有活力,這也是無數人百思而不得其解的一個懸疑,只能將它歸結于孟朗這位連任三屆地球聯邦主席的傳奇事跡,卻不知道造成這一切的不過是梁虎親手替自己兒時好友煉制的一顆回春丹而已。

“你來了。”孟朗本來正在和身邊的助手說著什么,在看到梁虎走過來之后便沖著后者微笑的打了一個招呼,只可惜他的笑容實在是太勉強了,不要說是梁虎,就算是一個三歲的小孩子也可以看出這位老者有著沉重的心事。

“開朗,找我什么事情?”梁虎走到那孟朗面前,用一種很熟絡的語氣開口詢問。

孟朗嘆了口氣,他揮了揮手,示意身邊的助手下去,后者恭敬的行了一個禮,然后面朝著梁虎再一次行了一個軍禮,這才快步離開。

“虎子,這一次的事情很麻煩,相當的麻煩!也許,只有你能夠幫我,不,是幫助整個地球聯邦了!”孟朗用小時候的稱呼喊著梁虎的外號,不過他的語氣中卻充滿了難言的苦澀,顯然這位地球聯邦的主席,遇上了平生罕見的難題。

“說吧。”梁虎從沒見過一向性格開朗的好友臉上出現過如此憂郁的表情,他本能的覺得對方接下來所要敘述的事情非同小可,不料孟朗的話比他所能想象的還要嚴重。

“虎子,我們的火星基地遭受到了來自天狼星人的攻擊,那個花費了整個地球聯邦20年時間打造的基地,那是我們邁入浩瀚星空的前哨站,卻在短短2個小時內就完全被摧毀,2個小時啊!”孟朗說到這里,一臉沉痛的低下了自己的頭,仿佛在為火星基地上死難的同胞們默哀,其實他卻是自知接下來要說的話太讓人難以接受,他沒辦法面對自己的好友。

“虎子,就算我們地球聯邦動用最強大的攻擊手段,也不可能在區區2個小時內毀滅整個火星基地,這點時間實在是太短了,就算乘坐我們速度最快的運輸器,都沒辦法可以在火星表面繞行一周。”隨著孟朗的話,他身邊的巨大電腦屏幕上出現了悲壯的一幕:火星,一顆美麗的星球,被數以億計的攻擊艦艇團團包圍,這就是天狼星人的艦群。位于火星上的人類艦隊開始了英勇的戰斗,可惜他們的實力遠遜對手,被占據了絕對優勢的敵人逐一消滅,那一團團星艦爆炸后的烈焰,也意味著一個個英勇無畏的戰士遠離我們而去。

到了最后,一艘體積異常龐大的母艦出現在屏幕當中,很快它就釋放出某種還不為人類所知的力量,那顆美麗的火星在這股力量下于頃刻之間崩潰瓦解,變成了宇宙間的塵埃,人類20年來的努力也在這一刻灰飛煙滅。

當電腦上所顯示的內容定格在火星崩裂的那一剎那時,孟朗忍不住咳嗽了幾聲,他的雙眼赤紅,他的雙手用力的抓住了梁虎的衣袖,他的聲音也變得異常的干涸:“虎子,這可不是僅僅將基地變成廢墟,而是直接毀滅了一個星球!根據聯邦科學家的簡單計算,入侵的天狼星人,他們的科技領先我們至少150年以上,這是一個難以逾越的差距,我們不可能戰勝他!”

“所以……所以……”孟朗在遲疑了片刻后,最終還是咬牙說出了他的計劃:“根據聯邦戰略參謀室擬定的計劃,我們只有一線生機。入侵太陽系的天狼星人擁有龐大的戰艦群,更擁有我們人類無法企及的科技,不過他們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他們已經徹底進入了蜂巢時代!”

