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平關紀事-2049 畫中圖85.0
更新時間:2024-02-12  作者: 浩燁樂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嘉平關紀事 | 浩燁樂 | HE | 將軍 | 殺伐果斷 | 青樓宮廷 | 浩燁樂 | 嘉平關紀事 
正文如下:
「想說什么?」梁潔雀看了他一眼,「想說什么就大膽的說,不用藏著掖著的。」

「我是想說啊,這倒是很像是我母親會說出來的話,而且當時的語氣肯定也不太好,我都能想的出來那個畫面,她應該是被你們吵的不耐煩,才站出來說話的,是不是?」

「是啊,我們大概爭執了好多天,都沒有得出一個結論,所以,大嫂才出面的。她雖然平時不怎么管事,但家里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心知肚明,如果有人想要詢問她的意見,她也能給出一個很中肯的建議。」梁潔雀輕輕嘆了口氣,「大嫂是這個家里最冷靜,最不容易被情緒感染的,但那一次,可能真的是崩潰了。」

「我也覺得是。」沈忠和點點頭,「雖然小時候的記憶沒有那么深刻,但我還是隱約記得,家里的氣氛不太好,非常的壓抑,家里的仆役和丫頭都戰戰兢兢的,走路都沒有什么聲音,生怕惹怒了誰。而祖父、父親、小叔和梁姨的心情也不太好,會因為一點點小事大發雷霆,平時他們根本就不那樣,導致我總是喜歡躲在一個角落偷看他們,不敢像往常那樣上房揭瓦、亂跑亂跳。」

「是因為要做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但所有的人都心里沒底?」

「大將軍說的沒錯。」梁潔雀朝著沈茶點點頭,「收到那個信之后,我們就商量著,是不是干脆這一次跟他們做一個了斷,我們也知道這個了斷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每個人都非常糾結,都非常的痛苦。如果是正常的赴約,我們是不會有任何爭執的,就正常去、正常會即可,但要擺脫這個噩夢、束縛,我們就必須要跟對方起爭斗,一旦真的話不投機打起來,那就是以命相博了。所以,義父和兩位兄長都希望能去冒這個險,以確保家人的平安。」

「確實是,如果想要有個了斷的話,必然是要付出大代價的,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金菁摸摸下巴,「不過,沈大人的母親這樣的提議,沈老先生會答應?」

「答應,不得不答應,因為大嫂給出來的理由很充分。」

「什么理由?」金菁好奇的看著梁潔雀,「居然能說服你們,都吵了很多天了,肯定有你們自己繞不開的結,但她又是用什么理由能說服你們的?」

「讓我們無可辨別的理由。」梁潔雀伸出一根手指頭,「首先,她說我肯定是要去的,因為梁家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如果我不去,可能無法達到想要擺脫束縛的這個目的,對方可能會因為我沒有到場,借此來推脫。我們覺得大嫂說的很對,誰也不知道當初是怎么跟胡商約定的,是不是雙方要撕毀契約,必須當時兩家的人都在場才可以。家里先祖留下來的手札,也沒有說明這一點,估計當時也沒想到,我們可能會想要擺脫這個束縛。」….

「這個……」沈忠和點點頭,「確實是這樣,如果對方以這個為條件,此行的目的就等于是泡湯了。」

「所以,我們都同意了她的觀點,我必須要去。」梁潔雀又伸出了第二根手指頭,「她又說出來了第二個理由,我們更沒有辦法辯駁。既然是兩家主事必須到場,義父肯定是要前往了,義父一旦前去,大哥二哥是不會安心在家中等候消息的,一定會擔心老父親安危,要跟隨老父親左右的。」「是啊,老爺子的年紀不小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這兩個兒子,別說兩個都不跟著,其中一個不跟著,收到一些消息,都會遺憾終生的。」金菁點點頭,「都說打蛇打七寸,這位夫人的理由可是直接打在了你們的七寸上,你們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是啊,但這還不算晚,還有第三個理由。」梁潔雀伸出第三根手指,「那就是我跟二哥的關系,二哥肯定不會放任我一個人去的,肯定要跟著去,但如果大哥不去,讓二哥一個人保護

我和義父,又顯得很吃力。雖然家中也會請護衛,但并不了解對方的情況,萬一對方人多,我們打不過,又怎么辦?」她一攤手,說道,「所以,無論怎么繞,怎么盤算,最終還是要四個人要一起去的。既然怎么算都注定是這個結果,那就沒有必要再吵下去了,四個人一起去吧!」

「母親說的……」沈忠和輕輕嘆了口氣,「非常的在理,怪不得她一開始勸您不要跟著出海,但您不同意,后來又開始為您準備行囊,我還想著態度變得這么快是為什么,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是啊。」梁潔雀點點頭,「我們都覺得大嫂說的沒錯,總歸都要是四個人一起去的,就沒有必要爭執了,只要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的回來就行了。」她苦笑了一聲,說道,「當時是那么想的,但誰知道后來是那樣的結局呢?」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平復了一下心情,又繼續說道,「都已經做好了決定,就開始出行的準備,安排好出海的船只,隨行的護衛,還需要準備大量的海貨,畢竟我們不單單是要跟他們碰面,也是要做生意的,沒有可以買賣的物品是絕對不可能的。除了這些必須要準備的,我們在主船上還藏了兩箱黃金。」

「黃金?」沈忠和一愣,「咱們家里居然還有這個?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都知道什么!」梁潔雀翻了個白眼,「你就知道天天要往答應跑,天天惦記著要當大將軍、當大英雄,家里的事情,你可是一點都不在乎的。」

「我……」沈忠和被梁潔雀說的啞口無言,「我對這個沒興趣啊!」

「既然沒興趣,那我們又何必告訴你呢?」

「但這是黃金,兩箱黃金!」沈忠和摸摸下巴,說道,「按照我對咱們家的了解,就算是砸鍋賣鐵的話,也湊不齊這兩箱黃金吧?」

「那是自然的。」梁潔雀輕笑了一聲,「這兩箱黃金確實不算是我們自己的東西,應該是物歸原主。」

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網站閱讀,,!可以使用、→閱讀開啟瀑布流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