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妝-番外二(含感言)
更新時間:2016-01-29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佞妝 | 玖拾陸 | 玖拾陸 | 佞妝 
正文如下:
秋意濃。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李德安家的站在廊下,仔細叮囑:“過幾日,老爺、太太便要抵京了,該準備的、該收綴的,千萬馬虎不得。雖是回京小住,也斷不能怠慢。尤其是奶奶正是要緊時候,千萬不能生出些事兒來讓奶奶操心。”

幾位管事的婆子、娘子具是點頭稱是。

李德安家的吩咐完了,轉身又往正屋里去。

正屋里已經燒起來地火龍,李德安家的站了片刻,便覺渾身暖暖的。

寶槿打了簾子請她進去。

李德安家的一面走,一面低聲與寶槿說話:“奶奶可醒了?”

寶槿頷首:“剛醒。”

李德安家的繞過插屏入了內室,見楚維琳靠坐在床上,笑盈盈請安。

楚維琳蓋著鳳穿牡丹的錦被,腹部高高隆起,人有些發胖,精神頭卻是不錯:“媽媽快坐,這些日子辛苦媽媽了。”

“奶奶這話可就折煞奴婢了,”李德安家的趕忙道,推了兩推,依言落座,稟道,“奶奶,今兒個剛剛收到的信,老爺、太太已經到了渡口了,這兩日便能到了。”

“趕在臘月前,正好過年。”楚維琳淺笑道。

自打去年常郁昀調任回京,楚維琳便隨著他又回到了京城。

照理說一家人過日子,能在一處便在一處,可兩廂思量后,常恒淼和涂氏還是留在了江南。

他們久居江南,偏愛江南,而京城,雖是故土,但卻不適合他們如今長住了。

常恒淼數年心血在江南,當初幾乎全交到了常郁昀手中,現今也不好開口討要,但他知道長子心性,不是那等只出不進的人,倒也并不心急。

涂氏也有自己的想法。

她留戀江南。常郁晚又嫁在江南,為了女兒,她也不會撒手回京去。當初聽聞楚維琇的事情,對涂氏觸動極大。滿心都要讓女兒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怕常郁晚那等嬌嬌的性子在婆家吃虧又無人撐腰。

況且,在明州府,他們不缺宅子,常郁昀夫婦住府衙后宅。他們住外頭,一來不驚擾府衙清凈,二來府衙后院也住不開,可若回了京城,再與他們夫妻分府住,就難免會有閑話。

平白惹是非,涂氏不愿意,楚維琳更不愿意。

可若是住一塊,越發是彼此不自在了,這些年。涂氏與常郁昀不至于劍拔弩張,可到底心里都有刺,面子上過得去比什么都重要。

再往深的說,涂氏知道常郁昀夫婦不是苛待手足的人,若不然,老祖宗當年能把壓箱底的都交到楚維琳手上?

那些東西,楚維琳往外分出來的時候,連涂氏都心驚肉跳的,心說只要楚維琳不開口,天知道老祖宗給了她什么。便是常恒翰幾兄弟曉得田契地契不見了,也只能彼此猜忌,無他法了。

往后,常郁曜科考出仕。少不得兄嫂撫照,涂氏又不是被豬油糊了心,要去給他們夫妻尋不痛快。

楚維琳知道涂氏的想法,也樂得自在些,便這般處著了。

這一回,是嵐姐兒要出閣了。常恒淼夫婦趕回京里來吃個喜酒。

嵐姐兒的婚期是二月底,這些年,徐氏沒少替嵐姐兒操心,事無巨細地安排著,連常郁曉都不止一回說過,徐氏少了剛成親那幾年的浮躁之后,讓人挑不出一點不好來。

嵐姐兒自己也爭氣,雖然是父母都靠不住了,可依著叔父嬸娘過日子,她不嬌縱,也不會疏離得把寄人籬下的心態表露出來,與常郁曉夫妻關系極好。

徐氏為了嵐姐兒的親事,把京城里的舊宅子也修繕了一番。當年離京,這里就缺了人氣,后來長房回京來,才又好些。

常郁曉不是念書的料,干脆靜下心來打理祖宗產業,倒也有所成。

“姐兒的婚事,可還順暢?”楚維琳問。

“奴婢遣人去舊宅問了,說是有條不紊的,奶奶放心。”李德安家的道。

“這便好,嵐姐兒不容易,能幫襯的地方還是要幫襯的。”

嵐姐兒的夫婿李鈺和溢哥兒是同一個書院的,為人踏實,學問上算不得天賦卓越,但勝在用功刻苦,剛剛中了秀才。

李鈺家境殷實,書香傳家,但真要論起來,是攀不上常府的。只是常恒晨愛才,見李鈺與溢哥兒關系不錯,又是實在人,便從中促成了這親事。

莫欺少年窮,是常恒晨掛在嘴邊的,況且,常府如今不同往日,嵐姐兒又無父母照顧,真的去拼門第,往后吃虧的是嵐姐兒。

“嵐姐兒貼心,奶奶們寵著她,也是應當的。”李德安家的笑著道。

楚維琳聞言,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姑娘家都貼心。”

李德安家的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奶奶這一回啊,定也是個貼心的姑娘。”

