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顏-第七二九章 歸來(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6-10-25  作者: 姚穎怡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金玉良顏 | 姚穎怡 | 姚穎怡 | 金玉良顏 
正文如下:
龍榻上的靖文帝從喉嚨里發出咯咯的聲音,卻再也聽不清他在說什么。

十七皇子看都沒看汪齊一眼,伏在靖文帝的耳邊不住呼喚:“父皇,您撐住,太醫就要來了。”

太醫在哪里?

沒有太醫了,他們父子連同浮蘇已被重重圍住,他知道今天可能出不去了,父皇和他就要落入這些忤逆的奴才之手。

浮蘇雙拳難敵四手,他的人現在還沒能進來,想來已被制住了吧,這些侍衛是金吾衛的人,今天沒有見到甘唐,難道金吾衛已經被控制了?

無數個念頭在十七皇子腦中閃過,十二哥不知去向,浮蘇說十二嫂去找他了,他們現在在哪里?

可是除了他以外,沒有人再去管靖文帝的死活,浮蘇腰中軟劍抽出,游龍般和那些侍衛戰在一起。

十七皇子抬起頭,他看到有鮮血從浮蘇身上灑落,浮蘇的劍沒有停留,她護在龍榻之前,用手中的劍和她的身體將他牢牢護住。

“退下,全都退下,詔書你們拿去,拿去吧,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了,姑姑,姑姑。”

他嘶聲哭喊,忽然,手上一松,那只握住他的大手無力地垂了下去。

“父皇”

浮蘇被他的哭喊聲震住,她轉身回頭,身上便中了一刀,刀尖貫穿了她的肩膀,手中軟劍終于落到地上。

血,全都是血,十七皇子眼前是一片血光。

淚水朦朧了他的雙眼,他的鼻端是血腥之氣,他的父皇死了,最疼他的浮蘇姑姑也要死了嗎?

他忽然站起身來,挺起胸膛,大聲喊道:“你們有種就殺了我!”

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忽然響起:“他們沒有這個本事!”

這個聲音太過熟悉,淚眼婆娑間,十七皇子看到了那個聲音的主人,他的十二哥。

站在十二哥身邊的女子面如凝霜,那精致的眉眼一如往昔。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三個月后,新帝繼位,睿親王親手將一個小小少年扶上龍椅,新帝年號天啟。

壽親王在被圈禁的槐蔭胡同賜飲鳩酒,其子孫貶為庶人。

冒家奪爵,冒達明攜妻返鄉做了田舍翁。

冒世子則被終身圈養在清覺山莊的地牢之內,他已經肥得像頭豬了。

而他的合作者,那位早已被當做透明人的慶王,就在顏栩和玲瓏闖宮的當天,便死在養心殿一側的夾道之內。

他是吞金自盡的。

那天他和汪齊已經計劃好了,即使十七皇子沒有走進去,汪齊也會讓宮女掐死皇帝,再假借十七皇子之手。

可是就在宮女動手的時候,十七皇子恰好走了進去,宮女只好假裝掖被子退到一旁。

誰也沒有想到,那個老實的慶郡王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皇后宮里的那些假內侍假宮女,是冒世子提供,由他假借給楊惠妃送東西之名分批混進宮去,再殺了皇后身邊人替換的。

他從沒有想過要當皇帝,那個位子從來都離他很遠很遠。

他只是要殺死那個高高在上的女人和她的兒子。

那個女人就是皇后,她殺死了他的兒子,一個被活活悶死,另一個因為受驚早產而死。

他的妻子再不能生育,他的兒子全都死了。

他什么都沒有做過,為什么他要受到這樣的待遇?

但當冒世子找到他時,他還是沒有答應,他沒有膽量,他不敢。

但他的妻子顧解語卻給了他一記耳光。

兒子沒有了,憑什么?親王爵位沒有了,憑什么?憑什么我們要卑微的活著,憑什么別人可以兒女繞膝?

可是當皇后死了以后,他便知道他已被逼到懸崖上,他必須要拼死一搏,所以他的矛頭對準了自己的父親。

他失敗了,最后的掙扎依然敗了。

老十二回來了,帶著他的三十名暗衛,如同黑暗中的獵豹大開殺戒。

紫禁城內的黃昏,天啟帝走進寢宮后的一處種滿梨花的小院,一個女子坐在梨樹下的搖椅上,她在小宮女的攙扶下站起來向他行禮,他快走幾步扶住了她:“姑姑,朕已經免了你的叩拜之禮,你身體尚未痊愈,就不要再多禮了。“

浮蘇看著眼前的天子,眼底眉梢都是笑意:“奴婢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承蒙陛下厚愛,但這禮數是不能少的。”

天啟帝扶她坐回搖椅上,輕輕握住她的手,懇求地問她:“姑姑,你真的不留在宮里嗎?朕賜您一座宅子,您想出宮時就到那里住住,平時還是留在宮里吧。”

浮蘇笑著搖頭,她看著自己的右臂,道:“奴婢的這條手臂已經廢了,不能再侍候陛下,如果陛下能應允,奴婢想回福建養老。”

天啟帝心中酸楚,他的浮蘇姑姑今年也只有三十幾歲。

福建,那是她年輕時住過的地方,她的未婚夫為救睿親王而死,死在福建,葬在福建。

浮蘇是要去陪著他吧。

“朕準了”

待到浮蘇把她的決定告訴顏栩時,顏栩則把他小時候常去玩的那座茶山賞給浮蘇,那是他的私產,也是三杯酒年輕時生活過的地方。

浮蘇走后不久,花雕便有了身孕,她肚子隆起之后,丹丹和敏行就十分好奇,兩個小家伙每天都往朝陽胡同跑,生怕少去一天,就不能看到花雕姑姑生下小弟弟了。

沒有人再提起那些日子里發生的事,更沒有人知道玲瓏離開清覺山莊后發生了什么。

玲瓏找到了顏栩,她猜到他在哪里,他一定和他的暗衛們在一起。

她是當賊的,他也是,小賊想要找到大賊,當然有他們自己才知道的辦法。

她一路留下標記,到了第五天,杜康便找上了她。

他們聯系上在宮里的甘唐,布下了一個局,等著慶郡王和汪齊鉆了進來。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靖文帝這次病得那么嚴重,顏栩最終沒能見上一面。

“師父,剛才程雪懷來了,她說玉寧公主留書出走了,您看要不要幫著找找?”玲瓏偎依在顏栩懷里,柔聲問道。

顏栩撫摸著她那依然平坦的小腹,心不在焉地說道:“不要管她,她應該就在某條街上,和一群市井混混們在一起。”

玲瓏想起最初遇到玉寧公主的情景,好奇地問道:“你早就知道?”

顏栩點點頭,帶著薄繭的大手探進她的衣襟,輕聲問道:“尹醫正真的沒有診錯嗎?我怎么看著不像呢,他在里面動都沒動一下。”

玲瓏給了他一個漂亮的白眼:“剛剛兩個月,您想讓他怎么動彈,還要練拳嗎?‘

顏栩訕訕地笑了:“好不容易才懷上,為師心急了。”

(全文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姚穎怡其他作品<<花千變>> | <<娘子且留步>> | <<逍遙章>> | <<最春風>> | <<大紅妝>> | <<歸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