梁虎點了點頭,他明白所謂蜂巢時代是什么意思,這個稱呼還是50年前地球聯邦剛剛成立初期,一位日耳曼后裔的科學家提出的理論,現在的聯邦K7基地就是基于這樣的理論建立起來的。顯然,孟朗的意思是希望梁虎去攻擊天狼星人的“蜂巢”,那艘體積巨大的母艦,這也就是炎黃族人口中所謂的“擒賊擒王,直搗黃龍。”

“對不起!”孟朗說到這里,他深深的埋下了自己的頭,因為這是一個十死無生的任務,無論梁虎能否完成,都不可能再活著返回。

“什么時候出發?”梁虎倒沒有什么特殊的反應,若是不能打敗入侵的天狼星人艦隊,等到整個地球也被毀滅,他區區一個金丹修士根本不可能存活在宇宙之中,還不是一樣玉石俱焚,所以他沒有多說什么話,只是淡淡的詢問了一個問題。

“1個小時之后,刑天號將會從K7基地升空,你的任務就是搭成刑天號潛入天狼星人母艦中,對他們的母艦發動致命的攻擊。為了配合你的突襲,地球聯邦的十九支艦隊會悉數升空,他們將借助人類月球要塞狙擊天狼星人的攻擊。”

孟朗說到這里,再一次提醒了一句:“由于我們的科技遠不如對手,所以他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犧牲自己給你拖延時間,記住了,虎子,當戰斗開始的時候,我們的軍隊最多只能支撐3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一旦讓天狼星人的母艦放出那種行星級別的攻擊手段,那一切都晚了!”

“好的,我盡力而為吧。”梁虎沒有拍著胸脯許下什么承諾,因為他很清楚這個任務的艱巨,在說完這句話話,他轉身朝著指揮室的通道口走去。跟隨梁虎一起來到這里的那個女子毫不遲疑也轉身隨梁虎而去,而那名男子卻深深的凝視了孟朗一眼,不過他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同樣也是以一個標準的動作轉身飛快的追上了遠去的梁虎等人。

孟朗突然抬起了頭,他望去梁虎遠去的背影,眼中留下了悔恨的淚水,他的心中默默的說道:“對不起,虎子,我現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當初沒有聽從你的勸告,一心只沉迷在現代科技的快速發展之中,完全疏忽了對于人體生命極限的突破,否則……現在說什么也沒用了,虎子,假如有來生,就讓我再好好報答你吧。”

2個小時后,刑天號戰艦指揮室。

梁虎漠然的站在指揮室的中央電腦面前,在他的身邊站著跟隨他一起去K7基地的那一男一女,這兩人是梁虎一手訓練出來的精英,也是真正繼承了他衣缽的修真者,只可惜女弟子梁曉柔在半年之前才剛剛進入筑基后期,尚在鞏固自身的境界;而男弟子葉聆風更是在梁虎的全力幫助下才勉強達到靈寂初期,若是不出任何意外繼續修煉下去的話,他們兩個想要學梁虎這樣開始沖擊金丹期至少需要一個甲子以上的時間,并且即便再動用整個地球聯邦的力量為他們收集更多的天才地寶,能否順利進階也是一個未知數。

煉氣、筑基、靈寂、金丹、元嬰、化神、合體、大乘、渡劫,正所謂九九歸一證大道,可是真正踏入這一條漫漫修真之旅,才會真正明白其實這是一條逆天而行的不歸路,良好的機緣、絕佳的運氣,還要有堅忍不拔的毅力,忍耐孤寂的決心,一步踏錯便萬劫不復,這或許也是地球上真正的修士越來越少的緣故吧?

梁虎將腦海中的雜年驅除了出去,他轉向站在指揮臺上的艦長,淡淡的詢問道:“我們到什么地方了?”