楚維琳莞爾。

這是她的第四胎了。

之前連生了三個兒子,饒是常恒淼高興,她都忍不住和常郁昀抱怨,三個光頭小子,往后吵得腦門兒都痛,不比姑娘。

常郁昀哭笑不得,生兒生女又不是一句話的事情,別人家怕香火不夠旺,他這兒,倒相反了,這要是說出去訴苦,都要叫那些哭著求著要生兒子的同僚給酸死。

可其實說到底,他的心里,也盼著能有一個女兒,能捧在手心里疼著寵著,和琳琳一樣可愛的女兒。

這一胎,從顯懷起,有經驗的婆子都判斷是個姑娘,這叫他們夫妻盼著期待著,眼瞅著臨盆進了,更是小心翼翼起來。

常恒淼和涂氏帶著常郁曜抵京的那日,李德安家的帶著一眾婆子丫鬟去二門上迎了。

涂氏下車,一眼沒瞧見楚維琳,詫異道:“郁昀媳婦身子不舒坦?”

話一出口,突然想通透了,忍不住搖了搖頭:“看我,這兩年一天比一天沒記性了。這日子差不多了吧?穩婆請好了嗎?”

李德安家的忙道:“都安排了。”

涂氏略休整后,便去探望楚維琳。

小兩年沒見,說幾句家常倒也不難挨,尤其是奶娘帶了三個哥兒來。屋里一下子就熱鬧了。

雖然不是涂氏嫡嫡親的孫兒,可看到粉雕玉琢的孩子,涂氏還是滿心歡喜。

霖哥兒很懂事,作為長子。他如今的規矩讓人挑不出錯來。琰哥兒半大不小,依著母親,見弟弟符哥兒留著哈喇子結結巴巴與母親說話,他掏出帕子靠過去給弟弟擦嘴。

兄弟親近的模樣讓人瞧著就心暖。

剛入了臘月,楚維琳半夜里發作。痛到天亮,生下來的,果真是個姑娘,這叫楚維琳喜笑顏開,顧不得生產疲憊,讓穩婆把女兒抱過來仔細看了看。

孩子太小,瞧不出具體模樣,可楚維琳就是歡喜。

洗三那日,府中也是熱熱鬧鬧的,楚倫煜來瞧她。亦是精神爽利。

新年如約而至。

寶蓮、流玉、娉依幾個外放出去的入府里來磕頭,叫寶槿幾個拉著飲了幾杯酒,笑聲不斷。

很快,就是二月里。

嵐姐兒從舊宅出嫁,這讓好些年沒有辦過喜事的舊宅熱鬧不少。

楚維琳帶著孩子們去觀禮,見徐氏抹淚模樣,笑話道:“不曉得的,還當是嫁女兒呢。”

徐氏笑著拍了楚維琳一下:“可不就是嫁女兒。嵐姐兒與我女兒也差不多。”

婚禮辦得喜慶,嵐姐兒回門時的模樣又叫人放心不已。

涂氏和常恒淼便決定啟程回明州去,只是常郁曜。因著要在京里念書,留在京中。

對于這個弟弟,常郁昀還算是喜歡,常郁曜就是實心眼的“書呆子”。對兄嫂從不失禮,讓人有些好感,得空時也會指導弟弟功課。

陽春三月,送了常恒淼和涂氏,楚維琳整個人都空閑下來,日日帶著幾個孩子逗趣。

常郁昀回來時。見她坐在窗邊榻子上哄女兒玩兒,心就不由暖了幾分,放輕了步子進去。

楚維琳抬眸見他回來,笑了。

夜里落賬,低聲細語。

“二哥怕是要外放了。”常郁昀順著妻子光潔的脊背,低聲道。

常郁昭這些年在大理寺做得不錯,自己努力之余,常恒晨從前本分低調的根基也給了他不少幫助。

圣上似是不希望常家太過碌碌無為,調了常郁昀進京后,又把目光投到了常郁昭的身上。

“也是好事。”楚維琳道。

如今這般,也算是順了老祖宗的心意,二房三房出仕,長房四房低伏。

長房很低調,常恒翰每日里吃茶逗鳥,不參合朝政,看起來閑散,只是這幾年大起大落,身子骨大不如前了。

常恒淼問過他是否有續弦的打算,常恒翰也只是搖頭,只說后院有徐氏打理,他不想再找個人回來徒惹麻煩。

常恒翰如此說了,做弟弟的自然閉嘴了。

常郁曄還是留在了舊都,常郁暉也本分許多,他如今的身份與從前大不相同,紈绔也有紈绔的圈子等級,他如今是插不進去了,只好老實做人。

徐氏背后說過一句,天曉得是真本分還是假本分。

楚維琳深以為然,可就算是假本分,只要能太平不惹事,就比什么都強。

四房那里,柳氏只手遮天。

常恒逸討不到半點好處,便是心中不忿,也不能把柳氏怎么樣。

柳氏拿捏著,就只剩下沒有徹底撕破臉了,可對常恒逸來說,這樣的日子,還不如撕破臉干脆,每每看到柳氏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他就心里發麻。

這些,對分了家的楚維琳來說,是“別家”事情了。

她依著常郁昀,眼皮子沉沉,她想,她自己家里的事情,總算是樣樣順心的。

迷迷糊糊的,似乎聽見姐兒哭聲,奶媽哄了哄,又不哭了,楚維琳往常郁昀懷里又靠過去些,沉沉睡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踏枝>> | <<威武不能娶>> | <<姑娘她戲多嘴甜>> | <<棠錦>> | <<善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