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緣-第一百五十四章、扭轉人生
更新時間:2022-05-16  作者: 誰家春早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布衣緣 | 誰家春早 | 明智屋小說網 | 誰家春早 | 布衣緣 
正文如下:
“佳佳,下樓吃飯了!”

呂秀英的喊話聲傳來,秦云便出了自己房間,下了樓。

孔福民和呂秀英夫婦如今住在市郊的一幢鄉間小別墅,獨門獨戶,有很大的院落,環境清幽。

孔飛廉和孔飛海則另有住處。

至于孔飛佳,因為她還在上學,孔福民就在明瀾中學附近給她買了一套小兩居。

她平時有空了,也可以過去住。

但是,原主還是喜歡住在父母這邊。

即便是她前世高中畢業之后,不再上學了,也是時常住在父母這邊的。

孔福民今年六十歲出頭,身材略顯發福,皮膚微黑,看上去就是個普通的小老頭。

飯桌上,秦云觀察了下他的氣色,發現這位的身體狀況的確不是太好。難怪后來孔飛海入獄,他就像泄了氣一般,引發舊疾,便一病不起,沒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相比較之下,呂秀英的氣色就好多了。明明是近六十歲的年齡,卻保養得儀,像是四十來歲。

而且,從孔家父母的外表就可以看出來,孔家兄妹三人,都隨了呂秀英,長得好看。

只是孔福民的皮膚基因太強大,兄妹三人都隨了他,長得不是太白,完全沒有繼承上一丁點兒呂秀英的白皮膚。

俗話說,一白遮三丑,原主其實是十分羨慕那些長得又白又苗條的姑娘的。

不過,長得白是別想了,但是長得苗條這一點,秦云已經幫她達成了。

“多吃點,瞧你瘦成啥樣了。小姑娘家家的,胖一點咋了?胖一點才有福氣……”

呂秀英一邊說著話,一邊把原主愛吃的幾盤菜推到秦云跟前。

孔福民接著她話茬兒道:“我瞧著咱閨女瘦下來挺好的,多好看吶,比那何渺好看多了。

“也不知道是誰之前一直念叨佳佳,說她太胖了,得減減肥。現在咱閨女好不容易努力瘦下來了,某人又開始嫌她瘦了。

“瞧這話說的,好賴話都讓您給說盡了……”

呂秀英白了丈夫一眼,解釋道:“這不是打麻將的時候,那曹春萍總在我面前說她閨女長得好看,像何榮嘛?她這意思,不就是在明里暗里諷刺我閨女長得不好看呢?

“我當然咽不下這口氣,就憑她自己長得那樣兒,我閨女之前要不是太胖了,能讓她閨女給比下去?”

曹春萍就是何榮的妻子,曹凱的親姐。

兩家如今的住處雖然離得不算太近,但呂秀英經常約對方和別家幾個太太一起過來家里小聚。有時技癢了,幾人就湊兩桌麻將在家里玩一下。

談話間,孔福民點燃了旱煙,抽上一口,不慌不忙道:“你跟她置什么氣呢?她那人說話本就直來直去的……”

呂秀英見丈夫居然替曹春萍說話,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咋地?你后悔當初沒繼續追她,和我在一起了是吧?你要是后悔了,咱們現在就離了,你去追她還來得及……”

關于何榮曹春萍夫婦與孔家夫婦之間的往事,因為原主記得這事兒,所以秦云也是知情的。

四人年輕時候,曾在同一個廠子里上班。

那時候,呂秀英是廠里的一枝花。

年輕時候的何榮自己長得一表人才,就喜歡呂秀英這樣和自己一樣好看的姑娘。

那時候的曹春萍長得普通,卻一下子就看上了何榮,對他十分殷勤。

奈何,何榮根本對她不感冒,一心想追呂秀英。而同樣在廠子里上班的孔福民,卻是看上了曹春萍。

倒不是他不喜歡呂秀英,而是喜歡對方的人太多了,家里條件好長得又比他好的,單是他知道的,就有好幾個。所以,年輕時候的孔福民很有自知之明,自認為自己沒有機會,也就沒動那心思,更沒往那方面去想。

于是乎,他就主動去曹家幫忙干活,想讓曹春萍注意到自己。

哪知,曹春萍不僅對他不屑一顧,有次甚至還當面諷刺了他幾句。打那以后,孔福民再也沒去過曹家。

不承想,呂秀英聽說了這事兒以后,反倒覺得孔福民這人不錯。她就喜歡孔福民這樣低調謙虛有實際行動的,不喜歡何榮那樣浮夸,不做事只是嘴上說說的。

最后的結果,自然是呂秀英主動追的孔福民,后者自然就不會再去想什么曹春萍了。

而何榮則是心里一直惦記著呂秀英。

直到孔福民與呂秀英二人結了婚,孔飛廉都生下來,他又蹉跎了好幾年,方才娶了曹春萍。

后來,孔福民發家,何榮卻沒有啥出息。

曹春萍心里便一直憋著一口氣,想讓自己的子女超過呂秀英的子女。偏巧孔飛佳從小就被養得胖胖的,所以,她就總喜歡拿自己女兒的外貌來和孔飛佳比。

至于呂秀英剛才不滿孔福民替曹春萍說話的原因,則是因為當年孔福民是先去曹家獻殷勤的。

因著這一點,曹春萍總覺得自己在這事兒上高了呂秀英一頭。

在孔家打麻將時,她也時常提起這事兒。

呂秀英若真是和她曹春萍計較,也就不會每次打麻將、聚會都把對方喊來了。她也知道對方就是這么個性子,啥話都敢當眾往外說。

但是,曹春萍的性格啥樣自己清楚,卻不代表孔福民就能替對方說話,那樣豈不顯得她之前不夠大度,甚至是小肚雞腸了?合著就你孔福民一人知道她曹春萍是那么個人,我呂秀英自己就不知道了?

孔福民癟癟嘴,只覺得手中拿著的旱煙也不香了,他轉頭看向秦云。

“瞧瞧你媽這人,一點就著,就不能聽別人說兩句實話……”

兩人老夫老妻這么多年,呂秀英依然會因為這種小事該生氣就生氣,可見在孔福民這里,從來都是被寵著的,沒受過多大委屈。所以,秦云壓根不覺得自己需要管這夫妻兩人的事。

她皮笑肉不笑,抬手在鼻前揮了揮,有些嫌棄道:“爸,我們還在吃飯呢,您老就抽上了,還讓不讓人吃飯了?我可告訴您啊,您總在我們面前抽旱煙,可是讓我們吸二手煙呢。這危害可是相當于慢性毒藥,你就這么想謀殺我們呢……”

聞言,孔福民趕緊把煙鍋頭里沒抽完的煙絲扣出來弄滅了。

“行了行了,我不抽了,我閨女說這話可真傷人心,你爹我能是那種人嗎?”

秦云的話,成功把話題轉移了出去,呂秀英也顧不得和孔福民計較了,而是笑呵呵道:“還是我閨女說話管用,這糟老頭子天天讓你娘我抽二手煙,我讓他別抽他都不肯……”

其實呂秀英明明就是擔心孔福民的身體,才不想讓他抽煙。

秦云對這種變相秀恩愛的套路很熟悉,臉上假笑了一下,忽然轉移話題道:“嗯,家里的保姆阿姨燒菜真好吃……”

說罷,她就自顧自地繼續吃起飯來。

夫妻倆:“……”

閨女一夜之間長大了,都不肯給大人捧場了,還是以前胖胖的閨女可愛些……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