“報告總教官,我們已經進入月球的背面。”刑天號的艦長周敦信大聲的回答說,他雖然貴為人類最強大的刑天號艦長,可是當初同樣是被梁虎親自訓練出來的,甚至如果不是他太喜歡軍旅的生涯,最終選擇加入了地球聯邦的天軍,也許這位艦長也會成為梁虎的另一個修真弟子。

“你是艦長,凡事不必問我,自行處理吧,在這方面我不如你的。”梁虎揮了揮手說道:“只要告訴我什么時候出擊就可以了。”

“遵命,總教官。”周敦信朝著梁虎行了一個禮,然后轉身開始行使自己的艦長職責,他首先下令開始保持通訊靜默,以避免自己的行蹤暴露出來,然后盡可能的控制著刑天號盡可能躲進月球的陰影之中,默默的等待著天狼星人艦隊群的到來。

天狼星人到來的速度遠超過人類科學家的估計,不過幸好人類軍隊已經做好了最后的準備,地球聯邦十七個太空艦隊從地球各地的基地中悉數升空,穿越了大氣層,進入外太空,開始開始迎戰天狼星人的戰艦群,保衛地球家園的戰斗爆發了。

這一刻,人類不再有勾心斗角,共同的敵人讓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人類精誠團結在了一起,為了保衛彼此共同的家園地球而英勇的戰斗,只可惜人類和天狼星人的科技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地球艦隊幾乎沒辦法擊破天狼星人的防護罩,他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寶貴的時間。

聽著通訊中昔日的同僚高呼著“聯邦萬歲,自由無價!”的口號沖向敵人,卻被敵人的炮火無情的擊毀,周敦信的眼中留下了兩行熱淚,不過他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并且下達了作戰指令:“開啟隱形裝置!緩慢向天狼星人艦群靠攏,尋找有利機會接近敵方母艦!”

也許是地球艦隊的抵抗意識太過于猛烈的緣故吧,天狼星人的艦隊似乎有些不太適應這樣的場面,它們的艦艇編隊也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了一些破綻,這就給了刑天號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在艦長周敦信的指揮下,這艘集中了人類最高科技的太空戰艦在隱形的狀態下慢慢靠近了天狼星人的母艦。

由于為了隱形的需要,整個刑天號戰艦上下幾乎完全關閉了電源,全部的能量都被用于開啟隱形裝置,眼看著天狼星人的母艦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艦長周敦信小聲的詢問控制員:“我們現在還有多少能量?”

“報告艦長,還有87,其中80用于維持隱形系統。”

“5分鐘之后將全部能量填充到主炮!”周敦信幾乎是咬著牙下達了這個命令,因為一旦維持隱形裝置的能量被挪用,那么刑天號將會很快暴露在敵人炮火面前,其下場可想而知,這個道理在場的所有人都懂,不過卻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而是堅決的執行了艦長的命令。

“一切拜托您了!”周敦信從艦長指揮臺來到不遠處的休息區,朝著坐在休息區沙發上的梁虎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時間到了嗎?”梁虎淡淡的說了這一句話,然后他慢慢站直了身體,很隨意的伸展了一下身體,這才開口說道:“找個人帶我們去彈射艙吧。”

送走了梁虎等三人,周敦信幾乎是繃著一張臉站在指揮室里面,5分鐘的時間很短,似乎一眨眼就過去了,可是卻又十分的漫長,好像讓他經歷了無數滄桑歲月:昔日在梁虎手下受訓的艱辛、第一次登上刑天號的喜悅……這些深藏在腦海中的記憶一一從他面前閃過。

當刑天號的能量開始注入主炮的時候,在指揮室的主電腦屏幕上,一個鮮紅的進度條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警告,警告!隱形系統缺乏足夠動力,刑天號將在20秒后失去隱形狀態!”指揮室閃爍起了數盞橘紅色的警示燈,在這光線昏暗的指揮室中是那么的刺眼。

這刺眼的橘紅色警示燈也喚醒了陷入回憶的周敦信艦長,他吁了一口氣,開始透過刑天號指揮室的天窗,遙望著那巨大無比的天狼星人母艦,數秒鐘之后,他幾乎是咬著牙對著干入侵人類家園的罪魁禍首下達了命令:“主炮瞄準敵艦目標!”

“主炮能量已填充20!”一個沒有任何表情的電腦合成女音響了起來,而這個時候那個代表著能量注入的鮮紅進度條也走到了20這個位置。

坐在電腦控制面板前方的艦員們立刻忙碌了起來,一切都是那樣的有條不紊,因為所有的流程他們平日里在周敦信這個苛刻無比的艦長要求下不知道練習了多少次,早就達到了熟練而流的地步。每一個刑天號戰艦的船員心中都被周敦信灌輸了一個信念:“這里是地球上最先進的戰艦刑天號,我們是它最優秀的艦員,每一個人都是好之中的最好!”

“主炮能量已填充50!”

就在這句合成女音說完之后,周敦信艦長也得到了來自大副的肯定答復:“報告艦長,目標瞄準完畢!”

“好!等到主炮能量填充完畢后,立刻朝預定方位發動攻擊,不必再等我的命令!”周敦信下達了攻擊命令后,隨即又補充了一句:“主炮發射后,立即開啟彈射艙!”

“命令收到!重復一遍,主炮能量填充后……”負責操縱主炮的射擊員冷靜的重復著艦長的命令,同時他伸手推開了身前控制面板的一個保護罩,將手指壓在了保護罩下面的紅色按鈕上。

“主炮能量已填充90!”

“各位,我周敦信欠大家一條命!”眼看能量就要填充完畢,而刑天號最多還能再保持5秒鐘的隱形狀態,一向在下屬面前不茍言笑的艦長突然深深的彎下了腰,朝著自己的艦員鞠了一個躬,整個指揮室們陷入了一片寂靜,每一位艦員的臉上充滿了依依不舍的表情,不過他們眼中卻流露出無怨無悔目光。

“主炮能量已填充完畢!”當這句由電腦合成的女性聲音響起的同時,電腦屏幕上那代表主炮能量填充進度的進度條走到了終點,堅守崗位的主炮控制員毫不猶豫的按照艦長的命令用力按下了那紅色的按鈕。

天狼星母艦身側原本空無一物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艘人類戰艦,這就是依靠隱形系統潛入天狼星人艦群的刑天號,當它失去隱形狀態的同時,整個艦體也隨即籠罩在了一層潔白的光暈之中,所以在灰蒙蒙的外太空異常的醒目。

籠罩在刑天號外表的白光光暈很快就聚集成一團橢圓形的光球,從刑天號的前端發射了出去,而刑天號也因為主炮發射時候所產生的巨大沖擊力而導致整個艦體倒退漂移了幾十公里,這使得刑天號幸運的躲開了天狼星人艦隊的第一波打擊。

不過由于刑天號將幾乎全部的能量都填充進入主炮發射了出去,它現在剩余的能量根本不足以讓它移動,更不要說開啟能量力場保護艦體,當周圍的天狼星人艦隊第二次齊射炮火到來的時候,刑天號和它的艦員們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悲壯的化成了宇宙中的塵埃。

“敦信!”梁虎閉上了眼睛,不忍心去看身后那因為刑天號反應爐爆炸而迸發出來的強光,那是人類生命中最絢爛的焰火,由人類戰士最堅定的信念鑄就,可是如果能夠選擇,梁虎希望永遠都看不到這一幕。

刑天號畢竟是人類最新的科技體現,即便是天狼星人的科技遠超地球,在被刑天號全力一擊后,他們那體積超過一顆小行星的母艦艦身還是被轟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無數的碎片在壓力的作用下從那母艦艦身內部飛濺出來,散布在好大一片的外太空中,也正是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掩蓋了梁虎等三人的行蹤,讓他們得以順利的潛入了天狼星人的母艦里面。

這就是地球聯邦的戰略參謀室擬定的計劃,由刑天號發出致命的一擊,給梁虎他們潛入對方母艦內部提供機會,而根據目前人類手頭上那少得可憐的情報,既然無法從外部摧毀敵人,那么可以嘗試一下從內部進行破壞,只要梁虎可以成功的進入母艦的控制室,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梁虎等三人因為都是修士的緣故,只要依靠一套防護作戰服就可以在外太空短暫的停留,所以當刑天號的彈射艙被打開后,梁虎他們也順利的彈射了出來,當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刑天號吸引,根本沒去在意三個和宇宙塵埃一樣毫不起眼的人類。

等到梁虎他們潛入了天狼星人的母艦之后,立即發現這里的空氣成分和地球遠不相同,能夠給人類提供生存的氧氣更是少之又少,不過對于這一點,梁虎師徒三人早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作為修士能夠遁天入地的前提就是要會使用胎息之術,有了這個技巧,無論周圍的環境有沒有氧氣都可以堅持很長一段時間。

因為時間有限,梁虎他們不可能在天狼星人的母艦中慢慢的潛伏前進,他們必須在地球艦隊全軍覆沒,天狼星人對地球發出致命一擊前沖入天狼星人的母艦控制室,否則當整個地球被毀滅變成宇宙塵埃之后,就算梁虎他們全殲了整個天狼星人的龐大艦隊又有什么用處呢?所以當梁虎師徒三人進入到敵艦之中后,唯一的選擇就是直線前行,用暴力突破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障礙,而這自然也引發了天狼星人的警報。

“嗨!”梁虎一拳轟在了面前的艙壁上,他體內的真元力瘋狂的涌出,直接把這堅固無比的金屬艙壁變成了碎片,而梁虎的身體則在四下漂浮著的金屬碎片中一閃而逝,消失在了下一個艙室之中。

“咔嚓!咔嚓!”機械傳動的聲音傳來,出現在梁虎面前的是十幾具蜘蛛外形的機器戰士。這種機器戰士下半身好像蜘蛛一樣有八條腿,不過它們的上半身卻好像人類的主戰坦克那樣,擁有厚實的護甲和各種強悍的火力。

當這些蜘蛛戰士偵測到梁虎的身形后,立刻開始集火攻擊了,它們發射出的激光束在狹窄的空間內到處反彈,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火力網。梁虎的身體快速的動了起來,他手上拿著一把外形古樸的長劍,在他的揮舞下,這把長劍在梁虎周圍布下了一道道劍網,當蜘蛛機器人發射出來的激光束打在梁虎布下的劍網上的時候,竟然被反彈了出去。

“撲哧!”梁虎反手一劍捅進了身邊一個蜘蛛機器人的核心,后者立刻迸發出大片的火花,當場就徹底的報廢了。其余的蜘蛛機器人根本沒有在意自己同伴的命運,它們毫不猶豫的將所有攻擊手段都放了出來,朝著梁虎轟擊了過去,不過梁虎在一擊得手后早就飄然離開,于是這些攻擊只是將那個已經報廢的蜘蛛機器人打成了碎片。

在后面掩護的葉聆風沖了進來,他模樣斯斯文文,可是手上竟然拿著一把鋸齒連環大砍刀,那刀身橫在自己的面前,差不多擋住了葉聆風的大半個身體,看上去更像是拿著一面盾牌。

“師兄,你去幫師傅,我來斷后!”外表乖巧可愛的梁曉柔手持兩把點金峨眉刺緊跟在葉聆風的身后沖了進來,在說完這句話后,梁曉柔手腕一翻,摸出最后一張天雷符,打算丟到身后的艙室中,不料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一支尖銳的觸角從梁曉柔腳下的地板探出,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大腿中,那觸角是如此的鋒利,竟然直接切下了梁曉柔的右腿。

“啊!”失去了右腿的梁曉柔頓時失去了重心,她很清楚自己失去了戰斗力后意味著什么,為了不拖累自己的師傅和師兄,梁曉柔毫不遲疑的以體內的三味真火引發了手上的天雷符,然后一拳打在了就在她面前的葉聆風后背上。

“轟!”由梁虎親手繪制的天雷符釋放出強大的能量,直接在梁曉柔的身邊形成了一大團能量力場,在被它包裹進去的所有物體都在頃刻之間化為了灰燼。

身體不由自主朝著前面飛出的葉聆風滿目赤紅的看著自己那可愛的小師妹神形俱滅,他怒吼一聲,將自己仍在半空中的身體硬生生停了下來,也就在這一剎那,一個蜘蛛機器人將炮口對準了他。

“小風!”梁虎只來得及高聲提醒了一句,那碗口粗的激光束就已經朝著葉聆風轟擊了過去,不過也正是梁虎提醒了這么一句,才讓滿腔怒火的葉聆風稍微轉動了一下自己的武器,擋在了那激光束的前面。

巨大的沖擊力把葉聆風的身體直接轟了出去,幸好有那把武器的保護才讓他幸免于難,不過這把武器已經變得扭曲了起來,顯然是沒辦法再使用了。這些情況被在場的所有蜘蛛機器人探測得清清楚楚,在經過周密的計算后,這些蜘蛛機器人也得出了最佳的收益,于是放棄了難以對付的梁虎,紛紛將手上的武器對準了人在半空中的葉聆風。

眼看自己成為了對方的靶子,葉聆風一聲怒吼,用力丟出了手上已經壞掉的武器,然后借力在空中連續幾個挪移,用這完全違背科學常理的手段硬生生讓自己的身體躲開了機器人的集火。當葉聆風落地之后,他毫不遲疑的高喊讓梁虎不要管自己,然后掏出一把雪亮的軍刀撲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蜘蛛機器人。

梁虎情知眼下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尤其是在自己的弟子吸引了敵人火力的時候。于是梁虎腳下發力,毫不遲疑的轉身撲向了自己的左前方,根據他的計算,那個方位應該是距離控制室最近的地方。在用手上的長劍破壞了沿途的多個蜘蛛機器人后,梁虎已經來到了艙壁前,布滿了真元力的拳頭再一次轟出,強行破開了一道縫隙,梁虎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看了一眼身后陷入苦戰的葉聆風,然后頭也不回的沖了進去。

連續破開了十七道艙壁,擊潰了沿途所有阻攔自己的機器人,最終梁虎一拳轟開了一道結實的艙門,帶著渾身的傷痕大踏步的沖進了天狼星人母艦的控制室,在他的身后,從梁虎身上流淌下來的鮮血在艙室甲板上形成了一道鮮艷的血痕。也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自己徒弟葉聆風的最后吶喊,隨即整個控制室的地面也開始了劇烈的震動。梁虎的眼神微微黯淡了一下,因為他自己的這個徒弟剛才是動用了那顆小型鐳爆彈和敵人同歸于盡了。

梁虎沒有時間去悲傷,因為在他的面前,也就是控制室的中央站立著一個人形生物,而他身邊圍繞的大批機器戰將足以讓梁虎猜到他的真正身份——天狼星人龐大艦隊的指揮官。一個古怪的念頭突然在梁虎腦海中浮現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這一路拼殺,竟然從沒接觸到真正的天狼星人,全都是在和一群群沒有生命的機器人戰斗,現在即便是沖到了控制室,依然只看到了一個身高在三米左右的生物,除了他之外,就只有無窮無盡的機器人,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在看到梁虎最終還是闖入了自己的控制室后,那天狼星人的首領似乎非常的好奇,他沒有在第一時間下令攻擊梁虎,而是用一種異常古怪的語言說了幾句話。大約十幾秒后,控制室內響起了一段合成的聲音,這翻譯的聲音雖然生硬,不過卻是梁虎能夠聽懂的地球天朝語言,雖然在語法上還有些混亂,不過梁虎完全能夠弄清楚對方的大概意思,顯然這位天狼星人的指揮官非常好奇他的身份,大概對方覺得地球這種科技如此落后的星球有梁虎這樣的存在是一種令人費解的事情。

梁虎搖了搖頭,并沒有打算回答對方的問題,只是不停的喘著粗氣,希望可以盡快恢復些體力。天狼星人母艦內的戰斗強度遠超梁虎他們的想象力,若不是梁虎這樣的金丹初期的修士,換做是其他人,哪怕是地球聯邦最精銳的近衛軍150名戰士一起進攻,也會很快全軍覆沒的。可饒是如此,當梁虎一鼓作氣的沖進控制室后,他的體力和法寶都已經耗盡了,此刻唯一剩下的就是梁虎那滿身傷痕的身體和手上那把布滿了缺口的古樸長劍。本來在出發之前梁虎他們攜帶了一顆小型鐳爆彈打算用來毀掉天狼星人母艦的控制室,可惜在剛才被葉聆風用來引爆和敵人同歸于盡了。

“你真的是藍水星的生物嗎?你愿意加入到我們天狼星人嗎?”那個天狼星人的首領似乎對梁虎非常感興趣,他又問了兩個問題,然后通過某種手段翻譯成梁虎聽得懂的語言傳了出來。

梁虎剛想質問對方為什么要無緣無故的攻擊地球,不料才一張開嘴巴,一口鮮血就狂噴了出來,而他的身體也開始搖搖欲墜。梁虎知道被自己用真元力強壓下去的傷勢在他體內真元力耗盡之后開始惡化了,若是平時梁虎只要花費了一年半載就可以慢慢調養恢復,可是現在,他根本沒有這個時間,而且梁虎也很清楚自己攻入天狼星人的母艦已經有2個多小時之久了,只怕那些英勇抵抗的地球艦隊都已經全軍覆沒了,一想到隨時有可能被毀滅的地球,梁虎最終下定了決心。

在深吸了一口氣后,梁虎張開嘴巴再一次噴出一口鮮血,不過這一次伴隨著鮮血用出來的,還有一顆黃豆粒大小散發著若有若無光暈的黃色圓球,這就是梁虎踏入修真大道后花費了超過一甲子時間最終凝結的金丹,它雖然小的不起眼,可是卻是金丹修士力量的源泉,若是逆運靈氣引爆它,絕對會產生比1顆小型鐳爆彈更恐怖的結果。

“金丹?你是修士?”那個天狼星人在看到梁虎吐出的金丹后頓時莫名驚駭,他竟然吐出了是模似樣的兩句天朝的話語,不過那發言卻和現在的天朝官方語言有著很明顯的區別,聽上去頗有些像陜西一帶的方言。然而這個奇怪的問題已經沒辦法再引起梁虎的任何注意力了,因為他已經動用了自己最后的一點點真元力,強行催動了金丹里面蘊含的力量。

自爆了自己的金丹,那足以毀滅一切的破壞力在第一時間就將梁虎的身體化為了灰燼,隨后無情的沖擊周圍的一切,引發了極其劇烈的爆炸,而梁虎也在這猛烈的爆炸中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啊!”梁虎從床上坐了起來,沉重的呼吸聲頓時出現在了房間里面。

梁虎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環視著周圍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一切,白色的已經有著多處剝落的墻壁,藍色的洗得發白的窗簾,還有那套陳舊的家具,這是他生活了20多年的家,他現在正坐在自己房間的床上。

“唉,原來是一個夢啊,真是嚇了我一跳!”梁虎苦笑的搖了搖頭,然后隨手掀開被子,他把手撐在床邊打算穿衣服起床,不料手卻按在了枕邊的一個硬東西上,梁虎隨手拿起那個東西,原來是一本《科學幻想》雜志。這是梁虎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他似乎一定要在睡前看些東西才可以安然入睡,只是沒想到昨夜竟然做如此真實的一個夢。

看了看手頭拿著的這本新出爐的《科學幻想》雜志,再看了看雜志封面那以電腦技術繪制出的雄壯外星艦隊插圖,梁虎用另外一只手撓了撓腦袋,忍不住自言自語的說:“下一次還是別看這個了,看完了做惡夢可不好玩。聽說有一本書叫《》,據說寫的還不錯,還是弄一本來看看吧。”

穿好衣服的梁虎把手按在了電腦的開關上,在聽到“滴”的一聲自檢通過后,梁虎便推開門去廁所洗漱了,等到那熟悉的藍天白云閃過,出現了帶著INDO98水印的系統默認壁紙展現在屏幕的時候,梁虎已經拿著一包餅干,端著一杯涼水坐在了電腦面前。

我喜歡這本小說推薦

暫時先看到這里書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